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喜阁给高耀洁的一封信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李喜阁
     (博讯 boxun.com)

    
    高老师:
     你好,我从2006年8月份从监狱出来以后,取保侯审一年,上半年是监视居住,半年以后,我在半自由状态,2006月12份我在大家的帮助下参与了中国全球基金以非政府草跟组织为代表的选举,被大家选举成了感染了代表,选上以后参与了中国全球基金的以社区为代表的更多的会议,2007年3份正式开一些大型的会议,在2007年6份,我取保侯审名义上结束了,但是还是被地方公安部门软禁家里,没有自由,在2008年3份全国二代会召开,我的电脑3-5月份不通,8月份是奥运会我的电脑又被切断,人员从原来的二名增加到6名看软禁我,在2008年08月07日当地感染艾滋病人员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政府送到监狱里,输血感染人员从去年100多名增加到今年143名,儿童母婴感染16名,艾滋病感染数字还是不停的在增加,从1995年到2001年有多少人群输过不干净的血液这个数字查不出来,政府的态度还是隐瞒,漏报,满上级满老百姓,让更多的人群不知内情,艾滋病人群还是被歧视厉害.特别是妇女感染人群在农村很多的人歧视这些受到伤害的妇女.
     输血感染人群越来越多,立案的权利很难,当地政府干涉司法越来越厉害,想追究责任很难,赔偿也很难.
     一线的药物有25%人群需要换二线药物,但是在当地还是没有免费的二线药物,如果自己掏钱自己掏不起,需要每月一千多元.
     林林这几年幼儿园没有上成,政府不问,教育局不问,女儿没有受到教育的权利,现在她已经七岁了,已经在政府办的小学已经上一年级了,女儿很玩皮,很可爱,但是记忆力很差,因病毒原因没有办法,女儿已经学了简单的弹电子琴,画画学的非常好,但是有小朋友知道她有传染病,她的朋友不多只有一二个.如果我们这个社会还在歧视孩子的话,我们这个社会还是退步了,艾滋病只不过是一种身上一个小小的病毒细胞,它和其它人不一样的是健康人群没有这种病毒细胞,艾滋病只有通过血液传播厉害,其它传播机遇率很低.
     丈夫孙建峰自从大女儿死亡以后再也没有上班,一直在家照顾小女儿林林,他的头发已经白一半了,现在像一个苍老的老头一样.
     我家的案成了河南的焦点,也成了全国一个焦点,如果我家的案法院给立案了,中国的法律进步了,如果我家的案一直法院不予立案,中国每修定一部法律成了废纸一张,受到伤害的还是更多的老百姓和公民.
     现在开会的机会多了,但是我没有自由的天空.
     妇女的权利在多都没有用,法律掌握在政府手里,司法独立老百姓和公民才能收益,渎职官员在工作中再也不敢犯渎职罪.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有一部人群作出牺牲政府才能重视,我的家庭成了政府的牺牲品,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并没有敲醒政府官员的警钟.
     2008. 12.18日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喜阁:我与当地公安部门回到家中
  • 李喜阁:我与当地公安部门回到河南宁陵
  • 万延海:李喜阁被带走之后(图)
  • 河南输血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女士凌晨被不明身份人员带走
  • 李喜阁:抗议河南渑池县政府官员干扰李花母女看病
  • 李喜阁:今天下午我与原全国妇联主席彭佩云女士会面
  • 无助绝望痛苦的HIV输血感染者李喜阁和小女儿林林的悲歌
  • 视频:李喜阁的短片
  • 李喜阁遗书
  • 末学妙觉向李喜阁居士公开道歉忏悔惭愧并祝福
  • 李喜阁参加非政府会议被阻拦 杨春林二审案明日开庭
  • 感谢汶川县的地震,李喜阁说"我是暂时逃出来的"!
  • 沙河感染者获释和各获赔5万,李喜阁和王小巧依然被拘押
  • 快讯:妙觉法师已经自由,李喜阁仍然无消息.
  • 李喜阁和妙觉近况--已被非法羁押超过123个小时
  • 妙觉法师和李喜阁被扣押超过12小时
  • 快讯:李喜阁和妙觉被警察带走
  • 李喜阁声明 关于李喜阁要在两代会期间到天安门静坐
  • 李喜阁:我的权利被谁剥夺了
  • 李喜阁:果果
  • 李喜阁:为了谁
  • 李喜阁遗书
  • 李喜阁:祝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今日生日快乐
  • 李喜阁:我对胡佳的印像
  • 李喜阁:痛苦 悲伤-胡佳没有错 他为含冤的人群说话
  • 李喜阁:人之初 性本善
  • 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吗?/ 李喜阁(HIV)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