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4岁男孩遭幼儿园老师“酷刑” 被扎20多针眼(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7日 转载)
    
    来源:兰州晚报
     只因在午睡时偷吃东西,两名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就遭受了老师的“酷刑”,四岁的孩子不仅腿上被打出淤血的印子,更令人愤怒的是,孩子的手腕上竟被扎了20多个针眼。
    4岁男孩遭幼儿园老师“酷刑” 被扎20多针眼(组图)
    4岁男孩遭幼儿园老师“酷刑” 被扎20多针眼(组图)


    
    留在小叮伟手腕上的针眼
    
    中新网2月6日报道 只因在午睡时偷吃东西,两名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就遭受了老师“赐予”的“酷刑”。昨日上午,市民齐先生向记者投诉,他的孩子因为一点小小的错误就受到了老师的严厉体罚,不仅腿上被打出淤血的印子,更令人愤怒的是,孩子的手腕上竟被扎了20多个针眼。
    
    
    
    家长:我四岁的孩子在幼儿园里受“酷刑”
    
    
    
    昨日上午10时,市民齐建军向记者讲述了儿子在幼儿园里遭受的种种“酷刑”。齐建军的儿子齐叮伟今年四岁半,在新竹幼儿园里上大一班,今年1月13日晚,孩子回家后告诉父亲他在幼儿园里交了一个好朋友,那个孩子给了他很多好吃的。
    
    看到四岁多的儿子靠自己的能力交上好朋友,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第二天,齐建军让儿子从家里挑了些零食带去和朋友分享,可就因为两个孩子在午睡的时候说话、吃东西,便引来了当班老师张晨曦的“酷刑”。
    
    齐建军告诉记者,当天晚上儿子回家后给他讲了在学校的经历后,让家里的所有人大吃一惊。他说:“据儿子讲,他和同学吃东西被老师发现后,老师便要求他们踩在两个板凳上扎马步,膝盖还必须弯到一半,如果做得不标准,老师就用一根棍子抽打他们的腿部。不仅如此,扎马步时双臂还必须伸向前方,不许下垂,手稍微往下低一点,老师就拿一根针刺向孩子的手腕,这样的"酷刑"整整进行了一中午。”
    
    为了保留证据,齐建军还给孩子的伤处拍了照片,从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齐叮伟的手腕上密密麻麻地有20多处针眼。齐建军告诉记者,当时家里人还特意数了数这些针眼,就算每个针眼都只扎过一针,也有26处之多。而且据齐叮伟回忆,当时他还算好的,另一个孩子被老师扎得更多。
    
    
    
    幼儿园:肇事者没有教师资格证
    
    
    
    随后,记者来到新竹幼儿园进行调查采访。该幼儿园苏园长告诉记者,由于孩子家长没有主动联系学校,再加上张晨曦老师向上级隐瞒此事,所以事情发生了十天左右,校方才得知此事。随后,她和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先后两次到齐建军家登门道歉,并付给孩子1000元的营养费作为赔偿。
    
    苏园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齐建军声称齐叮伟的手腕上被扎了至少26针,但据张老师介绍,当时对两名孩子进行体罚时他只扎了一两下,其他的针眼不知是怎么回事。苏园长表示,就幼师而言,体罚学生是幼儿园里绝对不允许的,就张晨曦老师体罚学生一事,目前校方已经进行了处理,并让他做了深刻检查,但由于事情没有彻底解决,所以目前没有对张老师做出辞退决定。
    
    当记者问起张老师是否具有从事幼师的教师资格证时,苏园长告诉记者,在幼儿园当教师也应当具备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但张老师还没有考取教师资格证。
    
    据了解,目前齐建军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当地派出所也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服刑者变植物人疑遭酷刑
  •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审查中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文译本
  • 周总理家乡淮安太黑暗,上访遭黑监狱酷刑/残疾人田广浩(图)
  • 上海维权抗暴英雄杜阳明、田宝成获释,痛斥监狱酷刑!(图)
  • 维权英雄毛恒凤获释,监狱酷刑“生不如死”!
  • 中国的确有违反禁止酷刑公约现象(图)
  •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注大陸律師及維權人士受騷擾
  • 福建福清“死囚”陈科云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北京拒绝接受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国的评估报告
  • 禁止酷刑委员会审查中国(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报告
  • 中国被指存在大规模酷刑 官方不承认
  • 上海警方对田宝成、张翠平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 中国被指拒向联合国提供酷刑信息
  • 中国代表向联合国承诺反对酷刑
  • 联合国反酷刑机构要求中国提供信息
  • 對中国政府推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民间报告/维权网
  • 毛恒凤在狱中一再受酷刑
  • “维权网”就全国设立许多“黑监狱”、滥施酷刑和任意羁押的声明
  • 上访维权代表郑大靖在“黑监狱”遭酷刑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不明不白错押12年 受尽酷刑生不如死
  • 酷刑成招换来14年牢狱
  • 请胡锦涛查上海的的酷刑/薛小妹
  • 俞忠欢:杨佳受过酷刑吗?
  • 福建“死囚”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好一个没酷刑! 外交部=谎言部=表演部/小草民
  • 杨继绳:曝光毛年代性酷刑 为3600万饿殍立碑/曾慧燕
  • 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更有效率/古德明
  • 天理:郭飞雄遭受酷刑,俺心里在流血!
  • 倪玉兰:受迫害 惨遭酷刑命悬一线 危难中 法轮功救命永难忘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