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网”再次抗议当局持续任意羁押、骚扰、威胁《零八宪章》签署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8日 转载)
    维权网 2009年1月8日
    
     (博讯 boxun.com)

    尊重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停止打压《零八宪章》公民运动
    
    ——“维权网”再次抗议当局持续任意羁押、骚扰、威胁签署人
    
    
    
    “维权网”了解到,中国当局整一个月来持续对依法践行公民宪法权利而参与《零八宪章》签署的人进行任意羁押、传唤、约谈与威胁恐吓,一些联署人被当局要求公开声明退出《零八宪章》签名,这虽然普遍遭到签署人的严词拒绝,但当局放出“宪章非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已被“定性”为“反动政治纲领”等威胁性言词,给签署人制造社会和心理压力;一些体制内的学者被单位出面约谈,施加政治压力。“维权网”对此提出严正抗议,并强烈呼吁中国当局尊重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停止打压《零八宪章》签署人!
    
    
    《零八宪章》是由国内一批理性、和平、富有责任心的良知人士共同联署发布,她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反映了中国社会发展的趋势,反映了民心民意与民愿,是一份温和、理性、同时极具建设性的公民表达意见书。从宪章文本的内容而言,她没有任何违背法律、颠覆政权的言词,从文本的表达形式而言,签署人完全是践行中国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所以《零八宪章》从内容到形式都符合宪法原则,是公民依法践行自己的宪法权利与承担社会责任的行动。
    
    
    然而如此一份集合现代公民权利与责任的文本,在还未出世之日,就遭到了当局的打压。 2008年12月8日晚上,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与异议作家刘晓波就被北京警方带走并抄家,张祖桦先生被传唤了12个小时,而刘晓波先生则被非法羁押在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地方监视居住,每天提审、禁止看书报看电视与外界信息隔绝,仍然面临被起诉的可能。12月26日,北京国保警察又对张祖桦先生进行了第二次传唤、直接对其人身自由和安全进行了露骨的威胁。
    
    
    从12月9日《零八宪章》发布后,中国当局动用大批警力对全国各地签署《零八宪章》的人士进行了传唤、讯问、约谈与恐吓。据“维权网”12月19日发布的《抗议官方继续传讯、威胁“零八宪章”联署人》(http://www.crd-net.org/Article/Class4/200812/20081219215427_12502.html),部分统计到全国共有13个省市的58人因签署《零八宪章》先后被当局传唤、讯问与威胁恐吓或工作单位领导约谈警告。据我们近期跟踪搜集到的信息(可以肯定还有更多的受到传唤讯问、约谈及恐吓的联署人,因为各种原因而不为外界所知;有的联署人因受到警方威胁不愿对外披露),特此在《零八宪章》发布一个月之际公布以下补充情况。12月19日以来,各地被传唤、讯问、约谈或恐吓的人士包括:
    
    
    (北京)于浩成 夏业良 徐友渔 崔卫平 栗宪庭 莫之许 李智英 周鸿陵 陈永苗 王俊秀 刘军宁 贺卫方 梁晓燕 徐晓 朱久虎 郭玉闪 江天勇
    
    (湖南)万凤芝 刘建安 陈作勇
    
    (江西)徐高金
    
    (江苏)陆文
    
    (广东)艾晓明
    
    (河北)李金芳
    
    (上海)马亚莲 张君令
    
    (山东)李昌玉
    
    (广西)黎小龙
    
    (陕西)张鉴康、杜义龙、吴起、杨海
    
    (云南)魏文英 刘正善 王玉文
    
    (贵州)申有连 汉心
    
    (四川)刘正有 刘贤斌 陈卫
    
    (重庆)杨远宏
    
    (黑龙江)赵景洲 陈惠娟
    
    
    部分宪章联署人的传唤情况如下:
    
    
    这些被传唤、审讯的人,一般都被警方反复追问是如何看到《零八宪章》的?是怎么签署《零八宪章》的?对《零八宪章》有什么看法?谁是《零八宪章》的撰稿人与组织者?在一些地区,警方还要求签署人公开发表声明退出《零八宪章》。在得到签署人断然拒绝后,国保警察就宣称:《零八宪章》攻击了党和政府的政策,涉嫌非法结社;如果继续往前走,后果严重;《零八宪章》中有关联邦制的条款,性质很严重等等;进行威胁恐吓,制造恐怖气氛。
    
    
    湖南湘潭的万凤芝,《零八宪章》第三批签署人,被湘潭国保警察两次传唤: 于12月24日傍晚至25日下午、12月26日傍晚至27日晚上,先后每次达二十多个小时的传唤、审讯。
    
    
    12月29日上午,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育才路派出所通知刘贤斌于当天下午3点到育才路派出所,说国保大队有事找他。下午3点,刘贤斌准时赶到派出所,国保大队的有关人员在出示证件后,开始了对刘贤斌的询问。首先,国保警员问了《就邓永固事件致遂宁市委、市政府公开信》的情况。刘贤斌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国保人员问刘贤斌怎样参加了《零八宪章》的签名。刘贤斌说是朋友在电话上告知《零八宪章》的大概内容后,认为《零八宪章》代表了自己的一贯理念,就同意签名,并表示《零八宪章》的内容非常理性温和,不应该受到当局的打压。国保人员就说,《零八宪章》攻击了党和政府的政策,涉嫌非法结社。刘贤斌对此进行了反驳。之后,国保人员要求刘贤斌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刘贤斌当场表示拒绝。最后,国保人员向刘贤斌宣读了“剥权期”的八条规定,要求刘贤斌在“剥权期”不得发表言论、接受采访和随便离开当地。整个询问持续了一个小时。
    
    
    12月29日下午3点半,湖北潜江国保大队警察对姚立法先生进行了“涉嫌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刑事传唤。国保出具的传唤证是“潜公国保刑传字00002号”,依据是刑事诉讼法第92条第一款。传唤内容就是围绕《零八宪章》的签名。国保警察主要追问了签名活动谁是组织者?宪章是谁起草的?姚立法自己签名没有?是怎么看到的?以及问到姚立法对宪章怎么看?国保警员特别提到《零八宪章》中有关联邦制的条款,说性质很严重。而姚立法先生认为宪章与中国宪法落实公民权利是相符的,与中央提倡的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是一致的。所以自己将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继续工作。
    
    
    12月30日上午9点40分,遂宁市公安局传唤民运人士陈卫到镇江寺派出所,并出示了传唤通知书。现场有遂宁市国保的李波、刘崇超、姜姓女警官以及两个民警。他们首先询问了有关邓永固的事情。当他们提出主要是为《零八宪章》而来时,陈卫当即表示这是公民正当地行使自己的权利,对《零八宪章》的内容完全赞成,警察对公民的正当行为进行盘查是滥用职权维护专制,对不起广大人民,是非常可耻的。对警察询问从何种渠道知道并签署《零八宪章》时,陈卫只是简单回答通过网络,至于具体情况则不予回答,因为这是一件正当的事情,正如一个人有权不告诉别人他吃什么饭穿什么衣一样。国保负责人随后宣布《零八宪章》是违法的,是不满和攻击党和政府,要求陈卫退出签名,停止有关《零八宪章》的活动。陈卫马上要求他们出示证明《零八宪章》违法的正式法律文件,而国保拿不出任何法律文件证明《零八宪章》是违法的,也许就算有也见不得天日。他们只是推说去比照宪法。陈卫表示这只是他们个人观点,不足为依据,《零八宪章》温和、理性,阐述的是世界人民公认的普世价值,作为首批签署者非常自豪,广大人民非常欢迎它,只有专制者惶恐不可终日。国保大队的队长李波最后警告陈卫,已打了招呼,如仍从事有关活动将承担法律后果。对此赤裸裸的威胁,陈卫立刻站起来,毫不犹豫地说了八个字:不言而明,一以贯之!表达自己不怕打击的意思。传唤在上午11时结束。
    
    
    2009年元旦当天,上海黄浦区公安分局警察到上访维权人士马亚莲家中讯问《零八宪章》的事。当警察问及:“你觉得《零八宪章》过于激进吗?对因参加《零八宪章》签名有人被抓怎么看?希望你要按照正常的渠道反映情况,而不要干过激的事,签名的人可能会承担相应的后果,并且这个后果会很严重的,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吗?”马亚莲回答:“相比当前官商勾结对百姓大规模、大幅度的严重侵权,相比中国司法腐败的恶劣状况和地方政府为所谓“政绩”对民众采用的法西斯、黑社会手段,我认为《零八宪章》是很温和的,且太温和了。《零八宪章》讲出了民众的心声,才会得到大家的呼应。任何谏言都只会对国家有帮助,真正会颠覆国家政权的是那些打着‘国家利益’旗号的腐败官员而非《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作为执政当局应该从中吸取好的方面。何况言论自由也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现竟然抓捕谏言人,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备感执政当局的愚蠢。我既然签名,当然愿意承担责任,包括任何风险与后果”。
    
    
    1月6日晚上7点左右,西安维权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法律工作者张鉴康与历史学家吴起及贵州前往西安走访的作家汉心一块在家中聊天时,忽然十多个西安市的国保(包括区国保和市国保)冲入张鉴康家中,并对电脑上的《零八宪章》内容拍照,抄走了他的电脑,并在没有出示法律文件时将他们全部带到一宾馆中审问,吴起先生在当晚10点多释放回家,张鉴康直到次日凌晨2点才回到家中,这是因宪章他第二次没传讯。但查抄的电脑没有归还。陕西宝鸡市另一维权人士杜义龙原本准备赶到西安与张鉴康他们聚聚,结果在6日还没有动身时,就被宝鸡国保带到警局一直审问到7号下午才释放。张鉴康、汉心、吴起与杜义龙他们被传唤也重点是追问《零八宪章》的事。
    
    
    1月7日上午将近11点时,西安《零八宪章》签署人杨海在公司办公室被前来的两个国保带走。国保将他拉到了西安市的一个宾馆,西安国保大队一处的八、九名国保对杨海轮番进行了6小时审讯。国保主要审问杨海关于《零八宪章》的主使者是谁?是否知道撰稿人是谁?谁参与了修改?谁在修改中修改了哪一条?《零八宪章》主要组织者是谁?刘晓波是否是主使?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人给派活没有?在杨海拒绝回答后,国保明确指称杨海是《零八宪章》五个关键人之一。杨海对这种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表示气愤,明确说自己完全赞同《零八宪章》中的每句话,认为《零八宪章》温和、理性而富有建设性,是对中国社会发展难得的战略性贡献,也是公民践行宪法赋予的自由表达权利,所以根本不存在任何违法的地方。但是国保无理纠缠,硬是想将公民意见表达的文本弄成一个什么团伙来打压。杨海对国保说:“象《零八宪章》这种历史性的有重大意义的文件,我被认定为参与其中的重要人物,我觉得有些害羞。当然你们若一定要将这种荣耀加于我身上,那我只是觉得对不起那些真正的起草人。如果你们一定要为《零八宪章》而关押我,那我将感到荣幸,并且我准备着被褥铺盖,现在就不放我回去也行。”杨海指出警方这种行为是“反应过度,误读误判,不懂得通过正常途径来与民间沟通。”杨海给国保宣讲了一通《零八宪章》的内容。国保强调说杨海的回答太粗线条,但还是在傍晚结束传唤,放他回家。
    
    
    与上面这些出动警力传唤、威胁《零八宪章》签署人的作法相应的,还有一些体制内的学者遭到所在单位领导的讯问,给这些学者工作与生活带来压力。这种通过单位领导出面来给公民表达自由施压的作法,事实上也是一种典型的公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零八宪章》签署人徐友渔先生叙说:“12月29日下午,我接到单位领导的电话,谈《零八宪章》的事。他首先问我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然后问我为什么要在上面签名,我回答说,我看了宪章的内容,觉得不错,符合现行宪法精神,与中国已经签署的联合国宣言、公约一致,我签名是在履行得到宪法保障的权利。他说,《零八宪章》违反了现行宪法和法律,我直截了当地呵斥:‘胡说八道!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人辩论这个问题。’我问他看过这个宪章没有,他说没有,我说,那你应该先看看再作自己的判断,不要跟着上面瞎说。他要求,不能在宪章上签名,如果已经签了,要声明退出,我说绝无可能退出”。
    
    
    12月29日,山东大学附中教师李昌玉接到学校党总支书记的电话。书记开门见山问他是否在一个叫《零八宪章》的文件上签名了。李昌玉说:“是的。我不但签名了,而且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 —— 横议〈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被捕》,表明我签名的原因。” 在李昌玉熟悉的语气之中,感到书记是对他参与这些活动表示遗憾和劝阻。
    
    
    12月最后一周,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先生被学校有关部门领导找去谈话,对方态度虽然很客气,说明是了解情况,但意思明确,那就是对夏教授提出警告:如果继续往前走,后果严重。
    
    
    中国政府在传唤、约谈与威胁《零八宪章》签署人的同时,还加紧对网络的封锁。从12月26日晚上开始,中国大陆网站在GOOGLE、百度、雅虎等搜索引擎上再也找不到《零八宪章》的词条。
    
    
    中国当局针对《零八宪章》联署人如此广泛动用警力来传唤、讯问、约谈、威胁恐吓,同时调动各有关单位领导来对本单位联署人谈话、提出警告与要求,动用纳税人的税钱来打压、封锁《零八宪章》,这种动用公权力设法阻止公民践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为,是与中国政府业已承认并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相违背的。《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的规定,赋予了人人自由表达的权利。官方的打压也与中国领导一再提倡的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相背离;同时也违反中国现行《宪法》第三十五条“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规定。
    
    
    为此“维权网”再次强烈要求:
    
    1、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刘晓波仅仅因为使用和平的方式表达对人权、自由、民主、宪政的诉求,就被秘密“监视居住”,这是因言惩罚、严重侵犯了他的言论自由人权。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款和第22款以及中国宪法第第三十五条都有保护该权利的明文规定。《世界人权宣言》第9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 (联合国“任意羁押工作组” 采用的衡量“任意羁押”的充分条件之一:因为行使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而被关押,即属于任意羁押。)所以,警方继续秘密羁押刘晓波先生,已达一个月之久,并以没起诉进入程序为由不让律师介入,这些都严重违反了国际公约。
    
    
    2、立即停止警方对《零八宪章》联署签名者的传唤、抄家、没收私人财产、威胁与恐吓,停止通过单位行政权力来阻止公民践行宪法权利。
    
    
    3、解除网络及其他媒体对《零八宪章》的封锁,保障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与参与权,让中国公民自由地讨论和评议《零八宪章》。
    
    
    维权网
    
    2009年1月8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维权网”是民间非政治性维权志愿者的国际联网,旨在中国推动人权保护、协助民间维权,通过非暴力和法制的途径,监督政府落实其人权承诺,追究侵权责任, 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维权网”提供热线咨询、信息发布、培训、小型资助、研究助理等服务项目。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零八宪章》签署人杨海等多人被国保传唤
  • 《零八宪章》让当局神经如此紧张
  • 《零八宪章》让当局神经如此紧张
  •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图)
  • 声援《零八宪章》,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集会(图)
  • 《零八宪章》签署人刘晓波被关押过程中待遇极差
  • 陈惠娟:为了《零八宪章》签名,我和片警的对话(图)
  • 《零八宪章》签名信箱被传入大量垃圾信件
  • 《零八宪章》签署人赵景洲被传唤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选摘(十八)
  • 《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贤斌、陈卫被传唤
  • 刘霞刚刚见到刘晓波,传闻高层对《零八宪章》定性
  • 《零八宪章》正式标识发布(图)
  • 维权网:中共认为“《零八宪章》联邦制的条款性质很严重”
  • 张宪:面对《零八宪章》的勇气与谦卑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 《零八宪章》只是最温和的诉求
  • 零八宪章签名人留言摘选(十七)
  • 中国零八宪章签署人谈论当局施压
  • 《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牟传珩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王军涛:《零八宪章》诉求中的政治睿智
  •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赖锦东:支持《零八宪章》做好坐牢准备---全民同心同德彻底铲除腐败
  • 徐友渔: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零八宪章》对共产党是特大利好/雅钰
  •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阮杰随想:新年话刘晓波、《零八宪章》暨献海外民运
  • 鲁扬:《零八宪章》不是一场“阴谋计划”!
  • 中共对《零八宪章》的态度表明中共是谎言暴力集团/雅钰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现实意义 /马萧
  • 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零八宪章:公民十年
  • 刘逸明:《零八宪章》照出了左翼知识分子的无耻嘴脸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零八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胡平(图)
  • 丁乙/《零八宪章》所遭遇到的网络封锁(补充)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