[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追捕杜丘真实版!山东蓬莱财政局一官员亡命天涯惊曝官场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吴强敏,是一名有22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原为山东省蓬莱市财政局农业税征收处主任。至今流离失所,早不保夕,亡命天涯,差点也在狱中被“躲猫猫”。原来他不知不觉被扯进了一个官场陷阱,从此彻底改变了命运,上演了一出“追捕杜丘”真实版,然而,无辜的他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从此人不象人,鬼不像鬼。他的遭遇侧面说明了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水”很深很浑,权力被贪官滥用、法律被贪官践踏、公道难维护、正义难伸张,即使是体制中人的从政公务员也处在自己不可控的高风险之中。事件是这样开始的——
     1999年群众匿名举报蓬莱市财政局局长孙维家贪污索贿等问题,孙维家怀疑匿名信是吴强敏所写的,随于99年10月1日上午11点30分,安排10多名公安人员埋伏在财政局办公大楼内,并让财政局办公室主任以“局里有群众上访,让吴强敏速回局处理上访事件”的名义,电话通知吴立刻回局,以达到抓吴的目的。阴谋失败后,又于当天晚上10点左右勾结4名公安人员到吴强敏家,不穿警服,不出示搜查证,非法对吴家进行了全面搜查。抄走了吴强敏的相片、日记本、钢笔等物;又于99年10月2日查封了吴在单位的办公室,并抄走笔记本等物品。吴强敏对孙维家勾结公安人员做出目无国法非法抄家抓人,肆意践踏法律的行为当即用电话向蓬莱市政法委领导做了反映,并宣布吴强敏要到北京举报孙维家的腐败罪行及控告公安人员非法抄家抓人的违法行为。哪知这个意图刚一吐露,吴家便被10多名公安布控,电话被监听,吴妻的行动被监视。蓬莱市各个路口和要道全被公安封锁,全市出动100多名公安搜捕吴强敏。直到20多天后,发现吴强敏确实不在蓬莱才撤掉了各个路口的哨卡。随后,又派多名便衣公安赶到北京和济南等地的政法和纪检等部门等候,企图等吴强敏去举报时抓我。同时蓬莱市公安局又找吴强敏妻子补填了一张传唤吴的通知书,落款日期写的是99年10月1日,实际为99年10月4日填写;并于10月5日对吴强敏签发了刑事拘留证。吴强敏的住所、妻子的行动以及电话始终被公安全面监视;蓬莱市公安局为了彻底封杀吴强敏的举报,又把吴强敏列为公安部A级逃犯,在全国网上通缉他。
     (博讯 boxun.com)

     孙维家见抓人的阴谋落空后,怕吴强敏到北京举报他,又于99年10月5日让该市一位知名村委书记用电话向吴解释:“抓他不是他孙维家的意思,是刘树琪市长(现任中共烟台市委常委蓬莱市委书记)叫抓的”孙维家为平息民愤和取得大家的同情,又编造谎言于99年10月8日在财政局大会上向全体干部解释:“抓吴强敏是因为他举报牵涉上面20多人,破坏了关系,严重影响了蓬莱经济的发展。”后来蓬莱市公安局对采访的记者又改口说:“抓吴强敏是因为孙维家举报吴强敏‘诬告’孙维家强奸妇女”。蓬莱市公安局动用大批警力物力财力追捕通缉吴强敏,追捕的规模远大于追捕杀人逃犯几十倍。蓬莱市公安局先后派出几十批几十名公安人员到北京、河南、武汉、西安、大连等地方追捕吴强敏,并跟踪和监视或查封吴强敏与家人来往的书信和电话,不是在追捕和通缉一名‘诬告’人,其实是在追捕举报人。
     此案蹊跷重重,为什么吴强敏向公安局举报孙维家是故意陷害诬告,蓬莱市公安局却不立案拘留孙维家?为什么吴强敏向蓬莱市公安局提出千次对“诬告”证据做司法鉴定,蓬莱市公安局却始终不敢做鉴定也不敢给吴强敏回答??
     吴强敏自1999年10月2日至今,先后向中央和省纪委、检察院、公安等部门发出6000多封次署名举报信和申诉控告信,并亲访百次以上(无数次)。公安部2000年12月4日明确批示山东省公安厅:“此案件是非要给当事人一个结果”。但每次的举报材料和各部位的批示从中央各部门转到蓬莱市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在烟台市委常委蓬莱市委书记刘树琪掌控蓬莱市委的权力下,吴强敏8年共发出5000多封次信件没有收到半个字的回音。吴强敏主要举报孙维家于1998年和1999年,每年约将1000多万元的财政预算资金转移和挪用到财政局下属的京蓬实业公司和财会之家两个企业后,这些资金大部分被孙维家转做“小钱柜”。孙维家常以到省财政厅看望预算处韩炜处长的名义,多次提出现金,有时一次就提走几十万元用于个人贪污或挥霍等;也有时以市某领导需打通关系的名义将大笔现金从“小钱柜”中提走。烟台市委常委、蓬莱市委书记刘树琪的妻子,99年春旅游的费用也在小钱柜中报销;每年都有近百万元现金被孙维家以各种名义贪污行贿和挥霍等。该“小钱柜”也有吴强敏与孙维家共同办事由孙维家签字报销的白条。吴强敏举报的问题都是吴亲眼目睹或经手的事实。然而吴强敏的举报信从中央及省转到蓬莱市后,不仅石沉大海,而且还被转到孙维家的手里。蓬莱市某重要领导不仅不让检察院和纪委等部门对孙维家立案侦查,还给孙维家机会篡改京蓬公司和财会之家两企业的帐目。但是,不管怎么改帐确很难改动各商业银行的帐,只要从蓬莱市各个银行会计档案中调出财政局及京蓬实业公司和财会之家帐户发生额对账单,便可发现财政大量预算资金被孙维家转移到下属企业后,巨额现金被孙维家从企业账户上提走用于贪污行贿和挥霍等。而市委某重要领导不仅不让纪委和检察院立案侦查孙维家,反而让孙维家挑选两名与其关系密切的审计人员代表“市委”,对吴强敏举报的问题进行“落实”。并严令指示两名审计人员:“对孙维家的审计不准写审计报告、不准私自做记录、不准对外泄密、不准对其他领导和纪检等部门汇报或透信,只对他做口头汇报,‘市委’内部掌握就行了”的规定。同时又派市委秘书长做《科技日报》等记者的工作,让记者劝吴强敏:“只要不举报,就不抓他了,并给他换个工作。”
     然而,吴强敏在外已含冤举报孙维家9年多共计3600多天,发出6000多封次署名举报信,并要求对吴强敏的举报问题是否属实给一个答复,可至今得不到答复;要求纪委和检察院立案,市某领导至今不让立案。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孙维家有中共烟台市委常委、蓬莱市委书记刘树琪做保护伞。
     涉案官员为了阻止吴强敏举报,不仅在全国通缉和利用黑社会追杀吴,而且还开除了吴的党职和工职。10年来为了躲避通缉和追杀,吴强敏不能与家人团聚、不能以公开身份工作、只能捡破烂维持生活。为了躲避追杀,吴强敏只能采取“长征”的方式边躲避边举报;与家人只能采用密码代号通话,每周都要换一个省或市地居住、每通一次话就要换一个电话;与腐败分子展开了游击“战争”。他们于2000年底派黑社会到武昌追杀吴强敏失败后,又于2005年7月派小偷跟踪吴妻,并将吴妻的提包偷走,将包中带有字迹和电话号码的本纸全部撕下拿走,企图找到吴强敏的踪迹和通话的密码以便追杀吴强敏。2006年3月他们发现吴强敏回蓬莱看父母并住在父母家,便立刻派黑社会租住在吴父母家的东邻和西邻,并在吴父母家门口道旁停放一辆面包车,黑社会分子日夜吃睡在面包车上,他们企图趁吴强敏出家门时利用黑社会处理掉他(处理A级逃犯)。为了突破包围圈,吴强敏翻越三幢房子的屋脊才脱离虎口。2006年4月5日吴强敏在宝鸡上火车时,不幸做为网上全国通缉A级逃犯,被宝鸡市铁路公安抓获。2006年4月5日至4月10日被羁押在宝鸡铁路看守所,4月10日至5月5日被押回蓬非法羁押在蓬莱市看守所。在押往回烟台的火车上,公安人员用两副手铐将吴强敏的双手分别铐在火车上;并脱掉吴强敏的衣裤进一步捆绑了吴的双腿。一路上不让吴吃饭喝水、并故意加紧了手铐勒肿了吴的双手,又凶狠的对吴说:“现在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在蓬莱市拘留所羁押期间先后有4批杀手采用各种手段和方式对吴强敏进行暗杀,狱中几次吴命险丧黄泉。2006年5月5日至2006年11月3日,蓬莱市公安局又对吴实施非法监视居住强制措施。自解除监视居住之后,涉案官员和黑社会始终跟踪吴强敏;并封锁吴强敏的电子邮件、信件、求救帖子和窃听电话,又想方设法下套继续栽赃陷害吴强敏。
     2007年11月14日18点50分,蓬莱市公安局东关路派出所突然给吴妻孙乔娥去电话:“我们这里找到一辆铃木王摩托车,户主名是吴强敏请你来认领”。吴妻回话说:“我们家从来没有摩托车,你们愿怎处理就怎处理”。25分钟之后(19点15分),蓬莱市公安局经保大队杜志深又亲自跑到蓬莱市保险公司,劝正在加班的吴妻说:“东关派出所叫你去领摩托车你就去领,领回来还能卖钱”。作为一个公安人员,不顾下班休息时间去劝一个不熟悉的人“将摩托车领回来卖钱”;如此“好心”究竟何用心?是企图下套还是栽赃??该事情就发生在中纪委贺国强书记2007年11月15日在山东调研的前夕。
     2008年3月7日13点左右,当吴强敏走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弄里时,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抢吴材料并殴打他。当吴强敏向法警呼喊救命时,这伙人见法警出面后便拿着抢劫的材料跑掉。2008年3月11日8点40分左右吴强敏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信访接待室内举报控告时,又被蓬莱市公安局非法带铐押回蓬莱拘禁在铁窗门不足10平米的小屋里12天。拘禁期间公安先栽赃说吴强敏在国家信访局砸玻璃要劳教两年。吴强敏说砸玻璃要有国家信访局的监控录象作证,公安见此事栽赃也不成又改口说吴强敏在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拍桌子;吴说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大厅根本没有桌子。公安见此事栽赃也不成,又拿出我3月11日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弄里被抢劫的文件袋,从袋里拿出两份黑龙江法院判决书复印件说吴强敏伪造文件。吴说文件袋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是他们抢劫后故意栽赃塞进袋里去的,是谁在最高法抢劫了其信访材料殴打他??公安对吴强敏的质问避而不答,涉案官员却威胁说:“如再控告举报随意找个名称就可劳教你两年”。
     2007年7月6日吴强敏向烟台市公安局递交了“不服蓬莱市公安局信访答复意见 请求复查”的申请。但被烟台市公安局以复查申请所附带的《蓬莱市公安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是“复印件”不是原件为由,拒绝受理吴强敏的复查申请。公安信访条例明文规定,当事人可以口头或者以邮件的方式提出信访意见,根本没有必须提供原件的规定。为了使烟台市公安局能尽快受理复查申请,吴强敏只好将唯一的原件交给公安局,并要求公安局在其手中的复印件上签上“本复印件内容与原件一致”的说明,也被烟台市公安局拒绝。无奈,吴强敏只好回蓬莱市公安局申请再要一份“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原件,也被蓬莱市公安局拒绝。由于公安故意刁难不受理复查申请,吴强敏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到国家信访局、公安部、省信访局、省公安厅上访;致使当事人往返北京济南多月多次,耗费了不应该耗费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及时间,付出了巨额代价,烟台市公安局才受理了我的复查申请。2008年7月22日吴强敏通过省信访网递交了《对蓬莱市信访局答复意见不服,请求烟台市信访局复查》的申请。之后,吴强敏又分别向烟台市信访局递交书面复查申请材料三次,累计行程几百里均被烟台市信访局拒绝。以上事实说明在烟台市始终有涉案官员在幕后操纵信访,因为这是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刘树琪的权力区范围。
     2008年8月14日吴强敏在北京办完孩子上学的事后,于下午三点四十分走到三联书店北,108路公交车美术馆北站旁边的网吧上网。正当吴强敏通过互联网遵规依法的向省信访网递交举报申诉材料时,蓬莱市公安局8条大汉穿着便衣突然闯进网吧,他们不出示证件直接捂住吴的嘴不让报警,捂住眼睛不让见人,用暴力将我绑架到车上;并连夜行使8个多小时将吴强敏关进一个不足10平米铁门窗的小屋里。他们不准吴与家人通话、不准与家人见面、不准理发,每日由8条大汉日夜轮流看押(附看押人员亲笔签到表为证)。在这个不足10平米的小屋里,不是监狱胜是监狱。为了抗议非法关押举报人,吴强敏“狱”中进行了绝食。然而涉案官员根本不管吴的死活。这次又被非法拘禁16天。
    
     作为蓬莱市财政局的主要业务骨干,吴强敏在财政事业上曾连年被省人事厅或省财政厅及市县评为先进工作者,连续六年被记功、记大功、记三等功等;并在省以上刊物上发表十多篇有重要指导性的论文。吴强敏的工作业绩和品德,不但得到财政部门的肯定;也得到了社会的肯定;是省市县财政系统比较有名的业务能手和严于律已的工作者。然而,吴强敏却因敢于批评揭露孙维家的腐败行为遭到孙维家的诬告陷害,并被蓬莱市公安局非法搜查、通缉、拘留、监视居住等。蓬莱市公安局的非法行为,直接导致吴强敏不能上班、不能回家、长期流离失所亡命天涯,所受的委屈和苦难非常人所能忍受。冤假案不仅给吴强敏本人造成极大的伤害,也给吴强敏全家带来难以估量的伤害,吴强敏双方父母都已是年愈古稀并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的老人;得悉儿子被通缉拘留的消息后,几次昏厥过去;至今心灵留下难以弥补的创作。吴强敏的妻子,更承受了冤案给家庭带来的巨大灾难;并被贪官逼迫提前下岗,身心都遭受到严重的伤害,一年多就变老了许多。吴强敏的儿子是蓬莱市学生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学生,因冤案使他成绩连年下降……。
    
     时至今日,吴强敏仍不放弃求生和申冤的希望,还在千方百计设法请求公安、纪委、检察院等部门对涉案官员的上述涉嫌犯罪行为依法立案。我们将继续对事件发展跟踪报道。
    
    
    记者:向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烟台蓬莱公安局滥用职权抓捕孙万宝(图)
  • 吴强敏:请求省委确认蓬莱市公安局执法行为违法
  • 山东蓬莱举报人吴强被全国通缉和黑社会追杀
  • 马英九胜出之命理秘辛/蓬莱子
  • 分析:黄菊与温家宝的政治较量/邱蓬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