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沙县青年干部汤杨救火牺牲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长沙县青年干部汤杨救火牺牲

    汤杨曾服役于驻港部队,退伍后,仍然不改军人本色。资料图片
    
     星辰在线长沙讯 “山脚下还有人,你们先走!”说完这句话的几秒钟后,漫山大火无情地吞没了汤杨。汤杨,这个高大、帅气的长沙县金井镇综治办副主任、司法助理员、纪检专干兼武装干事,在2月11日的山火扑救中,为了组织别人撤离,献出了自己年仅28岁的宝贵生命。
    
    救火前:
    他把“哨子”留给别人
    
     早春2月的长沙没来由地热。
    
     11日下午近3时半,长沙县金井镇新沙村54岁的农民杨海斌扛着锄头,来到高家山山脚下的自家田里,准备把田埂上的杂草烧了以备春耕。他用打火机点燃了一丛茅草,由于天干物燥,茅草“腾”地一下猛烈地烧起来。
    
     一股风刮了过来,火势顺着田垅烧到了高家山西边的山脚。“不好!”杨海斌心中暗叫。然而火势不理会他这么多,借着风势把整个高家山点着了。
    
     3时30分左右,金井镇副镇长陶自立和另一位姓饶的副镇长接到村民的报警电话后,立即组织镇机关干部、邻近村组的干部群众以及专业救火队伍三四百人赶赴火灾现场。
    
     来镇里工作不到3年、却参加过大大小小不下20次山火扑救的汤杨,冲在救火队伍的最前列。他换上了迷彩服,带上扑火工具,和同事们在车上商量着扑火事宜。到了现场,火势之大远远超出了汤杨的想象。只见浓烟滚滚,山火如恶龙般肆无忌惮地在几个山头燃烧着。
    
     “你们两个把这个带好,万一有事,就吹响它,然后组织大家撤离!”汤杨从裤子口袋里掏出2个空弹壳,分别递给了同事周兵和付木林。
    
     “山上手机打不通,遇到危险就把这个当哨子吹!”汤杨嘱咐周兵。
    
     昨日下午,刚从山火现场把汤杨遗物找回来的周兵,回忆起这一幕,这个七尺男儿忍不住泪流满面:“他这是把生的希望让给我们,把危险留给自己啊!”直至现在,周兵仍不愿相信汤杨已经离他而去这个残酷的现实。“我希望这不是真的!”周兵哭喊着。
    
    牺牲前
    他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
    
     新沙村的高家山高不过100多米,山上长满了杉树、松树和灌木。昨日下午,当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狂怒的山头已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然而,遍地厚厚的烟灰和焦黑的山林,可以想见这场山火有多么猛烈。
    
     “汤杨就是在这里牺牲的!”给记者带路的新沙村原支部书记、60岁的胡安泉指着山凹里的一片坡地,哽咽着说。
    
     “这是汤杨穿的、还没烧完的裤头,皮鞋烧得只剩一块底了……”从山坡上滚下来逃过一劫的金井镇计生办干部罗建立拾起汤杨的遗物,泣不成声。
    
     11日下午4时多,胡安泉带着一拨人从西边山头来到中间山凹,准备在这里砍出一条隔离带。
    
     “老书记,你来得正好!这条隔离带还要多加派几个人手。”见到胡安泉等人,正带人在砍隔离带的汤杨这样招呼道。胡安泉告诉记者,这个地方离大火还有10多米的距离,如果在这儿砍出一条长100米、宽三四米的隔离带,有可能擒住火龙。
    
     “老书记,你带人从山顶往下砍,我们从山脚往上砍。”汤杨现场指挥起来。
    
     下午5时许,风越来越大,火越烧越近。东边的山头也燃起了大火,且借着回旋的风势向西烧来,大有火烧连营之势。
    
     “大家赶快撤离,火太大了!”在现场指挥的陶自立等下达了撤退命令。
    
     “汤杨,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胡安泉看见火势太猛,也焦急地对汤杨喊道。
    
     “山脚下还有人,你们先走!”想到山脚下还有人在砍隔离带,如没人通知撤离,肯定会葬身火海。汤杨这样回了老胡一句后,就纵身往山下奔去,没料到,这是汤杨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几秒钟后,只见一股高达十多米的火球扑到汤杨身后,将他整个人吞没了……
    
     晚上8时多,副市长虢正贵,长沙经开区管委会主任、长沙县委书记、县长杨懿文赶到火灾现场指挥,在400多人的全力扑救下,火势基本得到控制。
    
     昨日下午,过火面积达180亩的山林大火被扑灭,然而汤杨却离开了我们,他把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莽莽青山上。
    
    (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央视新址救火牺牲战士张建勇被授予烈士称号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