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漳州PX项目拟征地5000亩 项目年收入将达80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搁浅18个月后,曾引起争议的厦门PX项目迈开了移址漳州古雷半岛的第一步。1月9日,国家环保部常务会议原则通过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80万吨/年对二甲苯工程及整体公用配套工程(即“漳州PX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意见,同时透露,该项目的总投资计划已从原先的108亿元升至137.8亿元。 (博讯 boxun.com)

    
    该项目的环评通过,使“PX项目”这个词汇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中,有评论者将其与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联系起来,PX迁址漳州,在中央部署4万亿投资计划背景之下,是否存在强行上马的嫌疑?环保审批是否为保增长开绿灯?
    
    “没有PX项目,漳浦的发展要推迟10年,”作为中共漳州市漳浦县宣传部主管对外宣传的副部长,洪振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工程投产后会为漳州带来每年80亿的财政收入。”
    
    正是在当地政府这种借PX项目拉动漳州经济增长引擎的迫切心情下,项目的前期工作也在密锣紧鼓地展开。
    
    在漳州市漳浦县古雷镇,5000亩土地被划入了PX项目的征地范围。当地村民在项目征地、环境保护等问题仍心存忧虑,“对二甲苯有没有毒性”和“土地被征收后何以为生”成为两大困扰村民的难题。他们的忧虑与洪振垣所代表的当地政府的乐观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漳州对PX项目暗抛绣球
    
    
    
    “在厦门,我是看了外省媒体的报道才知道民众上街散步的情况的,现在到了漳州,看来我又要通过这样的途径来了解漳州PX的进展情况了。” 1月18日,在得知自己撰写的关于漳州PX通过环评的新闻未能见报之后,福建某媒体驻漳州记者站的记者柯泽(化名)无可奈何地说,“我的稿子也不敏感,只不过是在整合其他媒体消息的基础上增加了漳州某些部门的说法而已。”
    
    随后他发现,不单是他所在的报纸,除了某些论坛上有零星的消息,福建媒体在漳州PX项目通过环评一事上集体失声。不但如此,在漳州,就连“PX项目”这样的字眼都不见踪影。每当谈到这个从厦门迁址而来的化工项目时,所有的官方材料都会统一口径地将之称为“重大石化项目对二甲苯”。
    
    漳州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PX石化项目感兴趣是在去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厦门市长刘赐贵在会上建议“把个项目迁移到福建省更适合、空间更大的地方”,漳州市市长李建国立即表示“这个项目本身是个好项目,如果能够放在漳州,我们是很欢迎的,也是能够承建的”。
    
    从那以后,让厦门市政府百般头疼却让厦门人民全国闻名的“PX项目”,开始了新的“相亲”旅程。
    
    李建国的暗抛绣球保持了相当的低调,人们无法从当地媒体得知PX项目的实质性进展。
    
    直到2009年1月,在PX环评获得通过后,时代周报记者曾致电漳州市发改委相关领导,对方以“不是具体负责该项目”而拒绝透露任何信息;漳州市环保局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认为,环评情况在未来必将公示,“接下去事情还有很多。对我局而言,下一步主要是施工过程的监管和验收问题。”
    
    “PX项目是国家和省市直接抓的利国利民的项目,项目的推进一定会按照法律程序走,” 洪振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必须说明两点,一是我们在宣传方面一定要统一口径,网上的违规炒作实在是不堪一击;二是如果有老百姓对这个项目不理解,新闻宣传部门要正面引导。”
    
    “政府的低调是因为有了之前厦门市民反对PX的经验教训,” 在厦门做了23年生意的漳州人海哥(化名)对PX落户自己家乡非常关注,“从经济上考虑,经济发展梯度比厦门低的漳州对能迅速拉动GDP的PX项目当然在意,其小心翼翼也在情理之中。”
    
    
    
    
    
    
    经济驱动的诱惑
    
    
    
    “虽然漳州与厦门、泉州并称闽南经济金三角,但与另外两个城市相比,直到2008年市财政收入才突破百亿大关的漳州在经济总量上只是‘小弟弟’。”厦门一位资深媒体人如是说,“但在暗地里,金三角都在互相较劲,都不服输。”
    
    如何赶上两位老大哥,是漳州历任主政者们面临的最为迫切的一个问题。在2007年当选漳州市长之初,李建国就把漳州市定义为“厦门特区的腹地”,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曾表示,厦门与漳州两地合作大有可为。
    
    在漳州官场,市长李建国“漳州要先行,支撑靠项目”的施政理念深入人心。就在此前一个月召开的漳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漳州市发改委把缺少重大生产性项目带动放在2007年全市发展中存在亟须解决的问题的第一位。
    
    “没有PX项目,漳浦乃至漳州的发展都可能会推迟10年,”作为中共漳州市漳浦县宣传部主管对外宣传的副部长,洪振垣在接待众多前来采访的新闻记者时说,“工程投产后会为漳州带来每年80亿的财政收入。”
    
    “在这样一个渴望经济快速增长的地方,政府当然知道做PX项目有风险,但当觉得经济利益很大的时候,都愿意承担这个从厦门转移过来的风险。”商人海哥分析说。
    
    早在2003年,漳州市政府相关官员就把与厦门相距不过数十公里、有着广阔土地和廉价劳动力的漳州定位为“厦门经济结构调整时最好的产业转移腹地”。就在当年,漳州市就引进了已在厦门创业多年的台湾著名小家电企业灿坤集团,结果这个规划占地 160万平方米、长达3公里的大型企业当年就创下了营业额16.79亿人民币的佳绩。
    
    同年9月,占地2568亩厦门大学漳州校区交付使用,这不但创造了我国第一所校区与校本部之间隔海相望的大学,提升了漳州市的文化软实力,而且直接拉高了新校区附近楼盘价格。“原来1000元一平方米都没人要,现在炒到了5000多。”
    
    有了之前的成功经验,漳州相信自己有把握把从厦门转手过来的热山芋做成香饽饽。
    
    2008年9月28日,漳浦县委书记陈冬在漳浦县政协培训班上对全体政协委员介绍了漳浦的形势,并透露9月11至25日古雷PX项目环评已顺利开展。
    
    一位长期在深圳经商的政协委员会后表示,“当时我就觉得,80万吨对二甲苯和150万吨对二甲苯甲酸项目会很快施工。”
    
    
    
    失地村民的忧虑
    
    
    
    “你说,这个对二甲苯有没有传染性?”1月16日,国家环保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漳州PX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已由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之后,村民们开始了与此前厦门市民同样的担心,厦门阴影在民众心里并不因官方的热情而有所减轻。
    
    “受厦门的影响,现在老百姓还是有点谈PX色变,”1月16日傍晚,洪振垣承认民众存在着忧虑情绪。
    
    自厦门PX项目迁址漳州的消息传出后,漳州市民对它的担忧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去年二三月间,由于担心海洋受到污染,与古雷半岛隔海相望的漳州市东山岛民众连续三天上街表达意见,反对PX项目落户古雷半岛。
    
    究竟是项目的环保措施加强了?还是经济不景气之下,环评标准有所松动?漳州市政府并不愿意直接回应外界质疑,其主要精力集中在项目艰巨的征地工作上。
    
    漳浦县在各机关单位抽调人员组成重大石化工作组,在古雷镇每个村子派驻了工作人员对PX项目进行宣传,动员半湖、杏仔等村民配合政府,在征地协议上签字。
    
    按照计划,杏仔村共2162亩土地被列入了征用范围,占该项目5000亩征地计划面积的近一半。但截至1月16日,该村600户人家中仍然有100多户村民拒绝在征地合同上签字。
    
    据村民透露,这主要是因为去年10月出台的征地方案与之前流传的版本相差太远:本以为要整体搬迁的他们最后被告知只是征用村子里的部分土地,补偿款也与预期的有不少差距。
    
    “暑假回家时大家都在说整个村子都要搬走,还说每个人有17万-20万的补助,外面还给我们安排了房子,”在福州读大二的洪梅(化名)说,“谁知寒假回来就听说只是征用大家的土地,一亩地补偿24706元。”
    
    “杏仔村的征地之所以会如此艰难,是因为村民在计划生育问题上与村支部、村委的矛盾比较深,不肯配合工作,”古雷镇委书记陈文基说。而村民对此则是另一种说法。“根本不是计划生育的问题,”村民黄福泉气愤地说,“在征地问题上,政府没有照顾到我们百姓的利益。”
    
    半湖村村民张东(化名)一家领到了10多万的补偿,即使房子颇为破旧,仍不敢将征地款用于建新房。“这笔钱应该拿来做实业投资,”为了将来的生活,他打算把10万元用于发展养殖业,但是另一个紧接着的担忧又来了,“希望政府能够确保海水不受污染,如果对二甲苯对海水有污染,那我们的另一条生路也就断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