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中国执政当局害怕网络真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6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江迅/黄琦长期关注中国人权事业,2008年揭露政府官员在抗震救灾中不作为导致被捕。他拒绝了当局关闭六四天网的要求,在狱中度过春节。 (博讯 boxun.com)

    
    四川成都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长期来坚持「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为百姓维权。他被捕已经八个月,二十多天前,他的律师第二次进入看守所与他见面后带出消息称,当局找黄琦谈话,只要黄琦写下保证书,应允不再从事天网和人权的工作,他就可以获得自由回家过年。但是黄琦却拒绝了。
    
    黄琦的委託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丁锡奎律师接受採访时说,十二月二十六日与黄琦会面一个多小时,黄琦的精神还可以。两人讨论了一些关于案情的内容,也送去家人和朋友对黄琦的春节问候。这是被捕七个月来,黄琦第二次与律师见面,上次见面是九月二十三日。会面前,律师丁锡奎到成都武侯区检察院阅读了案件卷宗,按法律程序,律师有权查阅和複製当事人材料,不过法院没给律师看具体的证据,只能阅读一些简单的鑑定材料。
    
    案件在移交检察院前已多次退回侦察,而退侦的主要问题是没有确切证据证明黄琦有罪,于是退侦而补充证据材料。家属及律师二月一日接获通知,指将在三日开庭审讯,但黄琦的代表律师丁锡奎指法院违反《刑事诉讼法》,未提前三日通知律师。没有足够时间给律师做准备,要求法院延期开庭,获法院同意延期,另择日开庭。
    
    黄琦妻子曾丽接受採访时说,黄琦希望尽快恢复天网成都办公室,不断开展人权工作,「希望天网能继续生存、发展,这是黄琦最大愿望」。自四川汶川大地震后,黄琦和天网义工一直在都江堰、北川等重灾区,忙于发放海内外委託「天网」捐助的善款和救灾物资。零八年六月十日黄琦遭成都市武侯公安分局刑事拘留,被指为「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
    
    川震发生后,黄琦和天网义工们,十多次把包括来自各省和海外的一些朋友的善款、救灾物资送去灾区。在这些日子里,他们也掌握了灾区的第一手资讯,这触动了当局的敏感神经。天网向境内外发布了一系列政府官员在抗震救灾中不作为、乱作为的种种事件,《四川绵阳曾宏玲因三篇地震网文被警方逮捕》、《东汽死难学生家长集体前往天网投诉》、《什邡阻止三百学生家长去市政府请愿》等。外界认为,这是直接导致黄琦被捕的原因。
    
    黄琦生于六三年四月,九九年夫妇俩成立天网寻人事务所,成为中国社会最早的NGO非政府的民间公益志愿平台之一,曾丽任所长,天网寻人网站开通,黄琦负责网站管理。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代人寻找失踪或失去联繫的人,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九九年,天网寻人网站被《北京青年报》评为是年九大网事之一,排名第二;零一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活动中,曾丽获「中华爱国之星」称号。
    
    
     由于天网主办者维护人权的宗旨越发彰显,被人们称为「六四天网」的天网寻人网站多次遭受当局关闭。二零零零年黄琦被正式逮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处五年徒刑。零五年黄琦刑满释放。翌年,天网寻人网站改组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不久在美国注册。
    
    五年的牢狱之灾,并未从志气和胆识上消解掉一个正义斗士的战斗锋芒,自网站重建伊始,黄琦一直致力于中国大陆的民间维权活动,详尽而毫不避讳的对维权事件跟踪报道,揭露执政者贪赃枉法、置国家人民利益于不顾的行径。「六四天网」重建两年多来,在黄琦追求正义、与弱者同行的精神感召下,在中国大陆草根阶层不胫而走。
    
    黄琦透过律师带话给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同事说,「六四天网」是一个切切实实为百姓办实事、为中国的民主法制进程身体力行地尽一份力的网站。网站新闻报道的生命力在于真实。十年来,天网取得了《星夜营救受害七少女》、《见证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件》、《中国第一个八九「六四」死难者索赔成功》等数百起人权案件的成功。
    
    目前,天网上千义工同时在大陆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开展上千例人权活动。黄琦于零四年起先后获「互联网自由奖」、「中国人权青年奖」、「赫尔曼—哈米特奖」、「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新闻自由奖」。然而,这样一位为大陆草根所拥戴的人权斗士,再次身陷囹吾,至今仍在「炼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曹顺利等多人再次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被抓(图)
  • RFA:中国被指在提交联合国报告中忽略践踏人权事实
  • 人权卫士郭起真之妻被逼欲将丈夫转让
  • 美国参议员要求中国兑现国际人权承诺
  • 中国人权捍卫者联盟关注“保守国家秘密”之法律条文及张起先生案件之进展
  • 电白县七千中学生2009暴动真相:“还我人权!”(图)
  • 上海人权捍卫者毛恒凤在上海二会期间被警察拘留、殴打(图)
  • 人权组织报告指中国未遵守改善人权承诺
  • 北京:今天访民开展上访人员人权状况调查(图)
  • 张振新:论人权
  • 敬请各界关注北京律协直选事件/中国人权捍卫者大联盟
  • 人权斗士郑大靖重出江湖 要求郧西当局就“黑监狱”一事进行赔偿 (图)
  • 联合国首次全面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
  • 湖北恩施黄世明立志搞访民互助维权 求相机收集警察侵犯人权的证据 (图)
  • 要生存要人权天津女工严寒中街头维权(图)
  • 胡佳:中国“无名”人权斗士
  • 记者失踪,人权被侵害
  • 停止软禁李喜阁!停止人权侵害!给李喜阁自由!(图)
  •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大赦国际纽约人权小组征召志愿者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 要成为德国的人权之声
  • 《践踏人权的恶法》——强烈谴责中共对王荣清先生的非法判决/莫建刚
  • 人赋人权:该问谁去找回被剥夺的人权
  • 《纵横周刊》还原人权宣言的道德本义
  • 台湾再迈人权保障的坚实步伐/沈宇哲
  • 没去过西藏的人 却对西藏的人权,环保,文化说三道四
  •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RFA
  • 马萧: 评 社论:《王希哲:为什么国家主权先于和高于“人权”?》
  • 盘点中国特色的人权/林云海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王世保:批判人权既不是反人类也不是维护特权
  • 台湾人权团体声援零八宪章 尊重公民权利(图)
  • 魏紫丹:“还我人权、自由!”
  • 林云海:为何有人痛恨人权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 实名签署《零八宪章》的意义-附《世界人权宣言》全文(图)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张祖桦:维护人的尊严 捍卫普世人权—四论人权捍卫者
  • 马萧:兑现承诺,保障人权,从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开始!/马萧
  • 高一飞:尊重和保障人权,从“辩护”走向“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