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科长被关5月上访5年发帖10万终获国家赔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1日 转载)
    
    南方报业新闻 时间: 2008年11月13日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虞伟 (博讯 boxun.com)

    
    
      刘萍指着关过自己的办案点——国俊旅社,他说自己曾在这里遭到毒打。旅社附近的邻居则反映检察院办案噪音很大。
    
    
      阜宁县检察院支付给刘萍国家赔偿的凭证,上面写着“预算外”。
    
    
      江苏阜宁检察院以监视居住名义对其非法拘禁;获释后每天上网十几个小时发帖伸冤
    
      11月10日,刘萍从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检察院领到了15194.43元赔款。此前该院反贪局以监视居住为名,将其非法拘禁了153天。经过刘萍五年多的上访,阜宁县检察院终于同意按照国家赔偿标准(日赔偿金99.31元)予以补偿。
    
      对于自己的“胜利”,刘萍首先感谢的是网络,庆幸自己学会了上网。
    
      37岁的刘萍如今是个网络发帖高手,每天泡在网上10多个小时,不停地复制、粘贴,内容则均为自己的申诉材料。在各大网站论坛的帖子中,都可见这份材料,在百度上,以关键词“刘萍阜宁县检察院”搜索,也可以搜出上千篇网页。刘萍说,他已发帖十万多条。
    
      被关5个月,然后上访5年,发帖10万,一个小科长艰难地为自己讨回公道。
    
      有村民夜里常被国俊旅社传出的惨叫声惊醒,那叫声让人听了做噩梦。于是就把自己的音箱拿到家门口,对着国俊旅社,把音量开到最大,一阵狂轰。“不让我们睡好觉,你们也不要好受。”——办案点的一位邻居说。
    
      刘萍是个科长,江苏盐城阜宁县城管局市容环卫科科长。说起来,这个科长甚至还算不上科级干部。这几年他每天都在网上疯狂发帖,现在可能已经是中国发帖最多的基层官员之一。他发帖都是说同一件事,2003年被检察院“监视居住”期间受尽折磨。
    
    带到办案点“监视居住”
    
      刘萍的岳父朱月林,原是阜宁县人大副主任,2003年初夏,涉嫌受贿罪被盐城市、阜宁县两级检察院立案审查。2003年6月26日刘萍作为受贿共犯被立案调查。刘萍说,当天阜宁县检察院反贪局官员要求其供认曾伙同岳父一起受贿,他认为这是莫须有的罪名,于是就被带到了阜宁县迎宾饭店,不准回家。
    
      阜宁县检察院相关人士对记者解释,迎宾饭店当时是反贪局的一个办案点,当天已决定对刘萍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于是将其带到该处执行监视居住。该位人士承认,这实际上是相当于变相羁押,当然这也是办案需要,需进一步取证。
    
      刘萍说,在迎宾饭店期间,他遭遇到了刑讯逼供,反贪局的七八人就开始昼夜排班,40多天轮番折磨他。有人用手铐将其铐起来,吊到墙角的铁链上,先是用电警棍捅,再用皮带抽打。
    
      孙永秀当时是迎宾饭店的服务员,她说,刘萍连续被挂了好几天,从这里被带走时,连路都不能走,后来头上套了一个黑塑料袋子,被带了另外一个办案点。
    
    办案点里的“鬼哭狼嚎”
    
      刘萍称,之后他被带到了阜宁县硕集镇国俊旅社继续审问。他在这里也遭到了毒打,比如用铁衣架
    
    敲打他的耳朵,左右摇晃手铐所连接的钢丝,拉扯他胳膊,用开啤酒的扳子反扳他手指,用辣椒中间的筋擦他眼睛,逼他把拍死的苍蝇和虫子吃掉等。刘萍说,检察院逼他承认一些莫须有的犯罪事实,比如帮助岳父朱月林窝藏赃款总计60万元。检察院的理由是,岳父朱月林曾经交代,自己曾给女婿刘萍一些生活补助,朱的一些收入流向了女婿那里。
    
      据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国俊旅社距离县城25公里,实际上是个民宅大院,两层楼。在当地,老百姓都知道这是检察院的办案点,如今并不对外营业。审讯室在院子里面的一间平房里,楼上则供办案人员休息。一位距离国俊旅社约10多米远的村民反映,夜里常被国俊旅社传出的惨叫声惊醒,那叫声让人听了做噩梦。于是他就把自己的音箱拿到家门口,对着国俊旅社,把音量开到最大,一阵狂轰。“不让我们睡好觉,你们也不要好受。”
    
      后来检察院通知当地派出所,让邻居把音箱收回去,以免影响办案。
    
    当庭宣布曾遭刑讯逼供
    
      两个月之后,刘萍病了,他先后被带到医院检查治病,但仍被关押在国俊旅社,接受调查。五个月后,刘萍被取保候审。刘萍说,在取保候审之前,他遭到威胁,被逼写下自己受伤是自残的结果。
    
      出来后,刘萍觉得自己根本没做过一点错事,就无辜被抓起来,一定要讨个说法。
    
      2004年3月31日盐城市中院开庭审理其岳父朱月林受贿案,刘萍上庭作证,否认朱月林受贿案的相关事实,称遭到了刑讯逼供,并当庭出示照片、伤痕和检察人员的谈话录音和两枚指甲。刘萍的行为,引起了有关部门高度重视。2004年8月,盐城市检察院和盐城市纪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行专门调查。
    
      联合调查结果与刘萍反映情况几乎完全相反。调查认为刘萍用自伤自残不配合治疗来对抗审查,以拖延时间来逃避法律的制裁。
    
      2004年11月25日,阜宁县人民检察院下发了《解除取保候审决定》,至此,刘萍终于洗脱了一切罪名与嫌疑。他按照正常途径,采用电话、写信方式向各级部门申诉。看到没有结果,他把希望转向了媒体。
    
    空余时间都在发帖
    
      一开始,刘萍给媒体发传真反映自己的情况,没得到什么回复。后来朋友告诉他,在网络上发帖,可以引起政府的关注和媒体关注。于是刘萍开始学打字,大约半年后,过了打字关,也学会给政府网站上的县长、市长、省长邮箱发信件,说明自己的申诉内容。
    
      于是除了吃饭、睡觉,单位工作以外,一有时间,刘萍就发帖子,在家发到凌晨一两点钟。不管是哪个省市县的网站论坛,只要他觉得稍有影响,都会进去发帖,他说如今发了有10万多条。
    
      帖子发多了,果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先后有20多家媒体前来采访。刘萍坦言,自己因为招待这些媒体,给来回路费、安排吃住,一起花了有五六万元。他说,这里面也有一些记者,根本没有记者证,甚至是假记者他都非常愿意接待,愿意花这些冤枉钱,“这是病急乱投医,有人关注总是好。”他希望媒体的关注能够给有关部门带来压力,有助于他讨公道。
    
    背着铁链上访的人
    
      2007年,刘萍又看到了曾经在检察院办案点吊起过自己的铁链,他把这也归功于自己会上网。
    
      铁链现在的主人是今年62岁的季红正,原是阜宁人寿保险公司经理,后因受贿罪被判缓刑。季称自己也曾经遭刑讯逼供,也在刘萍呆过的办案点迎宾饭店羁押过。2004年夏天,季红正请朋友以顾客身份入住,趁服务员打扫审讯室之机,拍下了铁链的照片。2005年7月21日,这个饭店不再作为办案点了,需重新装潢。季红正找了工程队队长,拆下了两根铁链。刘萍在网络上名气很响,在当地群众之间也开始传开,季红正听说后,2007年夏天,把铁链拿给了刘萍看。
    
      如今季红正背着铁链到处上访,他非常羡慕刘萍会上网。
    
      在网络和媒体的压力帮助下,刘萍逐级上访也慢慢取得成效。2008年5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决定返还他27.6万元。
    
      对于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的赔偿问题,检察机关认为,监视居住不是刑事拘留,也不是逮捕,国家法律规定中,没有国家赔偿的说法,于是国家赔偿也无从谈起。最后迫于各种压力,检察院终于同意按照最新国家赔偿标准、日赔偿金99.31元予以补偿。但在领取这笔补偿金之前,11月7日,阜宁县检察院控申科科长周向阳给刘萍做了一份笔录,刘萍说对方希望自己不要再申诉了。在阜宁县检察院的划款委托凭证上,上面注上了“预算外”三个字。检察院解释,法律规定这不能动国家赔偿款那块的财政款,款项从何而来还得再研究。
    
      如今,刘萍还是当着县城管局的科长,有时间就上网发帖。国家赔偿拿到了,但检察院还没有公开道歉,这是他下一个目标。
    
    ■边缘人物
    
    不打人的检察官辞职了 刘萍称有一个人从不打自己,后来去当了老师
    
      在阜宁县硕集镇国俊旅社办案点被关押的后期,受伤的刘萍已经开始在养伤了。他说反贪局官员仍不时来找他问话,其间也会有人打他嘴巴。
    
      “但有一个检察官没打过我,后来辞职了”,刘萍反复提到一位姓邱的检察官,说邱是个好人,从头至尾都没有打过他,别人让打,邱也不肯动手,还显得有些生气。刘萍还说这位邱检察官当时刚进反贪局,后来因为不愿意参与刑讯逼供,不适应这里的环境而辞职了。
    
      11月7日下午2点,阜宁下着中雨,南方都市报记者辗转在一乡镇中学,找到了刘萍所说的这位邱检察官。他向记者袒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辞职去当老师
    
      昔日的检察官如今已是一位中学老师,以前教历史,现在教政治。对于辞职的原因,邱老师否认了刘萍的说法,说自己主要是不适应那里的环境,“太无聊了”。邱老师说,他介入刘萍案件已经是后期,至于具体的案情,则不愿意透露,“我是学法律的,说什么都要讲证据。”
    
      邱老师在盐城师范学院学习政治,大专毕业之后,在一所学校做老师,其间他自学了法律本科,报考了南京大学的研究生,最后被调剂到了中国刑警学院。但他觉得没意思,就没有去上。2003年,29岁的邱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分配到了阜宁县检察院工作,先是在反贪局工作,后来调到公诉部门。
    
      2006年,32岁邱老师从检察院辞职了,回到了另一所乡镇学校,继续做老师。“这在一个小县城来说,没有人不意外,家里人也有意见。”邱老师说,他不喜欢逢迎巴结,家里又没背景,干下去没什么前途,即使做个小干部,也没意思。他指出,主要是在那个趋炎附势的环境下,他无心看书。邱老师称自己是一个比较正的人,在那种环境下难有前途。“我不是想挣点钱,弄点权,还是想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邱老师曾一度喜欢学法律,但现在觉得厌倦了,人一直要跟着法律条文走,也没有意义。但深层次的原因,邱老师认为是他不愿意和那群官僚打交道,做了律师,就难以避免。
    
    检察官无权打人
    
      对于外界反映他在做检察官期间从不打人的说法,邱老师回应:最主要是良心,自己是学法律和政治的,知道检察官根本没有权力打人,即使打过,良心也会受到责备。
    
      邱老师说,被抓住的人有不少是老实人,虽然做了错事。对这些人,说不上理解,也有些同情。
    
      如今邱老师的收入比当公务员时要少很多,他是否后悔呢?邱老师说,只要你是有政治理想的人,工作环境、收入都不是问题,后悔的是自己没有进一步努力,浪费了好多时间,没有实现自己的从政愿望,为受苦受难的人做一些事情。
    
      邱老师说,他所指的从政,并非是一些人的做官观念,不是为了权力和金钱的欲望,为了光宗耀祖,比谁位置做得高。他是想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不为个人,不为赚钱。如果为赚钱可以干其他的事情,主要为民做些实事,能够名垂青史。
    
      在谈话最后,邱老师感慨自己的理想可能无法实现,显得相当落寞。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虞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长沙开福区失地农民进京上访狱中过年 (图)
  • 打人凶手被释放 上访无望跳金水桥
  • 打李立荣凶手被释放 上访无望跳金水桥
  • 吉林冤民上访揭露公安逼供遭打压
  • 警察也到北京上访了!
  • 柳州鱼峰区暴力摧毁农田作物:农民上访被打压(视频)(图)
  • 百姓举报腐败被打压 肖昌海上访被拘禁
  • 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访所见所闻所历(图)
  • 无家可归上访女,春节流浪在京城
  • 上海市闵行区再次对上访强拆户进行关押
  • 强行结扎致病:南通金淑勤上访30余年的历史见证(图)
  • 成都规定 对民众上访事件敷衍塞责将被追责
  • 地震死难学生家长继续上访讨公道
  • 港商投资权益关注组成员曾智财上访遭恐吓
  • 江苏省四部门出台秘密文件严打进京上访(图)
  • 湖北大悟民师彻夜上访数人被打伤 农民工讨薪堵政府(图)
  • 北京:今天访民开展上访人员人权状况调查(图)
  • 湖北随州、江陵两地民办教师持续上访(图)
  • 广东韶关市上访家庭无奈跪路申诉(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张翠平:上访维权居民的“春节”
  • 胡颖平:进京上访那个也算犯罪
  • 唐玉珍:江苏百姓上访难
  • 龚玉环:官员和上访者究竟谁是“精神病人”?
  • 范景刚:上访的应该到上访办公室
  • 深圳上访优秀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领导控告官商勾结狼狈为奸被迫害事实
  • 深圳优秀上访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
  • “正常上访”等于水中望月
  • 官员应该大力提倡信访 欢迎上访群众
  • 境外媒体密集报道新泰上访事件/毕研韬
  • 将上访群众送精神病院是法西斯暴政/李朝灿
  • 作秀:浙江省委书记谈非正常上访 要建立起花瓶法制化制度
  • 周东飞:权力有病才以上访者为精神病
  • 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看还敢上访不?
  • 老支书死在举报上访路上,留给我们五点思考
  • “上访有理”应成为官员共识
  • 各级行政干部在培养上访大户/吴世民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违规创设害我倾家荡产,怀疑上访暴力拘禁致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