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9元月8日我结束了会见网友的北平之行
    
     回家的第二天上午九时许,当地(四川罗江县)负责国保的县公安局张副局长,亲自登门“拜访”了我。 (博讯 boxun.com)

    
    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曾给当地国宝蔡队长信息说明,家有80岁老父非常胆小,老人经不起太大动静的场面,他们还算守约,着便装而来,车停的离家门稍远,等我收拾完毕,离开家门之际回望身后,我还是看到了老父亲手扶门框站在门口,还是看到了他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惊恐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阵酸楚,我故作轻松的对他笑了笑,意思是让他不要担心我没事的,挥挥手便毅然走出家门,随之他们把我“请”到了县政法委。
    
    他们带我到了一个似乎是会议室的房间,在一个圆圆的会议桌子旁坐定,张副局长在委派了一位国保陪我闲聊后,随即不见了踪影,上午基本上没有实质性谈话题,主要主题就是不要再这样全国到处跑了,只是隐讳的警告我,这样对大家都不好.我也基本同意不再出门,原因是这次旅行使我疲惫不堪,深感体力严重透支,急需全面的恢复.当然囊中羞涩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到了中午,三位国保人员“陪伴我左右”出了政法委大门,我心里一阵轻松,心想不就是见了几个网友吗,这和触犯法律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这事情也该到此为止了,我以为他们要送我回去了,结果他们挽留我吃午饭,我们就在当地一家小饭店简单的吃了一顿"工作餐",我心情放松的开始食用,在就餐快要结束的时候,国保却说了句:今天下午3点半左右德阳市国保支队还要过来人找我谈话,食物不由在喉咙中哽咽了一下,食欲大减,餐毕我立刻要求回家,我要赶快回去给担心等待我的老父亲一个交代。
    
    燃上香烟,父亲拿板凳坐在我面前,眼里闪动着慈爱与忧虑,我们默默的对视着,几个小时的等待思虑,等待着下午的又一场较量,他们再次找我究竟是因为我这次出去访友?还是因为零八宪章签名(因为是零八宪章前303签名者之一)?
    
    下午大约3点10分左右,罗江的国保打电话过来说车已停在我家附近,接我去当地的政法委办公室。3点40左右德阳国保支队的人一行三人走了进来,态度比上次(我从广州回家后,他们以我参与了罗江08年5.21事件对我传唤,并到我家抄了家,电脑至今未归还,)凶狠了很多!
    
    一行三人进入“圆桌会议室”后,一个自称“司机”的人坐了下来,另外两人把张副局长叫了出去,这时包括“司机”在内有三人与我“闲聊”,“司机”显得很和善说:“怎么样?走了一大圈,有何感想?”我说:“没有什么感想,就是见见朋友!”。“司机”说:“其实没有什么意思,劳命伤财,能有什么结果?还不如找点生意做做,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说:“是啊,我也很想好好的做点生意,毕竟儿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但是现在的经济环境不容我好好做生意阿!权贵经济下没有我容身之地!”…….
    
    说话间三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叫雷昊(电话:139****6990),(上次由于气氛比较融洽,我与很多国保互留了电话,此人当时还说是我的高中校友)冷脸坐下劈头就是:“李宇,上次我对你很客气,你现在已是国内最活跃的人了,你如果不收敛,要知道我们就是一党专制!你叫我们按游戏规则玩,要知道游戏规则是我们定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我们会把‘十八般武艺’用在你身上,你是吃不消的!”
    
    看到他这副嘴脸我心中一阵反感,但我还是抑制住了,说:“你不要威胁我,我怕威胁就不会跟你玩!关于游戏规则,你们作为强势一方,自己制定的规则自己又打破规则,这样玩有意思吗?当然,作为凡骨肉身,肯定是难以承受你们的‘十八般武艺’的,不过很想问问你们的‘十八般武艺’都有一些什么招数?”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支队的人与张副局长也以相同的口吻对我进行威胁,张副局长更是以把上次非法抄家抄走的,我与前妻在睡房中观看的所谓“淫秽物品”给我儿子看作为威胁的手段!说要让我儿子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卑鄙下流的人,我一下子被激怒了,但却依旧镇定的说:“如果你把那些东西给我儿子看,这本身就说明你就是卑鄙下流的人!”
    
    几番唇枪舌剑,此时,场面已弩张剑拔;空气中弥漫了浓浓的火药味,似乎轻轻的一触即可爆炸,当然,这火药应该更多的来源于我的身体,我的整个器官与毛孔都在扩张喷发着一种愤怒!在飞速发展的文明社会里,在一个与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签约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度里,仅仅因为一个公民出去旅游访友而遭到恐吓,无论是一个个体的人与集团,都不能如此卑鄙下流,对我的恐吓我能承受担当,但对于我80老父的惊吓,与对我尚未成年的儿子进行要挟,让我做为一个儿子与父亲的责任感所不能忍受与漠视,尽管我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平静,但我知道,我随时都准备好了燃烧乃至化为灰烬...
    
    看到局面有可能要失控,我们本地的国保蔡队长站起来打圆场了,他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李宇你到另外一个房间履行一下手续。本县的两位国保就与我一起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间,坐下后我就问:“是传唤吗?如果是传唤我要看看手续”,他们说不是传唤,仅仅是想问问你都去了一些什么地方,见了一些什么人!我说这可以,我本来就是公开的出门见朋友的,又不违反你们什么法律!
    
    当然在上面的过程中,有朋友不断的打电话进来,中断他们的“威胁”与“询问”!特别这时一个美国朋友的电话打进来,更是让他们惊愕!我把电话开为免提,看到他们惊愕的表情,心里很是高兴并且被深深的感动着,什么是朋友?就是在你最危难的时候围绕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人,我为我这次出访交友的价值,再次打上了“肯定”的感叹号!
    
    补充一下:关于“游戏规则”注解:因为上次在我出门前,张副局长也威胁过我,我认为他们可能会乱来,在这次回家前,我通过短信告知蔡队长,让他转告张副局长,希望大家都按游戏规则玩,这样对大家都好!
    
    关于罗江08年5.21事件注解:5月21日,重灾区德阳所辖的一个县城—罗江,因贪官鲸吞赈灾物资被群众发现,所引发的一起群体事件,当地国保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我就是引发这个事件的幕后指使者,从而骚扰,妻子也因此感到恐惧不安,愤然离我而去。
    
    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我出门旅游一番,不是也在为拉动内需作出我一点小小的贡献吗?他们有必要那么兴师动众大惊小怪?他们到底怕什么呢?竟然对我的访友如临大敌草木皆兵,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在此,我也想对雷昊们说句话:如果我们之间有私人恩怨,那么,我们可以签署一个生死之约,无论谁打死谁,愿赌服输责任自负,后世无怨!你可以选择一个时间、地点,我们可以一对一的决斗,你我双方不要任何人参与,我决不失约,迎战到底!但是,对于家人父辈与孩子进行恐吓要挟,那是小人行径,因为,你在要挟我的家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你也有家人孩子,他们是不希望你在外面与人结仇的,你的品德与行为直接与你的家人息息相关,你对别人的无端恐吓,也就是给你家人制造不安定因素!你所说的话已经全部记录在案,请问你这是代表你自己所说话?还是代表政府说话?我想,我们爱民如子的父母官,及清廉无私的政府肯定不会要求你这样说!作为一个个体的成年人也罢,或者你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也罢,你们都要为你们的言行负责,否则,你们都必将会付出代价,并且是沉重的!
    
    据我所了解,上次在湖南郴州我与网友会面时“有人举报我们贩毒”,我想,那肯定是“十八般武艺”之一!还有就是“嫖娼”啊,“网络诈骗”啊,“非法经营”啊,等等罪名也应该在“十八般武艺”之列
    
    我等待着,等待着“十八般武艺”对我的光顾,尽管我的身躯已疲惫不堪,但我毅然会挺直胸膛,站在寒风凌厉的十字路口,去迎接那比严冬更寒冷的“十八般武艺”!
    
    普天下热爱交友的朋友们!关注我李宇的命运,就是在关注你们的命运,就是在解析“十八般武艺”!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试看“十八般武艺”怎样出炉,李宇定会与之随风起舞!
    
    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2009.1.11
    
    角马的理念:广交友 缓结社 深挖洞 广积粮
    Email:[email protected]
    Tel:1398107385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被禁止参与公民监政会活动
  • 角马俱乐部与秘密组织——兼谈泛蓝的萎靡/阳光中国18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