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华融暴出惊天大案——宜宾腐败黑幕将被揭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0日 转载)
    
     2005年元月19日,国家审计署新闻处负责人证实,在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华融、信达、东方、长城调查时,查出违规资金67亿元,共发现案件线索38件,其中发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成都办事处高管集体涉嫌内外勾结犯罪,且数额巨大,据悉经国家审计署成都特派办将特大贪污案上报国家审计署后,审计署经与四川省委,省政府商量后,并报经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批复,正式移交公安部立案,2005年2月4日晚四川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已将张桂林.吴涛奎.余礼全以涉嫌寻私舞弊,低价折让出售国有资产罪抓获。
     (博讯 boxun.com)

    华融成都办事处原总经理张桂林,自华融成办成立之初,便将中国华融成办处置国有资产的权利交由其私人控制的公司四川亚华拍卖有限公司承包,亚华公司几本包揽了华融成办的所有资产业务,而据工商局档案登记赫然显示,亚华拍卖有限公司的股东竟然是张桂林的女婿占30%的股份,余礼全占30%的股份,其余股东,均由华融成办高管的家属持有,张桂林、余礼全,均来自四川宜宾市,张桂林原为宜宾工行行长,四川省工行副行长,华融成办总经理,余礼全原为四川宜宾经协总公司(该公司为虚假注册)总经理,现亚华拍卖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桂林、余礼全二人为长期合作战友,以善于做大生意而闻名于世,二人初识便觉相见恨晚,早在1993年二人便迫不及待合作投资北海.海口房地产开发,至今导致宜宾工行损失达7213万元,原因是张桂林不顾他人反对.力排众议.给余礼全虚假注册的公司宜宾经协总公司.在没有任何担保抵押的情况下,违法放贷款2.7亿用来抄房地产,赚钱张,余二人即洗后私分.亏损却由公家负担,,特别是四川工行价值9800万元的海口蜀海酒店项目5579平方米,张桂林竟作价50万元卖给了余礼全临时成立的公司.又者在处理三亚海景花园时将26000平方米,当时市价20000元/平方米的房地产竟以300元/平方米捆绑卖给一家临时注册的公司,而幕后操作及获利者居然又是张桂林和余礼全.四川工行系统的人无不痛心疾首。
    
    据国家审计署特派办特派员李永酷介绍,该案起因为对张桂林离任审计时,查出张桂林等2001年在处置工行西安银丰公司资产时,首先将价值2.2亿元人民币的大楼由其子开的会计师事务所,低价评估为1千万元左右,再由其女婿开的亚华拍卖公司独家拍卖,并独家由张,余合开的成都乐施公司竞买,随后由余礼全任法人代表的成都乐施公司,独家低价1千万元购买后,再即刻转手卖出4千万元,据成都特派办陈磊处长介绍亚华公司根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其支付华融成办的1千多万元,是乐施公司卖银丰公司资产收入4千万元后,再支付给华融的,亚华拍卖公司及乐施玩了个“空手道”。有查实的银行往来帐及对帐单,而亚华拍卖及乐施公司均是余礼全任法人代表,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诈骗。
    
    张、吴、余等人为获得近二千万的非法利益,不惜牺牲国家财产,将价值2.2亿的大楼以低价1千多万销售,使国家财产损失达2.1亿左右,实在是令人痛心,滑稽的是张桂林2003年被四川华西都市报评为“四川省十大财经风云人物”,被誉为国有资产的卫士。
    
    张、吴、余在获得非法所得后,将其赃款由亚华公司汇入宜宾及成都乐施公司,余礼全女婿所开的宜宾煤厂等公司,再由煤厂汇入成都张桂林指定各帐户,大量提现,其中张桂林用此款迅速缴请工行分给的位于花圃路的住宅后.在成都江波华城以其女婿的名义购得住房一套,在成都大石西路恒宾花园以其儿子(年仅23岁)购房一套,在光华大道博瑞花园2号楼购房一套由其母居住,在鼓楼北街市公安交管局旁购房一套,在长富新城购房一套,在蜀都花园购房一套并在蜀都花园大门口投资600多万开了一个顶级茶房。其余约1659万元投资到宜宾市远大贸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马远.开户行:宜宾工行南岸支行)及成都市远大贸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开户行:工行锦江支行法人代表马任重)商品混凝土生产经营,及购地.据查该公司起家便是张桂林乱放贷款筹建的.张调成都任省工行付行长后马便跟往,后经张介绍到锦江支行贷款1.6亿至今已愈期成呆
    
    审计成特办在审查余礼全为法人的亚华拍卖公司中,发现亚华拍卖近年来采取巨额行贿、偷税,将一家拍卖公司获利数亿元,在与华融、信达的合作中,通过高管介绍如张桂林到处帮其介绍业务后,华融云南、贵州、重庆等办事处主要负责人都曾接待过张桂林介绍的亚华拍卖公司的余总经理,余礼全不仅垄断华融业务.更经人介绍认识了原宜宾芙蓉矿务局局长,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总公司总经理朱登山,朱随即要求四川省信达总经理扬通华将所有拍卖业务主要交由亚华运作.同时以书面通知云南,重庆的信达公司与亚华合作.于是亚华拍卖在上述之地及四川成都,资阳,宜宾开始成立拍卖公司,靠巨额行贿几乎垄断了所到之处的拍卖.该等公司刚开始以拍卖佣金提成作为行贿方式,继而发展到生吞活剥,攫取国有资产.自余跟随张到成都后,在张的启迪下虚假注册了拍卖公司.而据华融知情者举报,余礼全原为国家工作人员,工资每月还不到1500元,2001年才被单位劝其内退,其子女也属无业游民,刚从俄罗斯自费留学回来,怎么突发性有巨资几千万和张桂林合作?拍卖业务赚上亿钱啦?审计署调查亚华公司中发现,以余为代表的亚华拍卖牵涉偷税三千多万元,亚华公司随后当即仅补交300多万元,尚有2916万元未缴,已勾成偷漏税.张,余知事态严重居然在审计署调查期间妄图再次行贿,宴请了审计署成特办的办案同志,希望不要张扬其偷税漏税,特派办同志事后将余礼全送的礼金上缴,数额未与公布。
    
    其实,张,余二人属老拍挡.自张调成都后余便紧紧跟随,刚来成都缺住房,于是第一单合作便是张将位于东风大桥翠风苑旁的华融公司大楼整体超低价卖给余与其开的私人公司,9300万的房产便作价620万卖给张余私人开的公司,然后再由其私人低价回购.例如华融公司高管人员如吴涛奎,张桂林女儿,儿子等便再向余礼全再超低价回购,而今同住在该楼房中.整日砌磋如何侵吞国有资产.如何高价售出套现 不仅如此,审计署查出,华融公司在处置大量国有资产中,以亚华拍卖公司为中心,将大量国有资产超低价,卖给了张桂林的熟人和老乡,这些所谓的购买者根本无钱购买,于是便上演先假装低卖给朋友公司,再共同对外高价出售后获利分赃,如在处置成都天一大厦的问题上,在明知对方毫无购买力的情况下竟然将价值近3亿元的大厦,以2千万元左右的价格低价卖给了宜宾老乡,而该老乡竟然仅支付了100万元定金,至今已过两年,余款未付,张桂林等不按国家规定终止合同,却不理不问,去年底该购买者被宜宾政府以金融诈骗罪抓捕后发现其第一笔贷款5700万元在无抵押担保的情况下,就是在时任宜宾工行行长张桂林的手上贷的,张在明知对方毫无承债能力,信誉极差且属黑社会性质的前提下违反规定发放贷款,造成该笔贷款至今已逾期近8年无人处理,本息无收.又如在处理成都金牛区会展中心旁的华恒大厦张桂林将价值3.6亿元的大楼先是以3200万元的假卖给一李姓男子随后通过余礼全以7100万的高价售出,从中牟取暴利3900万元.类似情况国家审计署已查明张在刚从万县接任宜宾工行行长即成立国有中山房地产公司,却让一位非工行人员、万县的无业游民出任法人代表兼总经理,暗箱操作和包揽了宜宾工行的所有装修及房地产业务.在任省工行分管计财的副行长期间、张将全川工行的财务软件及装修金骊大厦的业务交由余的女婿操作.华融成办的总经理期间,内外勾结,大肆贪污国有资产令人发指。经查明犯罪案已达十几起.
    
    笔者在调查核实张桂林,余礼全内外勾结,大肆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材料时不禁深恶痛绝,陷入沉思默想,张桂林,受党教育多年,是党把张桂林从万县的一个农民儿子培养成一名正厅级干部,本应在党的领导下,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奋发向上.却和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勾结,沆瀣一气堕落成一名可耻的贪官.张常说他在处理长城钢铁公司问题上给四川带来好处.事实上,张一开始就要求卖给江苏一家叫联强的民营公司据悉该公司毫无能力购买.张还要求出任该公司董事长并要求给攀钢的8条优惠政策也给这家民营企业.即刻遭到四川省委省政府的反对.张不仅贪财且好色,长期包养一程姓情妇,而尚未离婚的,已56岁的余礼全不顾家人激烈反对,将一年仅16岁名叫李娟的女子干脆直接安排到亚华拍卖公司既当情妇又当拍卖师,长期包养,已勾成重婚罪.张,余不禁贪婪而且极度自私,西安事件中张,余不禁自己犯罪还唆使自己的部下和余礼全的女婿直接参与,已勾成犯罪.近闻张,余的家属在外叫嚷,已重金聘任律师,已化费事83万,有的是川大法学院领导,和政法部门许多领导很熟,其中有些人的文凭是他们帮着搞的,有的是执法部门退下来的,朋友弟子学生在政法部门多得很,律师天天都在公安厅或检察院,我们跟省,市法院执行局是铁哥们儿,我们跟法院每个月的拍卖业务多得很,亚华拍卖是法院指定的拍卖公司.张,余在里面还有彩电看,我们都进去看了好几次,每次都送一两万元.律师和他们交谈可以单独说,不用其他人在旁.最多判二缓三,很快就出来了.公检都不重要,最后还是法院说了算,我们已经勾兑好了.只说西安的事,其它的问题可以控制不审了,也不查了.逐步冷下来,就拖化了,笔者不禁联想到张桂林仅房产就有7处,余礼全除成都亚华被查封外,资阳,宜宾,昆明等公司为何未被查封?汽车,房产也未被查封,私人帐户未被冻结至今尚在经营,这些可都是余礼全任法人代表的公司.用赃款行贿得来的,是国家人民的钱呀.难道就不怕财产被转移,国家财产流失吗?至今有些涉案犯逍遥法外,到处游说.甚至说余只是张的帮凶,张桂林和余礼全互为依赖,相互配合,内外勾结,是典型的权钱交易,余礼全不仅充当了张的拐杖作用,而且长期诱拐张及张身边的高管与其共同进行犯罪活动,张,余二人长达十几年精心策划,制造了几十起鲸吞国有资产的案件,实际上导致国家财产损失达数十亿元,余礼全在其中扮演的是主谋,是罪魁祸首,张的每次合作都是余的思想,最大的获利者都是余,肯定地说没有余,但凭张是办不成事的.余不仅用金钱收买张,还用金钱腐蚀了华融部分人员及相关键人物,笔者调查到,余自出道以来就会金钱开道,每一单生意都在行贿,余常说:回扣是做事的关键.是打进法院的敲门砖,难道亚华拍卖和法院执行局又有什么关系吗?究竟张.余的行贿大军放倒了那些层面的人?笔者坚持认为该团伙已涉嫌行贿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职务侵占罪,虚假注册罪,合同诈骗罪,重婚罪,渎职罪,包庇罪,窝藏罪,偷税漏税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玩忽职守罪,盗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案情重大,为其开脱.说情者甚多,仅中国华融总公司就来了四川若干次为其开脱说情.难到华融总公司也有问题吗?今呼吁全国人民共同监督司法流程,因为他们也侵害了每一位中国人的利益.拿起手中得权力,共建美好家园,和谐社会.呼吁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全程监督以防司法内腐败分子,让群众监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