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一乡政府公款吃喝 副书记家属酒后猝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5日 转载)
    
    福建一乡政府公款吃喝 副书记家属酒后猝死
     (博讯 boxun.com)

    快报速评
      逢年过节,酒后猝死的事情并不少见。只是这次,主人公身份的特殊性决定了这则新闻的高关注度,因为,就像新闻中某一知情人所说的“这样的事情在年底实在是太普遍了,如果不是出这样的事,估计没人会在意的。”
      的确如此,更何况,这位家属是否因喝酒过量引发猝死还有待认定,当然,也许会有好事者理所当然地将之与公款吃喝、公款消费联系起来,但问题的关键并不在此。关键是,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以至于有更多的人可以有更多的理由,更多的臆想,来猜测这件事情背后的细枝末节以及暗含的种种可能,由此引发的负面影响太耐人寻味,甚至于大过事件本事。或许,它只是一则简单的醉酒猝死案而已。
      酒这东西,早已没了古人“把酒问青天”的意境,在现代人眼中,“一醉方休,不醉不归”早已成家常便饭,更何况,年关将近,更有了狂喝的理由。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即便你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勇气,但最终会被这股喝酒大潮裹挟着前行,不能自拔。
      倡导适量喝酒,文明餐桌的社会风气似乎还要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东南快报1月15日报道 1月11日下午,(福建三明市)将乐县南口乡政府组织的这样一次活动,因为一个不正常的后果:一位乡党委副书记的丈夫晚宴后,回家深度昏迷,数小时后在医院被宣布猝死。而导致这件不适合传播的活动在将乐县传的沸沸扬扬。
    “大家都感觉很没面子,是个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今天在水利局办事,人家问起,我头都抬不起来。”南口乡赵副乡长做了个将头狠狠埋下去的动作,但同时他又说,乡里组织的这样一次聚会是三年来的第一次,谁都没想到,“年底这样一次人之常情的事情,竟然会出这种意外。”
      医院:人送进来的时候已经深度昏迷 全身青紫 家属反映有喝过白酒
      南口乡虽然离将乐县城关有18公里左右的距离,但“乡政府领导组织公款吃喝,而且还喝死人”这样一个事情,还是很快传到县城。
      “他们花的是谁的钱?还不是公款,这些钱应该这么报帐呢?估计谁都不会去查。”将乐县某局一位退休干部说,对于死者及其家属,他很同情,但觉得年底了,各部门纷纷组织吃请,而且花的是公款,这股风气应该刹刹了。
      很容易,在县城记者就了解到死者姓肖,是南口乡某小学副教导主任,“他平时就喜欢喝点酒,而且喝起酒来很爽快。”学校的同事这样描述。
      在将乐县医院,1月11日当晚的值班医生郑天禄对当时的情景记忆很深,“这个病人我们抢救了很久,9时30分左右入的院,当时人已经深度昏迷了,血压不稳,特别是末梢循环的氧饱和度只有25%,是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因为严重缺氧导致身体青紫色,到第二天凌晨5时55分,我们宣布了临床死亡,这种死亡,我们称之为猝死。”
      郑医生表示,入院时家属反应患者在之前有喝过白酒。
      “是否是酒精中毒导致死亡,这必须经过尸检才能确定,也许是别的原因死亡,也有可能喝酒喝过量只是个诱因,但因为家属没同意尸检,这些都成了个谜团。”郑天禄表示。
      “平时我们遇到喝酒都是躲的,这次喝的并不多”
      对于在乡里出现这种事情,南口乡政府赵副乡长觉得实在是冤,平时乡里接待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是能不喝酒就不喝的,而且这次“都是自己人,大家都不会喝的太多。”,据赵副乡长介绍,11号那天,乡里组织开了个会议,商量安排下星期的事情,在会上有人提出,这几年乡里的领导换的比较频繁,很多人的家属都互相不认识,能不能搞个聚会,大家熟悉一下。
      “这种聚餐,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组织了,而且年底到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嘛。”赵副乡长说,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大部分人就到预定的一个山庄去了,而肖某是晚上5时30分左右来的,“大家都比较高兴,喝酒也很宽松,喝白酒喝红酒都可以,我记得他是和夫人们坐一桌的,乡里领导只有一个女领导,所以那一桌子除他外,其他都是女的,应该是没人灌他酒
    在1月11日,南口乡政府领导层组织聚餐的山庄,记者从老板口中了解到,当时南口乡吃了三桌,男的一桌,女的一桌,还有一桌是小孩子,白酒喝了四瓶,是46度的,另外还喝了些红酒和啤酒。
      “白酒价钱不高,80元一瓶,酒水加上菜金一桌也就600元左右。”山庄的黄老板说,这个价位的标准,在县城也就算中等。
      但对于记者要看当时点的菜单和结算清单时,山庄老板表示单据都带回家了,无法提供。
      另外,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山庄老板是南口乡人大主席的弟弟。
      内幕:参加的都是乡里副科级以上的干部及其家属
      另外据南口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反应,1月11日组织的聚餐,只限于乡里副科级以上干部及其家属产加,其他人员是没资格参与的,“我们乡副科的限额是13个,那天晚上他们应该全去了。”
      “这样的事情在年底实在是太普遍了,如果不是出这样的事,估计没人会在意的。”据一知情人说,那天晚上吃完饭大约在7时30分,有车分头送大家回家,肖某那时候并没看出什么异常,但一个多小时后,南口乡的几个领导就去了肖某的家里,当时肖某睡的很沉鼾声很大,但有点不对劲的是,不管怎么叫,肖某就是不醒,家人赶紧叫救护车送肖某去医院。
      在医院,南口乡的书记、乡长和副乡长都来了,“如果不是在政府聚餐后,发生的这种事,估计乡里的领导都没这么紧张的。”南口乡的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当时乡里领导在医院守到半夜12点才离开的,还安排了一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留下照顾。
      “这应该是个教训,即使不能和大吃大喝随意公款消费挂上勾,但年底了,党员干部要特别注意这方面的事情,不要接受不必要的吃请,要注意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将乐县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CCTV曝料:每年公款吃喝出国竟花九千亿
  • 公款吃喝和中国社会网络结构——采访社会学家张文宏教授/ 张修枫
  • 中国公款吃喝耗资大,监督机制仍缺位
  • 中国各级党政部门公款吃喝耗资大
  • 国务院官员否认各级机关每年公款吃喝3000亿说法
  • 汪华斌:把公款吃喝玩乐(含招待费)的钱捐献给灾区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一把手”自减公款吃喝支援灾区倡议书!/陈则义
  • 河南汝南纪委与公款吃喝 干部酒楼对峙 (图)
  • 中国一年公款吃喝花掉3年国防开支
  • 专家建议设挥霍浪费罪遏制公款吃喝风
  • 林金芳:当公款吃喝变成一种“产业”
  • 公款吃喝的数据是雾里看花吗?
  • 今天在某饭店偶尔看到公款吃喝清单,大吃一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