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首次水权改革没能抗干旱:专家那套行不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1日 转载)
    
    来源:时代周报
     “节水试点的核心是水权改革。”梨园河灌区管理处副主任李光明说,但是同时他又说,“专家的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 (博讯 boxun.com)

    
    2月14日下午,连续半月的温暖天气在不知不觉间阴冷起来,雪花零星飘下,老农贾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个冬天,干旱让贾福宝很不好受。
    
    干旱对于地处河西走廊的甘肃张掖市临泽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今年的干旱似乎过了些,超出了贾福宝的心理底线。
    
    一百多米处,梨园河灌区河口管理站职工王天村一个人在值班,距离下一轮灌水4月下旬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长时间的两人轮流值班让王天村满怀牢骚。从上游鹦鸽嘴水库下来的水,必须通过河口管理站才能进入到梨园河灌区下辖几个乡镇的田地里。今年能分到多少的水?这是压在贾福老人心头的一个铁砣。远在2002年,贾福宝所在的张掖市梨园河灌区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水权改革”,7年过去了,贾福宝一家依旧要为是否有水浇田担忧。
    
    2009年初,一次遍及北方的大旱让“农业节水”显得重要起来。
    
    专家那套行不通
    
    张掖市梨园河灌区的这次试点是由中央援助、地方主导的国内第一个农业节水试点,开始于 2002年,在2006年通过水利部验收。著名学者胡鞍钢等人在《中国如何建设节水型社会》中提到:中央通过总结推广张掖的实践经验,使其产生“制度示范 ”效应,可以降低其他地区的变迁成本,诱致更多地区发生类似的制度变迁。
    
    “节水试点的核心是水权改革。”梨园河灌区管理处副主任李光明说,但是同时他又说,“专家的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
    
    多年来,我国大型灌溉工程的运行、维护、管理多为政府部门所控制。当地水管部门负责人称,梨园河灌区试点是模仿节水成效显著国家,如以色列、加拿大、美国等的做法。
    
    具体做法是,将许多基本的灌溉管理职能从国家机构转移到私营机构、非政府组织或以农民为主的地方组织,导致用水户必须支付灌溉用水的实际成本,促使用水户自觉节水。
    
    根据设计,梨园河灌区为用水户颁发水权证(水权证上注明该用水者的需水量),用水户凭借购买的水票到水管所取水浇灌,并且通过自由交易水票形成流通的“水市场”,农民公推公选代表组成农民用水者协会(一村一个协会)。
    
    但在实践中,水票的发放、农民用水者协会的性质都和原来的设计有了很大的出入。
    
    2002年底,梨园河灌区内10680户农户,全部发放了水权证。使用日期为2003年1月1日―2007年12月31日。但是在取得了水经营权的同时,他们却无法经营流转。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张掖梨园河灌区6个村社40余位村民中,只有贾福宝老人还能记得“水票”是个什么东西,其他的村民都没有见过水权改革的流通物―水票。
    
    “按照原来的设计,村民什么时候需要浇水,就可以找我们水管部门提出要求,但这是不可能的。”李光明说,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应付这些事务。“把水票发放到村民手中,太麻烦,不便于管理,所以,水票基本都是发放到各村的农民用水者协会。”
    
    不仅是水管部门怕麻烦,农民也对水票没有好感。
    
    水票只在个别村庄实验性地发放过一次。贾福宝说,由于对水的控制严格,他能购买到的最大水量仅够浇灌或者还不足浇灌自家的土地,不可能卖给别人。并且什么时候浇灌,是由水管所决定,不由他们农户决定。水票失去了实际的用途。
    
    除水票之外,农民用水者协会的运作也不能按照设定来执行。农民安玉贵说:“我们村每10―15户确实是选了一名代表,但是没有实际的作用。灌水的问题除了村上的干部,我们老百姓谁都说不清楚。”
    
    对于用水户来说,高涨的水费成了试点开始初期他们最感头疼的事。“没节水之前,我一年交个400―500元水费就算多了,节水后我交1000元多一些,而我们家的地还是13亩。”上营村五社的村民安天居说。
    
    上营村二社的老农尹怀保甚至认为:“节水试点,(仅从收费上)是一个坑农的事。”
    
    土办法,新模式
    
    “在中国,情况不同于以色列、美国和加拿大,他们是农场主,人少,农民用水者协会的委员基本包括了所有的用水农户,可以说完全符合他们的利益,而我们灌区用水户太零散,完全搬用国外农民用水者协会这套机制不行。”李光明说。
    
    “规章制度走的是国际路线,实际操作为地方特色。”一位当地领导称。在多年的试点实践中,梨园河灌区抛弃了“水权证”和水票。
    
    “每一家人都有水权,发不发水权证都一样!”村干部李开珍这样认为。村民压在柜子里已经多年的“梨园河灌区用水水权证”,到2007年12月31日起已经过期,相关部门再也没有补发。李光明称:“水权证按照一张2元计算,也要2万多元,我们没钱印制。”
    
    而绝大多数村民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水票,农民用水者协会也成了村委会下属的一个头衔。
    
    
    水管处财政自负盈亏,目前,每年从用水户手中收来的600万元水费仅够发放工资,而没有钱对渠道进行维护。李光明说,现在水渠修成还没几年,问题还不多,再过几年就需要缝缝补补,但是没钱。“按照我们的测算,9分钱一立方水比较合理。”水管处将水价提高的方案连续几年报到了张掖市,一直没有得到批复。
    
    “如果收成好点,农产品价格高点,水费再涨一点也能够接受。”对于水费从每方6分提升到9分,村民师东认为能够接受。
    
    从试点开始到现在,关于水流量的计算成了用水者和水管所之间争议的最大焦点。“用水户认为是我们的流量计算有问题。”李光明说。因为没有准确的计量方式,水流量至今都是按照秒表(时间)计算,这样洪水期和平常水流量在流速上有了差距。
    
    在浇水的时候,经常可以见到村干部与水管所的工作人员各拿计量水位的计量器,分别测量通过斗渠通向村里的水量―双方经常因此经常发生争吵。
    
    村长希峰礼愁眉不展。水管所安排的浇水时间,如果他们村没有争取在洪水期,村民就骂村干部无能。“水管所认为一亩地150立方米水就够了,实际上我们要浇灌到他们所说的280立方米。”
    
    说这些的时候他抬眼看了看家门口右边的祁连山上,年年上升的雪线已经出了他的视线,黄色的土覆盖了天地交接的山脉。他记得进入冬季之后,这里就没有下过一场大雪,而今天飘落的点点雪花也不会对久旱的土地带来任何缓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金融危机遭遇50年干旱:天灾人祸恶性循环
  • 湖北洪湖水体面积因干旱80天缩减35%
  • 张清扬:多年持续干旱透支,华北水资源几近枯竭
  • 高原融冰造成中国大干旱 百年后江河干涸
  • 河南第二大水库因干旱成休闲场所(图)
  • 10省份大规模增雨 1502万公顷土地干旱缓和 (图)
  • 中国双重挑战 金融危机遭逢罕见干旱
  • 气象专家:四川汶川大地震与此次大干旱联系并不大
  • 罕见干旱 398万人饮水难
  • 中国北方8省区遭遇严重干旱:黄河流域橙色预警(图)
  • 我国北方遭遇严重干旱多地发布红色警报
  • 河南发布最高级别干旱预警
  • 黄河防总发布黄河流域区域干旱黄色预警
  • 柏林日报:严重干旱之下的绿色奥运
  • 河北连续11年干旱仍向北京输水 保证奥运用水 (图)
  • 湖南娄底遭遇10年来最严重干旱(图)
  • 中国天灾不断:洪水未退,高温干旱已来 (图)
  • 中国东北发生严重干旱:88座中小型水库已经乾枯
  • 陕西干旱30万人缺水(图)
  • 气象干旱和构造干旱/杨学祥
  •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陈维健
  • 干旱也是一种人祸--河北已没有一条河能流到大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