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欧阳小戎:关于蓝萍遗体致中共中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欧阳小戎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的家伙们:
    
    不管你是姓胡,还是姓马,还是姓共,这和我关系不大,我也懒得理睬你们和你们的破事。但是有件事本人一直如鲠在喉,需要公开地倾吐一下。这几十年来,你们一直致力于侵犯国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说这种话你们不要抵赖说我没有根据,我证据非常确凿:比如这种侵犯不仅仅落在象我一样的小老百姓头上,而且还落到了你们在中国的一世祖毛润之和他老婆蓝萍的头上。尽管这两口子都到阴间去了,但你们还在侵犯他们。虽然我很理解你们,因为无论活人还是死人,都是你们的政治符号,所以只要你们想侵犯,就不管人是死是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为他们两口子说几句,这同时也是为你们好,否则你们要背上数典忘祖的罪名。
    
    毛润之已经死了三十二年,这三十二年来,他的尸首一直被放在一个展览馆里供游人赏玩。虽然我很难想象观看一具恶心的尸体会给人带来什么愉悦感,但客观地说,这一旅游景点还是赚了不少钱,创造了一些就业机会,很难说你们此举究竟是功还是过。你们少安毋躁,我对毛润之那恶心的尸体没有任何意见,反正我也不会花冤枉钱去看它。我要给你们提的意见是:他老婆蓝萍也死多年了,可是润之老兄仍然孤孤单单一个人(鬼)躺在那里,这非常不对。要知道,毛润之是你们的一世祖,在中国,从来没有哪家人敢于这样对待祖宗和祖太。祖宗祖太死后要合葬,这样才是孝子贤孙应尽的本分,否则就是大逆不道,祖上会发怒,再不会蒙荫给后人。
    
    所以,我郑重向你们提议:将蓝萍女士的遗体迁入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个展览馆,和毛润之躺在一起。毛和蓝生前是亲密战友和革命伴侣,死后却不能同穴,对它们这些泉下之鬼而言,是莫大的痛楚。对于毛的阴魂而言,这是对他最大安慰,无论烧多少纸都换不来,烧多少纸都只够他在阴间包些小蜜——那种一动起来骨头嘎吱嘎吱响的白骨精,而换不来一个生前的发妻。同时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无论你、我、广场上的游人,还是毛和蓝,都是中国人,只有秉承我们的传统文化,才能走向未来。
    
    所以,如果你们想要证明你们对我国国人是善意的,那么你们目前最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让毛润之和蓝萍合棺而卧。把它们俩分开,是对毛润之阴魂最大的侵犯。人若是连自己老祖宗都敢侵犯,那作为与你们毫不相干的普通小老百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说自己是善意的呢?
    
    所以,你们若是负责任的话,必须尽快将蓝萍女士的遗体迁入广场,让它躺到毛润之身边。否则,你们只会落得一个不忠、不义、不孝的千古骂名。
    
    倡议人:云南腾冲欧阳小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云南异议诗人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带走下落不明
  • 云南异议诗人欧阳小戎贵阳被“驱逐出境”
  • 欧阳小戎解禁 问各位大叔大婶,兄弟姐妹们好!
  • 欧阳小戎被带走,小戎母亲没有畏惧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警方称要对欧阳小戎进行一个月左右的帮教(图)
  • 欧阳小戎被云南腾冲县警察带走
  • 警察来到欧阳小戎家中
  • 欧阳小戎:给北京市公安局国家安全保卫总队的检举信
  • 薛振标、东海一枭、欧阳小戎:探望杨在新(图)
  • 凝嫣:我们活着,这很美!—自由作家、诗人欧阳小戎访谈 (图)
  • 故土上的流亡者.致袁伟静女士/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在冬夜中想念我的良师刘晓波先生
  •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 欧阳小戎:亡者的价值—纪念索尔仁尼琴(兼怀萨哈罗夫)
  • 沙尘暴纪要/欧阳小戎(云南)
  • 欧阳小戎:我的朋友曾金燕
  • 和喻东岳在一起/欧阳小戎
  • 贵州公民文化讲堂见闻/欧阳小戎
  • 岁初怀念狱中人/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政治犯的妻子
  • 政治犯的妻子/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2007年新年献辞
  • 欧阳小戎:耿和大姐——异乡人笔记
  • 维权运动的深秋/欧阳小戎
  • 念杨天水老师/欧阳小戎
  •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