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代农民工 两样广东梦 新的广东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2日 转载)
    
    来源:南方日报
     改革开放大门打开后,省内外大量劳动力进入珠三角就业,当时有“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说法。为了追逐五彩斑斓的“广东梦”,一代接一代农民工不断地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如今,农民工的的生存状态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民已从洗脚上田的农民向快速产业工人转变,且经济上有了一些积累,然而故乡依然让他们魂牵梦萦。每年的春运,他们辗转于广东与故乡之间,他们的孩子却已经适应了城市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他们不再像前辈一样喜欢春节挤火车回家。两代人有着不同的“广东梦”,然而金融风暴袭来,他们的“广东梦”还能实现吗?出路何在呢?  徘徊新一代“广东梦”:落地生根融入大城市  (博讯 boxun.com)

    
    1月17日,华灯初上的羊城早已万家灯火、霓虹闪烁,一派繁华!李钢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广州,他无奈地来到火车站踏上了西去的列车。这辆车一会儿就要向他的故乡驶去,然而他舍不得离开广州。 
    
    李钢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区沫江镇的一个不算偏僻的乡村,虽然在农村长大,却看不出一点乡土味,1米75的个子,清清秀秀的,皮夹克、牛仔裤,喜欢吃麦当劳。 
    
    李钢是独生子,上世纪九十年代刚上小学时,父母就到广州番禺去打工了。他在乡下上完初中,又在乐山市一所电子中专读了3年后和父亲一起在番禺一家电器厂打工。 
    
    与他父母不同的是,中专毕业的他,在厂里干的是技术活:质检员。他说,这个活还不错,有点技术含量,好好干还可以做个班长、车间主任什么的,将来做个厂长也不是不可能。 
    
    去年7月开始,工厂效益就不好了,父母立即作出了回家的决定,但是他就是不愿意离开。在外面打工4年,他的生活已经很“城市化”,这4年中,他仅有一年回去过,其余3年都在广东过的。他说,我们那帮同学大部分都到广东来打工了,广东冬天又不冷,过年大家一起出去逛花市、打边炉,玩得很开心。他不理解为什么父母那一代人总是要在春节赶那么挤的火车回家。 
    
    他喜欢广东的生活,每天上班,周末有一天休息,月底“出粮”。他说,“出粮”那几天最开心,可以和朋友去K歌,然后再去消夜,玩得不亦乐乎。平时晚上上网听听歌,聊聊QQ,交女朋友……那种生活真High。而在家乡呢,娱乐只有看电视,然后就是永无休止地打牌。 
    
    他告诉记者,本来厂里的效益还不错的,底薪1600元,加加班能挣到2000元,以后结了婚,两人在离番禺远一些地方供一套小房子……本来这个梦想是可以实现的,可惜金融危机来了。 
    
    返乡老一代“广东梦”:挣钱回家盖大房开小店 
    
    “给他打了好多电话,硬是不回来。不晓得他是咋想的。”李卓雄生气地说。 
    
    李卓雄是李钢的父亲,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和老婆来广州番禺打工,他在一家电器厂做仓管。每天的工作也很辛苦,他也有梦想,那就是在家乡盖大房子,在镇上开一家小店。 
    
    如今,打工十几年总算熬出头,家里的房子盖起了,孩子也养大了。愿望大多实现,他想回家开一家卖杂货食品的小店,但又舍不得在这边如鱼得水的儿子。 
    
    去年7月,他所在的电器厂开始裁员减薪,像他这样40多岁的,没有什么技术的,首先被裁掉。他没有感到一点失落,反而有一些轻松,虽然他早就有回乡的念头,但一方面想跟儿子在一起,另一方面也确实舍不得一个月1500元钱。这次金融危机,工厂效益也越来越不好,这反而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于是他们收拾了行李,买了火车票,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老李的家离沫江镇不远,虽然他文化程度不高,但脑子转得快。辞职时看到工厂电器积压了许多,他用五折的价格买了一批,打包托运回家。回家后,在沫江镇租了一个档口,卖这批电器。 
    
    “嘿,你不要说,这些广东的小家电挺好卖的,现在我卖便宜一些,等有了口碑,以后我再让广东那边给我发货过来,就不愁销路了。”老李开心地说。 
    
    在返乡农民工中,也许老李是幸运的,那些返乡的老乡们,口袋里也有一些钱,但却不敢轻易拿出来投资。“如果我没这批便宜货,可能现在也在观望,打工的钱是血汗钱啊,出去十几年,什么农活都干不好,还指望这笔钱过日子呢”,老李说。不过现在一些人看着他赚了钱,也开始动心了,他告诉记者,有一位跟他一起回来的工友正在筹划搞一个较大规模的养猪场。
    
    
    
    
    调查去年留守主力今年提前返乡  在熙熙攘攘的广州火车站,相比往年,年轻的面孔更多,去年冰雪灾害之时,他们是“留守的主力”。
    
    与这些轻装上车的年轻人相比,年纪大的返乡农民工更像是在搬家,拖儿带女返乡的农民工比例也明显增多。多数民工都拖着2-3个蛇皮袋、编织袋的行李。在惠州打工10年的张小明夫妇这次回家把床单被褥、衣裤鞋袜、锅碗瓢盆都给带了上了,连一双儿女的双手也提着小包,身背大包。 
    
    据了解,去年11月开始,农民工陆续返乡,为了更多地了解农民工状况,广东省劳动保障厅去年12月在广州开往四川、湖南、江西、重庆的列车上进行了随车问卷调查。今年1月12日,广东省劳动保障厅组织多路人员到广西、湖南、江西、四川、重庆等珠三角农民工来源大户,调查返乡农民工情况。 
    
    据湖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发布的数据显示,湖南农村劳动力去年实现转移就业已突破1200万,其中80%在外省务工,达到960万人,这其中有70%在广东珠三角地区。据了解,这次民工返乡时间提前,返回人数比正常年份增多。有关部门初步分析预测,今年春节后,将有超过280万农民工会因为沿海经济受到冲击而失去现在的工作岗位。 
    
    作为劳动力输出的第一大省,四川农民工返乡情况引起了国家各部委的重视,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国务院研究室、中央财经办公室也到四川省了解农民工返乡的情况。 
    
    据了解,四川省这些年来常年出省打工的有1188.1万人,主要以珠三角、长三角地区为主,其中仅在广东省的川籍民工就有400多万,为最多。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本月9日,四川省从省外返乡的有125.2317万人,其中从广东珠三角回来的最多,达到45.67万人,其次为长三角地区,有36.7万人。四川省劳动保障部门预计到春节前全省返乡农民工将达到150万人。 
    
    选择第二代农民工大多已城市化  “回老家还回来吗?准备在哪里找工作?”在广州火车站,面对记者的问题,大多数返乡的年轻农民工都给出了类似的答案----—“先在家乡看看吧,不行还是要到广东来。”而年纪大一些的,尤其是带着孩子的,不少人说,广东这边吃住和孩子的读书都不便宜,如果工厂效益不好,负担不起,先在家乡看能否找事做,实在不行就在家乡务农。 
    
    第二代农民工主要是指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如今在18至29岁之间的年轻农民工。他们自恃经验、技术、精力甚至年龄等比之前辈有优势,闯世界尤其是到广东寻找机会,是他们强烈的愿望。 
    
    重庆民工大县----—邻水县张桥镇劳动就业保障站的一项调查显示:该镇2.1万多名外出农民工中,这个年龄段的占了一半。显然,第二代农民工已成为当今农民工族群中的中坚力量。 
    
    记者在广东贫困山区清新县山塘镇岗坳村调查,这个村外出到珠三角打工的200多人,几乎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30岁以上的打工者选择地大多在本地就业。记者采访了一些返乡的年轻人,他们没有一个说将来要留在当地,每一个人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珠三角。清远高级技工学校刘龙山校长告诉记者一件有趣的事,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地的宾馆在技校招收服务员月薪达1000元,但东莞一个厂月薪仅800元,但没有一个人选择当地宾馆。 
    
    记者在与这些80后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们都有做老板的愿望。不少人说,我才二十多岁呀,还有好多年可以搏,而要当老板只有珠三角才有机会。 
    
    据记者了解,无论是省劳动部门在列车上的流动调查、还是随后兵分广西、湖南、江西、四川、重庆等路的定点走访,均显示25岁左右的第二代农民工,对富裕的珠三角有着强烈的向往之心。也就是说,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广东梦”。 
    
    另外,他们有一部分从小随着打工的父母在城市生活,成长的环境完全不同于农村孩子,即使小时候长在农村,早早也来城市读技校或打工,对农村已感到陌生,有人说,他们实际是农村与城市边缘人! 
    
    也许对于农村的渐渐陌生,决定他们节后最终回城是他们的必然选择,只不过是选择家乡的城市还是广东的大都市,这是任何一方城市的管理者都无法回避这一群已经完全城市化了的“农村人”。
    
    未来返乡农民工出路何在?能否催生草根企业家? 
    
    记者在清远采访,不少农民告诉记者,一定要出去打工,在家务农,累死累活一年只能挣3000元,在外打工一个月就能挣1000多元。作为内地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民们,更是对此有强烈的感受,但一时间经济欠发达地区能否为如此庞大的劳动力队伍提供足够多的岗位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返城抢工作:京穗提前出现农民工潮 (图)
  • 农民工,你为啥就是二等公民?
  • 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黑幕续:院长康正祥害死农民工、迫害职工
  • 生计:金融风暴下1.3亿农民工生存图景(图)
  • 农民工深夜返乡全身财物遭蒙面歹徒洗劫一空
  • 生计?危机下1.3亿民工 危机中更应善待农民工(图)
  • 肖青山免费为农民工打官司:民工维权者却要为自己维权
  • 劳工权益观察:深圳喜高公司近百名农民工游行讨薪
  • 经济冷风吹散中国农民工心头暖意
  • 湖北大悟民师彻夜上访数人被打伤 农民工讨薪堵政府(图)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农民工求票险遇受骗
  • 农民工聚集,向西安机电信息学院讨还血汗钱!
  • 农民工领2400元工资1900元是假钞
  • 湖北随州碧桂圆数百农民工堵路讨薪(图)
  • 倒闭潮中的农民工 (图)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贵州省安顺开发区何时给农民工付工资?
  • 90余农民工被欠70万元工钱 讨要3年未果(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农民工退保增多凸显制度缺陷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 100多农民工讨血汗钱 天津二中院执行消极
  • 农民工,不能承受欠薪之重/唐超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农民工办暂住证/林明理
  • 贫民窟式的城市化不是农民工进城的目标/贺雪峰
  • 农民工打工现状分析/钱冠华
  • 大学生竞聘“农民工”招聘会,务实还是无奈乎?/张增国
  • 登封:农民工女儿被赶出课堂,室外听课20多天
  • 农民工曹大和被绑死亡会改变什么?
  • 党爱民: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 农民工在城市里生存很无奈/吴贤德
  • 农民工养老保险可以考虑的过渡性问题/王培绿
  • 安知春:黑龙江省北安市欠农民工工钱
  • “农民工”目前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诗歌”
  • 国内首个“女性农民工”报告,很稀罕
  • 秦晖:没有贫民窟 中国农民工都住在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