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成瑞、巩献田等人又上书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2日 来稿)
    【时代观察】
    请求答复《关于反腐体系规划的两项建议》
     ——是否同意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 (博讯 boxun.com)

    ——是否同意将国务院监察部升格为廉政监察院并加强和改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胡锦涛总书记并各位委员: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吴邦国委员长并各位代表:
    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和人民政权的生死存亡,是党和人民政权必须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为了很好地完成这一政治任务,我们已就公职人员申报财产问题两次提出建议。第一次是李成瑞、巩献田、马宾等50人于2008年1月20日,向中共中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领导和组成人员,提出《关于尽快制定和认真实施<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的建议书》。这个建议书阐述了制定该法的重要意义、主要内容和必要的配套措施,并附上了《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草案)》11条。上书人员中包括专家、教授、研究员、党的七大代表和老部长等离退休干部,以及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工程师、医师和心理咨询师等各界人士。2月28日,姚保钱、李兆吉等1161人联署支持这一建议。其中还包括原解放军军长、原副部长、原省委副书记、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基层干部、劳动模范、工人、农民。这个先后由1211人签署的建议上报之后,经过半年多的时间,相关领导机关置之不理。于是,有了2008年9月13日向中共中央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领导和组成人员的第二份建议书:《关于反腐体系规划的两项建议——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将国务院监察部升格为廉政监察院并加强和改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其内容在第一次建议书的基础上作了补充,签署者有社会各界人士880人。鉴于上次建议书被领导机关置之不理的遭遇,在第二次建议书的末尾特地写道:“以上两项建议,如果党中央认为正确、可行而予以采纳,希望明确表态,我们将举双手拥护;如果党中央认为是错误的、不可行的而不予采纳,也希望明确表态,并公开说明它错在哪里,为什么不可行,以便使我们和一切关心这个问题的人进一步思考。”但时至今日,第二次建议书上报已过去了三个多月,党中央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领导机关对建议书仍然没有作任何答复和说明,这就使我们不得不第三次上书,并作为公开信发表。
    我们认为,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申报公布财产的法律,并建立和改善国家监察机构及党的检查机构以进行有效的监督,是制度反腐的重要内容,是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它对一切公职人员起着警钟长鸣的作用,对于落实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扩大人民民主,防止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具有积极的作用。这一制度在许多国家已经建立和施行多年,为什么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可以实行呢?究竟是什么人在阻碍这一制度的实行呢?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我国至今未能排除这种阻力呢?
    当前,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影响和国内的若干原因,使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面临着相当严重的困难和挑战。中央已经决定,采取包括投入4万亿元资金在内的多项重要措施,以克服困难,应对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十分关注如何使这4万亿元的巨额血汗钱,能够真正起到克服困难、振兴经济、造福广大人民的作用,而不至于成为少数贪官和奸商共享的“大蛋糕”。过去五年中,经国家检察机关查处的职务犯罪达18万件,平均每天近100件(未被揭发处理的在外)。那么,今后几年中每天要发生多少起这样的事件呢?有人计算,某些地方建设高速公路每公里出一个贪官,那么,这次4万亿资金中有很大部分用于新建设高速公路和铁路,如何做到不出或者少出贪官呢?应当说,在当前,采取和加强包括公职人员申报公布财产在内的各种反腐措施,是更加必要、更加迫切了!
    《法制日报》在2008年年初“两会”期间就曾指出:“一系列腐败个案表明,财产申报和公开制度的缺失,为腐败分子‘壮了胆’,‘帮了忙’,甚至提供了庇护。面对腐败的严峻形势和挑战,两会代表建议,必须尽快推进制度反腐,财产申报立法不宜久拖不决,不能一等再等。”当前应当特别注意的是,一批极右分子最近发表了所谓“08宪章”,妄图用资产阶级专政取代人民民主专政,用所谓“中华联邦共和国”取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态度猖狂,气焰嚣张。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利用广大人民对于当前严重腐败现象的不满,蛊惑和煽动群众。面对这种情况,党中央如果仍对过去曾原则同意过的财产申报制度只字不提,全国人大仍对过去曾经列入立法规划的财产申报立法加以删除(或降为研究项目),这不是进一步为腐败分子“壮了胆”、“帮了忙”甚至“提供了庇护”吗?对于反击极右分子的猖狂进攻来说,这不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客观上助长极右分子的反动气焰吗?而如能采纳有益的反腐建议,不是可以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吗?
    现在,我们再次请求党中央和全国人大答复《关于反腐体系规划的两项建议》。希望在2009年3月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前,给予公开的明确的答复。如果采纳这一建议,即可在这次人大会议上按立法程序着手进行相关的工作。
    我国宪法规定:领导机关要“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监督。”胡锦涛总书记反复强调:“深入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重、注重预防的方针”。我们想:党中央和全国人大,对于我们先是50人、继有1161人、再有880人签署的关于反腐的建议书(2008年9月13日建议书全文及签署名单附后),不会再不屑一顾、置之不理吧!■
    
    联系人:李成瑞(国家统计局)
    巩献田(北京大学)
    马 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2008年12月25日
    附件一:关于反腐体系规划的两项建议
    ——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
    ——将国务院监察部升格为廉政监察院并加强和改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
    中共中央于2008年6月23日全文公布了《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以及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的通知。《工作规划》指出:“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这是完全正确的。文件对建立健全反腐败体系工作的五年规划,在许多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规定,对于推动反腐倡廉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同时,我们也要以对党、对人民负责的精神提出,这个规划还有两项缺陷:一是没有列入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二是没有列入设置具有必要独立性的廉政监察机构并加强和改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我们认为,如果不加上这两项,那么,反腐体系就不可能是健全的,甚至可以说是残缺不全的。为此,特郑重提出以下建议。
    一、坚决维护宪法规定和认真落实十七大宣示的反腐倡廉精神,将制定《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列入反腐规划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党的十七大胡锦涛总书记代表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所做的报告中宣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党同各种消极腐败现象是水火不相容的。”“把反腐倡廉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旗帜鲜明地反对腐败。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扎实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在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更加注重治本,更加注重预防,更加注重制度建设,拓展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工作领域。”制定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正是落实上述规定和宣示,使一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接受人民的监督,保障人民行使知情权、监督权和加强反腐败制度建设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内容。
    这项立法并不是我们现在提出的新建议。早在1988年,国务院监察部便会同法制局起草了《国家行政工作人员报告财产和收入的规定草案》。1993年,经中共中央同意的关于反贪污腐败的立法规划中,就有关于公职人员申报财产的内容。根据这一规划,在1995年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但其内容是只报个人收入、不报家庭财产,只报劳务收入、不报非劳务收入,只在内部向人事部门报告,不向社会公布,人民无法监督。2001年,中纪委、中组部联合发布了《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增加了报告财产的内容,但仍未规定信息公开的办法,致使本应成为“阳光法案”的制度仍然未能落实。此后,又有各方人士,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其他公民,多次促请全国人大按原定规划制定这一法律,但拖了十几年,这项法律始终未能制定。
    针对这种情况,李成瑞、巩献田等50人于2008年1月20日,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领导人和主要成员,提出了《关于尽快制定和认真实施<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的建议书》。这个建议书详述了制定该法的重大意义、主要内容和必要的配套措施,并附上了《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草案)》11条(草案原文见本建议附件)。上书人员中包括专家、教授、研究员、党的七大代表和老部长等离退休干部,以及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工程师、工程师、医师和心理咨询师等各界人士。2月28日,又有姚保钱、李兆吉等1161人联署支持这一建议。其中包括原解放军军长、原副部长、原省委副书记、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基层干部、劳动模范,还有众多工人、农民和其他公民。但领导机关对这个千人上书仍然置之不理。2008年3月5日,即在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开会期间,《法制日报》又载文反映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呼声:“一系列腐败个案表明,财产申报和公开制度的缺失,为腐败分子‘壮了胆’,‘帮了忙’,甚至提供了庇护。面对腐败的严峻形势和挑战,两会代表(原文缺“委员”二字——引者注)建议,必须尽快推进制度反腐,财产申报制度立法不宜久拖不决,不能一等再等。”
    令我们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最近中共中央发布的长达一万多字的的反腐《工作规划》中,竟然只字不提财产申报公布法。这种做法,已经不是“久拖不决”的问题,而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这项立法的必要性,至少否定了最近5年内制定该法的必要性。这是不是进一步为腐败分子“壮了胆”、“帮了忙”甚至“提供了庇护”呢?
    人们不禁要问:这种做法,把国家根本大法的宪法放在什么地位?把十七大宣示的反腐倡廉精神放在什么地位?中共中央15年前就同意过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的规定列入立法规划,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呢?如果是正确的,这次规划中为什么只字不提呢?如果是错误的,究竟错在哪里呢?这种前后矛盾的做法,不仅国内的人们注意到了,而且有的国外媒体也明确地指出了:“工作规划没有涉及公众关切的官员财产公布问题。自1994年起,《财产收入申报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项目。”(《参考消息》2008年6月25日)
    公职人员申报和公布财产以接受公众的监督,并不是我们国家要自行创造的制度,而是世界上许多国家行之已久的一项重要的反腐制度。这些国家有关立法的内容,可说是大同小异。关于申报人的范围,一般包括总统(主席)、副总统(副主席)、国会议员以及行政、立法、司法机关一定级别以上的工作人员。关于申报内容一般包括本人、配偶和所抚养子女的收入和财产状况。关于公布的方式,多是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许多国家还在互联网上建立了专门的官员财产申报系统,任何人可以随时从网上查到这些官员的收入和财产状况。对于迟报、拒报、谎报的处罚,也有详细的规定。按照有关规定,有的国家国会议长因多次迟报和妻子超额收受礼品而被迫辞职;有的国家总统的儿子借父亲权势敛财而被判刑;等等。这样一些办法,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当然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但对预防和减少腐败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些经验是否值得我们借鉴呢?为什么15年前曾要加以借鉴,而现在又不予借鉴了呢?
    制定并认真实施公职人员申报公布财产法,符合我国当前实际情况的客观要求。新中国建立之初,在毛泽东主席发动和领导的“三反”、“五反”运动中,依靠和发动广大群众揭发和惩治腐败,坚决打退资产阶级不法分子用“糖衣炮弹”对党和人民政权的猖狂进攻,成效卓著而影响深远。由于坚持群众路线,也由于实现和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并不断加强社会主义思想教育,使此后的30年成为中国历史上吏治最廉洁的时期,鲜明地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近30年改革开放以来,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邓小平在1982年指出:“我们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卷进经济犯罪活动的人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五反’那个时候能比的。”他强调:“要足够估计到这样的形势。这股风来得很猛。如果我们党不严重注意,不坚决刹住这股风,那末,我们的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问题。这不是危言耸听。”(《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402、403页)
    现实情况如何呢?中共中央的《工作规划》指出:反腐斗争“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形势仍然严峻,任务仍然艰巨”。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于2008年初宣称:过去五年中检察机关共查处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18万件(平均每日近100件——引者注)、20万人。其中,省部级以上官员35人,地厅级官员930人,县处级官员12964人。(新华社2008年5月18日电)又据媒体报道,经过对近年来3000多起典型贪污等职务犯罪案例的研究,发现具有十大特点:一是群体效应(办一案带出一片);二是长久腐败(有的人边腐边升);三是权钱交易(涉及工程犯罪多);四是商业贿赂(潜规则大肆横行);五是渎职犯罪(不落腰包的腐败);六是以礼代贿(贿赂也讲究包装);七是贪官蜕变(与生活作风有关);八是金融腐败(团伙作案、携款潜逃、利用高科技手段);九是会计犯罪(手段多为做假帐);十是村官腐败(侵吞土地补偿款)。(《检察日报》2007年3月27日)当今中国腐败之烈,不仅为国内人民深恶痛绝,而且在国际上造成很坏的影响。最近,“国际追踪”网站宣称:中国索贿案居世界第三位,85%的索贿案与政府工作人员有关,其中11%与司法人员有关(《参考消息》2008年7月18日)。看来,腐败“这股风”仍然“很猛”。不坚决刹住这股风,我们伟大祖国的尊严何在?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的尊严何在?
    不论形势多么严峻,不论贪污腐化的花样怎样变换,贪腐行为绝大部分都要表现在官员财产的膨胀上。建立财产定期申报公布制度,就可以把官员的财产变化放在“阳光”之下,让广大人民享有应有的知情权,从而由广大人民群众和各有关机关一起,共同进行有效的监督。发现问题,立即检查追究;隐瞒谎报,依法给予严厉惩处。这项制度对于公职人员来说,具有警钟长鸣的作用,可以促使他们遵纪守法,廉洁自律,提高政治素质。这一制度的实施,可以使清正廉洁的公职人员得到肯定和鼓励,因而会受到他们的欢迎和支持。而那些有黑色收入或灰色收入、有腐败渎职行为的公职人员,则以种种口实、千方百计地阻挠这一制度的建立和实施,这就是多年来财产申报法迟迟未能落实的主要阻力之所在。
    我们要求党中央,坚决排除任何阻力,将“制定和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及其配套法律”,列入反腐败规划中,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本建议所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草案)》,以及必要的配套法律(如严格实行金融和不动产交易实名制、公职人员向海外转移财产事先报审制等),在广泛征求公众意见的基础上,按照立法程序加以确定。
    腐败现象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的产物,是剥削制度、剥削阶级和剥削思想的产物。要最终消除腐败,从根本上说,须要消灭私有制,即按照宪法第六条的规定:“实现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当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不能完全消灭私有制,应当“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我们对于腐败现象,应当标本兼治。这个建议的内容属于治标方面必不可少的、重要的法律武器;同时还可以预防和减少通过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去侵蚀公有制经济、扩大私营经济的活动,因而对于治本也具有重要意义。
    二、将国务院监察部升格为具有“必要独立性”的廉政监察院,并加强和改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
    在制定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之后,如何认真地加以实施,是一个十分艰巨复杂的任务。那些有贪污腐败行为的公职人员将会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力求蒙混过关。因此,如果没有依法独立的、权威性的、强有力的国家监察机构和党的纪律检查机构,即使制定了这项法律也难以有效地核查和惩处,甚至可能成为徒有其名的装饰品。
    目前,我国的监察部和地方各级监察局,以及不久前建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都是隶属于国务院或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由这样的部门来主管这项工作,就是要求被领导者彻底查清领导者的财产状况,要求下级干部严格审核那些对他们握有奖、惩、升、降大权的“顶头上司”有无贪污腐败行为,这在事实上是很难做到的。就地方来说,还可能有上级监察部门的某些干预;就中央一级来说,就完全没有上级监察部门的干预了。而对于中央一级领导干部的监察是否严格、彻底,对全国的监察工作具有关键性的导向作用。我国现行的监察体制,恰恰在这个关键环节上存在着严重缺陷。当前流行于许多地方的“老子大官儿(女)大款”的现象,就是由个别中央领导人带头而后出现于许多地方的。事实证明,这种具有先天缺陷的监察体制,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
    建立依法独立的监察体制,是许多国家的惯例。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根据《联合国反腐公约》(2005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已审议并批准我国成为该公约的缔约国)中关于反腐机构要有“必要的独立性”的规定,我们建议:将现有的国务院监察部升格为最高廉政监察院,把它从行政部门分离出来,进入司法部门序列。在最高廉政监察院之下,地方各级设立相应的廉政监察院,实行逐级垂直领导。最高廉政监察院院长如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那样,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和报告工作。依法设置独立的监察机构,不仅是有效地实施《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的需要,也是有效地实施所有反腐法律法规的需要。我们认为,在关系人心向背、党的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上,以最大的决心和勇气,建立起这样的权威监察机构,正是我国反腐败能够取得重大成效的一个关键。
    为此,有必要由党中央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改宪法第三章第七节“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使之扩充为“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廉政监察院”,并相应地修改其他有关条款;还要制定和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廉政监察院组织法》。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执政党。在中共中央的反腐规划中,除了建立具有“必要独立性”的国家监察机构之外,还须要大力加强党的纪律检查机构,并经过必要的程序,建立具有“必要独立性”的党的纪律检查机构。
    中共十七大通过的《党章》,在第十九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职权”中,第一款和第二款分别规定:“听取和审查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和“听取和审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报告”;第五款和第六款分别规定:“选举中央委员会”和“选举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这清楚地说明:党的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都是全国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都要向全国党代大会报告工作并接受审查,两者是平行的机构。然而,《党章》第四十三条却规定:“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党的中央委员会领导下进行工作。党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同级党的委员会和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双重领导下进行工作”“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常务委员会和书记、副书记,并报党的中央委员会批准。”这样,就把中央委员会与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这两个机构由平行关系改成了上下级关系,取消了第十九条赋予纪律检查机构的“必要的独立性”。第四十五条规定,党的地方或基层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同级党委委员处理案件的决定有不同意见时,“可以请求上一级纪律检查委员会予以复查”,那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中央委员的处理案件有不同意见时,又请求哪个“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来复查呢?
    为此,我们建议在2008—2012年“反腐工作规划”中增加如下内容:提请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对《中国共产党章程》作必要的修改和完善:坚持党章第十九条的本意,进一步明确规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向全国党代表大会负责和报告工作,并接受其监督;同时取消与第十九条相矛盾的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五条和其他相关规定,并制定和实施《中央及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条例》,从而使纪律检查机构具有必要的独立性,充分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考虑到下次全国党代表大会要等到2012年召开,在修改党章之前,先在党内进行酝酿,作好修改和完善党章的思想准备;同时在现行党章范围内大大加强中央和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派更多的强有力的干部充实纪律检查机构;并放手发动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反腐败,扩大纪律检查工作是群众基础,努力与廉政监察院配合,做好反腐倡廉工作。
    以上两项建议,如果党中央认为是正确的、可行的而予以采纳,希望明确表态,我们将举双手拥护;如果党中央认为是错误的、不可行的而不予采纳,也希望明确表态,并公开说明它错在哪里,为什么不可行,以便使我们和一切关心这个问题的人进一步思考。最近,党中央强调拓宽民主渠道,加强上下沟通,强调民主立法、科学立法和政务公开。胡锦涛总书记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根据宪法的有关规定着重指出:“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诚心诚意接受人民监督,严于律己、廉洁奉公、兢兢业业、干干净净为国家和人民工作。”我们殷切希望并诚恳要求,党中央对以上两项建议明确表态并作出必要的说明,而不会像过去那样再对建议书置之不理。如果仍然置之不理,岂不是背离了胡总书记上述讲话的精神吗?■
    附件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县处级以上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布法(草案)
    第 一 条 为了保障和加强廉政建设,防止贪污腐败,维护人民民主权利,保障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定制定本法。
    第 二 条 国家级正职和副职、省部级正职和副职、厅局级正职和副职、县处级正职和副职的公职人员,包括国有企业(含国有控股企业)中相当于上述级别的公职人员,都是法定申报人,都须依照本法申报财产。
    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可以将某些经济发达地区的乡科级正职和副职的公职人员列为法定申报人。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和常务委员会认为需要申报的其他人员。
    本法所称公职人员,是指依法履行公共职务的国家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行政机关、中国共产党和各个民主党派的党务机关、各人民团体以及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
    第 三 条 法定申报人应申报的财产,包括本人家庭成员的全部财产和已单独成立家庭的子女及其配偶的全部财产。
    本法所称全部财产包括:土地、建筑物以及附着其上不可分割的物等不动产;现金、存款、有价证券和期权,汽车和其他贵重用品、饰品和字画、古玩等收藏品,以及价值在3000元以上的其他动产。申报人在境外、国外的财产亦须申报。
    申报的各项财产,应逐项列明种类、数量和价值及其来源。其中的主要财产还须列明所有权(或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证件的颁发机关、颁发时间和编号。
    申报人和家属及另立家庭的子女及其配偶参与的所有金融活动和不动产交易,均须实行实名制。
    第 四 条 最高廉政监察院和地方各级廉政监察院,是本法的执行机关。
    各级廉政监察院负责受理、公布、审核和管理申报人的申报,有对申报人及相关的人员和组织进行调查的权力,以及对涉嫌违法者进行检查、建议处分(行政、纪律处分)和对涉嫌犯罪者起诉(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最高廉政监察院院长,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地方各级廉政监察院的院长由同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
    各级廉政监察院向同级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由人民代表大会予以审议。报告全文及审议结果应在互联网和大众媒体上公布。
    各级廉政监察院在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受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领导和监督。
    上级廉政监察院领导和监督下级廉政监察院的工作。
    第 五 条 法定申报人在就职后二十日内应向同级廉政监察院进行申报。在职期间,须在每年五月二十日前申报上年度的全部财产,其中新增加的财产,应具体说明其来源。
    主管机构在公示遴选新的领导人员之前二十日,应通知被遴选的法定申报人申报全部财产,并将申报内容列入公示之中。
    法定申报人在离职(包括调动、退休等)后的二十日之内,须向同级廉政监察院进行申报。
    第 六 条 各级廉政监察院在收到法定申报人的申报后,应于十五日内将申报内容在相应范围的互联网的专设系统上和大众媒体上公布,即:中央国家机关申报人的申报,在全国人大网站和中央级报刊上公布;各部委申报人的申报,在本部委的网站和报刊上公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申报人的申报,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网站和报刊上公布;各县申报人的申报,在本县的网站和报刊上公布;国有企业申报人的申报,在本系统内公布。
    凡公民或单位对法定申报人申报的财产及其来源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质疑或检举的,廉政监察院应于一个月内给予书面答复,情节复杂一个月不能予以答复的,不得迟于三个月内给予书面答复,但应向质疑人或检举人说明推迟答复的具体理由。
    为了国家利益,最高廉政监察院确认国家核心保密人员的申报,不予公布。
    第 七 条 廉政监察院对于申报人不依法定日期申报或申报内容不详的,应责令其限期补报。逾期不报的,以拒报论处。对拒报者,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的行政、纪律处分,并可处以罚款。
    廉政监察院对申报人申报的内容应进行严格审核;发现瞒报、谎报的,转移财产的以及新增财产来源不合法或不能说明来源的,情节轻微的,应给予行政或纪律处分,并可处以罚款;触犯刑法的,应承担刑事责任。
    第 八 条 廉政监察院的工作人员不依法履行职责,有失职行为的,应予以行政处分;有包庇或诬陷申报人行为或其他渎职行为的,应承担刑事责任。
    廉政监察院工作人员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其职务未经同级人民代表大会或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任何人不得予以变更。
    廉政监察院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有立功表现的,国家应予奖励,并授予国家反腐倡廉荣誉称号。
    申报人和申报人的利益相关人报复陷害廉政监察院工作人员的,应依法从重惩处。
    第 九 条 廉政监察院在预防和反对腐败工作中,应主动征求并广泛听取人民群众意见,维护人民群众反对腐败的权利不受侵犯。
    廉政监察院应支持、保障和鼓励各种媒体对公职人员的贪污腐败行为进行舆论监督。
    各级廉政监察院以外的任何机关、组织和个人,在接到公民检举、揭发贪污腐败和与之有直接关系的举报后,应及时转交廉政监察院或国家检察机关处理。
    第 十 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有维护政府清廉、反对腐败的权利。
    公民对于任何公职人员的贪污腐败行为,有检举、揭发、控告或提出质疑、提供核查线索的权利。
    任何公民不得包庇申报人。如有为申报人隐瞒和转移财产以及利用其他方法规避本法之行为的,情节轻微的给予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应承担刑事责任。
    任何公民不得故意捏造或者歪曲事实对申报人进行诬告。对诬告者,情节轻微的给予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应承担刑事责任。
    第 十 一 条 本法自2009年×月×日起施行。
    (2008年1月20日李成瑞、巩献田等50人上书、后有姚保钱等1161人支持上书的建议立法草案)
    上书人:李成瑞、巩献田、马宾等880人
    抄 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吴邦国委员长和各位代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贾庆林主席和各位委员
    2008年9月13日
    联系人:李成瑞、巩献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成瑞、巩献田、马宾请求答复《关于反腐体系规划的两项建议》
  • 李国涛:笑读李成瑞等170名老干部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