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

惊世冤案——中国第一例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县公安局竟然长达1年多不予依法立案侦查

血泪控告书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放射源管理极其混乱,造成院内核放射事故,犯罪分子李林法等为掩盖罪行,竟惨绝人寰地制造院外假放射源,雇凶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谋杀事故受害人8岁女儿.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徇私枉法、欺下瞒上,竟然长达1年多不予依法立案侦查,查清被害人体内放射性核元素的来源。

    控告人:钟亚芳,女,41岁,浙江省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住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广场路70号,电话: 13868013761。

    被害人:钟知含,女,现年9岁,学生,住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广场路70号(控告人女儿)。

    被控告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即浙江省核医学中心)主任李林法、医生董孟杰等。

    1、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放射源管理极其混乱,在对控告人进行的医疗行为中造成核放射事故;

    2、犯罪嫌疑人李林法等对控告人8岁女儿钟知含投放放射性危险物品,具备投毒杀人的立案条件.

控告请求:

    鉴于该案的特殊性、危害性,涉案凶手背景复杂,核放射被害母女今跪求中央首长您:

    1、下令公安机关从速成立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李林法等立案侦查,,查清被害人体内放射性核元素的来源,依法严惩犯罪凶手,以遏制犯罪行为的蔓延,还核放射被害人一个迟到的公道!

    2、责令浙江省卫生厅、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依法严格加强放射性核元素的管理,以遏制犯罪行为的蔓延,还社会大众一个公道!

    3、下令依法查处相关责任人的责任,以求法律的公正。

    4、下令保护控告人及其家人的生命安全.

事实和理由:

    2006年12月21日,控告人因甲状腺囊性钙化结节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做ECT甲状腺同位素扫描检查,检查后第2天起,先后出现四肢及全身骨骼持续性疼痛、双下肢肌肉僵硬、乏力、失眠、口腔溃疡、血象异常、血淀粉酶异常升高、(10个月后出现肌肉萎缩)等症状,多方医治无果,直到2007年6月8日(事发后158天),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放射损伤医学应激中心及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经检查:外周血淋巴细胞染色体畸变与细胞微核分析结果异常明显升高、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放射性浓度异常升高。从而证实控告人体内存在放射性核素锶,与医院误注放射性药物有关。

    甲状腺同位素扫描检查的放射性药物是99mTcO4- (锝),只发射单一γ射线,半衰期为6、02小时。用于治疗晚期癌骨骼转移的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 [89Sr]是一种纯β-放射剂,半衰期为50.5天。ECT扫描的胶片只能感光锝产生的γ射线,而不能感光锶产生的β射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注射检查的99mTcO4- (锝)和注射治疗癌的氯化89锶[89Sr]在同一个窗口,存在误注的条件。2008年5月15日经法庭审理证实,2006年12月20-21日医院购进了4支原氯化89锶,3支用于癌症患者,余下1支院方不能说明去向,正是这支本应用在晚期骨癌患者身上的,对健康人来说具有极大核放射性危害的针剂被误注入了被害人母亲体内。控告人原本是个身体健康之人,没有其他任何获取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的途径。

    2008年5月7日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本案作出了司法鉴定,该鉴定结论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的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氯化89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氯化89锶注射液说明书明确标注:应严格按照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放射性药物使用和管理的有关规定操作、防护和使用.

    控告人是一个有着20多年一线工作经历的主管护师,本来能够理解医疗行为的高风险,当时只要告诉我真实的情况,我会谅解医护同行们存在的失误。问题是,明知错误却故意掩盖,不仅伪造虚假医学片子与相关报告并且延误了对我的补救促排救治措施,甚至丧尽天良,对我年仅8岁的女儿故意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这就太恶毒了。

    检查后第2天,2006年12月22日,我因四肢疼痛难忍等一系列异常症状的出现,打电话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检查医生董孟杰和李林法主任咨询,得到的回答是指责我无理取闹,之后多次去核医学科找李林法主任与董孟杰均拒不认错且态度恶劣。2007年7月起,迫于无奈,我请杭州律师(曾聘)去医务科交涉,9月17日我去找该院郑院长及医务科,要求查明事实的真相,9月24日医院给我的答复是:我们没有打错针,不知道你身上的锶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那天是谁给你打的针。9月26日我向浙江省卫生厅等单位上访。其间,李林法威胁:“我们院长夫人是省卫生厅厅长,你告到天边也告不赢,我奉陪到底;你要小心点,我会找你算总帐……”控告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在我女儿身上下毒手了。

    约2007年10月4日,我平素健康活泼在校读书的年仅8岁的女儿突然发病,先后出现头晕、脱发、恶心呕吐、乏力、失眠、感觉异常、四肢及全身酸痛等症状,就医过程中检查还发现:血象异常、血淀粉酶异常升高、肝功能损害、脑电图轻度异常等,经多方住院及门诊就诊,由于病因不明未果,女儿生命危在旦夕!直到2007年12月7日经苏州大学附属二院辐射损伤医学应急中心查:外周血淋巴细胞染色体畸变与细胞微核分析结果异常明显升高,其中一项细胞染色体断片总畸变率竟超出正常值的11倍!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查: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904Bq,尿中去钾总β放射性浓度583Bq /L,才知原来女儿的体内——竟然有大量的β放射性核素。最后经苏州、上海的放射医学专家诊断为:体内存在放射性核素污染!

    据核医学记载放射性核素体内污染除急性、近期的损害后果外,远期可引起恶性肿瘤与白血病、并有遗传效应等等,且对周围人群会造成同样的辐射危害性。

    由于国家的法律法规及其它相关规定,放射性核元素属于国家严控、严管的危险物品,正常情况下只有专门的工厂和医院等特定机构才会持有和使用这些危险物品,现竟然出现在一个年仅8岁无辜孩子的体内!女儿发病前一直居住在桐庐镇未曾离开过半步,更没有去过持有和使用这些放射性核元素的特定机构,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下毒投放而致的一起恶性刑事案件。

    那又是谁会如此丧失人性惨忍地去对一个年仅8岁无辜孩子下此毒手并能轻易拿到这种被国家严控、严管的放射性核元素这种特定的犯罪工具呢?控告人联想到自己被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误注放射性核素氯化89锶医疗事故一案过程中的具体情形,相关医务人员李林法等为逃脱医疗事故及事后隐瞒事实伪造虚假医学片子报告事实真相,更是为了保住浙江省核医学中心主任与浙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的乌纱帽,不惜将院内发生的核医学放射事故,通过加害我女儿的行为,人为制造我和我女儿体内都有放射性核元素,以此来证明放射性核素污染源不是发生在医院内,而是发生在医院外,因此医院不构成医疗事故,医院不承担任何责任,并以逃脱所有责任,这就是他们的犯罪动机。

    2007年12月13日,控告人在上海律师的陪同下向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报案并提供了具体的涉案嫌疑人和明确的相关涉案线索,同时要求公安机关立即采取证据保全措施,为被害人钟知含留取尿样、血样封存后送检。12月15日起被害人母亲向桐庐县卫生局、杭州市卫生局、浙江省卫生厅分别报案,并同时请求依法立即启动核应激预案,把核放射侵害女儿送专业医疗机构医学救治,以挽救其幼小的生命。但最终无人理睬。

    12月22日,省卫生厅派专业人员对我居住周围的环境进行了监测,证明居住环境中未发现有放射源,进一步证明我女儿体内的放射性核元素是有人故意投放而致的。为固定证据,我多次向桐庐县公安局口头及书面要求、并苦苦哀求尽快给女儿再次检验,放射性核素会衰变,时间长了就查不出来。但公安局均不予理睬。

    根据卫生部、公安部16号令《放射事故管理规定》

    第三条、第八条、第九条规定: “:…..接报部门应当在二十四小时逐级上报至卫生部.公安部.县级公安机关在接到放射事故报告后,应当立即向市级公安机关报告”.

    第十四条规定:“事故发生地公安机关接到事故报告后,应当立即派人赶到事故现场,负责事故现场的勘查,收集证据、现场保护和立案调查,并采取有效措施控制事故的扩大”。

    第十条、第十五条规定:“对放射事故应当立案调查,并迅速确定放射性同位素种类、活度、污染范围和污染程度。对被污染者立即采取暂时隔离和应急救援措施。”等其余条例都作了明确规定。

    而桐庐县公安局却在接到核污染报案后,却竟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违法办案、视人命为儿戏……

    直至07年12月15日(报案后第2天),才向杭州市公安局报告.

    2007年12月22日下午(报案后第9天),桐庐县公安局才派办案民警在派出所对被害人母亲我询问情况。

    2008年1月19日傍晚(报案后第37天),该局才派办案民警到被害人家里对被害人钟知含询问情况。

    2月1日(报案后第50天),该局才发函给桐庐县卫生局,建议邀请有关部门出具权威性检测报告。

    2月21日(报案后第70天)该局才派办案民警去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苏州大学调查。

    4月11日(报案后120天),桐庐县公安局为被害人留取的尿样,中国医学科学院天津放射医学研究所结果出来显示: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2.54士5.01 Bq,此时放射性核素已衰变完,根本不可能再查出来(对此中国医学科学院天津放射医学研究所的诸教授已作出说明),但其复查的血染色体:仍畸变异常升高。但桐庐县公安局竟以尿中没有测出为由,说什么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检验检测中心没有通过国家计量认证,其检测报告不具备法律效力。4月23日(报案后第132天)才迟迟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做出《不予立案通知书》。这完全是颠倒是非,胡说八道,故意包庇放纵犯罪。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是核工业部下属专业研究机构,与北京、天津的研究所同属权威机构。其检验检测中心是经过江苏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认证并已取得CNAS认证证书。目前国内(包括中国CDC、天津放射医学研究所等在内):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项目检测,都没有经过国家计量认证,反之也就是可以作为法律依据的。况且公安机关是否立案的关键在于有无案件发生,既然有案件发生,就应当立即依法立案侦查,侦查出放射源的来源,只有侦查以后才能下结论,没有立案侦查就无权做任何结论,公安局以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是错误行为。4月24日,被害人母亲我强烈不服桐庐县公安局作出的不予立案的决定,向该局申请复议。4月25日,桐庐县公安局仍以“没有犯罪事实”维持原决定。

    桐庐县公安局徇私枉法,在接到核污染报案后,没有立即依法立案侦查,依法保全证据,为被害人留取尿样重新检测。公安局徇私枉法,隐瞒事实真相,欺下瞒上,竟凭手中的权力,胡说八道地“否认”了女儿被放射性核元素侵害并已造成了极其严重损害后果客观存在的事实。

    在法庭审理我钟亚芳核放射事故案件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果真把我女儿体内也查出有大量的β放射性核元素,作为证据提供给了法院。见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08年3月27日的庭审笔录第9、10页是绝妙的注脚:李林法主任等非常清楚,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的报告是正确的,钟知含“未接受过任何相关治疗”,但尿中总β放射性浓度却高于母亲,于是就说明我和女儿的放射性核素侵害不是在医院造成的,而是在院外的环境中造成的,从而排除了医疗行为存在错误的可能。他们就是为了要达到这个“证明”目的,竟然丧尽天良,雇佣杀手,在我年仅8岁女儿身上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这更加证明我女儿是被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李林法主任等下的毒手。

    但因公安局徇私枉法,隐瞒事实真相,掩盖犯罪,致使一起震惊世界的恶性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案——成了惊世冤案!致使凶手李林法等至今逍遥法外,稳坐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和浙江省核医学中心主任的宝座上,为非作歹!该案已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广泛的恶劣影响。

    人命关天!无人过问!天理何在!被逼无奈,我控告人我忍着核放射后的病痛先后4次进京上访,并寄材料向桐庐县、杭州市、浙江省的有关领导反映。

    在奥运期间的8—9月份,我作为“上访户”,被多人24小时监控。直至8月15日上午,桐庐县人民政府陈国妹县长接待了被害人母亲我并作出批示后,公安局才同意为被害女儿钟知含做司法鉴定。

    8月27日,桐庐县公安局派办案民警去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办理了委托鉴定事项为:“钟知含体内是否受到放射性核素污染”的相关手续。

    9月8日上午,在桐庐县信访局局长办公室里,公安局施伟副局长当着:县治安办公室金主任、信访局柯局长、卫生局罗书记及被害人母亲我的面,当场表态:只要鉴定结果出来,有放射性核元素污染,公安局一定依法立案侦查(有录音)。

    10月16日,桐庐县公安局收到了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结论:“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

    10月20日,我再次申清:要求公安局依法立案侦查,查清被害人钟知含体内放射性核素的来源。经多次催促,直到11月8日(收到司法鉴定后第23天),公安局副局长施伟才口头告诉我:公安局对鉴定结论有异议,要求北京华夏重新鉴定。可笑的是,桐庐县公安局原先不相信科学的权威检测报告与放射医学专家的诊断,现竟对由他们自己委托并由他们自己审核过的鉴定材料而作出的客观、公正、科学、权威的司法鉴定结论也有异议?!但至今公安并没重新去做司法鉴定.

    因该司法鉴定结论:违背了公安局当初要做出我女儿“没有受到放射性核素污染”的目的;因该司法鉴定结论:不但证实了我8岁无辜女儿被放射性核元素污染并造成极其严重损害后果的客观事实;而且也更加证实了桐庐县公安局徇私枉法、欺下瞒上、胡说八道、隐瞒事实真相,掩盖犯罪的事实。致使我女儿钟知含得不到应有的救治,我女儿被害的真相至今没有立案查清。

    11月20日,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七条,向桐庐县人民检察院提起控告,请求检察院依法要求桐庐县公安局对被害人受到放射性核素污染的不法侵害行为进行立案侦查或者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12月31日,我去检察院拿到检察院的回复函(单上的日期是12月26日),内容为:“经审查认为,钟知含受放射性核素污染不法侵害的事实,目前证据不足以证实,故桐庐县公安局的《不予立案理由说明书》成立” 09年1月1日,我去公安局拿到《不予立案情况说明》声称桐庐县公安局已应桐庐县人民检察院的要求发出《不立案理由说明书》回复了检察院,经检察院审查同意公安局的不立案理由,故不予立案。但却没有人告诉我,他们不立案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就这样:不立案的理由成了谜?因为公安根本拿不出不依法立案的理由。而在权大于法下:科学的检测报告、放射医学专家的诊断与权威机构的司法鉴定结论都成了废纸。而致使中国第一例恶性投放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案—成了惊世冤案!!以致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广泛的恶劣影响。

    尊敬的各位首长,核放射问题是世界性关注的问题,也是我们社会主义大中国关注的问题,因为全世界都知道,核放射问题是关注到公众性生命健康的问题,我受到放射性核元素的侵害,在我身边的人都是受害者;因遭人谋害我8岁女儿受到了更严重的放射性核元素侵害,她身边的同学和老师以及我的家人等等都是受害者。这个案件不仅严重地危害了我母女的生命,也直接危害到周围人群的生命健康。现在凶手李林法等在桐庐县公安局的保护下,还掌握着放射性核元素,他们还有可能再次投放放射性核元素去残害更多人的生命.

    尊敬的各位首长,自被害人母亲我向桐庐县公安局报案至今已有1年多,公安局收到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已有80多天,但至今桐庐县公安局仍不予依法立案侦查,查清被害人体内放射性核元素的来源!丈夫已经离异,我们早已负债累累,无辜年仅8岁女儿生命危在旦夕!不知还能活多久!!!冤案何时才能昭雪? 我在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诉讼案,也已有1年多了,但法院既没有按法律规定延期,也没有在法定时间内判决。核放射母女真的走投无路了。此案在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已作了报道。

    尊敬的各位首长,以上血泪之述字字属实。人命关天!!鉴于该案的特殊性、危害性,涉案凶手的背景复杂,今错误!链接无效。核放射侵害母女跪求:尊敬的中央首长您为错误!链接无效。核放射被害人做主!

    下令让公安机关查清惨遭放射性核元素侵害的事实真相,查清放射性核元素来源,依法严惩犯罪凶手,以遏制犯罪行为的蔓延!还惨遭核放射侵害的母女 一个迟到的公道!!责令浙江省卫生厅、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依法严格加强放射性核元素的管理,以遏制犯罪行为的蔓延,还社会大众一个公道!并跪求中央首长您下令保护我全家所有人的生命安全。

    核放射侵害母女:钟亚芳 钟知含

    2009年1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防化兵曾成功挫败针对尼克松的放射性袭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