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
    
     2009年1月8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侨属陈美钦在日本中央邮便局,寄出20本亚洲周刊杂志往中国福建。20多天过去了,国内亲人迟迟未能收到原本三天就可送达的国际快递msn。虽经多方交涉,邮便局才告知,8日寄出的杂志11日就到福建,目前杂志被福州海关扣留。
    
     对于邮便局的回答,国内外亲人倍感纳闷,亚洲周刊属中性刊物,福州海关扣押究竟为哪般?是因为这期杂志里有关“福清纪委爆炸案”的报道,还是因为这期周刊封面鲜明标题:改革开放三十年与零八宪章走向普世价值?抑或是对知名作家戴晴专访内容:《零八宪章》宣称的公民权利太基本了,不能当作社会变革纲领来看。中国已完成权贵资本主义转化,但连“最基本东西都没有,算什么现代社会”?她认为中国的希望是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人。
    
     当然,作为底层弱势群体之一的我们,正在承受着失去监督权力强加给我们的苦难,在痛苦煎熬中,伤害蔓延了8年还远未结束。地方政府为了形象而不惜牺牲公民的清白来筑就他们的政绩工程,我们喊冤叫屈声却被“和谐”“稳定”赞歌盖过。
    
     国内亲人虽多方吁请公正对待“福清纪委爆炸案”所谓的涉案人,得到竟是屡屡抓拘和镇压。海外的亲人也曾多次返国拦“轿”(车)呈状,问题却依旧。我们的执着,依然无法改变不堪命运,痛定思痛,只好海外曲线请愿。
    
     2008年12月13日,温家宝总理到日本福冈参加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侨属陈美钦和吴华玉也追随到福冈向温家宝总理请愿。
    
     2008年12月28日,香港亚洲周刊驻日本记者毛峰报道了《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文章刊出后,备受关注。
    
     2009年1月8日,旅居日本的陈美钦到千叶市中央邮便局特快专递20本亚洲周刊报道的《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杂志寄往国内的福建亲人,国际EMS快递一般在3天内就可以送达福建,大城市的上海24小时就可以收到。3天还是保守估计的时间,过了一个星期,国内的亲人左盼右等,一直收不到快递的邮件。为此,四次通过国际快递咨询电话11185问了邮件的去向,起先工作人员以再找找再找找敷衍了事,在我们多次穷追猛问下,工作人员不得不说实话,邮件被扣在福州海关处。
    
     1月20日,陈美钦打电话到千叶市中央邮便局追问快递邮件的去处,邮便局工作人员说:“8日寄出,9日送达中国,11日送到你家,人不在,只好再返邮局。”
    
     当国内亲人听到日本邮便局的回复很纳闷,为了能准时收到日本的快邮,他们寸步不离一直守候在家等待接收邮件,何来的“人不在,只好再返邮局”的咄咄怪事?
    
     1月23日,陈美钦到千叶市中央邮便局交涉,并登记申请调查书面材料,工作人员许诺一个星期内给答复。
    
     当天在邮局交涉过程,陈美钦亲眼看到工作人员从电脑里传输出“人不在,邮件返回”的记录。陈美钦坦诚告知,所寄快件是亚洲周刊杂志,工作人员表示,邮便局不管杂志内容,只管好份内事,邮件是否送达,他们会跟中国EMS快递取得联系,尽快妥善处理这起超时间的邮件事件。
    
     当然,面对福建邮局回复“人不在”只是一种托辞,扣在福州海关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衷心希望福建当局本着事实和法律,尽早纠正这起客观存在的大冤案,化被动为主动,以减少正在蔓延的负面影响。
    
     岁末,温家宝总理在日本福冈参加三国首脑会议之行,作为海外侨属的我们比较理智。如果国内亲人蒙冤之实再得不到妥善解决,中国领导总要到日本出访的,我们冒死都要去拦车伸冤。那时,终会引起中央领导的关注。当然,这个鸣冤过程酿成中日外交事件,那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事。
    
    顺附被扣的亚洲周刊的报道内容《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
    
    2009.2.2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


    福州海关扣留亚洲周刊关于《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报道


    
    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 .毛峰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
    中国总理温家宝访日期间,有在日华人意图拦车请愿,一宗在福建上访七年无果的冤案,令两位闽侨为备受严刑逼供的亲人拉出请愿标语,令日本媒体震惊。中国要大国崛起、公正司法的路,还要走多远?
    
    旨在促进亚洲三强领导人定期磋商的中日韩首脑峰会十二月十三日在日本福冈县文化历史名城太宰府市举行。中国总理温家宝、韩国总统李明博和东道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出席了三国领导人的会谈并联合签署了建立「三国伙伴关系联合声明」和应对「国际金融和经济问题的联合声明」。这也是中日韩三国首次跳出东协(东盟、亚细安)十加三合作框架而单独举行的三国首脑会谈。为此,日本警方调集了约万名警力,布防警备以确保首脑会谈的顺利安全。
    
    但没想到防不胜防,当天下午近二时许,当中国总理温家宝的车队行驶至会谈所在地的九州岛国立博物馆前的太宰府市十字街口时,守候于此的在日华人陈美钦突然冲动地欲冲上前去拦车请愿,所幸的是她被身边同行的吴华玉紧紧拉住才未导致事态扩大。这一幕惊动了高度警戒的日本警察,但他们在听取了陈美钦和吴华玉简述的亲属冤情后,还是依法应允其在太宰府市站前广场进行向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伸冤请愿活动。于此同时,旅日华人宁化敏也在现场打出了「温总理请关注上海人命案」的请愿标语,期盼并希望温能主持正义,为其亲哥哥沈正富在上海被殴打致死讨回公道。
    
    陈美钦和吴华玉在请愿中,迫切希望「温总理为民做主」,能督促福建地方当局改正不顾中国形象和中国法律尊严的「诸侯独霸一方」、以权压法的行径,尽快纠正福建爆炸案滥权枉法的人命冤案。
    
    她们在致温家宝的请愿信中说:「我们两人福岛美钦(中国名:陈美钦)、铃木华玉(中国名:吴华玉)作为日本人配偶常年在日生活,因为二零零一年在中国福建省福清市发生的一起爆炸案,当地警方滥权枉法,用惨无人道的倒挂、吊打等刑讯逼供的违法手段,致使我们两个直系亲人蒙受人命关天的冤案,陈美钦的哥哥陈科云、吴华玉的弟弟吴昌龙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福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我们受冤的被告因此上诉至福建省高级法院。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福建省高级法院以『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但福州中级法院依然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再次判决陈科云、吴昌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作为含冤被告人再次向福建省高级法院上诉,但至今冤案未予改正。」
    
    请愿信还说:此案最为荒唐的是,涉及人命关天的爆炸案居然连基本的犯罪事实和证据都没有,就能把我们的亲人判为死刑。因为在被警方指控提供「电雷管」的被告王小刚已被宣布无罪释放,那没有电雷管,陈、吴用什么实施了被认定为「用电雷管实施的爆炸犯罪」?连最基本的犯罪事实都没有查清楚,最根本的证据链都完全断裂,居然坚持判决陈、吴两人为爆炸案犯死刑。如此司法不公、判决无据无法,天下奇闻,荒唐至极。
    
    请愿信说:「七年来,我们国内的亲属为此不断向有关部门上访、控告冤情,非但不予受理,却多次遭到当地警方的拘留关押,甚至依法为被告辩护的律师也遭到当地警方的传唤和拘押。警方滥权刑讯逼供,检察、法院罔顾犯罪事实起诉宣判,如此践踏法律和人权,实在是中国司法的耻辱。福建地方领导以权压法,以权枉法,极力掩盖这一冤、假、错案,这样的地方政府又有何公信?这样的社会又怎们会和谐?」
    
    陈美钦和吴华玉表示:我们无辜的亲人含冤入狱已有七年之久,我们的身心也受到严重打击,造成我们在日本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混乱不堪。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趁您前来日本出席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之际,向您提出请愿:作为中国政府的领导人,希望您能督促福建地方当局尽快依法纠正这一冤案错案。
    
    严行逼供屈打成招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福建省福清市纪委办公楼发生了爆炸案,导致纪委司机吴章雄被炸身亡。案发后,福清市公安局项目组在严重缺乏证据下,仅凭举报和推断就将涉案主犯确定为曾表示不满纪委处分的福清市中福公司经理陈科云,为此先违法密捕了陈科云的司机吴昌龙「打出」缺口,随后拘捕了涉嫌主犯陈科云及其它涉案者杜捷生、谈敏华等人,并向海内外宣布该案告破。但由于此案是在福清警方严刑逼供下侦破的,因此在移送福州中院起诉阶段就因证据严重不足被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成为一个经不起对质和没有实证的「豆腐渣案」。陈科云在狱中以「血泪的控诉」揭露惨遭十天十夜刑求摧残的经过,吴昌龙则在一个「死囚」的泣控中,详述被警方严刑吊打、痛不欲生的折磨。(详见本刊零五年一月第四期:福建爆炸案爆出酷刑黑幕)。
    
    十二月一日,此案中被枉判七年刑期而刚刚获释的杜捷生向亚洲周刊直诉了遭受办案刑警惨无人道刑讯逼供的苦痛经历。他说,在被公安密捕审讯的十二天里,刑警不分昼夜地折磨他,几度被吊打得昏死过去而只能违心「认罪」,随后刑警又用老虎凳等酷刑逼问他从哪里买来了炸药和电雷管,他只能胡乱编造,结果又遭到毒打,其中一个刑警拿起露出生锈铁钉的木棒猛揍他的屁股,导致伤口感染化脓溃烂,至今七年尚未痊愈。说到这时,杜捷生眼含泪水语音哽咽,他一面脱下裤子给记者看那还在发炎化脓、一碰就痛的伤口,一面说:如果没有刑求,那这个伤口从何而来?
    
    福建资深律师林洪楠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刑讯逼供、实体虚假、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的大冤案。且不说此案中矛盾百出的「证据」,就依照起诉判决指控的五名被告人构成的最基本犯罪事实链来看,也完全断裂。因为被指控和认定的陈科云(策划实施主犯)、吴昌龙(实施爆炸主犯)、杜捷生(向吴提供炸药和电雷管的疑犯)、王小刚(卖给杜电雷管的疑犯)和谈敏华(卖给杜炸药的疑犯)这环环相扣的五人中,王小刚因案发后一年多才被捕,刑警难以刑求,事实查明所谓的作案期间根本就不在福建而只能无罪释放。那没有王小刚卖给杜的电雷管,吴昌龙又怎能用电雷管制成炸弹实施爆炸?林洪楠律师指出,更为荒唐不堪的是,福州中院在零六年十月的重审判决中,居然仍把中院自己判决无罪并已释放近两年的王小刚列为电雷管提供者加以指控,如此视法律为儿戏,自欺欺人的荒谬,实为福州司法审判的耻辱,也让福建法制蒙羞。
    
    在陈美钦、吴华玉请愿现场采访的日本主流媒体记者对亚洲周刊说:「我虽不了解全部案情,但仅仅从请愿者提供的中国官方的判决书中就不难判断这起人命关天的爆炸案,确实连最基本的犯罪事实都没有搞清楚,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死刑判决」。「在日本非常重视人权和生命,如此近似荒唐的冤案冤情如果在日本广为传播开来,就可能像中国毒饺子、毒奶粉等事件一样『毒害』中国形象,更加失去日本国民对中国的尊重和好感。如果中国连这种纯粹的刑事冤案都得不到依法纠正的话,中国的大国崛起对日本来说只有增添恐惧不安和日趋强烈的排斥感」。 ■
    2008.12.1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