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强行结扎致病:南通金淑勤上访30余年的历史见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为推行计划生育政策,江苏省曾经出现“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的标语。于是,不顾妇女身体健康,大队妇女主任强迫生育不到20天的妇女强行结扎,导致严重的后遗症。南通金淑勤深受其害,上访30余年,并保存了当年南通县称之谓“计划生育近期病人”的凭证,作为对野蛮结扎控诉的历史见证。
    
    南通市港闸区秦灶镇八里庙村金淑勤1974年6月7日生子后,当月25日就被大队妇女主任以“响应政府计划生育的号召”为借口强行拉去,由实习医生做野蛮结扎的绝育手续,从此留下了头晕、胃下垂、神经官能症和附件炎等多种后遗症。金淑勤不断上访,但一直无人理睬。
    
    直到1988年11月7日,当时的南通县计划生育委员会确定金淑勤为“计划生育近期病人”。见下图:
    强行结扎致病:南通金淑勤上访30余年的历史见证
    
     凭《计划生育近期病人通知书》,每年仅可领取40元的赔偿费,根本不足以支付医疗费用。
    
    1989年10月27日,当时的南通县计划生育委员会再次确定金淑勤为“计划生育近期病人”。见下图:
    强行结扎致病:南通金淑勤上访30余年的历史见证


    
    1992年经南通市有关医疗部门检查,确系绝育手续的后遗症,粗糙简单的象征性治疗,并不能治好金淑勤因野蛮结扎留下的后遗症。
    
    1994年南通市港闸区计生委终于给金淑勤颁发了南通市郊区公费医疗门诊卡,给予治疗强行结扎的后遗症,每年只能报销180元;从现在起,每年也能报销300元。其余都要自己掏钱包。见下图:
    强行结扎致病:南通金淑勤上访30余年的历史见证


    
    2006年12月20日,地方政府为了推脱责任,派所谓的专家进行目测检查,硬说金淑勤不属于计划生育病人。从此,受野蛮结扎而留下后遗症的金淑勤就连象征性的治疗也得不到了。
    
    野蛮结扎后遗症病痛折磨了金淑勤三十余年,她上访了三十余年。她长期忍受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南通地方政府至今未给予她充分的补偿。屋漏偏遇连夜雨,金淑勤经受了野蛮结扎,又遭到野蛮拆迁。
    
    2008年2月20日,南通市政府又强行拆除了她的家,强行以还没有盖好的非法小产权房置换她的合法房屋。政府又强行将她安置在正在拆除的危房内,她不敢居住。
    
    她饥寒交迫,还在流浪,拖着病体,挣扎在生命线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通烈士孤儿惨遭强迁;六百封申诉信石沉大海
  • 李忠琦揭露:南通政府和法院违法
  • 腐败的江苏南通地方政府
  • 南通张华责问信访局:凭什么在省高院抓人?
  • 南通金淑勤:受野蛮结扎和暴力拆迁之害(图)
  • 张华诉南通人民政府违法行政,闸区政法委主任越权抓人/倪文华
  • 江苏南通禽流感疫情爆发,当局推诿让找兽医,死鸡登陆江南
  • 南通市政府良田抛荒,村民悲搭“和谐”棚。(图)
  • 江苏省南通市良田抛荒,大建腐败楼/倪文华(图)
  • 利用精神病医院迫害访民 江苏南通比山东新泰更狠/倪文华
  • 管长江:江苏南通人民法院和我的老婆如此禽兽不如
  • 南通李忠琦因上访被无辜送精神病院95天/视频
  • 穷凶极恶:南通地方政府拆了旧房拆新房(图)
  • 南通虾兵蟹将齐上阵 耗费巨资对付弱女子
  • 南通政府对居民实施无赖式拆迁
  • 强烈谴责南通市崇川区法院违法强迁(图)
  • 法制教育学习班:南通张华75天的非法监禁生活(图)
  • 南通被拆迁户写博客被警方警告
  • 人权受害者张华被迫离开南通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南通华工砸断腿 工资治疗谁来管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 揭露南通朱良春治愈淋巴肿瘤四期患者的虚假事实
  • 江苏省高院和南通市地方法院是一丘之貉/唐玉珍
  • 南通迫害上访公民/唐玉珍
  • 强烈呼吁:释放南通吉桂英,废除劳教恶制度/倪文华
  • 用重金收买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伟副局长张正/杨璇
  • 南通建工集团又现豆腐渣工程
  • 陳啟文:致無盡的歲月──寫在南通博物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