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博讯 boxun.com)

    
    2月9日,中国自由学者凌沧洲发表了一封"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为宪政民主自由请命"的公开信。信中回顾了中国在100年宪政历史中经历的发展和曲折,东欧各国经历的剧变,并就目前国际上的宪法文本进行了比较分析。在肯定中国现行的1982年版宪法与过去各部宪法相比的进步性的同时,凌沧洲呼吁中国进一步修改宪法,实现宪政民主自由。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凌沧洲。
    
    德国之声: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呼吁宪政民主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了,是什么契机促使您在这个时候发表这封公开信呢?
    
    凌沧洲:现在是2009年年初,再过两年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了。这一百年来,中国人民追求宪政民主的理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所以我作为一个自由知识分子,有某种紧迫感。我觉得出于我的良知,我必须站出来说几句话。
    
    德国之声:您这封公开信洋洋洒洒写了有几千字,其中开篇之后谈到的一点就是东欧剧变。曾经属于苏联阵营的东欧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末经历了变革之后,纷纷对宪法进行了修改。那么20年后,比较中国和东欧的发展现状,您做何评价呢?
    
    凌沧洲:我认为东欧还在经历它转型的"阵痛",但发展后劲更足,更富有秩序。而中国却面临着一种不可预知的未来,我们的主流媒体也承认,目前的突发性群体事件很多,2009年也会有很多。我们的发展道路可能使更注重经济,而回避了政治改革。对于当时的选择我们也无法评价,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况看,我是希望政治改革能够尽快进行,顺应民众的呼声。
    
    德国之声:您在文章里回顾了中国的百年宪政历程,对从1908年的《钦定宪法大纲》到198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发展和其中的进步做出了分析。您认为各个阶段的宪法对中国的民主发展是否起到奠基的作用呢?
    
    凌沧洲:我认为中国是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有迂回曲折,甚至还有倒退,当然也有很多经验教训了。我认为中国最终走向极权主义道路是一种"理想的迷失"。我这个文章其实是非常温合的呼声,您可以看到我是肯定了很多进步,肯定了中国人民的智慧的。但是我觉得有些问题,在现在的形势下,当局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比如直选县长的问题,1949年以前的《中华民国宪法》里已经提出来了,当然后来的执行是另一回事,但是就这类问题是不是应该推出一个宪政的时间表来?我现在只是发出这个呼声,当然我也不是人民代表。但是要先有人站出来发言,才有可能最终坐下来讨论。
    
    德国之声:您认为中国目前在宪政方面最需要进行的改革是修改宪法本身,还是完善宪法中所规定条文的落实呢?
    
    
     凌沧洲:我觉得两者都应该进行。比如说宪法规定的人民权利的落实,我觉得还是需要去做的。比如35条里面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但是单纯从这些条文的技术层面上来讲,我觉得也有可以完善的地方。比如过去的宪法文本中提到过著作、刊行的自由,有的文本中甚至还有讲学的自由。我觉得在公民自由方面,不妨再丰富完善一点。文字保证得更充分,才能落实得更充分。所以我觉得应该双管齐下,都要呼吁。
    
    德国之声:根据中国目前的情况,您认为您自己提出的这种宪政实现的希望有多大呢?
    
    凌沧洲:我觉得前景还是乐观的。我希望体制内外的温和派声音应该更多一些。因为中国从去年以来经历很多困难,比如雪灾、西藏事件、地震、瓮安骚乱、陇南民怨等等。面对一系列的民意涌动,我觉得当局应该坐下来反思,听取民众的呼声。至于修宪,我们首先是尊重、执行这部宪法,才会爱护这部宪法,才会提出一些建议来。我想应该先意识到应该有这种与时俱进的变动,有人站出来发言,然后才能形成公开的讨论。当然目前还是有些困难,但我想在网络上也会有这些讨论。最后才能形成一个比较大范围的共识,才能提交到会议桌上来。这是一个比较乐观的前景。当然也有可能被屏蔽到"头脑政策",这就是比较坏的可能了。
    
    德国之声:假如您说的这种思维转变得以实现,那么中国是应该西方国家的宪法作为蓝本来改革宪法,还是应该根据国情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凌沧洲:西方的很多国家宪法都是可以借鉴的。比如美国的宪法,德国的基本法,还有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宪法都可以拿来借鉴。有一句话叫做"摸着石头过河",固然是一种探索的途径,但是假如有现成的路标在那里智者,有现成的桥梁在那里摆着,你还要"摸着石头过河",那摸来摸去,那最后可能摸到的就不是一块金石头,而是一块顽石,甚至是一块"肾结石"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结束一党专制的路线图
  • 黄臣辉:三鹿奶粉案是中共一党专制的产物
  • 一党专制的恶果:不计成本,倾国之力办奥运/隐名
  • 郭永丰:瓮安暴力冲击一党专制
  • 救灾好,但不能归功于一党专制/郭永丰
  • 张伟国:全民问责:挣脱一党专制的劫持
  • 李国涛:一党专制 永远的贪官制造工厂
  • 刘晓竹:结束一党专制的时间表
  • 齐戈:举乌托邦的旗 走一党专制的路
  • 李国涛: 一党专制已死 多党民主当立
  • 丑陋的党和国家 都是一党专制惹的祸
  • 齐戈:一党专制——绕不过去的鬼打墙
  • 中共暗中较量却急于表白团结,以免殃及一党专制/昭明
  • 刘晓竹:结束一党专制的路线图
  • 郭永丰:我们拿什么改变一党专制?
  • 郭永丰:山西矿难与一党专制
  • 郭永丰:我们拿什么改变一党专制?
  •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郭永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