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坚持维权,讨还工资,捍卫尊严,抗争到底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黄泽荣 等
    
     四川、杭州、长沙、济南、维坊、北京六地“57”老人,要求中共发还“改正”前二十二年扣发、减发、停发的工资。如再不发还,他们不排除去天安门前静坐抗议…… (博讯 boxun.com)

    
    
     自2005年11月13日山东大学史若平、李昌玉等“五七”老人发起的向中共讨还历史公道,赔偿蒙冤二十余年所受的经济和精神损失,全国响应者众,网上签名人数超过6000人。
    
     2007年3月“反右斗争”50年之际,北京“五七”老人许良英(教授、原中国科学院研究员)、陈谟(原团中央委员、中国青年报总编辑)、钟沛璋(原中宣部新闻局长)、杜光(原中共中央党校科研办公室主任)、茅于轼(著名经济学家、原中国铁道部科技研究院研究员)、戴煌(原新华社高级记者)等61人,公开致信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国务院,要求认真总结历史经验,开放言禁,彻底否定“反右斗争”,向受害人赔理道歉,补发二十余年扣发、停发的工资。此后,四川、重庆、上海、杭州、湖南等地“五七”老人相继提出同样要求。但迄今为止,时间已长达两年,中共当局漠视人权,违反国务院制定的《信访条例》,三缄其口至今不作任何答复。
    
     在这期间,一些地方党政机关,还对上书的“五七”老人采取分化瓦解的打压与“关怀”,如对一些老人监视行踪,限制出境,收缴自费编印的书刊和电脑等;对另一些“五七”老人则登门“看望”和派送少许物品,甚至请吃请玩。一言以蔽之,想尽一切办法把深受历史灾难的“五七幸存者”的合理合法要求,扼杀于萌动之中。
    
     在这近两年“五七”老人的维权抗争中,也出现了一些分化,有少数“五七”老人有了顾虑,个别的还胆怯退缩,不敢再提“彻底平反”和“还发工资”一事,但绝大多数“五七”老人坚持抗争,维权到底!不断申诉和上控上告。今年上半年重庆綦江“五七”老人集体到中共重庆市委统战部要个说法,成都二十余名“五七”老人具状控告相关部门,但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不难看出,中共当局一些毛派人物想拖延时间,用不理不问的办法,求助于自然生态,让蒙冤的“五七”老人死尽死绝,使问题不了了之——这可能吗?纵然我们走了,还有子子孙孙无穷无尽。
    
     众所周知,50年前毛泽东借“帮助共产党整风”之名,在全国抓了五十五万“右派”,到底哪一个抓对了?虽然章伯均、章乃器、罗隆基等几个人没有“改正”,可他们的骨灰已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陵园,由“反党反人民”的“右派”变成了革命烈士。可是中共至今仍重弹老调:“反右斗争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
    
     “右派”,是当代中国历史上一个受害最深最重面积最广最大的知识群体。据悉,1957-58年的“反右斗争”,全国实际上抓了近三百万“右派”,就以官方承认的五十五万人计,一家三口也是一百六十多万人啊!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多么庞大的一个受害群体!
    
     同样是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受害的“走资派”在“平反”后无一不补发了工资,还安排了子女的工作,为什么“右派”就不补发?难道我们这些比“走资派”受的苦难还多了十余年、重了许多倍的“右派”不同样是人吗?这不是还在重蹈以前侮辱蹂躏、不把“右派”当人的恶行吗?补发工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承认不承认错误和对人的权利、人格、尊严的尊重不尊重问题。我们不相信现在执政的中共当局还会把我们当二等、三等的贱民?什么是“以人为本”?什么是“和谐社会”?连人格都不尊重和不承认历史事实的国家,能“和谐”吗?
    
     据统计,如今健在的“五七”老人已不足五万,其中每年还有十分之一左右陆续去世,含泪抱恨离开这个曾为之争夺天下的政党和曾为之流血流汗的国家,难道你们不感到愧疚么?良心不受到谴责与敲打么?为此,我们中有的人愤怒地提出:到这把年龄了还怕什么?难道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生命?欠账还钱,千古亦然。如果当局一味视而不见,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不惜年迈之躯集体到北京上访,甚至不排除在中南海和天安门广场静坐抗争!
    
     如果真的形成这种尴尬局面,难道也能说是“敌对势力在破坏安定团结”,“境外反华势力在捣乱”……?难道也能让那些孙辈、重孙辈的年青警察在全世界、全人类面前粗暴地拉走、架走甚至殴辱我们?如果真的如此对待为共和国也是为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献出了一生的古稀耄耋老人,你们的心能安吗?这对于那些年青警察的心灵和感情不也是一种无情的摧残!六十年的恶性循环不能再继续了,我们这个民族再经不起如此折腾了。
    
     为了解决这个历史问题,帮助中共构建和谐社会,不少“五七”老人采取了法律的手段问责当年划右机关,经过长期坚持不懈的斗争有的已初获战果。例如:北京老人纪由,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1969年又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于1979年得到“改正”和“平反”,但一直没有补发工资。多年来他坚持上告,数百次向有关部门写信和上访,迫使原单位(北京市丰台区工会)前不久补发了他二十余年的原工资,共21342元(见附件一)。此事十分有戏剧性, 29年前就应补发的工资拖到现在而补发的,仍是原工资数额。纪由老人说,那时寄封平信是四分钱,现在是八毛;那时买一斤肉是六毛,现在是十几元,而工资还按那时的数,这合理吗?他在“工资补偿及生活补助表”上写有这样意见:“此工资是29年前应发的工资,29年后既未考虑物价因素也未考虑利息因素,对此本人保留申诉权。”为此,他正式写了起诉书,状告北京丰台区工会(见附件二)。他说如果法院不受理,他就上天安门,不相信问题得不到解决。他是合理的、合法的、正义的,只要坚持抗争,就一定能胜利!
    
     四川成都的老人彭慕陶也是同样情况。彭是成都市轻工局干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农村“监督劳动”,“文革”中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79年“改正”和“平反”,近十余年来坚持上访、上诉、上告,成都市政府不得不出面解决他的问题,答应给他补发两万元,条件是就此了结,不能再上访上告(见附件三)。他拒绝领此两万元,坚持上告到底,不排除上北京找国务院。他说我是死了几次的人,还有什么怕的?他同意有的难友提议:如再不解决,全国“五七”右派老人集体上北京请愿,另外,北京大学幸存者的“五七”老人也屡次个别或集体找北大领导评理:为什么要残害我们学生娃娃?
    
     也有令人感到欣慰的事例。近日杭州市政法委一个副书记出面与杭州十余名“五七”老人座谈,听取解决历史问题的意见。纪由老人深有体会地说:向前走是活路,向后退是死路,只有坚持维权抗争才有出路。我们大家要为尊严而活!为人格而活!决不能再做没有骨头的“贱民”。我曾为三毛钱的加班费和他们斗了一个月,斗得他们理屈辞穷,最后不得不补发。做人一定要有骨气!
    
     “五七”老人铁流(黄泽荣),已正式委托律师状告原单位成都日报社,要求法院判令成都日报社:1,发还他错划“右派”23年的工资;2,分给他应该分配的福利房(见附件四)。他说,这两个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他将抗争到底!他还表示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坚持走和平理性的维权抗争之路。
    
     我们殷切地希望“五七’老人维权斗争能够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认同和支持。同时希望中央有关部门给我们一个明确回复,或有一条对话沟通的汇道,不能置之不理,以免扩大事端。
    
    汇报人 邮编 地 址 电 话 邮 箱
    
    
    史若平 250100 山东济南市山东大学老干部活动室 0531-85564363
    
    李昌玉 250100 山东济南市山东大学附属中学 0531-88365935
    
    纪 由 100079 北京南三环东路12楼405号 010- 67636909
    
    彭慕陶 610045 成都市武候区金雁路028-87438708 ,13281116917
    
    刘皓宇 410006 湖南长沙爱民路19号   0731-8863441
    
    陈奉孝 261021 山东潍坊市潍坊三中 0536-8319361
    
    陶渭熊 610400 四川金堂县滨法西斯路一段29号8-5-13- 13880551906
    
    铁 流 101100 北京市通州区运通花苑217-1 010-89590824
    
    博绳武 100007 北京市东城区海运仓12号楼6-302 010-84072150
    
    王书瑶 100038 国家税务总局老干办 13691312501
    
    燕遯符 100027 北京市东直门南大街2-1401 13552025136
    
    李家骙 100013 北京东城区和平里三区二号楼二门601号 84210475
    
    俞庆水 100074 北京丰台区大灰厂路88号北京建材化工厂13621032873
    
    沈志庸 100012 北京北苑家园茉藜园9号楼1305号 010-84956027
    
    叶孝刚310020 景芳六区水湘苑7-3-301室 86858015 15868318064 [email protected]
    
    杨世元310004 三里亭工农路99号2904室 [email protected]
    
    戴传喜310012 文一路跃江文翠苑19-1-90室 88309390 15888813562 [email protected]
    
    叶光庭310028 保俶北路12号启真名苑8-5-702室88485943 [email protected]
    
    顾岁荣310004 天诚路168号 蓝天公寓30-3-102室 0571-8/[email protected]
    
    叶天和 310002 闸口清怡花苑3-1-402室 057186083872 [email protected]
    
    郎步进310003 艮山门鲨田里54号201室 0571-85452055
    
    陆士云310004 建国北路头营巷29号温馨家園2-5-202室 85197309 13738054135 [email protected]
    
    贺一欧310028保俶北路12号启真名苑4-1-101室 87982715
    
    花锦毕310004 三里亭一区17-602室 86411576 13336049676
    
    沈敏华310015台州路187弄9号 88019834 13738180420
    
    周锦昌310005湖墅南路星河明苑6-602 0571-88003599
    
    张博君310004三里亭工农路99号2409室
    
    楼学礼310028 保俶牡路12号启真名苑
    
    李民辉311100 临平新丰苑4-2—401室- 0571-86109238
    
    泮锦章310003上城区紫金观巷7-2-601室 0571-87039747
    
    刘杏生311100 临平沿山路5号4-1-202室 0571-86220085
    
     [email protected]
    
    史金松310011 拱墅区和睦路5号406室 0571-88084538
    
    沈康蓀310012 西湖区文一路78号1-402室 0571-88068744
    
    张 聪311100 临平邱山大街202号3-302室 0571-86228131
    
    张斌文310012 西湖区文一路 0571-88060155
    
    孫 健311100 余杭崇贤镇贺家塘 0571-86178735
    
    顾炳荣310005拱墅区董家弄16-2-303室 0571-88842731
    
    孫德文310011 拱墅区祥符镇永福路张家浜2号 0571-88193484
    
    张士雄318020黃岩环城东路83号 13705766630 0576-84555449
    
     巨星外国语学校 [email protected]
    
    周庭秋318020黄岩天长南路87号巨星数码科枝 0576-84257281
    
    李逸群310012杭州文一西路南都花園2-11-401室 0571-88921348
    
    丁振海310000杭州环西新村17-26-502室 0571-85172638
    
    程超民310008杭州海潮新村13-130-210室15068198938 86052227
    
    艾 风610045成都市红星路四川日报宿舍电话028-86969679
    
    田公亮 成都红苑南路电话83388125.
    
    方志超 成都人民北路二段124号,电话83397282
    
    张和光 ,成都玉沙路15号电话13032832102,
    
    郭 炎 成都川大竹林村22栋1单电论85413597,
    
    唐道富, 成都跳灯河南路沙河丽景,电话841933043
    
    相明传,四川教育学院10栋3号电话85554113.
    
    张世华,四川双流北仑路118号,电话67000579,
    
    廖赤明,成都九里堤中路217号电话87606311
    
    黃心益,成都双林中横路,电话84329696,
    
    黄绐甫 成都金牛区土桥西千78号电记87572885.
    
    吳永豪 咸都川棉厂宿舍38栋,电话84347344
    
    屈楚平 成都双流新兴镇四維亍二段10号电话13558729980
    
    叶式礼,成都茶店子小学宿舍电话87576311.
    
     2009年2月26日于北京
    
    附件一:
    

天理何在,人权何在?法制何在?
    
     本人50年前因捍卫党纪国法,得罪了党内一些有实权的党员,1959年被诬陷划成右派劳动教养,1969年又捍卫真理反对文化大革而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104年。
    
     1978年先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告无罪,后又根椐中央69号文件,由丰台区工会召开大会宣布对纪由左派问题彻底平反,根椐当时的政策,应立即补发教养和服服刑期间的工资。
    
     但丰台区工会在丰台区委刘广辉党书记支持下,,竟能抗拒党的政策,纪由近30年的维权斗争,到今年10月18日 才由丰台区工会党组作出为纪由补发工资的决定,每月补足78元,这个标准只是纪由1952年的工资。
    
     天理何在,人权何在?法制何在?
    
    
    
    
    附件二:
    
    

研究解决彭慕陶信访事项的会议纪要
    
    
     按照市委常委、秘书长邓全忠同志的批示要求,2008年9月23日,市信访局召开会议,研究协调解决彭慕陶信访事项的工作。市委组织部、市经委、市人事局、市房管局等有关同志出席会议。市经委就彭慕陶信访事项的一些基本情况及问题作了介绍。
    
    
     附件三:
    

请全国人民评评理:
    

希望党的“构建和谐社会”政策能在各级政权机构中付诸实践。
    
     20年的冤案和非人待遇,29年的维权斗争终于得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工会党组一份《关于解决纪由同志“补发工资”等问题的意见》文件。该意见的核心内容是根据纪由本人劳教前工资标准(78元/月)等予以补偿合计人民币11342元,再一次补助纪由同志生活补助人民币10000元,两项合计21342元。该文件的签发日期是2008年10月18日,在10月31日交到我手中时,我在该意见书中作了如下申明:此工资是29年前应发的工资,29年后既未考虑物价因素,也未考虑利息因素,对此本人保留申诉权。事后丰台区工会派干部来我家欲追回该文件,并要求我退还21342元,因为我拒绝退文件和钱,所以区工会办公室干部指责我是骗子。
    
     每月78元的工资是1952年按行政19级定的,当时属高工资,当年在东单菜市场1元能买三斤对虾,在饭馆花1元能吃两菜一汤。劳教就业后我每月工资最多涨到36.5元,每月寄回家20元,自己留16.5元生活费,早上买1分钱咸菜连续吃三天,每年的整个夏天不敢买鞋穿,20年没敢买过一件衣服,从茶淀回家探亲没花钱敢坐过火车,途中没敢喝过茶水等。今天这样的工资补发真让人触景伤情,感慨万千。
    
     平反后我虽赶上干部调级,但区工会窦主席竟以我20年并未在机关做贡献为由,没给我调级。当时丰台区内控政策是20年未调级的人员在此次40%的人员调级中优先调级,我已28年未调却说我无权享受。丰台区工会一直歧视我,拒绝给我安排干部工作,没少给我穿小鞋。我反对文化大革命,在被判刑10年后由高法宣告无罪,按当时党的政策应立即补发服刑期间的工资,当时北京市总工会主席彭思明同志曾代我向市委组织部反映,但丰台区委书记刘广辉坚决不承认丰台区工会是我的原单位。彭主席说:“因为刘书记不喜欢你,所以市委组织部总得给刘书记留面子,咱们给刘书记个台阶吧!我给刘书记以同志的名义写封信,但我是市工会主席,人家是丰台区委书记,只能建议。”此后丰台区委组织部付永利部长找我说:“彭思明给区委的信收到了,他认为应该给你补发工资,我们也认为根据党的政策应给你补发,问题是应由谁补,你是市工会调到丰台区的,市工会也是你原单位,你找老彭同志去要吧”。老彭同志对此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为了讨个公道,我写了个单口相声《找单位》,内容是我没出过国,从教养到劳改没逃跑过,到今天却找不到原单位。原稿一式三份,我分别送给市委书记、彭主席和区委会各一份,并对区委会说:“为找原单位我只好到天安门去击堂鼓,官逼民反我不能不反了……”在这种情况下区委组织部付永利部长劝我:“千万别去天安门,领导一定帮你找到原单位。”事后由市公安劳改局一位处长主动找我说:“工资我们补,但我们没这笔开支,只能以困难补助的形式补。”我坚决不同意以困难补助形式补。我说:“这是我应享受的政治待遇……”后经丰台区组织干部徐炳年代表丰台区工会与市公安局处长和我本人三方共同达成如下协议:以困难补助的名义劳改局和区工会分别给我2700元和500元。我申明工资未领,补发工资允许领导缓办,并答应“五一”不去天安门找单位(当时已经到四月底)。一年后我给区委会书记写信要求为我补发工资,当时区委常务付书记陈昊苏同区工会主席王羲春共同到俱乐部找我谈话,陈书记讲:“纪由你领钱了……”我说:“我只承认领过困难补助但未领工资,”陈书记:“那不也是钱吗?”我说:“陈书记是按政策办事还是实事求是?”陈:“当然是按政策办事。”我说“按政策我应领工资不应领困难补助。”陈:“这样给你补得钱多。”我问:“我领的困难补助钱算工资,领过困难补助的人都应顶工资吗?不应为我个人单立政策吧……”陈:“纪由同志这可得实事求是。”我说:“要实事求是对我最有利,我因为捍卫党纪国法被诬陷判成右派,又因坚持真理反对文化大革命被判刑,市高法已宣告无罪,我的精神损失怎么算?单是工资因物价变动怎么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扣了我的工资利息怎么算?”陈书记:“没这政策”,我说:“陈书记您到底是讲政策还是讲实事求是?那头我都接受但您只能占一头……”陈书记无言以对,然后看表后说:“为你的事我应参加的会都误了半个小时了,你的问题未解决完,以后答复你。”说完后不容我讲话就匆忙的走了。
    
     不久陈书记被提拔当了北京市副市长,我再也找不到他了。他到了市政府以后劳改局就有了一个新的规定,凡领过困难补助的就业人员都算补发工资,我心里非常清楚这肯定是陈副市长起的领导作用。我的原单位并非是公安机关,我也不再是就业人员,只好让区工会开了个工资未领的证明。我继续找区委、市委信访部门要求为自己落实政策,维权努力均无结果。去年台湾中华大学对我发出邀请,被丰台区公安分局董燕生处长、铁营街道办事处杜主任和工委书记赵万军等多次劝止,我提出自己人权受到侵犯问题请领导代为反映,并说:“党和政府不能只用权力约束我的行为,政府也应守法为我落实政策。”经反复反映才最终得到了区工会党组的一式三份的文件(见复印件)。
    
     和谐的基本条件应该是公平、公正。如果总是让坚持原则和真理的人受害、吃亏,不能享受宪法保障的人权,和谐岂不是一句空话。党的政权机关北京市高级法院和丰台区委都能滥用职权抗拒中央的政策,党和国家的政策怎能落到实处?为了捍卫来之不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英明政策和依法治国,多少人付出了血和泪。最近党更提出要特别重视维护人权,我始终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冒生命危险的代价坚持真理,坚信国际歌词中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维权既是我应享受的权利也是我作为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今天的成果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共同奋斗的结果,我不想为了安度晚年而放弃维权的斗争!
    
     我曾向丰台区工会现任刘主席讲:我决不是简单地想争取点经济利益,而是想通过个人利益的维权行动,让自己的学术思想服务于和谐社会的建设,我的学术思想集中体现于文革期间在狱中写的数十篇论文。1970年公安干部徐金铭曾对我说:“领导认为你是个人才,你如果肯表示拥护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已经不单是平反问题,准备对你提拔重用。徐说:“这话我敢说吗?想想一般领导敢说吗?只有毛主席才有权力,有如此大的气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需你表个态,谁有你这么好的条件?不要拿鸡蛋碰石头了。”在我写了数十篇论文以后,1971年夏天来了两位高干一男一女找我谈话说:“对你写的论文我们都看了……”我说:“有错误请指正。”对方说:“今天不争论是非,对你写的论文我们不说你对,但也不说你错,对错问题让时间和实践去检验,今天只要求你承认与伟大领袖有感情,用工农兵的感情对待伟大领袖。”由于我坚持离开是非没感情的态度,谈话破裂。不久就由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被转至北京市看守所拘留,期间三年又提审我两次只要求我改变态度,我表示经过深思熟虑的态度绝不改变。最后预审员说:“既然你仍坚持自己的态度不改变,我们只能办个手续了。”让我在逮补证上签了字,后由中法判刑十年。我感激领导在判决书中一字未题我写数十篇论文批判极左,只说我用诗词(见文革的真实经历)进行攻击。
    
     多少人好不容易争得来的法制,我有责任利用自己维权的有利条件,为全面落实党的政策,向一切敢于抗拒党的政策的腐败势力斗争到底!
    
    

附件四:
    

起 诉 状
    
     原告:纪由,男,77岁,汉族,离休干部,住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东路12楼405号,电话:13661272614。
    
     被告:丰台区总工会,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丰台镇东安街3条6号。法定代表人: 王春兰 电话:63813953 。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未合理合法补发拖欠原告工资的侵权责任。
    
     2、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因对原告拖欠补发原告合理合法的工资及利息未按时支付造成原告精神伤害应承担法律后果责任 。
    
     3、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对原告受陷害错划右派的问题作出事实求是的结论。
    
     4、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及相关的费用。
    
     事实和理由
    
     1958年原告系北京市丰台区总工会工会秘书,由于1959年受到被告单位的陷害,被错划右派分子,于1959年—1962年原告被劳动教养、1962年——1969年在农场劳动就业改造、1969—1978年又服刑10年,在这20年中,被告没有支付给原告一分钱工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69号文件给原告平反了,但没有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1978年底再审判决宣告原告无罪。按照当时党的政策,经法院平反无罪的,被告作为原告的原单位应立即向平反人员补发服刑期间的工资,但被告一直不给原告补发20年的工资。
    
     此后,原告多次找到被告、丰台区区委、北京市信访办反映情况并写信,曾经发到了中央政治局、北京市委、丰台区区委以及各大报社,但均无结果。在原告持续不断的上访、申诉后,直到2008年,被告才给原告进行补发工资,但是只按照原告1952年定的行政干部19级每月78元人民币给原告补发,补发的20年工资共计21432元人民币(其中11432元为工资,10000元为补助)。
    
     原告认为被告对原告补发的工资应该在29年之前补发,且现在补发的工资不合理也不合法,既未考虑经济的发展及物价上涨因素等因素,也未考虑社会经济变化的因素。依据法律规定,被告已经侵犯了原告获得合理工资报酬的合法权益。
    
     原告享有要求被告补发工资的权利,且该权利是一项民事权利,受宪法保护,虽然法律没有直接对有关文革期间因被错关错判而导致的补发工资问题作出规定,但《民法通则》第六条中作出了"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的规定。这可以说明,在法律没有规定的情形下,适用国家的政策来调整有关的社会关系。而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进一步贯彻落实〈中央落实政策领导小组扩大会议纪要〉的补充意见》的通知(即中办发[1986]6号文)及其它相关的政策性文件,都明确了"‘文化大革命\'中因冤、假、错案被扣发的工资,必须如数补发"的原则。由此可见,原告要求所在的单位补发其在文革中因冤假错案而被扣发的工资,是国家政策所赋予的一项权利,根据《民法通则》第六条之规定,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一项民事权利。
    
     原告有权要求按物价水平调整补发工资金额。如前所述,该项权利既然属于民事权利,则理应依民法进行调整。《民法通则》第四条明确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原则"。在1959年2月至1978年12月错案纠正之时的20年间,原告被被告扣发的工资待遇仅为14796元(详见证据目录)。该数额是原告在服刑期间所应当实际得到的工资金额。而被告作出补发决定的时间为2008年10月18日,10月31日才交到原告本人手中。
    
     众所周知,由于物价水平的变化,现时的数额为14796元的货币,其价值远远小于六七十年代数额为14796元的货币的价值。很明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进行了5次大规模的物价上涨调整,原告目前的退休金每月为4450元人民币,而在六七十年代的工资每个月仅仅为78元人民币,在当时属于高工资,从工资来看,两者相差了50倍,因此,只是补发数额相同而价值远远低于被扣工资的货币,是极不合理的。
    
     原告在1979年平反后,依据相关文件原告理应获得被扣发的20年工资,但被告迟迟不给原告补发工资,经过原告的不断上访,申诉、写信反映情况后,被告于2008年10月18日终于给原告补发不合理的工资,已历时30年了。
    
     基于上述的本案事实,原告作为一个忠于党和国家的老退休干部,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履行法定义务。
    
     此 致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原告:纪由
    
     2008年11月 日
    
    

附件五:
    
    

研究解决彭慕陶信访事项的会议纪要
    
    
     按照市委常委、秘书长邓全忠同志的批示要求,2008年9月23日,市信访局召开会议,研究协调解决彭慕陶信访事项的工作。市委组织部、市经委、市人事局、市房管局等有关同志出席会议。市经委就彭慕陶信访事项的一些基本情况及问题作了介绍。
    
     1970年,成都市原西城区法院以“右派翻案集团”判决彭慕陶徒刑二十年。1979年,该法院撤销原判决,宣告彭慕陶无罪。之后,彭被安置到成都市红旗玻璃厂后调至保温瓶厂工作直至退休。根据有关政策规定,彭慕陶认为有关单位应补发其被错判有罪期间的工资,并以此为由上访了20余年,此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会议认真核实了彭慕陶反映的问题并查阅了中央有关政策规定,认为彭慕陶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且符合有关政策。为切实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题,本着以人为本的理念,会议议定以下事项:
    
     (一)一次性给予彭陶慕2万元人民币作为因错判服刑期间未领工资的补偿。
    
     (二)该补偿费用由经市委于10月15日前向分管市领导作专项报告,经批准后支付给彭慕陶并完善相关手续。
    
     (三)本次会议处理意见为该项信访问题终结意见。今后,各级机关不再受理此信访事项。
    
     出席: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刘永喜、范骏、市委组织部冯小东、市经委岳晓川、姚建明、市人事局杜婷、市房管局刘文杰、陈媛等。
    
     主题词:信访 彭慕陶 妥善解决 会议纪要
    
     送:全忠同志,市委组织部、市经委、市人事局、市房管局。
    
     中共成都市委成都市人民政府信访局 2008年9月23日印
    
    

附件六:
    

成都市信访局督办处刘处长:
    
     您好!
    
     此 次承省·市领导和你的关心,主持召集有关单位对我的问题作了会议纪要。
    
     对此,我本人首先表示感谢。
    
     但对“纪要”有以下质疑:
    
     一、工资补发标准不合理。如果当时给我这样的解决,我是无可非议的。当时的大米还不到0.1元/斤,我还可以养活一家人,而现在是28年后,大米已升了1.8元/斤,这一月一百多元能养活一家人吗?
    
     须知我的问题《错捕错判》全是国家政府造成的,我本人没有错误,我受错误处理后,与爱人被迫离婚,孩子无人照看,母亲活活气死,家破人亡,孩子至今怨恨不已,我劳改中摧残虐待手指致残,这样伤重的后果,二万元就了结吗?根据国家赔偿法。以往和现在的有关规定是合理合情合法吗?
    
     二、你们拟根据民政补助标准也未说明补助多少?
    
     三、对我现住房解决是作补偿,还是按困难户使用,多少面积,有无产权都未明确,须持明确告知我后考虑。
    
     其次:你们说“国家赔偿法”对以前的问题处理没有明确的计算政策,根据1962年7月13日12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错判案件当事人损失补助经费问题的复函》“如果错判致使当事人遭受大的损失的需要赔偿损失时,仍应由司法业务费开支”;根据1986年6号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贯彻落实政策小组扩大会议纪要补充意见》的规定“文化大革命中因冤假错案被扣发的工资,必须如数补发”;根据国家赔偿实用核心法规27页“属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应予赔偿的部分,适用当时的规定予以赔偿;当时没有规定的参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予以赔偿。”上述可以证实是国家以前和现在都是有政策规定的,而且你们还在《成都商报》2008年7月31日《市信访局,市公安局负责人就依法处置非正常上访行为的有关问题答记者问中》对历史积案实行“三三制”,对来访案件必须经过初次审理,复查审理,复核审理三个环节,才能终结,若当事人不服,每个环节都必须至少调处三次以上,方可出具结论意见。以最大的诚心和耐心对待群众的诉求……尽可能地避免和减少重复上访,越级上访。
    
    “三不限”原则又说:对群众诉求有理合法的就积极主动及时解决,有理无政策规定的,就研究,完善政策变通解决。
    
     无疑,上述这些解答都是十分正确的。
    
    但是,我本人尚未接谈一次,市信访局就作出此“终结意见,今后各级机关不再受理此上访事项。”真是有些横不讲理,太霸道了。
    
    须知:今年5月我到北京国家人事部反映得到答复是:“先按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先向当地部门提出解决,当地政府解决不好拿着书面答复材料再找我们解决。”
    
     现在是以法治国,以人为本,认真对人民负责问题的时候,希望你们在处理这访事项过程中,“事要解决”,不要处置失当,殆误时机。
    
     仅此!
    
    
     申诉人:原成都市人委工业局错划右派彭慕陶上电话:87438748 13281116917
    

附件七:
    

民事起诉状
    
    原告: 黄泽荣,男,汉族,1933年5月29日出生,身份证号:510102193305293476,
    
     住所地:成都市锦江区庆云西路60号5幢1单元6楼12号
    
     被告:成都日报社
    
     法定代表人:何冰 联系电话:13980664988
    
     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庆云南街19号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给原告分配一套120平方米的福利房。
    
     2、判令被告发还原告自1958年至1980年所欠的23年应发的工资18768元,并按同期贷款利率从1981年3月12日支付利息至付清之日。
    
     3、判令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原告自1951年3月参加工作,于1956年调入被告处工作,直到2001年9月正式办理退休手续,连续工作50余年。原告在1957年被错误划成“右派”,待1981年3月12日才被“改正”。改正后恢复了原告原有的工作职务、工资、工龄、继续在被告处工作,担任编辑、记者。在原告为被告工作期间,被告按当时的政策进行了福利房的分配(房改),报社的所有在编人员都享受了该福利政策,惟独原告一人至今未分配到住房。按当时政策原告应当享受120平方米的福利房一套。依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特向贵院提起诉讼。
    
     此致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黄泽荣 2008年12 月 2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50年代的右派及其子女拟在美国隔海起诉中国政府,可能扩大至在美强制拆迁人员
  • 视频:四川右派女儿上访30年一件事情也没解决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全国千名右派老人,坚决要求中共发还被扣工资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发现1957: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 两千多前右派致函十七大要求平反
  •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 杰西·拉纳:谁害怕哈耶克?——右派英雄的明显真理和神秘错误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 胡平: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 葛孚学:左派分钱VS右派攒钱
  • 余英時:周素子《右派情蹤》序
  • 方影竹:右派大校蔡铁根 赤胆沦为文革鬼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