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国首例律师状告公安非法查验居民身份证和非法治安行政传唤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龙永生
     上诉寄语: (博讯 boxun.com)

    
    
     法治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上诉人作为从事法律工作二十多年的律师,坚信中国在我们这一代一定会建立类似犹太人受难者纪念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样的冤案纪念馆。那时,上诉人将把本案所有的材料交由该纪念馆保存展示。今天,制造本冤案的一切人都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请二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的精神,严格按照事实和法律(本案的法律规定和法律事实都非常明确!),对本案作出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判决,不要成为原审法院、用权力干预原审法院的权力机构以及相关人员的殉葬品。
    
    
    谨记古训:“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龙永生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龙永生,1962年2月19日出生,汉族,浙江法校律师事务所律师,住杭州市凯旋路78-1-203。 电话:13905812756。
    
    
    被上诉人: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住所地杭州市中河中路88号。
    
    
    上诉人不服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08)上行初字第48号行政判决书,依法向贵院提出上诉。
    
    上诉的请求:
    
    
     要求贵院秉持本案明确的法律规定和明确的法律事实,以对历史负责的法律人的素质,判决如下:
    
    
     1、撤销原审法院完全违反法律和违背事实的判决;
    
    
     2、确认被上诉人2008年7月6日对上诉人没有法律依据和以“莫须有”名义进行的居民身份证查验和治安行政传唤为违法行政行为;
    
    
     3、判令被上诉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对上诉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上诉的事实与理由:
    
     一、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影响案件正确判决。
    
     1、原审法院对本案没有自行管辖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规定:“对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不服提起的诉讼,由被告所在地或者原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也就是说,法律赋予原审原告(上诉人)有选择权。据此,上诉人于2008年10月6日向上诉人所在地杭州市江干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江干区法院于10月14日受理此案。但,江干区法院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由于特殊原因不能行使管辖权的,由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之规定,违法把此案移送原审法院。
    
    
     原审法院于2008年11月13日电话通知上诉人去拿开庭通知书,上诉人才知道江干区法院违法移送。上诉人当即向原审法院表示异议。从11月13日至12月8日,上诉人两次当面、两次书面、几次电话,向原审法院表示:该院明知江干区法院移送行为违反《行政诉讼法》,却仍然自定管辖,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原审法院对上诉人的异议不依法处理,强行于2008年12月19日开庭审理此案。原审法院在没有自行管辖权情况下,自行决定审理此案,其审判活动是非法的、无效的。如果贵院认可原审法院的违法行为,那就等于用判决确立:某人明知是赃款赃物却仍然接受也是合法行为。
    
    
     由于被上诉人与原审法院属于同一区域,被上诉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利用权力干预法院审判。在中国大陆,这是人所共知的常识。在一审诉讼过程中,上诉人就接到匿名群众举报:被上诉人国保大队负责人扬言,上诉人竟敢与他们打官司,上诉人不知道他们的权力有多大,让上诉人小心点。上诉人于2008年11月27日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关于请求制止被告威胁原告的言语、保障原告人身安全的申请”。
    
     就在本案宣判前夕,对上诉人进行非法传唤的被上诉人清波派出所副所长(即被上诉人原审代理人之一)赵俊就公开洋洋得意地对其他被迫害对象称:龙永生和上城公安局打官司就是和我打官司,他虽然是律师懂法律,但他不是输掉了吗?你们可以再去告啊。这番言论把权力干预司法透露的淋漓尽致!也使原审法院为虎作伥的恶果让社会大众分担!
    
     2、原审法院公然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动用十几名法警,强行查验本案代理律师的公文包。
    
    
     最高法院明确规定,代理律师不需安检,只需出示律师执业证即可进入法庭。但开庭前,上城区法院的法警奉命检查文包,被代理律师严词拒绝。法警声称:他们不知道最高法院的规定,他们只听院里的。这种赤裸裸的违法行为,根本不能够保证实体审理的公正。
    
     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完全不清。
    
     1、原审法院认定:“2008年7月6日上午11时许,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在接到群众匿名举报杭州市上城区云居山一茶楼内有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后,予以受理。”这完全违反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
    
    
     在庭审中,被上诉人出示一份其事后自行填写的、伪造的所谓“受案登记表”。但该表仅仅能够证明被上诉人自己填写了此表,不能够证明曾经有人举报。
    
    
     在法庭证据质证中,上诉人问被上诉人:举报人用固定电话还是用手机举报?举报人是男性还是女性?举报人是笼统举报有人在云居山4号茶室“煽动、策划非法集会”?还是说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人的具体名字?对此,被上诉人回答不出,也不能举出确有“群众匿名举报”的证据。事实上,根据被上诉人目前掌握的技术水平,完全能够回答上诉人的上述问题并举出证据。既然被上诉人不能举证,那么,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与本案无关。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证据经法庭审查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据此,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辩称的所谓“群众匿名举报”的证据应当不予认定。然而,原审法院竟然对这份“莫须有”的所谓证据予以认定。那么,原审法院等于宣告:警察随时可以用所谓的“匿名举报”来检查和传唤公民。如此,大陆的公民将人人生活在恐惧心理中,大陆将变成告密社会和恐怖社会。
    
    
     原审法院:你们以法律的名义认可并鼓励警察以“莫须有”的所谓举报来检查公民的身份证和传唤公民,这完全背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的立法背景和宗旨,必将带来无穷的后患,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孙志刚。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你们不怕报应吗?
    
     2、原审法院认定:“本案中,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公安分局受理举报后立即进行调查,在对龙永生等7人涉嫌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调查过程中,现场经清波派出所负责人批准,对原告使用传唤证传唤”。原审法院上述认定与庭审调查的情况完全不符。
    
     在庭审调查质证时,上诉人发问被上诉人:被上诉人提交的“传唤审批表”是被上诉人来云居山4号茶楼检查前在被上诉人处审批的?还是在云居山4号茶楼传唤上诉人的时侯应上诉人的要求当场审批的?被上诉人回答:事先在被上诉人处审批的。上诉人严正指出:被上诉人完全在撒谎!被上诉人来云居山4号茶楼检查前,如何知道上诉人也来此处?如何知道上诉人的名字?如何知道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传唤上诉人时会要求被上诉人出示书面传唤单?被上诉人不是神仙,事先根本不可能知道上述问题。这就证明被上诉人是在撒谎。故该证据不具备真实性,更谈不上合法性与关联性。
    
     当时,本案审判长明确表示:已经将此情况记录在案。然而,原审法院置查明的事实与不顾,不仅认定此“证据”,还竟然把它说成是“现场批准”的!!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对明知是伪造的证据仍予以认定,已涉嫌构成“故意枉法裁判”行为。原审法院用国家审判机关的权力达到了被上诉人达不到的目的。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你们真的不怕报应吗?
    
    
     上诉人要提醒贵院:该份证据既没有审批人,也没有加盖被上诉人的公章,不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五条:“法庭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从以下方面审查证据的合法性:(一)证据是否符合法定形式……”,贵院应当不予认定该证据。
    
     3、原审法院认定“在对龙永生等7人涉嫌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调查过程中……”。
    这一认定毫无事实根据,原审法院与被上诉人沆瀣一气,构陷上诉人.上诉人当时根本不知道其他六个人的名字、职业,自然也不认识他们,如何与这六个人去“煽动、策划非法集会”?当时,上诉人仅仅是走进茶室休息,有人叫上诉人“龙律师”,上诉人才走过去寒暄几句并应询解答一起医疗事故法律纠纷。因为上诉人的职业是律师,在公共场合有人认识上诉人而上诉人不认识对方或者仅仅有些面熟,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当被上诉人进入茶室时,上诉人与这六个人根本不在同一桌,上诉人已经在看另外一桌人打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被上诉人在传唤上诉人以后,才开始调查其指控上诉人所谓的“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情况、才开始收集其指控上诉人所谓的“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证据。这种先做出治安行政行为,再开始调查取证的办案方式完全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相关的司法解释。但,原审法院居然认可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那么,请问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你们是不是“涉嫌故意枉法裁判”呢?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被上诉人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涉嫌煽动、策划非法集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岂能随意认定。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你们这样昧着良知构陷他人,难道不怕上天报应吗?原审法院,你们是共和国的法院,不是被上诉人的奴仆,更不是欧洲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
    
     4、原审法院认定:“对被告提供的证据5-12,原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审法院完全歪曲上诉人的回答。上诉人仅仅是对笔录本身没有异议,但不认可其合法性与关联性。上诉人在法庭质证中,完全否定了被上诉人的证据5-11与本案的关联性与合法性(否定合法性详见上诉状第三部分第4点)。上诉人在“原告的心声与期待—— 在诉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公安分局非法查验居民身份证和非法治安行政传唤案庭审中的发言”,对这些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
    
     上诉人的询问笔录(被上诉人的证据5)。该笔录只能证明当时上诉人正在云居山4号茶楼,不能证明上诉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上诉人称上诉人“把包放在六个人的桌子上”,这纯属撒谎!上诉人在笔录第2页明确指出:“我在他们中间有几个人面熟的,所以在那桌人这儿坐了会儿,谈了会儿天,当时把包放在边上的椅子上的,后来又到旁边一桌上去看打牌,就把包留在原处,我估计是那桌人椅子不够移过去的。”
    
    
    
    显然,上诉人在当时的笔录中就明确二点: A.上诉人的包没有放在六个人的桌子上,而是放在边上的椅子上; B.上诉人放包的椅子不属于六个人的茶桌,而属于打牌的那张桌子,后来六个人的桌子的椅子不够用移过去的。上诉人特别需要指出:茶楼的桌子挨的很近,椅子转个向就靠近哪桌了。
    
     魏桢凌、席传喜、王海东、沈利虎、肖利彬、邹巍六个人的询问笔录(被上诉人的证据6-11)。这些笔录同样仅能证明当时上诉人正在云居山4号茶楼,不能证明上诉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因为,这六份笔录中,三份没有提到上诉人。三份在被上诉人的诱导下谈到上诉人,但都不约而同地说:不认识上诉人,因为别人叫上诉人“龙律师”,他们也叫上诉人“龙律师”。非常明确,这六份笔录没有一处能够证明被上诉人捏造上诉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事实,表明了中国老百姓的良知和识别力。
    
    
     上诉人要严正指出,被上诉人故意使用涵义不明确的“活动”二字,也不回答上诉人及代理人在庭审中发问:上诉人所称的“活动”二字是什么意思?充分表明被上诉人企图用“莫须有”的名义构陷上诉人。被上诉人称:“证据6-11,证明7月6日上午上述6人在云居山茶楼活动的事实。”上诉人要严正指出:“活动”在汉语中是一个中性词,它既可以指合法活动,也可以指非法活动。被上诉人岂能用“活动”来指控上诉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原审法岂能附和被上诉人的捏造?
    
     综上,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的认定,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三条:“人民法院裁判行政案件,应当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纠正原审法院以主观意志而不是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认定。
    
     三、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于2008年11月13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
    
    
     1、《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五条规定:“ 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出示执法证件,可以查验居民身份证:(一)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二)依法实施现场管制时,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三)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时,需要查明现场有关人员身份的;(四)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形。”
    
    
     也就是说,法律明确赋予被上诉人在上述四种情况下,经出示执法证件,才“可以”查验居民身份证。否则,被上诉人就是违法行政。被上诉人的答辩状、被上诉人的证据“归案经过”、原审庭审质证中,被上诉人都明确承认对上诉人的身份证进行“查验”。既然被上诉人承认“查验”上诉人的身份证,那么,被上诉人就负有举证责任,证明其查验上诉人的身份证符合《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五条规定的“四种情形”。也就是说,举证责任在被上诉人。如果被上诉人不能举证,那就证明其对上诉人的身份证查验是非法行政行为。原审判决却转移证明责任,没有让被上诉人对此承担证明责任,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第三十二条和第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
    
    
     这里,法律明确规定传唤的对象是“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也就是说,只有当被上诉人有证据证明上诉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时,才可以传唤上诉人。被上诉人在传唤上诉人时有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已经“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呢?从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从原审庭审质证中,被上诉人都拿不出证据证明上诉人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然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明确的法律规定,纵容被上诉人以所谓的“违法嫌疑人”来传唤上诉人。
    
    
     请问原审法院: A.“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与“违法嫌疑人”能够划等号吗? B.被上诉人有证据证明上诉人是:“违法嫌疑人”吗?这是本案的关键问题之一,请二审法院本着对公民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用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说话!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规定,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中不得引用与法律相抵触的部门规章。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中称“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规定,‘需要传唤违法嫌疑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派出所或者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
    
     公安部上述规定把传唤对象适用为“违法嫌疑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抵触。A.上诉人查遍《行政处罚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均未发现有被上诉人所称的“违法嫌疑人”用语。《行政处罚法》使用的是“当事人”,《治安管理处罚法》使用的是“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B.《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二条把传唤对象限定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即:必须有证据证明某人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后,才可以传唤。而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却把传唤对象扩大为“违法嫌疑人”,即:只要警察认为某人有“违法嫌疑”,就可传唤。
    
    
     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一条规定“为了规范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保障公安机关在办理行政案件中正确履行职责,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制定本规定。”既然公安部该规定是根据《行政处罚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制定,那么,该规定与《行政处罚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冲突的内容自然无效。因此,A.对所谓的“违法嫌疑人”的称谓显属无效;B.对传唤对象的任意扩大解释,显属无效。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缺乏基本的法律素养,引用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来证明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传唤是合法的,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4、公然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一)项规定,违法认定被上诉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的证据。原审法院判决认定:“对被告提供的证据5-12,本院予以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5-12,即上诉人和其他六个人的笔录,均系被上诉人在对上诉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一)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第(一)项均规定:“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根据。故被上诉人提供的这七份笔录,原审法院应当不予认定。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不是不知道最高法院的此项规定,而是故意枉法裁判。
    
     5、原审法院判决书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系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之后形成的,本院不予认定”。《行政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规定上诉人提供的在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后形成的证据不能认定。对照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原审法院枉法: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够认定,原审法院却不认定;对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法律明确规定不能够认定,原审法院却要认定!原审法院及其相关人员:你们这样做,已经不是法律水平问题,而是缺乏起码的素质。
    
    
     综上,原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影响案件正确裁判;原判决认定的事实完全没有证据;原判决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原审法院如此胆大妄为、不顾本案明确的法律和明确的法律事实,它告诉人们:在杭州市上城区范围内,法治已死。如果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那就等于宣布:在杭州市范围,法治已死。如此,中共浙江省委省政府精心打造的“法制浙江”,中共杭州市委市政府精心塑造、标榜的“全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岂不是毁在法院的一纸判决书中?
    
    
     请二审法院遵循“三个至上”和“不折腾”的原则,撤销原审判决!
    
    
    
    此致
    
    
    
    杭州市中级法院
    
    
    
     敬礼
    
    
    
     上诉人:龙永生
     2009年1月20日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本溪警方非法传唤70岁老妇 老人死在公安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