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旬老教授亲历:在北京西站买票让我尊严扫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4日 转载)
    
    来源:天涯论坛
     我是工大的一名教师,自从28岁离开家乡到北京工作,迄今已经30个年头了。在这30年里,我经历了改革的变迁,从踌躇满志的青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从事教师工作的20年中,一直专注于传道、授业、解惑,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在教给他们知识的同时,我更加注意给学生们讲述做人的道理。“活着要有尊严 ”是我经常给学生们讲述的内容,更是我一直坚守的人生信条。在和年轻人相处的日子里,我感受到了他们对我的尊重,这不只是因为学术上的成就,更是品德上的坚持,我也曾因此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我从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找到了我人生的价值。但是,今天在北京西站购买火车票的经历让我尊严扫地,饱尝了屈辱和漠视,从良好的自我感觉中醒来。 (博讯 boxun.com)

    
    已经10年没有回故乡了,可能是因为岁数大了,有了落叶归根的思念和牵挂,今年春节才计划和老伴一起回家乡看看。尽管我教过的学生遍布各个行业,很多人在自己的岗位上有所成就,但我从没有考虑过找学生们帮我办什么事情,这一方面是因为生活条件能够自给自足,更重要的是托人走后门的事情有悖于我的人生信念,也有悖于社会公平。因此,我决定自己到离住所较近的北京西站购买车票。
    
    从电视上看到,今年的买票时间是从上午9点开始,而且买票的人很多。为了能够顺利买到票,我早上4点钟就从家里出发了。走在路上,心里很踏实,因为我想这么早,没有人排队,买票不会有什么困难。可到了车站前面,我被眼前的场面深深触动了,广场上的临时卖票窗口前黑压压的排满了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唉,既然来了,没有办法,只有等待。就这样,在刺骨寒风中,一个老人成为了千百个期待回家旅人中的一员。
    
    在漫长的等待中,时间到了8点钟,排在我这队靠前的三个小伙子注意到了我的满头白发,关心的说“老大爷,您这么大岁数还来排队啊,您排我们前面吧。”我心里很感激,但是并没有答应,因为他们很早来,说明这几个年轻人回家的心情非常迫切,而且队伍里面的每个人都在等待,同样很辛苦,我们要相互体谅。于是我回答“谢谢啦,人不多,你们先买吧,我身体不比年轻人差,呵呵”。这几个年轻人见我执意不肯上前,只好作罢,有序的排起了队。在艰苦的环境中,时间过得相对很慢,感觉又等了很久,终于卖票了。
    
    广场上人声鼎沸,人群开始缓慢的移动。可是非常奇怪的是一直等到9点20分,我这队都没有往前走一步。我感到很纳闷,于是仔细观察前面的情况,发现了蹊跷之处。排在我前面的有大约十七八人,第一位置的是一个穿黑羽绒服的中年人,第二个是穿运动服的小青年,第三个是黑胖黑胖的壮年汉子。不一会儿,“黑羽绒服”买了几张票从队伍里出来了,但是并没有离开,而是排到了“运动服”后面,奇怪的是“黑胖子”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而是给“黑羽绒服”递了根烟,两人悠闲的抽了起来。“运动服”开始买票,几分钟后,“运动服”拿着一沓票出来了,扭头排到了“黑羽绒服”后面,“黑羽绒服”又开始买票,而“黑胖子”始终门神一样卡住了后面排队的人。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到现在没有走一步,原来是这些人在轮流买票,唉,售票员竟然熟视无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春运的“老大难”:买票难呼吁中国铁路整顿
  • 春运恶搞段子:成吉思汗只能骑马往回飙(图)
  • 不一样的春运:失业归家民工不一样的旅程
  • 山东禽流感死者原因仍未知 病例增加和春运无关
  • 昆明铁路局:春运个别旅客突发疾病猝死在所难免
  • 昆明铁路局:春运中有人猝死在所难免 不增设医生
  • 网络「黄牛」春运猖獗,七成高价票造假
  • 朱廓亮:广东许多有票民工被春运列车无情抛弃
  • 春运,让多少人往家却步
  • 视频:春运北京火车站实拍(图)
  • 胡锦涛就春运买票难批示 要求开动脑筋化解矛盾
  • 高校学生会趁春运买票难之机售高价火车票
  • 小熊:北京售票腐败致春运列车“空荡荡”
  • 小熊:民工以“春运搬家风”狠打汪洋耳光
  • 春运首日 中国四大铁路枢纽现场实况(图)
  • 北京西站破获春运首起网络倒票案 嫌疑人被拘留
  • 中国“春运”正式启动:23亿人次大流动(图)
  • 中国大陆2009年“春运”1月11日拉开帷幕 (图)
  • 张清扬:大陆春运一票难求,铁道部承诺2012年解决(图)
  • 沁园春·春运车票
  • 春运,为什么有人愿意被塞进行李厢?
  • 记者含泪揭露春运“一票难求”的黑幕/王仁刚
  • 杨恒均: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 春运车票与铁道部涂脂抹粉/彭广军
  • Willings:了解了春运,你就了解了中国政府的腐败无能
  • 一年一春运,折腾再折腾
  • 王建勋:治春运倒票“黄牛党”,打老虎!
  • 铁老大不可发春运财/韩振峰
  • 春运安全仅有铁路应急方案还不够/刘效仁
  •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巩胜利(学者)
  • 春运―――权力经济惹的祸/王东民
  • 何清涟:春运雪灾叩问中国的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
  • 一个春运,怎么疼了全国人民的头?
  • 李天笑 : 美国为何没有中国“春运噩梦”
  • 吴敬琏“找抽”:春运票价不上浮不符合市场规律
  • “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巩胜利
  • 陈维健: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