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鹿奶粉案疑犯 全面透露造假过程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燕赵都市报
     12月26日上午8时,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两名制售含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者被检察机关指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同日,无极、赵县、行唐法院也分别开庭审理四名销售商,他们因被查出向原奶中添加含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销售给三鹿集团,受到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的指控。
    
三鹿奶粉案疑犯 全面透露造假过程

    
    
    
    “蛋白粉”制造秘密
    
    
    
    40岁的曲周县农民张玉军被指控制造和销售“蛋白粉”。庭审中透露,2007年初,张玉军获知制造“蛋白粉”可以获高额利润,遂开始进行试验。他先是用尿素,后又用三聚氰胺废料加入葡萄糖,均因颜色不好、有沉淀而告失败。去年7月,在曲周县河南疃镇第二疃村,张玉军利用纯三聚氰胺和麦芽糊精为原料,终于研制出专供在原奶中添加、以提高原奶蛋白检测含量的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两个月后,为规避查处,张玉军将生产场所转移至济南市市中区党家庄村,购买了生产工具,雇佣工人大批量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此后的10个月间,张玉军累计生产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775.6吨,并以每吨8000元至12000元不等的价格销售给其他销售商,累计销售600余吨,销售金额达到6832120元。
    
    在这个过程中,张玉军为逃避追查,化名“张海涛”进行交易,他的一个重要下线就是同庭受审的张彦章。
    
    
    
    “销售大王”张彦章
    
    
    
    当法警把张彦章押上法庭时,在旁听席上,他24岁的妻子紧张地挺直了身子,泪水盈眶。她告诉记者,丈夫以前做过服装等很多销售工作,推销得都很好,没想到最后推销了这个东西。她说,他们刚刚结婚一年多,儿子才7个月。
    
    张彦章是张玉军的曲周老乡,对高额利润的共同追求把他们牵在一起。在张玉军制造“蛋白粉”成功之后,第一个做推销的就是张彦章。他把张玉军这些 “蛋白粉”称作“植物蛋白粉”,说含蛋白质95%,品质好,销路也好,在每吨加价500元至2000元后,他将它们销售给高俊杰(另案处理)、薛建忠(另案处理)、赵怀玉(另案处理)、黄瑞康(另案处理)、裴建柱(另案处理)等下线,累计销售230余吨,销售金额3481840元。
    
    
    
    指控与辩护:是否知情
    
    
    
    公诉机关指控:张玉军和张彦章在明知三聚氰胺是化工产品,人不能食用,人一旦食用必然会对身体健康、生命安全造成严重损害的情况下,通过其他经销商将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分销到石家庄、唐山、邢台、张家口等地的奶厅(站),被某些奶厅(站)经营者添加到原奶中,销售给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奶制品生产企业。三鹿集团等奶制品生产企业使用含有三聚氰胺混合物(“蛋白粉”)的原奶生产的婴幼儿奶粉等奶制品流入全国市场后,对广大消费者特别是婴幼儿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影响。国家投入巨额资金用于患病婴幼儿的检查和医疗救治,众多奶制品企业和奶农的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经济损失巨大。
    
    按照刑法规定,公诉机关指定的罪名如果成立,他们的刑事责任将是10年以上。
    
    张玉军聘请了河北著名刑辩律师张金龙为自己做辩护。张金龙力辩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个罪名不合适。他提出,张玉军确实犯罪了,但主观上并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客观上,也与此罪名不具有相当性。张金龙律师提出,张玉军生产的“蛋白粉”只有15%进入石家庄周边,并流入三鹿。因此,他认为公诉机关认定的危害后果与张玉军应承担的责任不相对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鹿奶粉案凸显食品法律空转问题
  • 黄臣辉:三鹿奶粉案是中共一党专制的产物
  • 三鹿奶粉案:党纪易了国法难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