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震后汶川焦虑与希望:汶川居民不知家在何方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汶川的房子----一座城市的重建焦虑与安居希望
    
    
    
    刚进入2009年的汶川,不管是政府和民间,这里最热门的一个词是“拆迁”。居住面积有限的汶川县城面临“瘦身”,约1万人要迁走。又因80%以上的房屋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县城需重新规划。这座历史悠久的小城,正在经历巨变。
    
震后汶川焦虑与希望:汶川居民不知家在何方

    
    
    老街村建房记
    
    
    站在村头,李友能大声说,这么大地震再几百年也来不了一次了
    
    李友能剃了个短短的平头,两侧推上去,都可以看得见头皮。加上一双短眉,就有了些剽悍的感觉。不过,还是有人敢向他叫板。
    
    李友能是汶川县映秀镇老街村第一村民小组组长。
    
    昨天,一名村民找他要水泥。他应承对方可以拉走10袋。今天去村里的工地转,他顺口问那村民把水泥拉走没,这个年纪已是李友能长辈的村民说没拉呢。
    
    其实上午李友能去都江堰拉建材回来,料场的看守已经告诉他水泥被拉走了。
    
    李友能说,拉了就是拉了。
    
    村民说,就是没拉。
    
    李友能说,那水泥怎么没了。
    
    村民说,你是说我偷水泥吗?
    
    地震后的人们,有时脾气暴烈得很。老爷子冲上来要“收拾”李友能,随后又说要找女婿来帮忙。
    
    李友能挺直了腰杆指着对方说,你动我一个看看,大家都盖房子,谁也不能私吞!
    
    他硬气得很。
    
    
    公家的水泥
    
    
    水泥是各家自己买的,却也是大伙的,因为这便宜水泥是公家给买回来的。
    
    从2008年7月开始,建材价格就一路涨上来。8月份在都江堰已经很难买到600元一吨的水泥,这还不算运费。而在2007年11月,水泥价格还不到400元。
    
    政府出面摁了几次,水泥价格也拱了几次。直到政府搞了灾后建材供应点,并且开始限价,老街村的农民们才买到了500元上下的水泥。不过在供应点外边招揽生意的建材贩子,仍要卖将近600元。
    
    而个人是没能力自己去都江堰买水泥和其他建材的。镇里要求村民小组长负责本村民小组的建材采购,运回村里再平均分配给建房的农民。
    
    建材价格掉下来以后,运费却顶了上去。连自贡、宜宾这些地方的大货车知道消息,都赶了过来。车多了,运费仍是没降。
    
    元旦前,中央领导来了一次映秀,了解了灾民的难处,要求成都军区派出汽车队为灾区免费运送建材。私人货车的价格才回落了一些。
    
    老街村一组的永久性住房,就是在运费正贵的时候开工的。
    
    这个村民小组就在映秀水电站旁的山坡上,这片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月亮湾。映秀镇从这里起源延伸向南,所以这里被叫做老街。地震的时候,全村死了55个人,剩下393个。死的大多是孩子,包括李友能的小儿子。
    
    地震那会儿,李友能的新房子刚盖好不到一年。两层楼,外边贴着瓷砖,一楼还有宽敞的门厅。比起水电站那些小楼也不逊色。地震后,房子塌得只剩下一层。现在李友能的手机里还存着震前房子的照片,白亮亮的,精神得很。
    
    地震后,全镇人都被转移出了映秀。后来形势稍有稳定,一班村干部就回来参加救灾,再后来就是搭帐篷又换板房。老街村的村民返回映秀后,就住在镇口最大的那片板房区里。
    
    
    三室一厅
    
    
    初冬就开始下雨,一地泥湿。这个时候上边建永久性住房的政策下来了。
    
    村干部们先开会,村委会主任兼支书传达上级精神,要求2009年秋天前必须完成全部永久性住房。李友能想了想,到他这级的时间限制,不能超过夏天。
    
    房屋的规划都是成都的设计院做的。六家联建一座三层楼,户型有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的。政府给估了价,不算装修三室一厅一户大约要7万多元。李友能看了设计就知道是好房子,墙都是双层的,钢筋用的标号也很高。外面都要刷成褐色,那是羌寨的标准色。
    
    然后全村开群众大会,讲了政府的补贴政策:家里一至三口人的每户补贴1.6万,四到六口的补贴1.9万。每家可以贷款2万,对口支援的广东再给1万。李友能心里盘算,弄个三室一厅需要自己再拿出2万多块钱来。
    
    钱不多,李友能出得起,加上装修也没问题。
    
    李友能是村上的能人。
    
    早几年,村里找了外边的老板投资干工厂,集体这边出面负责的就是李友能。钱挣了多少说不上,但李友能的妻子在地震后还穿着城里人穿的那种黑色大衣。早年买的捷达砸得一塌糊涂,没过多久也修得光鲜锃亮。地震前经常在他身边转悠的男人们敬烟敬得更勤了。
    
    其实村上人都有点钱。很多人给水电站打工,又有几家村办企业。在映秀镇这一片村子,算是排在前边的。
    
    不过没人愿意建房。
    
    原来老街村有5个村民小组,第一村民小组是最大的一组。其中有两个因为宅基地都垮没了,按照规划要和李友能的小组住在一起。但是用于盖永久性住房的地块在立陡的山坡上,余震一来就往下滚石头,谁都怕刚花钱盖起来就再塌掉。
    
    老百姓的另一种考虑是,全镇可能都要移民,外来的记者们也说这里不适合再住人了,万一先买了砖瓦说不定都花了冤枉钱。
    
    而眼前的情况是,越早建花钱越多。山下漩口、水磨那边规划出得早,建材费用更高。有时候一个村前后相隔一个月开工的房子,成本就要差一万多元。
    
    村民们的小算盘是,房子盖得越多,建材价格就会越下降,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什么其他的补助----映秀每家就有东莞出的一万元补助,这是附近很多乡村都没有的。
    
    
    涨价的小工
    
    
    李友能很清楚大家心里的小算盘。不过村委会主任兼支书找他谈了话,说得很实在,党员干部肯定得带头。
    
    李友能能选上村民小组长,就是因为在村里有威信。他也很要面子。几个村民小组长,其实是存在竞争关系的,不管要不要进步,他的第一小组不能落在后边。
    
    李友能回家抽了半天烟,决定盖房子。妻子刚要说几句,就被他喝了回去。
    
    联建房不能只有一家。李友能在心里比量了半天,出门去找了平时要好的一个哥们。哥们说没有钱。李友能知道他的脾气,将了一军说,男人能一直住这板房里吗?哥们自认说不过他,答应了建房的事。走出来,李友能轻轻松了一口气。最后,他还是凑足了6 家。盖房子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站在村头,李友能大声说,这么大地震再几百年也来不了一次了。
    
    
    
    盖房子的7万多元费用里,有相当一部分是人工费。达州、凉山那边的农民都跑过来打工,人工费却翻了番地涨。过去一天不到10元的小工,现在要五六十。木匠、瓦匠也从七八十涨到150元以上。
    
    李友能代表6家人出面,找了一个熟识的包工头,喝了一次酒,商定了一个中间价。
    
    工人许多都是都江堰那边的,就吃住在工地旁的帐篷里。过去冬天是不盖房子的,现在天气这么冷,饭菜里就得多加些肉。
    
    李友能最后还是从银行贷了款。
    
    看见李友能家开始盖房子,就有村民跟着张罗“组合”建房。不过也有人找到他,问别的组占了他们的宅基地,是不是该给点补偿。李友能板着脸说,大家乡里乡亲的都遭了大难,怎么能说这种话,国家给你那么多东西,你怎么不出钱?问的人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走了。
    
    房子盖得很快,工人们也知道在震区马虎不得。倒是有的村民舍不得花钱,想把屋里的墙打薄。李友能知道了,扔下烟头寻过去,脸色就有些难看。农民见他直看砌墙的工人,便知道了缘由,连忙喊工人按图纸执行。
    
    2009年到来的时候,这片宅基地上已经有三幢永久性住房起到了二楼,一幢打好了地基。
    
    
    镇上干部都贴了好几万了
    
    
    建材大多是从都江堰的灾后农房重建建材特供站买来的。
    
    2008年12月的最后几天,胡锦涛总书记来视察的时候,红砖运到映秀,算上运费已经是4毛2一块。地震前只有2毛。元旦前一天,李友能就知道有人给免费运砖了----根据总书记的指示,成都军区紧急出动1000多辆军车抢运重建物资。
    
    不过从都江堰拉建材回来仍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特供站是不赊欠的,都是由李友能先结了费用,拉回来发给农民后,再挨家收钱。
    
    有的人去邻村串门,打听到砖价比自己从李友能手拿的便宜了一分钱,就气呼呼地找了过来。李友能没办法,去邻村一问才知道,他们拉砖的时间比自己晚了好几天。
    
    还有有文化的农民看了电视来问李友能,外边闹金融危机钢材价格都跌到了脚面,为什么他们买的钢筋却越来越贵。李友能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解释。
    
    先垫钱再向村民收结建材款是常事,拖几个星期的也有。李友能为此先后垫了几千元,回家妻子就有些埋怨。李友能赶紧安慰说:“镇上干部都贴了好几万了。”
    
    李友能是2008年换届才被选上来的,村民小组长的椅子还没捂热就地震了。一来二去,顾不上自家不说,还要受误会搭钱。连李友能自己也有些骂娘。不过一遇到村民和施工队谈不拢,他还得替自己人出面。
    
    地震后人心燥。板房间就隔了一层薄铁皮,晚上东家大声了点,西家就扯起脖子骂。邻里间因为晾衣服也会瞪红了眼睛。动不动就说“我家死了人了,还怕啥!”本来赔着笑脸调停的李友能听到这种话也翻了脸:“谁家没死人!”
    
    回到家,他心里难受得很。打开手机,上边存了遇难的小儿子的照片。鬼精灵的孩子,那天怎么就没跑出学校!
    
    麻烦烂多。
    
    全村的耕地几乎都被震垮了。前些天,村干部又开会说给农民上社保的事情。李友能听着听着,心里就有些吃紧:全村将近400人,只给200多个名额,虽然说一个月没几个钱,但涉及分配的问题最难处理。
    
    从水磨、漩口一直到映秀、银杏、威州,213国道上永久性住房进度很不平均。有的地方还是木头、竹席搭成的简易房,有的地方却已经搞了永久性住房落成典礼。不过映秀这边社会关注度高,重建方案要经过上级批准,几个村就都有点慢。
    
    
    但如果抬头看看高层的居民楼,仍能感觉到汶川大地震留下的恐惧与萧索。街边的居民楼往往门窗已经拆掉,整栋楼都没有住人的痕迹,有些墙壁上还留着巨大的“人”字形裂缝。
    
    地震中汶川县城有约82%的房屋受损,其中四分之一需要拆迁,加上汶川重建规划中需要拆迁的部分,虽然至今仍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是可以预计的是,汶川县城面临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拆迁。
    
    
    留守者
    
    
    本刊记者见到大志(化名)时,他正蹲在街边的小店门口听别人聊天。黑棉袄、黑棉鞋、蓝裤子,头发乱蓬着,脸庞消瘦,看人的目光中带着羞涩。
    
    姜维城下,县城东南的校场街一家小卖店的女孩说,她家原来在菜市场卖菜,但是地震后菜太贵了,生意不好做,借了亲戚家已经墙壁开裂的门脸开了个小卖店,卖烟酒糖茶等杂货,一个月赚几百块钱,这是全家唯一的收入。
    
    打听家庭困难的住户,女孩指向了大志。
    
    大志家的房子就在县城繁华地段的威州中学对面,祖辈的宅基地,自己建的房子,上下两层小楼,下面三间,上面四间。震前房子里住着大志一家、妹妹一家,加上父母和岳父母,大大小小11口人。这幢房子是全家最重要的财产。
    
    打开大门,里面还有一层铁栅栏防盗门。楼梯上拴着一条大狗,大志不在的时候,看家的任务就交给它。楼梯上已经有一层尘土,地震后没有打扫过。走廊半空悬挂着从墙壁上震落的天然气表。
    
    大志和父母岳父母都住在楼上,家具电器都在,房间里摆得满满当当,地上散落着孩子的玩具,只有里屋的床上还算齐整,因为晚上大志要回来住。震后,全家里人都住到姜维城半山的过渡房里,但这个家他得守着。他说有小偷,邻居家的门锁就被撬过。房子已经不通电了,晚上他就摸黑回来。
    
    二楼厨房墙壁的裂缝超过一寸宽,一面墙壁已经明显闪向一边,路过时大志告诉本刊记者,按照政府的政策,房子加固后可以领到5000元补助,他领了补助,但是并没有加固。他说即使没有变成危房,这里以后也不能住了,因为如果有余震或者大雨,山上的石头随时都会垮下来。
    
    房子走廊的尽头正对着姜维城所在的山丘,房子和山之间有一堆乱石,地震的当天就在那里压死了一个人。从乱石向上望,山腰还有几块巨石,看上去摇摇欲坠。
    
    听说有记者来,几个邻居赶过来,打听自己家的房子以后会不会拆迁。
    
    拆迁后房子和宅基地如何补偿,大志还不知道,就在邻居们七嘴八舌围住本刊记者的时候,他蹲在一边默默地抽烟。
    
    他全家都以打杂工为生,他自己在一家丧葬馆开车,老婆在城里的饭店洗碟子,父母在山上种菜喂猪。地震后他和村里的另一个朋友帮着遇难者家属挖出了十几具尸体,抬到山上埋掉,没有收一分钱。
    
    离开时,他把大门紧紧锁上,门上去年的春联还在,“九州雨顺千山绿,六合风调万户平”。
    
    到底有多少像大志这样的居民需要搬迁,目前还是未知数。采访中广州援建工作组正在进行房屋安全鉴定,因地震受损需要搬迁的统计数字要到春节前后才能出来。
    
    
    搬迁户
    
    
    李昌元一上午都在供销社门口打转,见到朋友就打听对方搬迁的情况。他的房子所在的位置因为要建汶川小学,需要尽快搬迁。
    
    “你看看,这往哪里搬嘛!”他打开自己家的房门给本刊记者看。这是供销社大院里的一间公房,里外两间,加起来不过30平米,除了简单的木质家具,床上地上放了很多个大大小小的纸箱,看上去已经收拾了一半,但是瓶瓶罐罐还摆在那里。
    
    他说,爱人在供销社上班,因为效益不好,工龄已经买断,现在两个人都处在下岗状态。他们住的房子是单位的公房,几年前交过几千块钱,当时单位说他们享有永久居住权,但是没有产权。这种状况,让他谈起拆迁补偿来缺乏底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震后汶川与北川的惊人对比 (图)
  • 航拍地震后汶川县映秀镇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