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偶然读到关于一位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的遭遇,读后心情十分震撼。 我无法做什么,但希望能尽量让更多人看清我们的“日益和谐、日益强大、日益富裕”的祖国的另一副面貌,以便更多人明白,只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只会给善良的人民带来灾害,而不是福利。因此我把这篇文章抄给贵刊,不知能否转载?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次战争以前的共和国老兵多数已经辞世了,仅有的曾经的“最可爱的人”也已经进入耄耋之年。战争年代,他们浴血奋战;无数青年军人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流尽了自己最后一滴血,和平年代,他们铸剑为犁。为了共和国的诞生,他们这一代人曾经九死一生。硝烟散尽,其中的幸存者,如今都已经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对他们进行终极关怀呢?不然他们就全部默默地走了。我们举着他们曾经用生命捍卫的旗帜,他们曾经用生命捍卫这面旗帜的尊严,这面旗帜的光辉理应照耀他们的晚年生活。不然,我们说什么都苍白.
    
    老军人简介:
    
    张建云老人,生于1933年,1952年赴朝参战,多次负伤,是经过无数次残酷的战斗幸存下来的抗美英雄。在上甘岭战役中头部受伤,由于当时战争残酷,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每天靠吃ABC去痛片止痛。1958年,张建云带着满身的伤痛从沈阳军区复员回家种田,1966年被重庆市南桐矿务局红岩煤矿招收,现家住重庆市万盛区丛林镇新风井矸子山6栋3一2号,是南桐矿务局红岩煤矿退休职工。
    
      上街买药,突遇车祸
    
      张建云老人退休后为照顾家住重庆市南川区90多岁的老母亲,他住到了南川区的乡下。2006年12月22日,因上街买药,被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在客车后面快速超车时将张建云老人撞伤,后被交警送往医院。肇事者是学徒工,当时18岁,没有驾驶证也没有家庭财产,所以无力赔偿,肇事者所骑摩托是其师傅的,而且肇事者师傅也在车祸现场(其师傅是开修车厂的,经济状况较好)。当天早上被他师傅带着出去帮别人修车,在回来途中出的车祸。因为是客车突然停车,后面的摩托车超车才出的车祸,而交警只追究肇事的年轻人责任,上交法院判刑一年另两个月;交警没追究肇事者的师傅连带责任,也没有立案;按新交通法规则,南川安坪那辆客车也有责任,因为是客车突然停车,使张建云老人去赶车,后面的摩托车超车才出的车祸,但交警说不关客车的事,也不调查真相立案。
    
      肇事者无赔偿能力,张老无奈等死
    
      目前张家生活困难,张家现有90多岁的老人(张建云老人的母亲),而张建云老人的子女全是下刚职工,靠低保过生活。年轻人无钱赔偿,张建云老人躺在医院里又无钱医治,张建云子女四处借债,一个多月花了近3万元,终因无钱,医院停止治疗,张建云老人含着泪躺在病床上忍受着伤痛的折磨等死。
    
      张家无法承担高额医药费用,要求交警追究肇事者师傅和客车的连带责任,交警不予答理。又给交警讲明情况,张建云老人是抗美援朝志愿军,国家拔发有专款,张建云老人不是南川区本地人,家属又无法见到区政府领导的面,请求交警去请示南川区政府出面,给医院打招呼先抢救人。交警说是车祸,只能找肇事者,不关政府的事,也不准去请示南川区政府救助。张建云老人含着泪叫子女带着他的复员证去请求有关部门救助。国家给志愿军拔发有专款,请求政府出面先抢救人,结果遭遇被各部门推来推去,并拒绝救助,说是车祸政府不管。
    
      张建云子女每天只有苦苦请求交警去请示南川区政府出面救助,交警不但没有去请示区政府救助,反过来每天24小时派人驻守在医院,等待张建云老人断气,又监视家属不准家属去找区政府救助。可怜张建云老人在死亡线上痛苦挣扎。后来张建云老人的子女找到南川区信防办,处于同情信防办出面,让交警通知医院抢救,因耽误救治时间,张建云老人肺部感染,各个器官衰竭,抢救无效于2007年2月7日含怨离开人世。
    
      交警强行火化,家人无奈以泪洗面
    
      张建云老人死后更加得不到尊重,他刚断气,就一丝不挂的被交警动用几十人强行把遗体抢到火葬场,晚上就火化了,没给一点尊严,张建云妻子阻拦交警抢遗体,被交警打倒在地,可怜张建云老人一代英雄,曾经为人民挺身而出,为国家舍生忘死,抛头颅,洒热血,用鲜血换来人民今天的幸福,一个被国人称之为“最可爱的人”,死后也得不到尊敬。
    
      张建云老人含冤而死,其家里欠下债务各项费用4万多元,却得不到一点补偿。交警与法院互相推诿,让一个没有偿还能力的肇事者顶了所有的罪责。可怜张家是弱势群体,无钱无法上诉,得不到赔偿,一家只能背起4万多元的债务,天天以泪洗面,对于有钱人4万元不算什麽,可对于低保户来说就是个天文数。
    
      交警不追究肇事者师傅的连带责任,也不追究客车的连带责任,国家给志愿军拨发的专用款张建云老人不能用,交警急着将张建云老人火化,不给一点尊严,法院申诉审判员不准张建云家属开口说一句话,又没有调解就宣判,法院宣判了执行庭又不执行,张建云老人一家人已经陷入了无助的绝境。
    
      日本人能把战犯的灵魂当作神仙供起来,为什么我们要无视曾经在战场上作出贡献的功臣,在国内我们看到抗日老兵拿着立功勋章到处讨饭,抗美援朝老兵坐在街边求助,作为中国人,我们真的就无动于衷吗?
    
      图中蹲着的为张建云老人年轻的时候!
    联系电话:023--48331320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这是老人刚出车祸给民政局写的困难申请补助,请求民政局补助救命,上有(老年退管会和 人武部盖的章),结果还是遭到拒绝.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抗美援朝老军人战争年代流血,和平年代流泪!
    
     一个博讯读者2008年30日

(Modified on 2008/12/31)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