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08年的最后一天,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将站在被告席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转载)
    
    来源:扬子晚报
     今天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将站在被告席上受审----2008年中国最大的食品质量安全案件核心人物的登场,使得石家庄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 昨日的石家庄清冷无比,凛冽的寒风吹得人直哆嗦;而各方对于三鹿案件的关注随着涉案人员的逐个受审在不断升温。本报特派记者赶赴石家庄,记录下这一事件中患者家属、经销商以及企业职工等各方的表情。从他们未曾“修饰”的脸上,你或许能读懂更多。 (博讯 boxun.com)

    
    
    
    患儿家长 焦急期盼赔偿方案能如愿
    
    
    
    昨日下午两点半,石家庄三鹿集团的门口,一场争吵上演。一位保安怒声喝斥着三位女孩子:“记者怎么了?是记者更不让进!”三位女孩则坚持自己有采访的权利。
    
    自从三鹿曝出破产的消息后,连日来,不断地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赶到这里。他们中有回收三鹿奶粉欠下数百万的经销商、也有矢志不渝坚持为自己小孩讨说法的家长,也有一直跟踪关注此事的媒体记者。
    
    吉林省白山市的张世鹏也常常来到这里打探消息,36岁的他是一名6个月大的小女孩的父亲。女儿9月11日被查出患有肾结石,住院治疗了13天,但至今似乎还未痊愈。
    
    张世鹏小孩出生之后,一直都喝三鹿奶粉,今年9月卖奶粉商店的老板给他打电话,说是“奶粉不能再喝了,小孩要赶快去医院检查”。张带着小孩去医院一查,才知已经染病。
    
    “有关女儿的治疗和赔偿问题,没有任何人找过我们”。张世鹏抱怨道。他原本在北京做点小买卖,为了给女儿治病,花光了家里的两万多元积蓄。为了讨说法,12月16日,张世鹏从北京赶到石家庄。
    
    他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支起了一个水果摊,一边等消息,一边靠此营生。“没办法,不能光吃老本啊”。寒风中,张世鹏冻得直哈气取暖。
    
    张世鹏曾到过河北省卫生厅、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单位,但和之前其他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的遭遇一样,相关部门对这些民事索赔案件一概不予受理。政府和法院等相关部门承诺,正在主持研究受害者赔偿方案。
    
    具体的赔偿方案尚未公布,但据一位患者家长告知,河北的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向受害者发放一次性赔偿金,标准是“死亡的20万,手术的3万,普通症状的2000元”。
    
    随同下发的还有《致患儿家长的一封信》,企业表示道歉并承诺愿意竭尽所能承担我们应负的责任云云;家长如拒绝接受赔偿金,则被要求填写一份《拒绝接受患儿赔偿金登记表》。
    
    此赔偿方案未得到相关部门证实。按照该方案,张世鹏将只能拿到2000元的赔偿。对此,张世鹏表情愤懑不已:“2000元?!我还不如不要呢!”
    
    
    
    经销商 拿到“定心丸”但难掩失望
    
    
    
    对三鹿一肚子怨气的不只是患儿家长,全国各地三鹿的经销商也在此列。这些天,这部分人士的代表也是满脸焦急,频繁地出现在三鹿集团的门口。
    
    据当地人士介绍,圣诞节前后,一些经销商因不满迟迟拿不到赔偿,曾站在三鹿集团的办公楼上,作势跳楼相逼,幸好被随后赶来的特警制止。
    
    一位不愿具名的经销商自嘲,“毒奶粉事件”中,全国各地三鹿奶粉的经销商,是“被忽视的受害者”。他们捏有少则数万元、多则数百万的欠条,因三鹿即将破产,经销商普遍担心找不到理赔对象,“不少人身家性命都搭在上面,不急得跳楼才怪呢。”
    
    郑州市金三鹿乳业糖酒有限公司老总张福新便是其中的代表,三鹿集团欠他的货款便有100万之多。
    
    张福新昨日告诉本报记者,今年10月,在河北省政府的支持下,石家庄市政府协助“企业”筹措了3亿元资金,以“三鹿商贸公司”的名义给每位经销商解决了30%的货款,当时还与经销商签订了还款协议,约定于2009年1月10日左右再支付一定比例货款。
    
    随着三鹿破产消息的传出,各地经销商急不可耐,纷纷再赴三鹿齐讨说法。经过和企业、相关部门多次交涉,最新的消息是,相关部门答应,2009年1月10日前,再支付给经销商30%的货款,余下40%的货款将由三鹿破产重组后的企业支付,支付期限是半年后。
    
    
    
    
    拿到当地政府的“定心丸”后,齐聚在石家庄的各地经销商三三两两离开。张福新驾车匆忙返回河南,“也只能这样了,老呆在石家庄不解决问题啊”。接受记者采访时,张福新悻悻然道,掩饰不住失望。
    
    
    
    三鹿员工 心里堵得慌只能等待
    
    
    
    从三鹿集团门口经过时,27岁的姚斌(化名)心情复杂,这样矛盾的心理他已持续了3个多月。姚是三鹿奶粉车间的一名员工,从9月份集团全面停产以来,他一直赋闲在家。
    
    姚斌告诉记者,他也是喝着三鹿奶粉长大的,其母亲是三鹿集团的老员工,今年8月刚刚退休。一家人做梦都没想到,曾经让他们为之光荣的三鹿会走至破产的境地。
    
    令人意外的是,据姚斌介绍,三鹿普通员工的工资并不高,正式职工一个月工资有一千多块钱,而聘用员工每个月则只有几百元,但“即使只有这点钱,还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没有了日子很不好过。”
    
    姚斌的妻子怀孕三个多月,家里缺得就是钱,没想到这时候,三鹿停产了。姚斌感概时运不济,不能上班,看着家境特难受,但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心里面真是堵得慌”,姚斌说。
    
    姚告诉记者,他们车间像他这样的有数百人,9月份企业停产后,大家都没事情做,曾去厂里打听过,何时能恢复生产之类,但没有人给明确的答复。“问题就在这儿,你不能辞职,关系还在厂里;但事实上,你又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你说苦闷不苦闷?”姚一脸的无可奈何。
    
    昨日,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报:石家庄三鹿集团已于12月29日与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资产租赁协议》。记者告知姚斌这一最新消息,没想到他表情平静:“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但愿快一点吧,毕竟就要过年了”。姚向记者无奈地笑了笑,看了下不远处三鹿集团的厂房,扭头走回自己的家中。
    
    
    
    4高管被控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今日上午8时,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的被告人是原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文华、副总裁王玉良、副总裁杭志奇和原奶事业部部长吴聚生。田文华等4高管被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今日还要审理三鹿集团的单位犯罪情节,他们被指控的罪名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田文华是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提起公诉,那之前“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的消息就不成立了。《刑法》第140条规定,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最高处15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此前传言田文华最高可处死刑,记者了解到这是对涉及《刑法》第144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最高刑罚。
    
    
    
    三鹿事件系列刑事案 已有17人受审
    
    
    
    30日上午,耿金平、耿金珠被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耿金平是河北省正定县金河奶源基地负责人。耿金珠是金河奶源基地的送奶司机。据公诉机关指控,2007年10月份,被告人耿金平、耿金珠分别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28袋共计560公斤,多次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添加到其收购的90余万公斤原牛奶中,销售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处,销售金额达280余万元。昨日庭审时,耿金平跪倒在法庭上以示忏悔(如上图)。
    
    截至目前,三鹿事件受审“毒”贩增至17人,三鹿事件系列刑案26日开庭后,已有15名“毒”贩受审。
    
    
    
    部门态度 河北省卫生厅:赔偿金春节前发放
    
    
    
    石家庄市卫生局办公室昨日对记者表示,还没有接到有关赔偿方案的相关指示。而河北省卫生厅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表示,将由地方政府根据当时的登记信息通知,在春节之前负责发放,具体的赔偿标准是国家机密。
    
    此前,负责组织该事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负责人称,该协会未被授权公开具体信息,只是负责协调企业交款和发放到各省,由卫生部、工商总局和工信部等机构负责。但记者联系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时,其表示对赔偿方案也不知情。
    
    
    
    复产进展 三元仍期待协议并购 复产将起用三鹿员工
    
    
    
    昨日,在三元股份(600429)公告租赁三鹿部分资产后,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报,披露了具体被租赁的“核心企业”名单。三元股份董秘王钤对“租赁方案”表示,根据客观现实变化做出的调整,这可以控制并购风险,仍希望协议并购成功。
    
    昨日,石家庄市政府通报中具体披露了三元租赁的工厂为乳品一厂、二厂、三厂、六厂、包装装潢厂、奶牛养殖场等企业中与生产销售乳制品有关的有效经营性资产,这些被列为“核心企业”。通报还透露,协议签订后,河北三元于近日将逐步启动各相关企业的生产。
    
    三元租赁三鹿核心企业复产后,开始生产时仍将用三鹿原来的员工,具体将带动多少工人也需要看逐步动态生产的进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鹿案庭审 被告人当庭下跪忏悔 (图)
  • 售「蛋白粉」三鹿案9被告受审
  •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 三鹿问题奶粉案继续开庭,更多被告受审
  • 庭审直击:三鹿毒奶粉前董事长田文华的辩护要点
  • 三鹿進破产程式毒奶受害儿索赔难
  • 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将对30万患儿一次性赔偿(图)
  • 三鹿奶粉受害者援助律师的紧急法律声明
  • 三鹿奶粉案疑犯 全面透露造假过程 (图)
  • 风闻三鹿破产 百名经销商到三鹿总部“跳楼”讨债(图)
  • 三鹿事件首案庭审直击:“毒枭”、忏悔与眼泪(图)
  • 三鹿毒奶粉开审了:董事长可能掉脑袋
  • 中国的政法委比三鹿奶粉还毒
  • 自杀未遂:三鹿董事长田文华31日石家庄庭审(图)
  • 河北法庭勒令毒奶粉三鹿集团破产/VOA
  • 三鹿集团借款9亿赔付患儿
  • 石家庄抵押市政府大院筹集三鹿赔款
  • 29万孩子受害 三鹿原董事长31日受审
  • 三鹿事件,二十九万个受害者“不折腾”
  • 青岛女孩喝三鹿十年:临死才知凶手
  •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传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之女博文:妈妈被软禁
  •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图)
  • 有毒的是食品,更是中共独裁制度—写在三鹿毒官被审判之时
  • 政法委比三鹿奶粉還毒 /李平
  • “神七”如彩衣“三鹿”似老脸/朱家台
  • 三鹿奶粉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冯海宁
  • 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
  • 张军兴:“三鹿事件”何不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
  • 冯笑:三鹿奶粉,人作孽不可恕
  • 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牟传珩
  •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zt
  • 黄芩:三鹿毒奶现世报应英国媚共政客
  • 三元买三鹿 中式黑色幽默/吴德强
  • 牌子烂掉的三鹿,正成为竞购方眼中的香馍馍
  • 孙立堂:从许霆事件又到三鹿奶粉--兼论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 候哥和老樵关于“三鹿婴幼儿有毒奶粉”的精彩对话/赵女
  • 中国政府处理三鹿问题的方法值得商榷
  • 央视报道三鹿,《每周质量报告》也蒸“纸馅儿”包子/浦志强
  • 方影竹: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