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追杀两个举报人 栽赃两个“精神病”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2日 转载)
    
    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追杀两个举报人 栽赃两个“精神病”人
     (博讯 boxun.com)

    主编:许国峰
    
    如果我说浙江黑势力的化学药剂不仅可以使头发变白还可以使其他部位的毛发及眉毛变白可能很多人不大相信,但现实有时就是这么残酷,近期我照镜子时竟发现我的睫毛已有几根变白。这是领导人不可能领略到的东西。在当今社会还存在黑社会势力长期使用化学药剂伤害人身的犯罪行为是不是太过离奇,现实中真真切切地发生着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正说明浙江特大黑势力的犯罪手段、犯罪理念、犯罪工具及保护势力都非同小可。
    举报信的来历: 宣卓伦追杀裘金友的政治背景和经济来源
    
    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宣卓伦:
    
    笔者是一个网站的主编,是一个坚信正义必胜的人.有一天,突然在邮箱中收到这封举报信。笔者收到这封举报信后,感到非常震惊!但一段时间里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因为在中国大陆,中共恶党与黑社会本是”政匪一家”,而且中共恶党本身就是最大的黑社会集团.要想依靠中共恶党铲除黑社会势力,那无疑是缘木求鱼!最终,笔者想到了海外支持正义的媒体.,所以毅然把这封举报信转发给海外媒体,希望把黑恶势力曝光于全世界,并尽快的予以铲除!
    举报信中讲到中共的名人鲁冠球竟是黑社会大头子,被中共推为警察模范的任长霞原来竟是因反黑而死,浙江黑社会竟然如此大行其道,实在令人震惊不已,但举报信言辞确凿,有理有据,又不得不让人信服
    笔者相信,只要此事一公布于天下,就一定会得到解决!因为黑暗终究战胜不了光明..
    由于笔者的网站处在中共所控制的大陆,而且影响力也弱,因此未便于发表此信.在此,因未能及时登载举报信、未能及时转发、未能襄助于举报人铲除邪恶,谨对举报人表示歉意!
    
    笔者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
    
    惊天大案举报信:
    
    一、涉黑大案一拖10年
    我从1999年开始举报浙江特大黑社会势力至今已过了9个年头,案件涉及黑社会杀死数人、投毒【拥有并使用多种化学药剂】、偷税数亿等犯罪行为,案件涉及全国人大代表鲁冠球。红山农场 我的报案材料达数百页,物证包括黑势力投置化学药剂的唾液、尿液、饮食等。
    这些年来保护伞和黑势力在合力愚弄百姓报复举报人,政府机关的表现一直是哼哼唧唧不置可否,任由一个使用化学药剂作为犯罪工具、杀死数人等罪行的黑社会组织逍遥法外。
    
    浙江黑势力把对人投置效果奇特的化学药剂称为“人体试验”。
    至今黑势力的侵害还在持续,他们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做?这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他们这样做也不会有安全之虞,一个有背景的黑势力不会让举报人舒舒服服地控告他们的。正是这种持续的侵害变成了我绵绵不绝的动力。
    如果要问,黑社会势力心狠手辣为什么没有害死我,其实这些年我也几历生死,只是一般人不知道这些而已。
    我报案上百次公安机关至今只能拿出一份不完整且不符合报案人意愿的笔录,它是萧山公安局联合黑势力把我非法拘禁在浙江万向集团招待所时任建国、王永伟“默写”的,笔录有意回避了黑社会的化学药剂、杀人、偷税数亿等最核心内容,然后使尽软硬兼施手段让我签字确认,这份笔录是为捏造我有精神病、送我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而刻意准备的“合法”手续。浙江的公安机关一次次拒收报案的物证是为了回避为黑社会组织定性的证据。
    我用最宝贵的10年青春为保护伞、黑势力这些国家败类和社会败类买单。这些年来我一直耐着性子周旋于政府机关、保护伞、黑社会势力之间,在此期间我经历了人民警察的羞辱、殴打、黑势力的恐吓及其化学药剂的伤害,这一切不堪回首,至今当我想起在杭州安康精神病院期间受到的生不如死的折磨仍会有些后怕。
    
    在此我拜托国家领导人问问某些主管:
    1、 这股黑恶势力对民众的伤害何年何月才可以停止?
    2、 举报人所指的浙江特大黑势力到底存不存在?10年该不该给民众一个答案了?
    3、 为黑势力定性的证据到底要不要?为什么连个报案登记或者笔录都不肯做,这样的话老百姓下一步怎么走?你们有多大把握不会错过取证的时机?接待举报为什么连工作证都不肯佩戴,为人民服务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4、 保护伞们真的知道浙江黑势力用化学药剂等手段害死多少人吗?在一起共事如果连这都不知道是不是显得很悲哀,一起摸爬滚打的亲密战友到底有多少秘密呢?
    
    “十年磨一剑”是说十年时间足可以磨就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人们大多以此比喻人的耐心。我一再告诫自己对社会对政府要多一点耐心,但耐心终归有耗尽的一天。
    二、我要告诉领导人:老百姓的饭碗里会有来自实验室的化学药剂
    黑势力可以精确把握化学药剂对人体作用的部位、效果、剂量
    浙江黑势力不是仅仅为了对付我才使用化学药剂,化学药剂是他们的主要犯罪工具。
    他们的化学药剂损伤、干扰的功能可以到达人体的每个角落,包括血液、神经、体温、脏器、呼吸等等简直无所不包。他们的化学药剂可以模仿任何部位器官的重大病变,会使人产生异乎常态的热、冷、痛、麻、酸等感觉。
    他们完全可以精确把握药剂对身体作用的部位、效果、剂量。
    浙江黑势力把化学药剂事先制成化学药剂和载体的混合物
    1、浙江黑势力的化学药剂并非以单纯的药剂形式进行投置,而是事先制成化学药剂和载体的混合物。
    2、混制化学药剂的载体包括:食物,(米、面、)饮料(可乐雪碧矿泉水牛奶等)果蔬、味料、治病用的胶囊、药片,口香糖等。希望能从这些载体中理解黑势力的制作投置物的技术系统、成熟。
    3、这里的载体有两个作用:一是用于溶解、混合化学药剂。二是可以掩盖化学药剂的外在特性,以使人看上去和平时的饮食没有任何区别。比如,嗜睡的化学药剂他们要放在矿泉水中,矿泉水的苦味可以掩饰其苦味。使毛发加速变白的化学药剂放在白糖里等等。
    4、如果没有这么多年的经历我是不可能认识到浙江黑势力对化学药剂制作成可投置物是怎样的过程。他们制作技术成熟、系统,能得出这个结论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希望政法机关能引起重视。
    我亲身体验过的几种比较稀奇化学药剂
    浙江黑势力的犯罪理念包括利用高压手段牵制、挟制、胁迫人的意志、其中他们很好地利用了化学药剂的特殊效果。化学药剂可以改变或者影响人的言行举止,这只是药剂效果的外在表现,更深层的意义它是影响、损害损伤了人体器官的某种机能。
    化学药剂的剂量大小可以使其效能产生质的改变,多种化学药剂也可以同时混合使用。
    浙江黑势力的化学药剂基本都有相应的“解药”,可迅速解除不良症状。
    我亲身体验了黑势力的化学药剂的厉害, 现举出其中少数几种化学药剂:
    1、“能憋死人”的化学药剂:人感到疲顿、呼吸困难,想呼吸一大口气就很困难,当时感觉要到了世界末日,整个天空变得很低,人好像就要给憋死了。
    2、让人眼睛在十数秒时间失明和昏厥的药剂,就是黑势力所谓的车祸药或跳楼药。
    3、加速人体毛发变白、使人在下意识状态自言自语的化学药剂。这种药剂对大脑刺激很多,睡觉的时候人的脑子就象一直在沸腾的开水。
    4、可以致使人手脚发抖、浑身哆嗦的药剂,手脚的筋很酸,用力握手就会发抖。
    5、导致肺部疼痛的药剂。这就是黑势力所谓的模仿肺癌的化学药剂,剂量大时可以致使肺部出血。
    6、致使胃部好象有腐蚀性的、溃烂性疼痛的药物,及胃部只肿胀不疼痛的三种不同化学药剂。【具体见材料】,一般人不大相信仅仅导致胃部疼痛的化学药剂就有这么多种。
    7、可以降低人记忆力的化学药剂。食用这种药剂后,致使人瞬间遗忘;人的大脑好像给锁住了,不能进行联想性思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国精神病院里还关押多少举报人 黑社会追杀有多少?
  • 举报人义务维权反被构陷 河南信阳公检法颠倒黑白(图)
  • 杭州市委定义新“黑五类”严打反腐败举报人士
  • 举报人控告湖北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
  • 举报人控告湖北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
  • 福建泉州举报人遭腐败份子报复侄女被殴致死(慎入)(图)
  • 人大主席将举报信给“被举报人” 6旬举报人遭群殴 (图)
  • 陕西渭南反贪局长约见举报人时遇车祸殉职
  • 邯郸市丛台区将举报人塞进车殴打并沿途丢弃
  • 举报人因信息遭泄露被迫全家流亡
  • 江苏启东举报人沈德新的诽谤罪是如何成立的?(图)
  • 黑龙江高官邹滨年打击报复俩实名举报人纪实
  • 江苏启东法院施红华利用法律创造罪犯“合法”报复举报人(图)
  • 益阳公检法充当贪官黑打手迫害举报人
  • 山东公安图谋下套栽赃迫害举报人 贪官威胁再举报控告就劳教你两年/吴强敏
  • 山东临沂市费县举报人居士全、王成举受到当局打击报复
  • 上海交大副教授被指剽窃 举报人被校方终止聘用
  • 呼吁解救举报人刀福生十万火急
  • 大陆每年上千举报人遭报复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保护好举报人裘金友不容忽视
  • 将举报人强当精神病毫无人性 政府官员比畜牲还要畜牲
  • 《举报人裘金友命运》之专家观点
  • 《举报人裘金友命运》之权威访谈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杭州公民
  • 保护好群众举报人不容忽视/朱海滔
  • 给举报人裘金友撑起明朗的天
  • 一个无罪信访举报人在狱中的经历
  • 渭南反贪局长约见举报人遇害偶然吗/肖隆平
  • 请求对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刘树琪迫害举报人的行为依法立案
  • 山东蓬莱举报人吴强被全国通缉和黑社会追杀
  • 张耀杰: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图)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是谁把举报人李文娟出卖了?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