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官方和非官方教会的分裂是怎样产生的?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摘梵蒂冈电台答<听众来信>47篇{看得真些,爱得深些!}
    虽然有人不喜欢听到"地上"、"地下",或"官方"、"非官方"这样的名词,但是今日,不论在国内或在海外,大家都在藉着它们讨论有关中国教会的问题。我们收到的听众来信也不例外。从最近收到的几封信中,我们发现有些听众的困惑,觉得有必要向他们谈谈"地上"、"地下"教会的区别和彼此关系。这使我们想起几年前接到的一份稿件。稿件题名,《看得真些,爱得深些!》;作者,陈天祥神父,笔名老渔翁。
     陈神父现在已去世升天。他原是一位地下教会的神父。他主张在我们国内有两个教会:一个是地上教会,或官方教会;另一个是地下教会,或非官方教会。他向我们投稿是为回应海外人士对这两个教会共融合一的过分殷切的期望。陈神父陈述自己对大陆官方教会问题的看法。他先说明地上和地下教会双方为什麽分裂,为什麽不能合一,接着便向非官方教会的兄弟姐妹们提议,应怎样按基督的教导来处理双方现阶段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这位国内非官方教会的神长的教导,是十分宝贵的,我们曾几次广播介绍过,现在更发表他的稿件全文,希望能为对目前的教会分裂情况感到困惑的主内兄弟姐妹们,供给一些有益的指示。
    这篇稿件篇幅相当长,我们将它分段,逐一介绍。
    
    本文的宗旨:
    
    历史是一个流程,今天这样,明天又是一个样。历史是复杂多变的,似是而非,似非而是,一时难以令人捉摸。所以人们要对某一历史事件作出正确的评价,评定人物的孰是孰非是相当困难的,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瞎子摸大象的困境,大家都说得不完全正确。有关大陆非官方教会与官方教会的问题是不容易解决的就是因为它复杂多变。如各方面提供些所见所闻且加以客观分析,问题就会日见明朗,为教会福传工作的拓展极为有利。这就是本文意旨之所在,而且仅仅代表个人意见。近来讨论大陆天主教会分裂,与呼吁双方放弃成见,共融合一的问题,甚嚣尘上,为什麽要分裂?为什麽不合一?问题究竟在哪里?
    
    官方和非官方教会的分裂是怎样产生的?
    
    大家知道解放前是没有官方教会的,它是解放後的政治产物。它的产生绝非神职人员与教友所自愿而是摄於强大的政治压力,要麽老老实实屈从,叫你做什麽就做什麽;要麽失去自由,去坐牢去充军。历史告诉我们在这个政治压力下,中国大陆天主教会开始分裂,分为地上地下,前者选择屈从,後者选择监狱与充军。严格说来,地下教会是始於监狱与劳改营中的教会。解放初期,为了坚持信仰许多主教神父与教友散布在全国各省市,在众多的外教犯人中生活。如果人们有兴趣,可以统计一下究竟有多少外教人从静悄悄的权术中得到新生命,有多少神父警觉而勇敢地培育了多少有志於基督事业的青年教友,关心他们的神修,给他们传授神学知识,为下一代神职人员作准备。这就是初期地下教会,静默痛苦但仍然充满活力。文革之後政府宗教政策有所调整,刑满与平反的教会人士得到较宽松的政治空间。宗教活动大部份已非处於地下状态。所以目前大陆教会基本上都是地上教会(就处境而言),亦即宗教生活已经公开了,只有官方认可与不认可之别而已,因此大陆教会分为官方与非官方的是比较恰当的。
    
    官方教会和非官方教会为什麽不能合一?
    
    时至今日,官方教会与非官方教会是否能够合一,这就要看合一的含义是什麽?1)是非官方教会向官方教会合一?2)抑或是官方教会向非官方教会合一?3)是两者共存,大家合作做福传工作不要互相指责,如天主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关系?下面我们试探讨一下它们的可能性。
    
    第一种方式的合一是荒谬的,不可接受。
    
    1)非官方教会向官方教会合一。历史舞台上前台的演出往往是由人们看不到的後台所决定,要正确理解有关两个教会是否有合一的可能,就先要摸清它们所在的历史背景。社会主义特点之一是党领导一切,其基本的结构是全国任何一个单位、一个组织不论大小,小到一个球队都无一例外,由党组织直接领导。这种结构,就领导权来说是绝对排他的,不允许国内有一个组织的领导权是独立於党外,而天主教会这个组织她的最高领导恰恰是在国外的,世界各国的天主教会皆然。由此可知天主教会就在这一点上必然为当局所不能容。也是为什麽解放以来政府对其它宗教处理得比较顺利,对天主教则比较困难。也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大陆官方教会之所以能立足,正因为它切断了与教宗的联系,成为革新教会,完全受政府的支配,从而解决了党领导一切的问题。支配的具体方式是成立天主教爱国会,该会若为教会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实则是代表政府执行它的指令。历次反对教宗的运动均系当局指示爱国会在教友中组织大会小会进行批判,发表声明声讨所谓国外敌对势力干涉中国内政。表面上看来是信友群众的行为,实质上导演者是政府。深刻理解这一政治背景为处理大陆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尽管随时间的推移为了策略上的需要,政府对教会的措施转向温和与宽容,但党领导一切依然如故。试比较一下,政治方面自改革开放以来,资本主义原是社会主义之大敌,但目下它在一些重要领域里竟然成为生活的主流,其被接纳的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但党领导一切仍是个不容动摇的原则,党权力的排它性仍然渗入全国各个领域。没有一党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明乎此就可知非官方教会在宗教方面坚持与教宗共融,坚持与普世教会一道承认教宗是最高领导,所以不可能为官方所承认,因为它抵触了党领导一切这个根本性原则。如果谁忽略了这个特点去研究大陆教会问题将似一只苍蝇向明亮的玻璃窗冲刺,但终无法穿越玻璃窗。据上所述是否可以呼吁非官方教会向官方教会合一?如果可以的话,那麽忠贞教会就应宣布加入革新教会,就要切断与教宗的联系,就要自选自圣主教,就要以按教律选圣主教为干涉中国内政,就要从合法变为非法,从而从普世教会裂出成为事实上的"裂教"。当然这样的合一是荒谬之极的。所以人们呼吁大陆非官方教会放弃成见,果断地投身於官方教会内一道做福传工作,这些呼吁可能是善意的,但应该说这确系严重地缺乏历史现场意识的。因为他们在看问题时忽略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党统治的不妥协性。不要以为非官方教会一旦想要成为合法的,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合法的,而是必需在宗教方面接受党的绝对领导,切断与教宗的联系,视教宗为国外敌对势力才行。
    
    第二种方式的合一不实际,在目前情况下无法实现。
    
    2)那麽合一理解为官方教会向非官方教会合一,这可能吗?按理说由非法的转为合法的应是顺理成章的事,可实际上有好多心理与政治问题要克服。官方教会的神职人员除已经真正失去信仰而成为纯政治工具外,哪一个内心不愿意与教宗共融?哪一个不主张圣主教要按教律,不能自选自圣?不是有不少主教神父,包括新祝圣的年轻神父,是通过某种渠道,请求教廷接纳共融的?这种倾向说明官方教会神职人员的真实追求,但为此要很大的勇气,因为在脱离爱国教会後将承受政治上不太愉快的对待!
    
    桥梁教会的任务
    
    由此可见问题不在於地上地下教会的本身,而是在於两者之间有一个决定性因素在起作用,如果那因素不介入,地上地下的共融早已不成问题了。也因此桥梁教会在其工作的基本设计上似有调整的必要。即桥梁教会视自己为地上地下教会的调停人使双方彻底言归於好,孰不知在既成的政治环境中拉开两者的距离的因素,不在教会本身而是有关当局使然。所以桥梁教会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应放的地方,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我很欣赏陈神父的精密分析,特别佩服他对桥梁教会任务的看法。桥梁教会的使命并不像有些人所想像的,是为地上地下教会的调停人使双方彻底言归於好。陈神父说得好:"桥梁教会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应放的地方,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当初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桥梁教会的任务委托给台湾的教会,原是因为台湾教友和大陆教友同属一个大家庭,彼此熟悉,有助於圣座与在中国的教会之间的沟通,甚至更能促进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彼此谅解。这也正是陈神父所说的"桥梁教会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应放的地方"的意思。
    但是,由於台湾与大陆的政治环境不同,台湾教会在执行这项任务上,不免有严重的限制。所以,依我的愚见,真正的桥梁教会,倒应该是在我们国内的地下教会。教廷文献一般不用地上、地下教会那样的称呼。但是如果我们小心阅读,不难发现这原是教宗的心愿。
    陈神父,在他稿件的下文,援引教宗在一九九五年接见台湾主教述职时的谈话,我则援引教宗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叁日发表的致在中国的教会讲话来作例证,因为那篇讲话是由本节目部实况播送的;对我来说,记忆犹新。在那篇讲话中,教宗在嘉奖了"在中国的教会,自从第八世纪及以後若望孟高维诺作北京大主教时代,接受了福音和圣神的恩典起,一直以其至公性及其对罗马教宗的忠诚而着称"之後,便接着向今日中国国内忠贞教会的神长致词说:
    亲爱的主教兄弟们,你们勇敢地尽心领导在中国的天主教信友团体;你们的当今使命,特别是在表现并推进所有信友们的完满修和。你们要做共融的人∶体现在祈祷和生活中与天主完全共融的人,与普世教会、与全体主教团及其元首、彰明较着地共融的人。你们要怀着热爱教会合一的心情,谦虚而慈爱地致力于包括所有神长和平信徒在内的修和。只要你们知道去与别人建立基于真理与爱德的对话关系__不管他们由于重大而持久的难处、在某些方面、与天主教的全部真理有了多少距离__这样的修和是做得到的。你们要把耶稣的祈祷认作你们的祈祷∶"父啊!愿他们在我们内合而为一,为叫世界相信是你派遣了我"(若17,21)。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方与非官方教会的不同处境
  • 认清爱国教会
  • 60多名家庭教会河南南阳被拘捕至少还有8人在押包括2位韩国牧师
  • 被关押两年半的西湾子地下教会主教获释
  • 上海当局欲剥夺万邦宣教教会的崇拜权利
  • 中国华南教会多人被捕禁见家人律师
  • 对华援助协会发布中国家庭教会遭受迫害的08年度报告
  • 广州良人教会被冲击的图片(图)
  • 广州良人教会依法起诉宗教局被无理驳回的法院裁定书(图)
  • 依法起诉宗教局被无理驳回!广州良人教会已上诉到广州中院!!
  • 一月份零打压官员会晤家庭教会负责人有进展
  • 中国官员与地下教会人士进行了秘密接触
  • 北京不承认家庭教会继续迫害
  • 我们还有家可回--记爱加倍教会“送温暖福音慈善行”
  • 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家庭教会受到国保大队的冲击 三位同工被拘留
  • 河南太康三位教会领袖因传道被判1年劳教(图)
  • 广州法院正式受理家庭教会对宗教局的起诉(图)
  • 岁末回顾:2008年中国家庭教会处境
  • 地下教会影响大 中国当局重手压/YOA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给一个地下教会神父的一封信 / 张怀阳(辽宁 基督徒)
  • 余杰谈中国家庭教会生存状况/DW
  • 中国家庭教会呼吁书
  • 广州良人教会公开声明
  • 在“合法”与“非法”之间*--评民政部取缔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丁谷泉
  • 家庭教会联合会被取缔的危险信号-王光良
  • 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 原家庭教会联合会副会长张双成牧师关于攻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发布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第三次代表会议宣言(图)
  • 张双成关于攻击家庭教会联合会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 (图)
  • 北京本地家庭教会报告/刘同苏
  • 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陈天石: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强烈谴责和抗议驱赶独立教会牧师张明选全家/中国人权卫士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声明
  • 合法性的焦虑 关注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案
  • 通向自由的路还有多长——成都秋雨之福及其他教会被冲击之感想
  • 狼与羊的新寓言——北京福音教会被冲击事件的神学启迪
  • 谁是家庭教会的朋友和敌人?——评2008年5月中国家庭教会受逼迫系列事件/杨圣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