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1日 来稿)

凌沧洲:极权主义和电视春晚都将是历史短暂一瞬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博讯 boxun.com)

    
    - 1,你对这个节目有什么看法?
    
     凌沧洲:这个节目曾经有过它的辉煌,现在该是它衰亡的时候了。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刚刚从文革的巨大心理创伤中走出来,央视春晚节目也确实令人耳目一新。它也确实曾经带给中国人的欢乐,尤其是像张明敏、费翔这些歌手的歌手抚慰了中国人的心灵。但是20多年来,这个节目越来越难以令人忍受,它不仅垄断了除夕夜的电视荧屏,而且以其拙劣的包装和宣传,令年轻人反感。这是网络上的一代人,他们看到了真实的世界,他们有更多的娱乐方式。
    
    - 2, 这个节目每年挣的广告钱越来越多,那为什么制造的质量还是很差? 比如说,主持人老发错误, 假唱 等等
    
    - 凌沧洲:没有竞争、垄断的电视台,会像一切垄断的产品,质量很差,并且傲慢。这就好比没有肯德基的竞争,麦当劳的汉堡包也可能质量下滑,而现在看看这两家快餐在中国,争相推出适合中国人口味的产品。电视资源的垄断,媒体的不能自由创办,导致主持人的质量下滑。
    
    
    - 3,最近有很多山寨的晚会节目模仿CCTV? 为什么?
    
    
    - 凌沧洲:也许受了我们去年发表《新春节文化宣言》抵制春晚的启发?在手机领域,山寨手机意味着假货,在春晚领域,模仿央视春晚只能起到一种喜剧的作用,解构了央视的威严。
    
    
    
    - 4,晚会的公司赞助这几年引起了许多争论,为什么?
    
    
    - 凌沧洲:这方面情况我关注不多。但据看春晚的其他人说,为什么春晚节目中,有些非演员、也长得不漂亮的疑似赞助的老板的面孔老出镜,请还看春晚这一古董的网友人肉搜索一下。
    
    
    - 5,有人说晚会是政府的宣传, 你对那个看法怎么看?
    
    
    - 凌沧洲:地球人现在都知道晚会是政府的宣传,可能只有中国人不知道,但晚会制作者和中国网民除外。我属于中国网民,我和地球人一样知道。
    
    
    - 6,对你来说,晚会有什么意义?
    
    凌沧洲:对我来说,晚会有点像北京的大气污染。古人没有春晚也活了几千年,我们的儿孙没有春晚也将生存下去,外国人没有春晚也不见得活得比我们差。"我不看春晚已好多年。"今年就更不看了,但我尊重家中老人甚至亲戚朋友看春晚的权利,毕竟每个人都看法不一样。
    
    - - 7,有人说晚会的内容不太代表现代的中国的真实的情况, 你怎么看?
    
    凌沧洲: 是的,晚会的内容确实不能代表现代的中国的真实的情况,它也许反应了局部真实,反应了他们想告诉你的真实;它堆砌了虚假的笑声,屏蔽了人们的忧虑、愤怒乃至哭泣。更重要的是:它中断了中国人古老的除夕夜守岁、围炉夜坐、叙说亲情、传承文明的传统,而把无数脑袋用浅薄的笑声勾引到冰冷的电视机盒子前来,他们在报刊上的辩护士们还试图告诉人们:春晚是新民俗,是民众的年夜饭。而在我看来,极权主义都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短促一瞬,更何况只有20多年历史的春晚。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举办凌沧洲作品研讨会并热议抵制央视
  • 凌沧洲等人向央视发辩论邀请书并促央视向人民道歉
  • 凌沧洲发表致温家宝李克强的公开信
  • 凌沧洲等人强烈呼吁交通运输部部长及党组引咎辞职
  • 凌沧洲:钱塞"妓者"口,堕为"食尸族"?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凌沧洲撰写评毒奶粉事件呼新闻自由的文章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联署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的声明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呼吁让屈原印刷进人民币—中国12位学者联署《端午节文化宣言》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直选和结社自由
  • 凌沧洲发表致北京领导人公开信后尚未收到当局任何反馈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言论自由
  • 凌沧洲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凉山童奴--心在凄凉中颤抖!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