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4日 转载)
    
    来源:腾讯新闻
     “我是周扒皮,最后只剩一张皮了。×××发财了,××也发财了,我成了穷光蛋,我拿100块钱都困难。”12月10日,为调查字画被盗事件,《新民周刊》记者在北京301医院和季羡林见面。
    
    无论如何,提到季羡林的字画事件,张衡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他“打响了战斗,踢开了山门”。
    
季羡林:两年生活像坐牢,我成了穷光蛋,拿100块钱都困难

    
    资料图:国学大师季羡林(2002年)。 赖祖铭 摄
    
    举报人者
    
    仅看媒体的报道,这个福尔摩斯迷看上去有点像国产007。事发后,他对媒体声称,自己花了一些cash混进了301医院,杨锐检举他“偷得我不在时装成修鱼缸,在先生面前进谗言”。
    
    不过,他表示,“花了一些cash”绝对是个玩笑。能住进301医院高干病房的都是部级以上,防守严密。以记者的个人经历,每个人出入需要经过严密的程序。能自由出入病区的都是部级以上的轿车,车牌都是有备案的。因此,cash在这是行不通的。
    
    12月11日,当他急冲冲地赶到大钟寺二酉堂接受采访的时候,敷衍的态度十分明显,他表示,“一个多小时足够了,不想浪费你的时间”。一个多小时后,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头。
    
    这个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研究语言学的昔日大学教师很懂得享受表达的乐趣,口头语言丰富。就外人看来,张衡身上也带着明显的京商气息。提到某个领导,他也会意味深长地强调一下,言下之意:这可是个人物。得知记者最近去301医院见了季羡林老先生,他赶紧问有没有跟老爷子合影,“那是有历史意义的。”
    
    他也挺渴望这种机会,因为他现在见不着季羡林了。
    
    被拍卖的书画
    
    故事开始于2007年4月。在“北京金兆艺术品拍卖会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会”上,他发现了季羡林收藏的16幅书画作品,包括费孝通、吴祖光、臧克家等名人的书画作品。他拍下了14件,成交价共6.1万元。这些作品都是题有“季羡林上款”(受赠人是季羡林)的东西。
    
    曾经开过图书公司、现从事字画生意的张衡因为题词等,之前跟季羡林交往,而且自认关系还挺“黏糊”。不久,他给北大校办打了个电话报告此事。事后,杨锐电话斥责了他一顿,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他只是觉得奇怪,之前之后,他跟杨锐的交往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杨锐不让他见季羡林,但是,每次他拿着礼物来到301医院门口,杨锐也会和气地收进去。他评价杨锐,“我觉得她是长得漂亮的那种类型”。
    
    据张衡说,今年9月下旬,季羡林事先托人带话给他,说是知道字画的事情了,一定要见他。这位中间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跟季羡林挺熟,知道季羡林想换秘书的心意,杨锐可能在季羡林题词方面算计太精,得罪过人。
    
    季羡林求援
    
    9月30日那天,他直接坐着小车子进了301医院。他带着拍卖图册,季羡林并没看,这位看淡身外之物的老人表示:字画和稿费我都不要了,我就想换个秘书,拿你这个取个证。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北大赶紧给季羡林换个秘书,如果杨锐急流勇退,那她和她的丈夫----北大党委副书记、法学院教授吴志攀就不会在形象上付出那么沉重的代价。
    
    张衡说,那位中间人对杨锐并没恶意,而且强调“不要提到杨锐,务必让杨锐平安降落”。在写给温家宝总理的信里,季羡林称自己现在需要一位助手,“山东大学蔡德贵同志是我多年的老友,他最适合担任这个工作。”
    
    
     给温家宝的信是张衡起草的。在现场,中间人直接把这个难题丢给了他。信送到中南海门口的时候,那人觉得信写得还不够婉转,“后来我也发火了,下了车就跟老婆孩子逛街去了”。
    
    张衡得知温总理在10月12日前后批转了季老的信件给北大,北大并未做出回应。10月16日,季老又给北大校长闵维方写了两封信,口气委婉,但是直指杨锐。
    
    写给闵维方的那些信也没有下落。10月24日,那天张衡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天大有文章。他说,那天他拿着季老的委托书满街找公安局报案,他老婆在家负责给唐师曾发邮件:季羡林先生处在危险中,藏画被盗卖,你是先生的朋友,你必须救救他!
    
    这封信的内容也许太过惊悚,唐师曾并不相信,在对方传来5份季羡林的手迹以后,唐师曾才感到震惊。10月28日,唐师曾从哈尔滨出差回来。在301医院门口,张衡钻进一辆小车,一个光头转过来跟他说:你好,我是新华社记者唐师曾。车子直接开了进去。
    
    唐师曾用专业的摄像设备记录了这次会面,在这天的视频里,季羡林表示,丢字画的事两三年前他就知道了,他住301医院每年34万,完全可以自己掏,不需要公家的钱,这两年多来的生活,就跟坐牢一样。
    
    “鸡骨头”和“开窗户”
    
    10月29日晚上,在中国青年报的三楼会议室,《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南方日报》的记者观看了部分视频。
    
    至此,杨锐的“平安降落”已经注定不可能实现了。
    
    几天后,大学真的向媒体屈服了。11月3日。北大一位副书记带着新助手崔岩来见季羡林。
    
    在向媒体举报之后,张衡最担心的还是怕担上诬陷的罪名。
    
    在举报材料里,他说杨锐为了“泄愤”,曾将餐厅里打包拿回来的鸡骨头给季羡林。但是杨锐在给钱文忠的短信里,就张衡的这个指控做了回应,大意是,鸡骨头事实上是从五星级酒店带回来的鸽子肉,她曾恭敬地呈递到先生面前。
    
    不管是鸽子肉还是鸡骨头,季羡林对这份“恭恭敬敬呈递”上来的东西肯定是不满意的。老人家没动筷子,在杨锐不注意时,让人给饭盒拍了照。
    
    这张图片在小范围内流传,记者通过某种渠道看到了这张照片。桌上有两个饭盒,一个饭盒里盛的东西看似炒面,另一个饭盒里,两块体积不大的肉骨头缩在饭盒的角落里。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事情张衡是听说的。他并不知道现场拍了照,更没看过照片,因此还担了不少心。
    
    至于开窗事件,便是10月24日,就是他在街上找公安局、他老婆在网上找唐师曾的那一天,“那一天气温骤降十多度,301医院季老午睡中,杨锐悄悄打开窗户通风。”
    
    这个事情本来也是他的一块心病,因为他没有证据。后来他听说季羡林有一段音频事关此事,老人家委婉表示,有人开窗,“但是我离得远,现在还是好好的”。
    
    真画还是假画?
    
    可以证实的是,张衡对季先生的前秘书李玉洁是出自真心的感激。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直呼其名,即使在背后,也都是恭敬地称她“李老师”。
    
    他赞扬李玉洁的办事能力,“圆滑”。虽然他从2002年至2006年也没能见到季老,但是李玉洁以“非典”这个正当理由来拒绝他们相见,他觉得无可厚非。在2006年,李玉洁许诺张衡,在季老大寿之后会安排他们见一面,不过,季羡林大寿当天李玉洁突发脑溢血住院,后来杨锐做主,这一面始终没能见着。
    
    不过,两个山大校友办了本杂志,张衡想请季羡林题词,被杨锐挡了驾,李玉洁帮他解决了问题。李玉洁那次跟杨锐闹了点不快,最后跟张衡说:以后你别再揽这种事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藏画流失事件缘何至今未获警方立案?
  • 季羡林藏品外流事件追踪:其子季承欲上法庭讨财产
  • 季羡林对杨锐的不满是肯定的:想见的人见不着
  • 季羡林藏画被疑遭盗卖续:举报者自称准备退出 (图)
  • 假季羡林字画来源死无对证,北大质疑举报者居心何在?
  •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续:北大最新声明和北大教授的丑态
  • 季羡林女儿已病故 独子13年不得见父亲一面
  • 季羡林藏品外流续:举报人朋友与北大教授起冲突
  • 北大阻止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13年 拒交季家钥匙(图)
  •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仍在发酵:真相渐行渐远
  • 北大通报季羡林藏品事件 称盗卖说无依据
  •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 官方开始引导:北大副书记之妻杨锐不会盗卖季羡林的藏品?(图)
  • 北大就“季羡林藏品事件”发声明 称暂未发现外流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73岁儿子涉嫌超生,国宝季羡林被迫封口!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