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河南固始县农民上访看中国的信访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7日 转载)
    ——固始县陈集乡臧集村20年来的农民上访维权过程
    
     以李传付、蒋国乐、冷佃华、李孝芳为代表的上访农民所反映的问题是多年来臧集村的几个村干部加重农民负担,合伙贪污一百三十多万元,强行推销伪劣种子,坑农害农,以治疗精神病为名,非法拘禁农民代表李孝芳,打击陷害维权农民代表李传付。这些事实俱在,臧集村人人皆知。 (博讯 boxun.com)

    
    上个世纪80年代,李传付父子因为代表农民上访县委县政府,抗交过重的村提留,以张文才为首的几个村干部怀恨在心,一直在伺机报复李传付父子。
    
     1985年农历腊月初二的夜晚,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将睡在看鱼棚的李传付父亲李文杰打成重伤。治疗半年后方才能出院。
    
     1988年11月16日上午,陈集乡治安队队长朱仕乐带领几名治安队员趁李传付家里没人,撞开李家的大门,抢走粮食12袋(900斤左右),自行车一辆,手表一块。李传付妻子付照侠赶来制止,遭到朱仕乐等几个“治安队员”的殴打。几个土匪一边嘻笑,一边扒光并撕烂付的衣服,不堪入目。
    
     事后,李传付找到张文才等村干部交涉此事。又遭到张文才、胡国生、叶长林等几个村干部殴打。乡政府又派来李志全(当时乡法庭庭长)将李传付扣上手铐,带到固始县拘留所。拘留十几天后,李传付的父亲李文杰因含冤屈,气急身亡。李文杰死后的第二天,县拘留所才把李传付释放出来。
    
     1996年乡村干部搞开发强行霸占李传付的承包土地2.4亩,此次开发强行共霸占臧集村农民土地近50亩,打伤村民付之厚及其妻子张丙兰,儿媳杨群芝,女儿付照荣等四人。
    
     李传付一直在不屈不挠的的组织农民抗争。但臧集村的农民负担一年重逾一年,越来越重的势头强跨入到21世纪。
    
     在李传付的感召下,2004年蒋国乐、冷佃华、冷佃友、李孝芳,张继明、万学礼等农民自觉的加入维权的行列,成为臧集村的农民维权代表。
    
     因为以法起诉的路子走不通,法院从来不帮助农民说话,民主选举又强奸民意。所以这几个农民代表只能上访、只能组织农民集体上访——因为中国的民主法制环境异常恶劣,法制维权和民主维权走不通,所以中国农民只能以上访的途径寄望于“清天大老爷为民做主”来解决问题,能走得通吗?
    
     按照上访程序,这些农民代表无数次的上访固始县信访局,固始县农监办,信阳市信访局。四次上访了河南省信访局(到国家信访局之前已经三次去了省信访局,前两次被信阳市信访局和固始县信访局的人截了回来,第三次才与省信访局的人见面谈话。从国家信访局回来之后,按国家信访局的人要求,又第四次去了省信访局)。一次上访了国家信访局,一次上访了国家农业部。下一步除了准备上访国家信访局、国家农业部之外,还准备上访国土资源部、中纪委、政协、人大等有关部门。
    
     臧集村的农民代表规模上访从2004年开始的,县、市、省等有关部门未做深入调查,只是随便的去了几个人约见村干部。2007年11月17日,固始县农监办第一次形成《农民上访处理意见书》。
    
     这个《农民上访处理意见书》一开始就有严重的问题。
    
     首先蓄意袒护张文才等几个村干部,避重就轻,对几个村干部合伙贪污130多万元的事实,强行推销伪劣种子,造成臧集村村民98、99连续两年大幅度减产,坑农害农(从99年开始臧集村农民一直在上访索赔,至今未果)的事实。以治疗精神病为名,非法拘禁农民代表李孝芳等事实避而不谈。只承认“臧集村确有加重农民负担的情形发生”,并为张文才等几个村干部这样开脱:“陈集乡臧集村群众冷佃友曾信访反映该村2004年加重农民负担问题,后经我办派员查实。陈集乡纪委依据我办查处意见,已依律给予该村“两委”主要负责人张文才(村支书)、朱士峰(村委主任)、杨志勇(村支书)三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见陈纪[2005]4号《关于给予张文才、朱士峰、杨志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故不再提出其它处理意见”。
    
     臧集村农民对这个《处理意见书》自然不服。
    
     2008年8月25日,固始县信访局对固始县农监办的《处理意见书》形成了《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这个《复查意见书》同样采取县农监办《处理意见书》的路子,避重就轻刻意袒护几个村干部。对几个村干部合伙贪污一百三十多万元的事情,强行推销伪劣种子,造成村民大幅度减产的事情,非法拘禁蓄意陷害的事情都一字不提,只是轻描淡写的承认臧集村村干部有违法行为,处理的意见是维持原处理意见,并睁着眼说瞎话。
    
     一、2002年至2004年陈集乡臧集村确实存在着自设收费项目加重农民负担情形,按照减轻农民负担政策规定,违规提取的农民负担资金本应全额退还,但经调查核实,该村所自设的收费项目,粮食补差资、退耕还林补助费、占地赔偿、修水渠涵闸工程款、贫困户救济、学校修缮、合作医疗服务费、非典经费、村民组长工资等,虽违反有关规定,但上述所收费用绝大部分确已用于公益事业性支出,不再退还。
    
     二、臧集村自设收费项目收取的15000元会议补助费和超收的4768元水面增值费合计19768元,已全部退还给群众。责成陈集乡政府监督臧集村将2002年至2004年各年度违规提取的农民负担资金用于当年村级公益性支出事项进行张榜公布,接受群众监督。
    
     三、反映村支书张文才等克拓变相贪污五保户补助款16800元问题查无此事。
    
     四、反映要求张文才及校长张学焕2005年秋至2008年春收取学生费用24万元予以退还问题:2008年3月,县教体局已作出处理结论,陈集乡第三中心学学由办民助性质转为公办,同时,县教体局已责成该校将多收的费用全部退还给学生,维持县教体局原处理意见。
    
     五、反映臧集村向村民非法收取教育集资款67.5万元问题与事实不符。
    
     六、反映张文才非法经营炸药库、贩卖假种子坑农,家庭支出明显大于收入问题与事实不符。
    
     七、反映村财务账目不公开问题与事实不符。反映村干部打击报复上访人问题查无实据。
    
     八、该村计划生育违规收款和罚款问题内容不祥无法查实。
    
     ……
    
     臧集村农民代表蒋国乐、冷佃华代表全村农民与县信访局交涉时明确表示对该复查意见不服,并形成不服的具体说明和要求,对于臧集村农民的不服固始县信访局《复查意见书》的说明和要求。信阳市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2008年11月6日形成的《信访事项复核决定书》。《复核决定书》只是重复了《复查意见书》,还是维持第一次固始县农监办的《处理意见书》,并为了阻止臧集村农民继续上访,明确说:此决定为该信访事项的信访终结意见。如信访人对上述复核决定不服,仍然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接到这个《复核决定书》之后,李传付、蒋国乐、冷佃华连续三趟去省信访局,前两次被信阳市信访局和固始信访局的人截了回来,第三次虽然进入到河南省信访局谈了话,但省信访局的人只是说:已经形成了终结意见,不予受理。
    
     这时正值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臧集村的选举竟然被取消了。除了村支书张文才下台之外,其他人原班不动。臧集村农民的民主权利完全被剥夺了。
    
     李传付、蒋国乐于2008年12月11日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的人只是建议李传付等再到省信访局去。
    
     从国家信访局回来之后,李传付、蒋国乐于12月25日再去河南省信访局上访,省信访局的人只是建议李传付等再去信阳市信访局上访,就这样的忽悠……
    
     臧集村农民继续上访的同时(就算信访部门忽悠上访农民,农民只能无奈的奉陪。这样好让人们看清楚中国的信访制度究竟有什么用)正准备以法起诉和开展民主选举。开创法制维权和民主维权。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记者一齐跟踪,并希望把跟踪过程和结果端到2009年人代会和政协会作为议案。以引起中央政府高度重视,促进政府改革思维,并为政府改革提供参考的依据。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富人也上访(3):千万富翁文小武一夜赤贫,到天安门喊冤(视频)(图)
  • 江苏宜兴农民在北京上访:人未回家,屋已被强拆
  • 富人也上访——系列报道(二)珠海访民陈风强(图)
  • 深圳国企上访优秀员工赵国莉---不是囚犯的死刑犯!
  • 近百位上海访民元旦在市政府门口上访
  • 富人也上访——系列报道:河北访民赵春红(图)
  • 杭州定海社区最后“钉子户”被拆 强拆户集体上访(图)
  • 仙桃教育局有权抓上访的辞退民师吗?
  • 科长被关5月上访5年发帖10万终获国家赔偿
  • 朱廓亮:大陆推广严防“上访动乱”经验
  • 江苏张家港75岁老“资本家”被警告:再上访将收监20年(图)
  • 莆田民众上百群众到市政府大楼上访 (图)
  • 山西太原警告:将严肃处置北京上访的民众
  • 网民对新泰强行把上访者关精神病院的精彩评论/毕研韬
  • 山东菏泽近千名退休工人周二集体上访/RFA
  • 吉林访民张洁等到市政府大楼前上访(视频)
  • 河南商城县法官做假案害民 访民多年上访无人管
  • 内蒙古访民毛淑春上访被卖给当地派出所,遭受虐待(视频)
  • 贵州煤矿打手追砍上访村民 宰猪刀伤十人/RFA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官员应该大力提倡信访 欢迎上访群众
  • 境外媒体密集报道新泰上访事件/毕研韬
  • 将上访群众送精神病院是法西斯暴政/李朝灿
  • 作秀:浙江省委书记谈非正常上访 要建立起花瓶法制化制度
  • 周东飞:权力有病才以上访者为精神病
  • 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看还敢上访不?
  • 老支书死在举报上访路上,留给我们五点思考
  • “上访有理”应成为官员共识
  • 各级行政干部在培养上访大户/吴世民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违规创设害我倾家荡产,怀疑上访暴力拘禁致残
  • 从政府门前闹上访县长下乡搞调研谈执政为民/李宏剑
  • 南通迫害上访公民/唐玉珍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老上访又一建议呼声/ 陆大椿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侯建斌
  •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 胡建兵:有感于“我们眼里的小事往往是上访群众的大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