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政府组织黑社会以计划生育名义打砸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9日 转载)
    柳萌萌
    
     任意打砸拿 (博讯 boxun.com)

    毫无商量余地
     山东省莒县。
     每到一地,提起采访调查计划生育的事,老百姓无 不义愤填膺。每一个村都有被计生工作人员随意打砸拿的心痛记录。只要村子里有一户超生的,几乎全村老少都生活在恐怖之中。计划生育包村小分队的小面包车不 管是深更半夜还是凌晨中午,随时都可以大呼小叫的开进村“收拾”超生户,一进家宅就噼里啪啦的,能打砸的就打砸,能带走的就带走,惊天动地。他们美其名曰 “夜半警钟到床前。”到这些户中去看一看,门窗难见完整的。在该县西部一乡镇人家里,笔者看到,大门被劈坏,家中盛着粮食的6个大瓮全被打碎,麦粒淌满了 一地,屋中成箱的酒全被打碎,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被撕得粉碎扔在地上,这家孩子的课外书,喜欢的就都带走了。据门前不远街头闲坐的几位老人说,还是大白天 收拾的。令人不明白的是,这户人家没有超生,之所以遭如此劫难,是因为该户的一亲戚家出外躲生了。
     过了几天,计划生育小分队的人又专门到该村一胡姓人家,将其家中的狗打死扬长而去。
     有时为了特意惩罚超生户,他们对出外躲生的本户反而打砸破坏的轻一些,而对其亲友家的财物则尽情肆意打砸破坏,花生油尽给你倒在屋中地上,煤气全给你放 完,成材的大树故意给你断几截让你根本无法使用,总之,怎么让人看了心痛他们怎么干。以在超生户亲友邻舍之间人为制造矛盾和仇口。这也难怪,人民和法律的 尊严都被他们骄傲的踏在脚下了,又怎么能期望他们去维护这些东西的价值“尊严”!如此的暴殄天物,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也不怕天打五雷轰。”
     这还是轻的呢,上个月,有些村还在村喇叭上喊出了“谁超生就把谁家的房屋给拉倒”的声音,虽至今还没拉到一间房,但老百姓们没有人相信那是单纯的恐吓,因为这样的事在上世纪他们都经历过。
     任意株连
    谁都不能抗议
    
     令百姓反感的,还有随意株连,一户超生,不仅其直系亲属跟着被“收拾”遭殃,其远房亲戚、叔父大爷,甚至左邻右舍都可以随时被“收拾”没商量,也毫无标准可言,就看小分队这些人的高兴了。哪怕你跟这家人终生素不相识。
     笔者在该县东南部一处小山村里听说了这样一件事,一天中午,计划生育包村小分队的人正在该村一李姓人家里打砸完休息着,忽然一位从附近乡镇来收破烂的中年 妇女不明就里的闯了进来,刚探头问了一声“有酒瓶子卖吗?”就被这一伙人围上拿住,根本由不得分说,走慢了,背后有人打;想反驳,旁边有人伸拳头。就这样 硬被塞进面包车带到乡镇计生办,罚站了一夜。看看实在是与这户人家无亲无故从附近乡镇来收破烂的,最后让其家人带了两千元钱交上,赎回了家。就这两千元的 价格,还是托亲告友讲的情。目前通行的价格是进去一次少不得五千元钱才能赎出来,是超生户近亲的,价格加倍,而且据说一般还要付(或者就包含在这数千元不 等的费用里?)每天二十元的伙食费(这么多钱,一个农村人是根本吃不了的,何况他们还变着法子折磨人,进去的人根本吃不多少),以及他们去抓他时动用的车 辆汽油、人工费等。而且,这些钱还不顶被罚的超生费,也就是说,交了白交,当然不会开条给你的。
     正因为计划生育小分队有如此神威,所以凡他们光顾过的院落,除了计生小分队及其他们所领的人,无人再敢进,盗贼更是不敢进去,因为谁都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还 会光顾,故尽可大敞开着,绝对安全。前文我们说的那户被收拾了的人家,已成了该乡镇计生小分队专用的“公园”,每一帮计生小分队在任何时间都可大摇大摆的 随意进出。
     正因为有如此恐怖,笔者想带了相机什么的拍录些证据资料,都被朋友及其亲友们极力劝阻了,连手机都被他们好心的截留下。因为一旦被小分队的人撞见,我受顿 皮肉之苦不说,这些东西可是摔了白摔的,让人心疼耽误用啊。就是笔者在一些受害户家里调查时,都要在门外、街道上放上岗哨,采访的笔记都要分装在三四个人 的口袋里。那种紧张气氛,颇像当年地下党在敌占区召开秘密会。作为一个八十年代出生的城市女孩子,我何曾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人的恐惧是如此的让人揪心。
    
    任意体罚
    谁都不能喊冤
    
     计划生育工作会体罚人,这在该县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虽然比不上封建酷吏和法西斯,但也足够残酷的,只要被计划生育小分队的人拿住了,不管你跟超生户有 没有关系,也不管你有多大的靠山,先让你吃番眼前亏,是任何人都不能也无法讨价还价的。他们会让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大爷向前平伸着双臂笔直的站一夜,稍一不 合要求,就会挨一顿揍;他们也会让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大娘在冰冷的房间里伸直两腿坐在地上,双手或高举或平举一脸盆水,不许撒落半滴。该县北部一镇的计生办 一次抓到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刚给他端上这样一盆水,小伙子明白,一气之下,将水兜头浇在了自己身上。大家知道的是,寒冬腊月,在一处无任何取暖设施 的房间里,这一盆水对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大家不知道的是,小伙子不但被暴揍一顿,因为他竟敢以此行动来蔑视计生小分队人员对他的善待(毕竟是不打不骂 嘛),而且还大病一场,当然医药费要自己掏了。
     每一个被计生小分队抓进去过的人,都有着苦不堪言的惨痛记忆。绝大多数的人受不住如此折磨,只好赶紧通知家里来人千方百计筹钱赎人。而这正是计生部门的主 要目的。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如此猖狂的搞扩大化打击,还是为了一个钱字。许多的时候,抓住计划外怀孕妇女的目标反而成了次要的。这里面,利润到底有多厚 实,不用高等代数也能算出来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请容许我这个不知道农村到底有多富裕的城市女孩在此问一句,那些被株连的农民都交得起这钱吗?这不 是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加重他们生活的贫困吗?
     就在笔者第一稿写好后,又传来消息,该县长岭镇计生工作人员将一超生户的哥哥暴打成重伤住院,据可靠消息说,肾脏都给打坏了。原因是计生工作人员粗暴的对 待他的弟弟,他上去跟他们理论。这自然是犯了大忌,全莒县的人都知道,计生小分队的人,是你老百姓敢随意指责和理论的吗?争打中,他动口咬了一个计生人 员,结果自然而然就被众计生工作人员一顿暴打(当然他们可以说是所雇的社会闲杂人员所为,而非党政干部所为,可是,这有什么不同吗?先生们)。好在医疗费 该镇计生办答应支付。但我不知这笔费用从何而出?是纳税人的钱还是罚没查抄的收入?
    
    大量雇用社会闲杂人员
    甚至富有犯罪经验的人员参与政府行动
    
     大家都知道,计划生育是任何一级党委政府的头等大事。尽管各乡镇计生部门都有不少的专职人员,但他们平日根本难以沉到村里去走访做工作,能够圆满完成半年 一次的育龄妇女例行检查,就很有功劳了。平日工作不努力,所以一旦清理超生户就只能靠人海战术,搞阶段性的突击战。每在这时,不仅乡镇自己所属的如水利、 农技等部门人员都要靠上,还常常要从社会上雇佣大量人员参与,而且包村干部可以自己雇人。由于所雇用的人员要从事而且必须从事笔者前述的那些打砸拿等工 作,一般正经劳务人员不屑于干也绝对干不了,他们就只好招募那些品质低劣的地痞一类为百姓所不齿的社会闲杂人员、甚至有犯罪前科的人员等,这就形成了中国 特有的行政奇观。各乡镇计生部门都掌握不少这类人员资源,每有活动,召之即来,为这些素有恶习的人员提供了“解闷”、“练兵”、“过瘾”、发财的良好机 会。
     由于乱抓乱打本就是违法的事,当地党委政府和计生部门,当然就没有什么理由制定政策去监督约束这些人的行为。所以,这些人一旦破门而入,随拿、随打、随意 损坏财物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事实上,当地党委政府也好、计生部门也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们认为,不打不砸不破坏,就没有威慑力,就不会迫超生户就范, 就难以出政绩。
     这当然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户主匆匆忙忙逃走间留下的可心“礼物”,并不是每次都足够这些人均分的,于是“分赃不匀”的事便经常发生,甚至大打出手,时闹丑闻。
     笔者在该县西部一乡镇朋友家的亲戚那里调查了解时得知,她娘家村里一躲生户的父亲家,由于向外跑得急,家中当天提了准备次日一早就用的5万元现金,经这伙人光顾一番后,不翼而飞,托人到镇计生办打听,人家根本没有登记这笔收入。
    
    这类基层计划生育工作
    早已成破坏当地社会治安的一大公害
    
     计划生育小分队厉害!计划生育小分队来人人人怕!
     如此的威力,如此的做派,也给那些违法犯罪分子提供了良好的契机,更何况他们组织里就有人光明正大的掺和在小分队里,什么时间到什么村去行动,他们掌握的 甚至比乡镇党委书记、计生办主任还要全面准确。因此,只要计生小分队到哪个村里行动,哪个村里被盗被偷的案件就直线大增。因为计生小分队的人进宅没人敢反 抗,基本是打了白打,拿了白拿。深更半夜的谁能立刻分的清是盗贼还是计生小分队?上个月(5月)上旬的一天晚上,该县西部一镇西南角上的一个2000来口 人约500户左右的村,一夜失窃40余户。几近十分之一。损失虽都不很大,无非就是些鸡羊狗一类小东西。但也足以看出该县计生工作对犯罪分子无与伦比的强 大号召力。
    
    一项政府行政工作
    何来如此违法乱纪的胆量和威风?
    
     这是一个法治的时代,封建社会一人犯罪株连九族,法西斯社会大搞恐怖威吓的行为,似乎早已应该走进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了,然而,它为何能够在我们今天倡导建设和谐社会、建设“三个文明”和新农村的时代里、在某些地方复活搬演呢?
     据笔者初步调查了解,原因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首先来自当地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凡牵涉到计划生育小分队在“收拾”超生户过程中出现的违法事,则公安不出警,法院不立案,媒体不报道,纪检不插手。 这已成惯例。甚至有的领导公开在会上说:“清理超生户,行动过火一点没什么。”试想,一个社会,一个国家,还有多少监管机构?这么一些拿着人民奉禄的,以 “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部门,都同时对一项政府工作停止了监督,这在当今世界政治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的。
     二是文明执法、依法执法的观念在计划生育工作中严重欠缺。他们眼中,只有计划生育法规中对超生户可以进行必要处罚的有限的几条规定,并将这几条任意夸大, 随意解释,而再没有其他党纪国法的威严与尊严了。在古代的德国,人们尚且知道,面对一间破房子“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进。”但在我们今天中国的 这个南北长不足200公里的小县里,不要说是面对一间破房,就是面对一套装饰华丽的高堂大屋,却是风难进,雨难进,公安难进,唯计生工作人员可以畅通无阻 的进,而且还爱怎么进就怎么进,可以爬墙进,可以破门进,再乐意了,还可以把房屋踏平了进。
     三是受利益所蒙蔽,对如此执法的严重后果认识不足。前面我们已经说过,搞打砸破坏,不仅对超生户确有威慑力,而且无论是对一地财政还是对所有参与的人员, 都有着现实的丰厚利润,何况党政干部们往往还借机保住了各自的“乌纱”:虽在自己分管的地方出现了超生问题,但打杂破坏工作搞得挺卖力的,故,总还有苦劳 吧?也因此,每年打伤打死几条鲜活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何况赔的钱也还是从老百姓身上整来的,又不是从他们领导干部们腰包里 掏出来的。
    
    群众的反抗愈演愈烈
    严重削弱着我们的执政基石
    
     哪里有胡来,哪里就有群众的反抗。这是我们的民族传统,也是我们的民族之幸,靠这,我们中华民族不断校正着历史车轮前进的航向,惩戒着那些胡作非为者。
     这样以党和政府的名义行无法无天之事的行为,自然使得该县广大干部群众强烈反感,有组织的和无组织的对抗不时上演,严重侵蚀着我们党和国家的执政基础。
     前年,在该县刘官庄镇沙岭村就发生了一起因被该镇计划生育部门非法拘禁,怒而自焚,一死老少三口的事,轰动全县。今年,该县浮来山镇芦家屯村一老太太因家 人被镇上包村的计生小分队抓走,气得在家喝农药而死。由于是死在自己家里,没有死在计划生育部门或党委大院里,故与当地党委政府和计划生育部门“无关”。 就在笔者第一稿写好后,又传来消息,前不久,该县长岭镇计生工作人员将一超生户的哥哥暴打成重伤住院。据可靠消息说,肾脏都给打坏了。原因是计生工作人员 粗暴的对待他的弟弟,他上去跟他们理论。这自然是犯了大忌,全莒县的人都知道,计生小分队的人,是你老百姓敢随意指责和理论的吗?结果自然而然就被计生工 作人员一顿暴打(当然他们可以说是所雇的社会闲杂人员所为,而非党政干部所为,可是,这有什么不同吗?先生们)。好在医疗费该镇计生办支付。但我不知这笔 费用从何而出?是纳税人的钱还是罚没查抄的收入?将如何入账?
     这些自发的抗争,因是弱者之争之死,虽然惨烈,似乎并没有引起该县党政及计划生育部门的高度重视。也许,本来他们就见得多了,死几条人命算什么!故这么多年来依旧我行我素。
     而那些有组织的对抗则让人心情颇感复杂。前不久,该县浮来山镇计生人员到邻近的沂南县一山村去“收拾”该镇一超生户的亲戚,结果,提前得信的该户人家稍作 布置,当计生办人员晚上爬墙入院后,被一伙青年在家里痛揍一顿。而同是该镇计生行动队的人,现在听说已难以在该镇周家官庄村开展工作了,只要他们一去打砸 拿,全村人便一呼百应齐上阵自卫。
     当乡镇计生工作及其参与人员主动到村里去打砸拿时,一些群众也主动出击,去袭击那些进行打砸拿的人员。在一些偏远乡镇,一些计生部门的人员已经不敢独自外 出或走黑路了。就连只管开车不去参与打砸拿的计生部门的司机也常遭群众意外袭击。上月底,该县北部一镇计生办的司机到一个村里走亲戚,停住车还没下来就忽 然被人痛捣几拳,打落数颗牙齿。
     若说群众的对抗往往是激烈的,好走极端的。那么村干部们的对抗则往往是消极怠工,寂寞无声的。毫无疑问,这样的行径,自然也引起了村干部们的强烈反感。村 干部们都清楚,计划生育小分队的人来打砸一顿满载而去,留下村干部们世代面对乡亲们的指责,这滋味,没一个村干部愿意品尝。故现在,该县一些乡镇计划生育 部门或计划生育包村小分队的人员进村工作,不同程度的遭遇了村干部们的抵制或冷遇,他们或者暗里为超生户通风报信,或者找理由拒绝陪着这些人员下户。这 样,识趣的计生部门,只好更多地依赖乡镇直属部门及所雇的社会闲杂人员组成一个个小分队去逐村“扫荡”,不仅降低了工作效率,加大了成本投入,也引起了乡 镇其他直属部门的不满,大家都是同级部门,都有各自一摊的工作,凭什么就要年年给你们出人出力?而且现在都搞行业作风评议,许多部门担心参与计生工作打砸 拿影响自己部门的良好社会声誉。
    
    不法的行政后果
    最终要由当地党委政府来吞咽
    
     如此疯狂的集体不法行动,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何况这还是打着党和政府的旗帜进行的!
     首先,极大的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声誉。什么文明、什么法治、什么为人民服务,都在计划生育工作噼里啪啦的打砸拿面前轰然倒下。
     其次,这是以粗暴践踏人民尊严的方式来维护一个部门的尊严,这是以粗暴践踏其他党纪国法的尊严来维护一部专门法的尊严,那这个部门、这部法律还有多少尊严 在?在法治的时代,所有罪犯,都有他的尊严,何况那些仅仅是违犯了计划生育法规的超生户!按现在政策,他们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成了影响某些官员晋升途中的“ 拦路虎”或曰“敌人”,但是,他们的父母、亲友、邻舍、财物无罪,不应受到株连和处罚。
     再就是破坏了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这些参与基层计划生育工作的人员,在行动中,不仅有意识的以破坏超生户亲友邻舍的财产来人为制造群众矛盾,还以无法无天 的集体行动激怒了百姓和少数村干部,导致了群众的违法报复,因为法律对这些百姓的遭遇保持了沉默和冷漠,百姓也只有靠暴力报复。更为严重的是,计生工作的 不法行为还为社会闲杂人员的犯罪提供了温床,甚至直接提供了保护伞。造成了遵纪守法的百姓痛恨,以偷盗抢劫为能事的违法犯罪人员乐的极为恶劣的局面。采访 调查中,不少干部群众咬牙切齿的说:“他们再这样肆无忌惮的搞下去,我们定要组织学生罢课,工人罢工。不如此,我们还怎么表达我们的愤怒?我们又到哪里去 讲理?只有靠我们百姓自己的团结。”看来,由此导致的一切后果,只能由当地党委政府独自吞咽。
     还有!如此无法无天的行为,是以党和政府的名义,在我们的后代身上播种仇恨。在我们共和国里,所有公民生育的孩子依然是共和国的公民,享有与其他公民毫无 二致的权利与尊严,故他们即使是超生的孩子也无罪。但我不知道,在当地党委政府精心营造的恐怖状态下生下来的孩子,其父母、亲友、邻舍、姐姐(或兄长)将 怎么给其讲述,大家为超生他而共同遭受的罪过?这样的孩子,成长起来后,将以怎样的感情来对待我们的党和政府?这种乘一时之快,忽长远之计的行为,是执政 者所当为的吗?
    
    打砸拿已成多年痼疾
    改进方向在哪?
    
     其实,计划生育工作中的打砸破坏财物、任意搞株连、任意拘禁折磨人身的行为,早已存在了二十多年。但前些年,在该县绝大部分乡镇虽未绝迹却有所收敛,今年不知何故,重又复活。那么,改进,直至最终杜绝的出路在哪里呢?
     第一,必须切断计生部门及地方财政可以从超生中牟利的资格。超生有利润,打砸、拘禁、株连中更有着丰厚的利润,这笔利润由于可以立即中饱参与人员的私囊, 相关人员干起来不仅不以为耻,反而乐此不疲,甚至故意降低效率,来拖延时间,因为这样不仅可以多拿每天那不菲的劳务费,还可以多入户敛财。例如,今年的这 次集中突击行动,自三四月份开始到现在,效果便大不如往年。更为可笑的是,一些乡镇广播电视部门也想用这部分人员逐村清理私装卫星接收设备的不法行为,可 如今一两个月过去了,还未见结束的迹象,但力还是要跟着出,自己的业务却不得不受影响延后,跟在后边干着急。如果没有利益驱动,计生部门会在社会上费心费 力地搅起如此的烟尘码?有了这点利益,在某些地方或者某些年头,他们甚至还可以自己人为的“疏忽”去暗里鼓励群众超生。如今,要想让他们收敛行为,做到依 法行事,必须先断其可以乱捞利益的手。现在,我们可以考虑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延后到孩子成年以后,从孩子的收入中逐月或逐年扣除,纳入国库收入。孩子的社 会抚养费由父母缴纳,道理讲不通,孩子的成长,最终得益的还是孩子自己,如果他因自己的成长占用了我们社会的某些本不打算给予他的资源,自己负点成本也是 应当的。这样更有利于社会和谐,也切断了计生部门及当地财政借处罚超生之际捞一把的妄想。
     第二,必须向公安系统学习文明执法。作为普通公民,我们虽然还不清楚全国到底是违法生育的多还是违法犯罪的多,想来,应该是后者多吧。纵然是违法生育的 多,计划生育工作也没有理由不学习公安系统的文明执法习惯。最起码的,面对罪犯,公安系统不搞株连,不搞打砸,靠证据和过细的侦查工作,将犯罪分子抓获。 可是计划生育部门根本就不下这功夫去调查取证。他们难道不知文明执法的好处吗?当然知道!他们是非不能也,而是故意不为也。因为噼里啪啦的打砸拿,有声有 势,既有极强的宣传威吓效果,还有丰厚的外快,再加上地方党委政府强大的支持,何乐而不为?久而久之,就惯了个懒惰、简单、粗暴、浮漂的毛病!在这样的思 想指导下,哪怕计划外怀孕的妇女就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他们也往往视而不见。因为他们以自己的行为得罪了群众,群众不但不支持他们,还反感他们,谁还会去 为他们提供线索什么的?他们便只好更多的依赖去多劈几扇门多翻几个抽屉。这早已不是现代法治行政行为了,而是堕落变质成人民对立面的行为了。如果公安系统 也学计划生育工作的这套做派,他们的破案效率还会有多少?多砸一户就多一份外快,民警还乐意赶快抓到罪犯吗?
     第三,必须恢复监督机构及媒体舆论对计划生育工作及主管部门的监督权利。任何人都知道,失去监督的权力会走向膨胀,失去监督的部门会走向变质与贬值,最终 将严重损坏到我们党和国家的执政基础。该县基层计划生育工作的行为再一次证明了这条真理的正确。在法制社会,我们绝不容许有不受监督、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部 门和行政行为存在。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我们没有一项工作、没有一件事情需要我们依靠践踏法律和人民的尊严来完成的。可是,我们某些基层计划生育工作恰 恰走在了这条黑道上。
     总之,不管怎么说,当今世上,与正常人打交道的工作,再也没有比计划生育与人接触的更亲密的了,它窥探监视着我们人类最大最深的隐私。因此,它也就比别的工作需要更多的人性化,不要因为稍麻烦点儿,我们就拒绝向这方面努力。
     中国农村的计划生育不应该再这样搞下去了,因为今天的农民再也不是二十年前的农民了,他们的法制意识独立意识都有了新的成长。从政的还可以三五年一轮换, 或晋升或调走,从此不再面对如此苦难,可是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老百姓们,谁和他们轮换交替着承受这不应有的苦难呢?他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们不愿看到不 想看的后果。
     如果我们不抓紧一起呼吁改变这种状况,那么,明天,也许厄运就会降临到我们的头上,那时,谁会给我们说话抱不平呢?不要小瞧了这个问题,这种生存发展于我 们社会健康肌体上的痈疽,有极强的传染性,一个地方一个部门因之得了好处,其他地方其他部门就会眼馋就想法攀比,当更多的地方和部门群起而效仿之时,便是 我们百姓下地狱之日了。
    
     后记:采访调查是沉重的,写作时是沉重的,把它张贴出来更是沉重的。我知道这事的分量,为了保护资料提供人的安全,笔者尽量做了技术处理,但还是忍不住提 了三处乡镇的名字。既是不得已,也因这些是在该县成为人人皆公开谈论的秘密,我希望不会因此导致朋友们身份的暴露和被处理。我更希望当地的正义人士,拿起 自己的手机、相机,拍出影像来补充我没有完成的工作。在此,我向敢于不惧危险畅所欲言、提供资料和现场的众朋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感谢你们让我这个城市女 孩认识了中国乡村的另一面。我会永远记着你们的朴实,善良,忍耐,好客,真诚,还有你们所不应受的苦难。我会继续关注此事的。请你们放心。我也期待朋友们 的支持,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中国农村的计划生育不应该再这样搞下去了,因为我们已经有了相应的法律法规,因为我们深爱着这个这个执政党和国家,希望她文 明、进步、和谐、守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计划生育”而付出健康的妇女吁关注
  • 计划生育的罪恶:7岁女童被生母打死
  • 计生委犯罪:计划生育强制节育手术性质刍议
  • 停止计划生育有利于全面提高中国人口质量
  • 三美國人天安门示威抗议计划生育
  • 偷天换日的“计划生育”:计生委歪曲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言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反思热潮:左、中、右首次意见一致!
  • 广东农妇以计划生育名义杀死18人!
  • 计划生育导致青少年锐减,大批中学面临倒闭!/钱云田
  • 政府阉猪全民反对,但计划生育阉人还有争议
  • 108万家属移居海外,“裸体做官”盗走十亿人口资源! 计划生育骗局!
  • 张维庆: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不调整
  • 龙治民——从计划生育先进模范到杀死48人的杀人狂
  • 刘俊锋:湖北夫妇缴纳计划生育罚款后,在暂住地再次被罚,天理何在?
  • 湖北出台违法土政策 离婚要计划生育证明
  • 安徽计划生育干部非法拘禁70岁退伍军人老党员敲诈罚款
  • 计划生育罚款加剧中国拐卖儿童犯罪
  • 梁中堂教授:计划生育政策表明文革仍在进行!
  • 计划生育办公室残酷迫害湖北教师家庭30年 / 周卫东
  • 山东计划生育干部敲诈勒索,未超生未怀孕也罚3000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计划生育成绩斐然,高官人均占房340平方米!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 计划生育村(居)民自治现状、问题与未来发展/孟立联
  • 计划生育对伦理道德的负面影响 /何亚福
  • 中国足球和计划生育之间的关系密切/信天
  • 田先红:农村计划生育三十年谋取暴利
  • 书记自己计划生育超生事件
  • 王鑫海 :欧美日为何支持中国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大幅度减少人口?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关于计划生育一次性奖励问题致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的公开信
  •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 计划生育——社会主义中国初级阶段发展的怪胎
  • 且看共产主义和计划生育的矛与盾/韦云智
  • 想生儿子天经地义,强制计划生育才是封建思想!/徐柯
  • 支持强制计划生育恶政的无良学者群丑榜/惠福
  • 中国人口负增长惯性已成定局,计划生育危害中国长治久安
  • 邱兴华、李树芬与超生:计划生育恶政导致惨剧/何亚福
  • 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当前的通货膨胀/何必
  • 计划生育强行堕胎是不是犯罪?/江登兴
  • 计划生育的本质是计划经济/徐昌生(高级经济师)
  • 关于计划生育,我有些问题想不通/天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