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假季羡林字画来源死无对证,北大质疑举报者居心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5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北大前晚召开以季羡林“字画门”为讨论核心的圆桌会议,不少北大师生出席,同时还邀请了大量媒体。这次圆桌会议上,北大哲学系主任赵敦华称,公安局文保处已经介入调查,季老字画没有丢失,送假画去拍卖的男子在今年5月已去世。 (博讯 boxun.com)

    
    最新进展
    
    假字画来源已经查清
    
    在圆桌会议自由讨论阶段,北大哲学系主任赵敦华指出,公安局文保处已介入调查并查明字画来源,向拍卖行提供字画的男子在今年5月得肝癌去世,使得进一步追查遇到障碍。
    
    此外,赵敦华还对举报时间表示了质疑,举报人所拥有的字画是假的,而向拍卖行提供这些字画的人在今年5月份因为肝癌去世。为什么拿了这些字画那么久,却偏偏要等到此人死掉之后才举报?这叫“死无对证”。
    
    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赵敦华教授发言时遭遇戏剧性一幕。当他讲到送拍者情况时,号称是张衡代理人的高占强律师突然打断他的发言,并欲上去拉扯,声称要把赵敦华轰出去,场面几近失控。在场学生对此极为不满,纷纷表示谴责,认为破坏了讨论会的秩序。
    
    举报人张衡
    
    早就想退出字画门事件
    
    记者随后采访到张衡,张衡称自己之前并不知道北大要举行圆桌会议,高占强也不是他的代理人。在获悉高占强对北大教授赵敦华进行攻击时,张衡非常坚决地说,“我不能对他的言语和行为负责,这要由他自己负责”。
    
    张衡还表示,自己早就想退出“季羡林字画”事件。他解释说,想让季老高兴一点,活得时间更长一点,为了老爷子的身体安全,“现在已经换了秘书,这个目的已经达到,而且还有意外的结果就是老爷子父子俩也可以见面了”。
    
    而对于北大赵敦华所指的已经查明字画来源,张衡认为还是没有权威性。
    
    北大官方呼吁尊重当事人
    
    昨日,记者联系到北大新闻发言人。就最新爆出季羡林在11月7日的视频中称“丢画的事谁也掩盖不了”,以及赵敦华所指已查明字画来源的最新进展,北大新闻发言人称,11月26日北大曾发表声明称,公安机关的调查进一步证实,张衡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的“秘书盗卖说”完全没有任何依据。目前,调查组就部分情况还在调查中。”
    
    北大新闻发言人还指出,关于季老家务事,呼吁媒体以理性负责的态度,尊重当事人的权利。
    
    -新闻回放
    
    10月29日,收藏爱好者张衡向媒体报料称,季羡林珍贵书画流入拍卖行,自己手中就有相关字画。对此,北大相关人士质疑字画真伪。
    
    11月5日,北大官方称已成立调查工作组,调查结果是外流藏品并非季羡林藏品。
    
    11月9日,北大官方再次公布调查进展,坚持称目前尚未发现季老藏品外流的情况。
    
    11月26日,北大官方又一次公布调查进展,称公安机关的调查进一步证实,张衡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
    
    12月7日,摄于11月7日的季羡林与儿子季承相见的视频被曝光,季羡林称“偷画的事,谁也掩盖不了”。
    
    12月9日,北大相关人士提出字画门事件是争夺财产的阴谋。(记者李健亚郭少峰)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续:北大最新声明和北大教授的丑态
  • 季羡林女儿已病故 独子13年不得见父亲一面
  • 季羡林藏品外流续:举报人朋友与北大教授起冲突
  • 北大阻止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13年 拒交季家钥匙(图)
  •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仍在发酵:真相渐行渐远
  • 北大通报季羡林藏品事件 称盗卖说无依据
  •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 官方开始引导:北大副书记之妻杨锐不会盗卖季羡林的藏品?(图)
  • 北大就“季羡林藏品事件”发声明 称暂未发现外流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 “国宝”季羡林藏画被盗卖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 从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看北京大学的太极风度
  •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 季羡林:父子团圆背后的书画迷局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