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冬了,重灾区的灾民不暖和,请中国政府重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党青/文)
     海光村没有板房 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留在这里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村里5组的91岁老人彭德会随三儿子同住,地震中她三儿子一家全部遇难,老人此时只穿着唯一的两条单裤,没有换的。彭胜贵一家4口也是只有4床被子,没有棉衣、棉裤、棉鞋、棉被及取暖器材。这个冬天,这些老人和孩子很难熬。 香泉的孩子缺鞋少袜 这里的条件非常简陋:教师的地坪是五天前刚铺好的,教室外面严重积水,教室里面非常潮湿,而且很多教室、寝室没有通电。 教师几人租住在一间村民板房,没有办公地点,老师的办公桌基本安放在床头或教室里。学生10多人住一间板房。师生们大多没有过冬衣物。很多孩子没有鞋袜,在孩子们的寝室里,除了床上那一两床单薄而破旧的被褥外,找不出比这更值钱的东西。 (博讯 boxun.com)

     11月22日,成都最冷的一天,这一天,中国心志愿者高思发发动绵阳大学生到北川邓家乡海光村走访灾民过冬情况。 “去走访不是对地方政府怀疑,只是天已经很冷,我挂念那里每一个活着的村民……”他说:“但走访结果令我揪心”。 高思发说,深夜,想起白天在海光村看见的情景难以入睡,推开窗户寒风扑面而至,那些老人、那些还在潮湿地上而栖的村民,地震过了190天了,他们还在与寒风抗争,“我感到自己渺小无助。” 海光村没有板房
     这里所有村民目前都在参与修建过渡房,建筑材料由政府提供,只是这种房子的保暖性无法与板房相比;其它村也在修建羌式住房,但村民几乎全部通过政府向银行贷款才得以修建。目前建材价格居高不下、非常紧缺,房子何时能修好还是未知数。 海光村的邓家才家里只剩两个人,其他亲人均在地震中离去。临时帐篷的木板上放着两床被子,一床当褥子、一床当被子;村民告诉我们,当地政府几天前每人发了一床被子。现在,这里晚上的气温已在8摄氏度左右,估计过几天会更冷。
     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留在这里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村里5组的91岁老人彭德会随三儿子同住,地震中她三儿子一家全部遇难,老人此时只穿着唯一的两条单裤,没有换的。彭胜贵一家4口也是只有4床被子,没有棉衣、棉裤、棉鞋、棉被及取暖器材。这个冬天,这些老人和孩子很难熬。 “过去冬天可以烤火,今年为了安全不能烤火。”97岁的老奶奶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冷水里面洗自己的衣服,一双苍凉的枯手,冻得像红萝卜…… 为住房问题头疼的禹里 11月18日13:03分,我们取道茂县,历经12小时之后,到达北川禹里乡。
     与上次相比,禹里乡水位上升了4米左右,好多沿河房子再度被淹。地震时直接灾害虽不是很严重,但因为唐家山堰塞湖洪水,整个乡被淹没22天,许多老房子被水淹后地基下沉或墙体被淹倒塌而毁。 地震前,从这里只需20分钟即可到达北川县城,现在,你只能经江油、走都坝至开坪到禹里。因为唐家山堰塞湖的阻挡,一度它成为救援孤岛。目前,禹里成为灾害最重且交通不便的地区,而禹穴村则灾区中的重中之重。 禹穴村地处高山,受灾严重,交通不便,得到外界援助极少。全村共有300人左右,52户,棉被、冬衣,冬鞋、无一不缺。 与山区相比,禹里城镇的居民,除当地政府基本保证了每户床上过冬物资无虞外,一个“住”字,无论对对政府抑或居民,都是一个很头疼问题。
     1月18日,为预防高寒冰冻天气侵袭,确保城镇居民安全过冬,禹里乡政府张贴公告,要求城镇(禹里社区,即场镇)居民25日前必须全部撤离帐篷,自己搭建过冬过渡房。 据了解,政府给每户发了2000元,让居民自己解决过冬房搭建。当地目前人工工资每人每天80--90元,直径10厘米大小3米长的树子20-30元一根,竹夹板每张20多元……如果全部请人工和买材料搭建过渡房,当地居民很多无力承受,只能因陋就简。“陋”和“简”的结果,估计这个冬天在里面生活非常够呛。 因为材料价格很贵,一些居民开动脑筋,干脆帐蓬外再搭建一个木架房,上面盖上塑料布或者彩条布以其双重保暖。只不过,这样做,还不知当地政府是否允许?
     也有人担心天寒地冻给居民送来了火盆。但柴火在当地的价格每斤0.2元以上;木炭每斤1.50元,不少村民只能望着火盆“取暖”。 现在,这些被唐家山堰塞湖洗劫得“一贫如洗”的村民,除了依靠政府救济度日外,一无所有。 映秀银杏乡公路时通时断 汶川映秀银杏乡则是公路时通时断,目前尚未通电。 光靠过渡房抵御寒冬显然不行,好在山区木材丰富,当地村民家家户户都准备很多柴火…… 途中,我们遇到了一户村民,他们正忙着搬运按人头分到的10张棕垫。这些棕垫拿来为自家的房屋护墙加厚保暖,以抵御寒冬。 东界脑村清水驿组的帐篷电视,就是全村唯一的发电机供电,吃过晚饭村民都相约到帐篷里看电视给手机冲电。
     到了晚上,点着蜡烛吃饭的石少云一家,围着火炉盆,电线上的节能灯都安好了,就等着通电能给这个家庭带来寒冬的暖意.…… 汶川草坡乡没有通电 11月19日,我们从兴文坪沿途搭车抵达汶川草坡乡。 草坡乡所辖8个村,5000人左右;80%以上羌藏族村民择山坡据寨而息,村寨零星分散分布在海拔1000多米高山上。5.12地震后,汶川草坡乡因距震中很近,两山相夹形成一条峡谷,山体大型塌方堵死了通道。直到10月中下旬道路才挖通到距离草坡乡政府最近的金坡村,目前只能简易通行。因地震山体大塌方和9.24泥石流冲刷双重灾害,沿途路段必须依靠工程车每天清理挡道的山体塌方、飞石。通路前,当地的羌族老乡生活物资如粮油只能靠背篓翻越塌方陡坡。
     地震后3个月,当地村民靠政府分配救济;3个月后没有生活来源,只能用所剩不多的大米和从被塌方和泥石流冲毁的废墟、荒地里刨出来的玉米或土豆薄粥裹腹。 草坡乡目前依然没有通电。这里的冬天比往年来得都早,海拔2000多米以上的山寨立冬前已有积雪痕迹。 草坡乡山脚底的村民住上了机压的竹板席搭成的过渡房,虽单薄透风,但也像模像样;而山寨上的几个村因运输极为不便,老乡们只能就地取材,找木料把震坏的房子撑起来,补一补,屋顶再盖塑料布挡雨,墙壁就只能空着漏风。 香泉小学的孩子们缺鞋少袜
     “5-12”地震发生仅19天,6月1日,北川香泉乡中心小学就在北川第一个复课。幼儿班、7个教学班再加上28名教师,一共323个人。由于目前香泉小学正进入灾后重建规划阶段,计划征地约7000平方米,对学校进行扩建。为方便建修,学校全部搬迁至离原校1.5公里处的居民板房上课。 11月24日恰好是他们搬迁上课的第一天。这里的条件非常简陋:教师的地坪是五天前刚铺好的,教室外面严重积水,教室里面非常潮湿,而且很多教室、寝室没有通电。 教师几人租住在一间村民板房,没有办公地点,老师的办公桌基本安放在床头或教室里。学生10多人住一间板房。师生们大多没有过冬衣物。很多孩子没有鞋袜,在孩子们的寝室里,除了床上那一两床单薄而破旧的被褥外,找不出比这更值钱的东西。
     香泉乡中心小学位于原安县、北川、江油三县交汇处。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等原因,这个学校很少受到社会关注。其教学设施极其简陋,这里没有网络,学校甚至连一部座机公用电话也没有,与外界通信仅是教职工的几部手机,但由于被群山包围,信号极差,经常是只能拨打紧急电话…… 更准确点说,这个学校目前应该叫“合租屋”。因为租的是居民板房,因此周围有老乡,也有民工,板房四处没有遮拦。 对教师和孩子们安全问题,学校校长老罗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我现在即担心安全又担心过冬物资。真的出了啥子事,我真该撤职该坐牢……”,说这话的时候,香泉乡大多数孩子脚下,穿的是一双或破得不能再穿,或者根本不合脚的鞋子。
    中国公民监政提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灾区灾民披露灾情跟官方数据有差距(视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