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杭州司法腐败已经到了非挖心.断骨.抽筋不可的地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0日 转载)
    
    杭州司法腐败已经到了非挖心.断骨.抽筋不可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宣卓伦 联系手机:13805752568;《暗杀揑造裘金友六条大罪》                    
    事实与理由,                               
      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集体利益共同体,凡参与者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其表现形式有集体行贿、集体截留、集体走私、集体骗税、集体贪赃、集体渎职、集体倒卖、集体造假、集体栽赃陷害举报人、集体迫害举报人、集体浪费等,总之,2000年萧山区红山农场腐败改制、丁有根所有经济犯罪或违纪的形式都可以以集体的名义进行。贪官污吏的背后,另有更多的举报人正在遭受牢狱之灾与死亡威胁。萧山此案集冤假错之大成。                           
             
    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贪污造假最大、最严重、最恶劣、最卑鄙、最无耻、最隐蔽、萧山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举报人裘金友在写白纸上签名按下了指纹,蒙冤作牢、最见不到人的贪污和贪赃!红山农场贪官污吏的背后,另有更多的举报人正在遭受牢狱之灾与死亡威胁。杭州司法腐败已经到了非挖心.断骨.抽筋不可的地步。一旦揭开被杭州市公安机关鉴定为“偏执性精神病”诉讼狂,被萧山法院枉法裁定诉讼“时效”这个疑团集中爆发。萧山区公安分局土匪黑帮不灭,渎职不灭,国无宁日,民无人权。民众基本的生命、财产安全皆无保障。社会道德价值颠倒,善恶不分,是非不明,虚假成风,真诚难寻。            
                       
     一、杭州市萧山区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为“保”奥运安全 浙江萧山警察抓走裘金友』,『萧山公安为平安奥运对裘金友八条禁令』,『强烈谴责萧山公安借平安奥运侵犯人权』,『陶文森就裘金友案给杭州市萧山区检察院的信』,『奥运来临为何让反腐百姓身陷囹圄』,非法关押,以刑代审,刑讯逼供白纸上签名按下了指纹。这是历代封建王朝惯用的传统手法,简单方便,借助刑具的暴力白纸上签名,逼使被害人裘金友处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保证不举报坏人坏事保证上签名,刑讯逼供他们所需要的供词。1994年丁有根、盗窃1.5亿元贼喊捉贼无话,萧山区政府对被害人的伤害为最惨重,即使得到平反昭雪,重见天日,也终身残疾,难以康复。    
                        
    二、杭州市萧山区委、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杭州萧山两个“精神病”人的背后折射司法腐败』,宣卓伦、韩友泉,揑造事实,诬告陷害裘金友。本无其事,但为了占人利益,或公报私仇,丁有根、周凤剑、宣卓伦、韩友泉、周华江、蒋春伟凭空揑造事实,控告别人,使之蒙受不白之冤,以满足其罪恶的欲望。  
                      
    三、杭州市萧山区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四处封杀,栽赃嫁祸,篡改病历,纠缠骚扰,三次派人到裘金友家私闯民宅搜查。逼害善良裘金友。《萧山区公安分局为何纵容丧心病狂的贪官污吏》,【(丁有根)周凤剑借平安奥运利用周华江壮胆起杀心】,非法强行侵入他人住宅,这跟日本鬼子三光政策有什么区别。因此,公检法官官相护,上下其手,黑箱操作,实在不足为奇。司法毫无公正可言,法院为警方遮丑,甚至不惜篡改原始证词,以掩饰漏洞百出的"事实和证据" 。  
                      
    四、杭州市萧山区委、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警黑共舞,【萧山公安分局为何纵容丧心病狂的贪官污吏】,横行不法,酷刑折磨,就把罪名强加于人。这种手法,一般没有预谋。但草菅人命,为害也非轻。
        
    五、萧山区人民法院:【精神病人有四种车型驾照8年血泪维权- 21CN.COM - 汽车引爆激情驾御快感】!删改庭审笔录,以假乱真。庭审时记下的真实笔录,成为舞弊的障碍时,无良法官,就想出办法删改庭审笔录,使之符合舞弊的需要,作出违法的判决。  
                      
    六、杭州市萧山区委、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萧山区人民法院,《放纵罪犯的萧山区法院竟被评为[全国优秀法院] 》,玩弄真假证明,颠倒是非。“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而且对裘金友酷刑逼供和诱供。还在这些供述笔录中大做手脚。司法既无程序公正,更无实质公正。法律规定形同一纸空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形同一句空话。致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形同虚设,我们的人权和国家的法律共同遭到了践踏。  
                      
    七、杭州市萧山区委、政府、萧山区公安分局、萧山区人民法院,所以每一起冤、假、错案的背后,刑讯逼供,逾期关押。到头来,为了逃避责任,掩盖黑幕,还要再强加个"莫须有"的罪名,投入冤狱。无论怎样辩护,无论怎样上诉,根本没人理睬。萧山区政府都隐藏着一起窝案。所以要想求得一个再审的机会,纠正原举报人裘金友冤案,错判,要比登天还难。
                      
                       
    八、萧山区人民检察院:萧山区人民法院:另起炉灶,变换案情。【泰福律师事务所:浙江人权恶劣法律意见书】,【周凤剑借平安奥运利用周华江壮胆起杀心上在事实清楚】,更令人看尽世态的无情、命运的无常、和人生的无奈。当他们渎职滥权作践法律尊严的时候,不知国家利益为何物;当他们摧残司法公信力的时候,不知国家利益为何物。                 
                       
    九、萧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书空洞无物,单凭几句口号落案。很明显,这是一种以权压法,倚势欺人的假案。裘金友冤案被贪官速冷冻冰死,他们戴着司法的面具,赤裸裸地司法强奸无辜良民,野蛮地践蹋法律的尊严。  
    
                        
    十、杭州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成了掩盖贪官腐败犯罪事实的“帮凶” 的确不得人心。
                
    按照规定,司法鉴定人应当遵守法律、法规、规章,遵守职业道德和职业纪律,依法独立、客观、公正地进行鉴定,并对自己作出的鉴定意见负责。
                
    然而,由于案件鉴定结论与司法机关有关,在行政和司法权力的干涉下,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鉴定机构就不顾法律规定,也不顾职业道德,作出与事实完全相反的鉴定结论,给受害人举报人裘金友的家属设置重重障碍。
                
     当司法机关拿到了一份对自己有利的鉴定后,受害者家属往往处于被动地位,要讨到公正说法,不知要历经多少艰难曲折。
    
     依照法律规定,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构成犯罪,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要追究鉴定人的法律责任太难。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鉴定人作虚假鉴定,是为了帮司法机关。既使经过多次鉴定,真实死因实鉴定出来了,司法机关也不会去追究;二是鉴定人会以技术水平有限来搪塞。
                
     一份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虚假鉴定,既帮助贪官犯罪人逃脱法律责任,使无辜者受到法律追究。公正客观的司法鉴定实在是太重要了,因此,立法机关应健全司法鉴定的法律法规,加大查处和惩罚虚假鉴定的力度,加大查处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司法鉴定成为掩盖犯罪事实的帮凶。
                
    鉴于上述十条杭州市萧山区委、区政府、全面彻查公职人员,让真相水落石出。裘金友的冤案、假案、错案,是不法法官们一手造成的,又靠法官们自己检查纠正,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萧山区公检法犯罪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
                      
    胡总书记表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在当前大好形势之下,所有冤、假、错案受害者,必须认真弄清各自案中弊端的所在,彻底揭露舞弊的手法,力争参与查办冤、假、错案的民主权利,彻底扫清社会积案,共建和谐社会。         
                   
    中国的“冤孽传媒”你们除了歌功颂德外,面对萧山区政府伤天害理的事实,都变成了“哑巴”?你们还是人吗?公平、公正、公开。正义、协恶、尊严,是你们每天在口口声声叫喊!为何现在失言?
    
                            
     萧山区公安局的迫害谈话签名事实证据回放:         
    
    2008年7月31日中午11:40分我丈夫被关押,周华江到我家敲门找我谈话,下面是找我谈话的内容:             
    1、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不准老百姓说话,只许老老实实。             
    2、要相信科学去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和杭州市第七医院去鉴定,叫我签名申请鉴定,裘金友这个人迟死不如早死好,说起来是病死的。             
    3、不准请律师,请律师裘金友立即关押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             
    4、不准记者采访,如果记者采访,立即关押裘金友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死。  
    5、不准上网,上网也关押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裘金友死。             
    6、不准离开家大门,离开家大门,立即关押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裘金友死。  
    7、每天电话汇报以0571——82699008警务站和82699355宅电汇报,不准用手机,否则立即关押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和杭州市第七医院裘金友死。        
    8、不准向上级检察院和纪委举报,如果举报被我发现,当场毒死我丈夫。  
    上述八条我丈夫8月1日下午被萧山区公安局折磨而再次写了保证书。到8月1日下午2:35分被放回来在家被软禁,    
               
    周华江还说,杭州公安局安康医院是听我们的,杭州第七医院我们给他钞票也听我们的,裘金友鸡蛋碰石头,动一动当即关押致死,相不相信就试试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