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不一样的春运:失业归家民工不一样的旅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张洁平、纪硕鸣、李永峰/二十三亿人次的春运,夹杂著千万失业民工,以及中国可能高达百分之十的失业率。今年春节无风雪,但带著锅碗瓢盆,挤上硬座车厢,离开了城市、失去了工作的农民工,心中的风雪折射出国家经济转型的要害问题。下一站在哪里?下一份工作是什麽?这一个暖冬,开往家乡的列车,却显得比哪一年都更寒冷。他们的问号,也是整个中国二零零九年的最大问号。
    
    夜里九点半,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二十四小时露天候车区。曹飞坐在铺了报纸的地上,拉扯著发皱的深蓝色西裤裤脚。他的黑色西装很崭新,西装胸前的口袋里,甚至搭配了条白色手绢。若不是身边堆满的行李,面目清秀的小伙子,就像是刚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头髮刚刚理过」,他说,「就在宿舍楼下,五块钱。」
    
    春节将至,二十岁的他正在这里等车----准确地说,是等票。「还没买到车票,朋友去排队了,今天肯定在这过夜,还不知道要等几天。」「到广州打工两年,没回过家,年年都买不到票。去年又雪灾。」说话的时候,曹飞一直低头无意识地摆弄手机。那是个有触摸屏、手写、电视、摄像、音乐等诸多功能的大手机,「七百元」,他说,是时下流行的山寨产品。他家乡在陕西汉中,技校毕业就离家,在广州黄埔一家模具製造厂打工。
    
    和此时此刻,正从东南沿海各大城市挤上硬座车厢的数千万人一样,年轻的曹飞并不属于这座城市。在广州,他和他们被称为「农民工」。每到农曆新年,便如候鸟迁徒一样,穿上最体面的衣服,涌入二十三亿人次的「春运」大潮,返回千里之外还有几亩地的农村老家,过完春节,再离开,去遥远的城市挣钱。
    
    年年依旧,有学者把中国的「春运」称作「人类最大规模的周期性迁徒」,以定位这个经济蓬勃发展的转型国家最具象徵性的社会「新景观」。即便是去年的冰雪天灾,都没能拦住许多人回家的脚步。而今年,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春运的旅客将达到二十三亿二千万人次,其中乘铁路的旅客一亿八千八百万,同比增长百分之八。
    
    不知归程的候鸟
    
    然而,席卷二零零八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继续发酵,仍远未见底,危机衝击中国製造业密集分布的沿海地区,上万工厂倒闭,数千万民工或提前失业,或面临「长假」,延续了近三十年候鸟般往返,今年很可能只见去向,不知归程。这一个春节之后,厂里的工作是否还在等著他们?他们是否还会回流城市?
    
    无论是各方统计的资料,还是在火车站现场看到的情况,都不尽乐观。曹飞的行李比往年多了许多----一个深蓝色旅行箱,一个放满杂物的水桶,两个水盆倒扣在桶上,隐约露出里面的衣架,一个不锈钢水杯,还有几个装满食物和礼物的大纸袋----他说,这是在广州两年全部的家当,「这次回去,可能不回来了。」
    
    曹飞工作的模具厂,订单大多来自国外,他们生产的机械模具从黄埔港直接航运出去。但零八年下半年,急转直下的外贸形势让厂里的订单大批缩减,厂子还挺著,但七八百工人裁员了三分之一。在流水线上打孔作业的曹飞,很不幸地,成了被裁的一员。「金融风暴麽,有啥办法?」曹飞很明白道理,拿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两千多元」,一月十日,他带上所有行李到广州火车站,买票回家。
    
    曹飞的故事不是个案。在全国各地火车站,带上了竹蓆、被子、电扇、水桶、板凳回家的民工随处可见,还有许多人,已经在春运开始之前,早早踏上归途。虽然还没有统一的官方数据,各方调查已经预示今年春运背后的严重问题。
    
    
    
    
     至少近千万个返乡民工,面临如此窘境。下一站是哪里?下一份工作是什麽?这一个暖冬,开往家乡的列车,却显得比哪一年都更寒冷。更大的威胁还未到来。与春运潮交织在一起的民工失业潮,真正让人担心的,是三月后的影响。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员对媒体表示,农民工就业的真正挑战将在农曆春节后到来。三月是农閒时节,「那个时候到底有多少人还会出来打工,才是关键性的指标。」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官员预言,「农村的就业形势将会相当严峻。」
    
    全球经济衰退的到来,使得中国以出口导向支撑的经济增长模式无以为继,更无法再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失业的问题,也早已超出农民工的范畴。去年下半年以来,出口减弱导致製造业新增投资冻结,新订单急剧萎缩,电子通信设备、仪器仪表、家具、纺织服装等行业受伤严重,企业利润下滑,并纷纷遣散工人。国内失业率猛增。中国社科院零八年十二月份发布报告称,中国城镇失业率已经攀升到百分之九点四,有专家指出,零九年上半年,实际的失率业会达到百分之十一。
    
    中国台企联总会长张汉文估计,到去年十二月,这场金融危机已令一成台资企业受致命的打击。如果依台资在大陆有七万家企业计算,约有七千家企业闭门,保守估计,平均每家企业有一千人因此失去工作,至少有七百万人加入失业行列。
    
    来自湖北江夏的余先生,在惠州一家台商电子厂工作,一年前,企业为节省支出,将厂从深圳迁到惠州。因为金融风暴影响,厂里春节放假了一个月。「以前从没有超过十五天的,一般都是一个星期。」余先生也在犹豫是否此次春运回家后还要回来:「如果家里能发展更好,也会留在家里。武汉城市圈扩展,我们那里已经被包括进去了,我们的土地补偿费也补偿下来,但是我没有要。因为只有八千块钱一亩地,比深圳差远了,给得太少!」习惯了深圳生活的余先生承认,相比深圳,老家还是差一截。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群体是大学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二零零九年《经济蓝皮书》预计,二零零八年年底将有百万大学毕业生不能就业,二零零九年又将有近六百万大学生面临就业。受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本来就已经压力重重的大学毕业生们,更是遭遇了雪上加霜般的就业「寒冬」。
    
    卢华峰毕业于暨南大学珠海分校,学的是新闻学。他在珠海一家软件公司做文书。这家公司总部在北京,珠海分公司有六十多人,工作不到一年,去年十月,公司宣布裁员,六十人要裁去二十人,卢华峰下岗了。刚结婚不久的小伙子顿觉压力巨大,好在有父母支援,老婆还有一份工作。卢华峰说,「在珠海买的房,所以还是要在珠海找工作,但春节前找到工作的机会不大,只好带著太太先回广东韶关老家。」他不敢跟父母讲实情,大学几年都是家里给予支援,实在不愿意走上社会了还要让家担心。
    
    上海财经大学劳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沉志毅教授表示,这一波的失业潮来自四个方面,包括大学生毕业需要新增就业岗位;农民工失业回乡;在职工人下岗;还有大部制改革中退下或者裁员的公务员。沉志毅认为,公务员下岗的人数不多,但社会影响大。「在失业潮起之时,政府需要创造就业机会,通过各种途径解放生产力、机会,才能创造繁容大环境。」沉志毅指出,事实上的情况有二种,一是刚性的找不到工作,缺岗位;一是柔性的不对路,有些部门招不到人。在困难时期共渡时艰,需要放下身段。
    
    以重庆为例,重庆市劳务办估计,自去年十一月以来,由重庆市外返乡回流的民工越来越多,佔总回流量的百分之八十点六,回流民工增加量佔全市总增加量的九十二点九。在这部分返乡民工当中有六成是自长三角和珠三角返回,其中,珠三角返乡回流的人数增幅达到了八成一。受金融危机影响,重庆估计将有一百万民工不能再返沿海,要留置在重庆。重庆一下子增加了百万的失业人群,再加上今年新增的十多万大学毕业生,重庆就业压力空前地大。
    
    
     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接受亚洲週刊访问时表示,重庆市委市政府作了判断,从短期来说,从以人为本的角度要把失业的农民工安顿好;而从长远的战略角度讲,他们都是在沿海受到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培训的人群。「他们的素质已经转化为城市人,相当于沿海受了十多年训练的人回到重庆,对重庆的劳动力素质会有很大的提高,这个角度,应该作为机遇来判断。」重庆採取了一些具体措施,要求国有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能再把下岗工人推到社会上去。别搞下岗工人,不要裁员,要承担社会责任;第二,要增加大学生的招聘数量;第三社会要关注农民工就业,吸收到重庆的工业园区来。一时没找到工作想读书,如读中专,所有学费由重庆市政府财政补贴。
    
    一对准备回岳阳乡下过年的刘姓姐妹,姐姐在东莞裕元工业区,妹妹在中山,都是做服装行业。姐姐说,虽然她们的厂的效益很好,在金融危机中受的衝击较少,但影响还是很明显。首先就是加班减少了,「之前,每个礼拜天都是只有一天休息,现在到了週六就让工人双休。」以前礼拜六算加班,上班有加班费。现在没有了加班,收入明显减少。「上个月我就少了三四百块。」姐姐是一个组的领班,她这个组一共有五十个工人,十二月走了三个,请假的四五个。不过,金融危机在姐姐和她的工友们眼里,也并不是一无是处。那些离职的员工,「她们有的说回家带孩子了,有的说回家盖房子。现在金融危机,物价下跌吗?所以赶紧回去盖房子。」
    
    高失业率暗藏著不稳定因素,这是官员和学者们最为担心的,也是政府最为头痛的问题。有调查显示,广州市民中有六成七二受访者担心金融海啸给自己未来带来更大的影响,包括物价上涨和收入下降;四成四的人担心家人会受到衝击,三成八担忧自己会失业。此外,五成一七的广州受访者担心金融海啸下治安会恶化。二零零九年的春运大潮中,除了汇杂著失业大军,还暗藏比往年更多隐患。
    
    一月十六日早上,记者在广州火车站广场上再见到曹飞时,他仍然在等车票。他有些焦躁不安了。「春运的车票太难买了,没工作了,想回家都回不了!」三十三岁的周芬也在车站广场等了一天一夜,没有买到车票。她和丈夫是贵州息烽县人,都在广东博罗的一家砖厂打工,十二岁的儿子也带出老家,在博罗就读一家私立中学。夫妇两人一个月挣三千块钱,一年总共要拿出四千元给儿子交学费,剩下的要交给在老家六十多岁的父母,还有供周芬的小妹在武汉读大学。「一年下来,存不下什麽钱。回家的票很难买,有高价票,三百五十元一张,实在捨不得。」
    
    周芬不愿意高价从票贩子手里买票,于是她早早准备了蓆子、毛毯,甚至带上了正给儿子编织的棉鞋,在车站广场上摆好铺位,准备打场持久战。「等几天都没关系,总能买到正常票,八十六元一张。」在她身边焦急等待的,还有十八岁的湖南耒阳小伙子江彪,他从东莞一家纺织厂失业,拿著仅剩的一点点积蓄,迫不及待想要回家;还有湖南湘潭四十二岁的颜石林和他的四个建筑工人老乡,受不了买票的漫长等待,花了一百三十元买了原本只要四十五元的硬座车票……
    
    作为全国最大的春运铁路枢纽中心,广州火车站每年都要迎接数百万这样等待超过二十四小时、甚至四十八小时、七十二小时的打工者;而铁道部改革春运的承诺年年落空,售票窗口总是一票难求,黄牛兜售总是应有尽有。笼罩在失业潮阴影下,车站管理和铁路改革这两大春运的突出矛盾,成了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广州显然没有忘记去年雪灾时,百万人困于露天风雪,车站近乎瘫痪的可怕情景。零九年,这里的组织调度明显有了进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树:雄伟的镇政府和没鞋穿的民工
  • 民工讨薪忍饥挨冻10天 女工互抱取暖
  • 朱廓亮:广东许多有票民工被春运列车无情抛弃
  • 安徽逾千民工堵桥讨欠薪,引发警民冲突/RFA
  • 西安上百民工集体讨薪
  • 劳工权益观察:深圳喜高公司近百名农民工游行讨薪
  • 里应外合大肆倒票:民工苦难铁道部难辞其咎
  • 经济冷风吹散中国农民工心头暖意
  • 广州14名白领举牌讨薪 身处弱势比民工还要惨 (图)
  • 湖北大悟民师彻夜上访数人被打伤 农民工讨薪堵政府(图)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农民工求票险遇受骗
  • 小熊:民工以“春运搬家风”狠打汪洋耳光
  • 农民工聚集,向西安机电信息学院讨还血汗钱!
  • 农民工领2400元工资1900元是假钞
  • 湖北随州碧桂圆数百农民工堵路讨薪(图)
  • 倒闭潮中的农民工 (图)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沁园春 买票》2009年民工叹!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中国,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中国民工李蜀皖
  • 民工李蜀皖致奥巴马的信:如何超越华盛顿和林肯?
  • 黄良天:大量返乡民工将对社会造成冲击
  • 农民工退保增多凸显制度缺陷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 「神七三雄」與農民工兩億/張成覺
  • 你们有这般羞辱民工的权力么?/趙牧
  • 金融危机下听听中国返乡民工的心理话
  • 新劳动法太伤中国 工厂掀倒闭潮 民工返乡潮成不定时炸弹
  • 100多农民工讨血汗钱 天津二中院执行消极
  • 农民工,不能承受欠薪之重/唐超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农民工办暂住证/林明理
  • 贫民窟式的城市化不是农民工进城的目标/贺雪峰
  • 农民工打工现状分析/钱冠华
  • 大学生竞聘“农民工”招聘会,务实还是无奈乎?/张增国
  • 登封:农民工女儿被赶出课堂,室外听课20多天
  • 农民工曹大和被绑死亡会改变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