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被警察敲诈无路走:找熟警察办事,老婆被“奸污”/张传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转载)
     作者: 张传城 来自: 维权中国网
    
     怀着一份沉重的心情,抱着一份敬仰,一份信任向您递交这份求助举报材料: (博讯 boxun.com)

    
     我已经多方苦告无门,向省市公安机关、纪检监察部门、信访部门、检察院等等一直到中央最高各行政监督机关都没人管,没人管没事关键是都不理你根本不说为什么不管,你还好能给我说没证据谁也帮不了我,可是我要是有证据或者说证据充分还要国家哪些监督—机关干什么,他们不就是干这份工作的吗?老百姓有冤垦定要报官这是自古以来的常理报官后上级有权管辖的或者有权审理的部门就应当去查办还老百姓一个说法如果是我诬告那么给我定罪,如果是事实他们这样不查不就成了犯罪分子的保护伞了吗?你说是不是!
    
     可是至今我向上级各个部门检举控告快三个月了到现在仍是无人问津。官官相护!部门扯皮!敷衍了事!逼我没办法只能求助您!
    
     我的情况是要揭漏济南长清区公安分局的一些警察是如何欺压百姓残害百姓和霸占我的老婆破坏我的家庭破坏我的婚姻,而后又是如何包庇他们内部人员的,让你看看这到底是人民警察为人民还是人民警察害人民。
    
    请看我的遭遇:
    
    1、派出所所长假公济私滥用职权对我下毒手拘留并罚款。
    
    2、又一警察骗歼霸占玩弄我老婆分局不予立案。
    
    3、控告时被再次将我们受害人抓到警局里非法拘禁37小时。
    
    4、单位分局包庇袒护霸占我老婆的警察不对其进行应有的开除党、政、纪律处分。
    
     我叫张传城是一名退伍军人,中共党员,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退伍返乡后任本村党支部书记一届,是山东济南长清区五峰山东黄村人,现年34周岁,现有一家三口,有一7岁的小女孩。我非常热爱我的祖国,我的党,更热爱我们的胡锦涛总书记,我始终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我无时无刻都为社会主义建设而努力着,为实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而努力着,时刻都想着退伍时部队首长叮嘱的一句话回到社会要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努力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奋斗,至今我还是一名预备役兵祖国随时遇到危险我还有责任随时出征冲锋在前保卫祖国保卫人民。。
    
    人生坎坷,几经风雨,几度周折,从起步到发家又到做生意亏本什么滋味我都偿过,在06年8月我劝说老婆离开了贫穷的济南打工生活,离开了竞争激烈的大城市省会济南,来到了家乡县城长清,挨靠我弟弟在他的西临租了一个两层楼房住下,闲着的时间就帮我弟弟打点商超配货工作,一边也和我弟弟一样把剩余的房子装修隔断了一下租给附近的大学生住,因为长清有一个大学城,当地的老百姓很多干这行的,所以一直有很多大学生来住,而这时就被当地新城派出所的副所长张相军盯上了,他一看我兄弟俩的这个租房子很有利可图,他就也打起了自己的主意,用自己家人的名字也在我们附近也租了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两层楼的房子,装修隔断了一下开上了自己的金盾旅馆,其实就是他自己的旅馆,我和我弟弟给他送礼的时候,都是送到他的旅馆,他一家人都住在旅馆他那时也给我们兄弟俩说“我的旅馆也要办证怎么着怎么着”。并且在他开业的时侯那些和他关系不错的警察还都去在一个大酒店里祝贺搞了一个开业庆典,而这时他就开始派手下民警进行骚扰,检查我兄弟俩的出租房,说我们这个违法要取缔,多次不下十次的当场罚款200,并且从来没开过任何收据。
    
    当时我来的时候我弟弟已经干了大半年了,这个旁边的邻居也都能做证,那时我弟弟也经常给管辖的片警赵超送过礼也请过张相军吃饭喝酒,他们那时也没说过不能干,光罚点款不开收据内部创收,可就是从我也来到长清,他张所长一看这个行当确实挺有钱景就自己也干上了,而开始封杀我兄弟俩,意图整垮我们取缔我们,好把生意全都拉到他的旅馆里,一直到现在他张所长的旅馆仍然红红火火地开着;
    
    当时我兄弟俩很着急,因为都投上了不少钱,尤其是我全都是贷款,当时贷款已经达到了14万,挣点还不够还利息的,生活根本揭不开锅。一开始我们不想开旅馆因为知道开旅馆事挺多,手续挺多,况且要花很多钱办手续,可是张相军这一干涉整的我们没办法就找他们想办手续,可是他们根本不说给你办手续的话,就是硬说你不合格不允许,让你关门,根本不管你的投资损失和死活,目的就是要清除我们他赚钱;可是我那时非常挺不住,贷款的压力,一家人吃饭的问题等等,就到处找亲戚找关系帮忙去找张所长给许可办手续,可是就在我托人的期间,他张相军又有一次晚上带着很多人去我们的房子查,又把客人全赶出来,介绍指使我的房客都是一些大学生去他的金盾旅馆里住,就是那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对着张相军说[原话]“张所长你真行,你我来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们老百姓混口饭吃不容易,你干吗这么整人啊,我记你一辈子张所长。”就是这样一句话把他激怒了,他就当晚指使手下警员带走我的房客一个人和我本人,滞留询问做笔录立了案,隔了几天就以非法经营 未经公安许可的特种行业为名,拘留了我15天并罚款1000元,让我在济南市拘留所呆了15天。
    
    我所不服的是我没有故意顶风违法经营未经公安许可的特种行业,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只是出租房挂了个出租房的牌子而已,也和房客有租房协议,俺不知道搞出租房是否违法,再说既便是属于特种行业旅馆,而他们为什么不给我办手续,那里不合格你给我说我整改就是了,更何况我弟弟比你张所长干的在先,半年前你也知道,为什么你那时不说我们违法光罚钱不开收据,而是在你自己干上后说我们违法欲以取缔呢,你张所长的旅馆和我们的房子一模一样,装修结构也差不那里去,为什么你的就能经营而我们的就不行呢?再者说我强烈不服的是即便是我经营了未经公安许可的行业你们在抓人前也应事先下一个停业整改通知书啊,我若不听你再抓人也行啊,而是因为自己旅馆的利益再加上我说了让你张所长不终听的话就胡乱抓人,从拘留所的日子里我由于受不了那种日子受不了这次侮辱,又挂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又担心我的贷款债务,我得了极度的抑郁症,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现在一直在吃药,而这次只是我第一个噩梦的开始,而后面更让我梦噩的是,也是他们长清公安的一个更坏的警察玩弄了我的老婆,霸占了我老婆一年的时间,他就是我一生也忘不了的恶霸警察马磊[长清区公安分局城区另一个辖区东关派出所的民警,于2007年上半年通过关系调到区交警大队]。
    
    请看我的第二次遭遇:
    
    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就一直托人找关系办个旅馆手续不干了,转让出去,这样会损失小点,如果直接关门将倾家当产损失惨重,心想即使办下手续来也不能干了,第一被他张相军整到那时已经根本没有人敢来住了,第二办下手续来他张所长也不会让你好过,也会照样经常指使手下民警以正常检查为由骚扰你的旅馆,事实就是如此,和我想的没错,在我以后办下证来和没有证是一样的,隔三差五都有民警来查你,每次都当场罚款200不开收据,更可气的是有一次他张所长的手下民警管我那一片的片警叫付善峰,在07年的冬天一天晚上他开着警车和另一个民警来到我的旅馆里要了两个电热器,说是借用一下,当时他给我说他刚买了楼房还没装修没有空调太冷了,先借用我的电暖气用用,我那时那敢不借啊,一共两个电暖气必恭必敬地拿给他用,可是他一用就是一个冬天啊,并且在用的期间也不领情照样经常来查我,在08年春天给送回后,我在后来找他办他应给办的事的时候,就是后来我把旅馆给了别人找他办更换法人的手续,他更没有一点人情味,不光不给办还处处刁难你,最终也没给接我旅馆的那个人该(改)名过户,也没让他干成,而是不到三个月就私下操作介绍给他朋友接下了这个旅馆,全国的人民啊你看看这里的警察是不是“狠”啊,“坏”啊,后来我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这么和我过不去这么欺负我啊,现在我知道我是太实在老实!
    
     再回到我托人办手续那时,当时我就找到在区委给付区长开车的我的姨夫,我姨夫就找到和他外甥女刚结婚的东关派出所的警察马磊,考虑马磊和张相军都是公安局的,关系熟又加上这层亲戚关系办这个事没问题,放心,我姨夫就在06年年底带着他外甥女和马磊来我家做客,我就用最好最热情的方式招待了他,马磊也说这事没问题包在他身上,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时让我觉得很放心的这个亲戚警察比TMD的张所长还坏;自从马磊在我家做客后他就也说没问题这点小事包在他身上,可是一直让我等了很长时间,托了很长时间,事后我才知道他那时原来打上了我老婆的主意。明着给我帮忙索要钱财办手续,暗地里再玩我的老婆,这就是人民警察!
    
    说到这里要从07年11月24日下午7点多说起,哪天傍晚马磊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他老婆找我老婆想在我老婆的工作单位银座商场买件羽绒服,长清有个银座就在我家的前面不远,我老婆在那里上班,他以这个理由把我老婆骗出去后,在他的轿车上强行和我老婆发生了一次性关系,而就是哪(那)次我老婆回到家后让我发觉了,在我的追问下,我老婆给我说了哪(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没说以前他俩就有来往,我当时就懵了气晕了,当时我就想去他家找他算帐,砍死他,被我弟弟和我老婆拦住,我那时就说去告他去告他,弟弟说恐怕告不到他,他有势力有关系,告到刑警队他们都是公安肯定会向着他们自己人,再说不知道咱们的证据充分吗,当时我一想证据,对,证据,就问清我老婆马磊当时的轿车停在什么位置,就跑到他停车的位置在地上找到了他马磊当时体外射精擦的卫生纸一大团,拿回家藏了起来,准备报案,可是我老婆一直不敢去告他,怕丢人怕告不倒他,她说咱让他赔偿精神损失吧,当时我是一直处于急噪当中,不知所措,那恨劲就别提了反正那时就想去找马磊弄死他,在事发的第二天我老婆给马磊打了一个电话说,“昨晚的事家里的人都知道了”。这时他马磊听了很惊讶接着问他(指的是我)什么意思啊,我老婆说他当然想告你,你用经济来弥补赔偿精神损失吧,当时马磊一听就说别告别告咱们私了咱们私了,并很快私下找了和我关系很好的我姨夫的儿子徐松来找我说事,说和此事欲以经济补偿来私了,在徐松和我弟弟和我多次地交涉说服下,最后徐松就送来了15万元钱平息了此事。
    
    可是过了几天我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气愤、恼火,想我以前对他马磊那么好,给他送礼、请他吃饭,过年过节都去他家送礼,拿他当作亲朋好友对待,我这人又很重情重义,实在,直来直去一直挺感谢他给帮忙办手续,可他TMD背后里耍我,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俗话说朋友妻还不可欺呢,何况还是有点间接的亲戚关系,何况他是警察啊,人民的警察啊,是人民的保护神啊,是为人民服务的啊,越想越憋气越想越恨,心想不能让这个杂ZH逍遥法外不能让他花钱买罪过,不能让这种人民警察还在我国的公安队伍当中,不能让这种党员这种国家公务员再损害我们国家的形象。
    
     就一气之下说服了我老婆去刑警队向刘队长报了案,告了他马磊强奸我老婆的犯罪行为,诉说了07年11月24日7点多马磊是如何给我打电话骗我老婆出去在他的轿车上强奸了她,事后又是怎样找人用经济补偿私了的,这时我一直也不知道老婆和马磊早就有一年的关系了,我老婆也没向警察说以前的事,报完案后,刑警队的人就跟我回家把我保存的带有马磊精液的卫生纸和有残留物的内裤等证据带走了。
    
    可是隔了一天刑警队的人就来到我家把我俩抓到警局里去非法拘禁了我和我老婆37小时(从上午的整11点一直到 第二天的晚上12点才放人的),也不通知我父母,孩子在家也没人管,也不让我家人来看我,控制我们人身自由,反复的隔段时间隔段时间的询问做笔录,我自从第一次报案已经都向他们说清楚了,可是他们就是再重新问反复的问,还不时的给我带着骂语恐吓我,说我收了15万元钱是违法的,说我为什么收了钱还告马磊这就是不对,目的是往摁我一个敲诈勒索罪上引,以让我把钱交给他们,当时他们折腾的你不让睡觉不让打电话随便给你点吃的喝水也没有,而他们则轮流睡觉休息,就这样我又受了37个小时的痛苦折磨,气愤,着急,担心,恐惧,耻辱,挂念家里等等,什么滋味都有,我的大脑又受了他们公安的一次精神打击,另一班人马审我老婆也是这样对待的,当时我是不知道的,就这样到最后也没给我摁上罪过,在最后几个小时中,他们公安局为了推卸责任,把当地的检察院的两个人也故意弄来随便问了我和我老婆一下做了一个简单的笔录,就走了,我记的我当时见到检察院的人来还挺高兴呢?以为他们是来监督公安局办案的是来维护我们人民的权利的,可是谁知一听他们的话音和表情和态度我就觉的不对劲,我当时还问他们俩(一男一女),说:“同志你们说他们公安局把我滞留拘禁这么长时间对吗?合法吗”?当时他们听了谁也没说出什么来,吱吱呜呜的说你好好配合他们调查吧,到了那时我已经被折磨的没精神没力气没脑子了,一看连检察院的人都这样,就想起社会上流传的一句话公检法是一家,就没再抱什么期望;在中间警察审我的时候我就多次要求见我对象,问他们什么时候让我回家,他们都不做答。
    
    直到最后检察院的人走完过场后到了深夜他们分局的吴局长给我谈话,做了一个结论,说这次通过我们调查马磊的行为不属于强奸行为,是一次通奸,原因是你老婆已经交代了以前就和马磊有来往了,还粗略的说了一下我收了15万元钱是不对的,这个我们再研究,我当时已经被他们折腾的迷迷糊糊了,我记的当时我还问了吴局长你们对待这个警察马磊怎么处理,还让他继续当警察吗?吴局长说马磊这属于道德问题还达不到开除的罪,我们会严格教育他的。
    
    就这样才放了我,回到家我就知道了老婆是怎样交代的,老母亲和我的孩子又是怎样去他们刑警队闹的要见人的,给他们说如果不让见人明天就去市里告你们,他们这才紧接着吴局长给我谈话下结论放人。隔了几天是我想到要给他们要一个不于立案通知书。这样这个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以后在家的日子里我就沉沦了一些日子,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我老婆一直给我道歉但我还是不能面对。非常迷茫根本咽不下这口气,悔恨交加,心想不该来长清不该太依靠别人不该引狼入室不该这样老实,老实人是永远被人欺负的,正由于我的傻和实在才完全信任了杂ZH马磊,正由于我的单纯和信任才对他当时没有戒备之心,让这个土F警察得逞,万万没想到他是一人民警察他是一有妇之夫的人民警察并且还和我有点间接的亲戚关系,我又对他很好从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而他却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又想到哪个张相军副所长,没有他的整我,我也不会托人找马磊帮忙,也不会有老婆让别人玩了这个事,又加上他们公安局审理此案的不公平对待和对我采取的一系列的措施,对他们内部警察人员违法违纪的留情,照顾,包庇等等。真是让人憋火窝气啊,对这里的警察真是后怕啊,心想这警察真是权利太大了,能管人啊能治人啊能整人啊能治人于死地啊,这里的天也太黑了,我招谁惹谁来啊,我不是一个嗜恶不涉的大坏蛋啊,我也为国家贡献过啊也为人民立过功啊,我没有做过坏事啊我就是来到自己的家乡县城谋生混口饭吃啊,我自己认为我是一良民啊,为什么我遭到是一些警察的残害而不是社会上的坏人的残害啊,难道他们这里的警察比社会上的坏人还坏吗?我一直迷茫了。
    
    再说,通过我向老婆了解到底是谁先勾引的谁是谁先骚扰的谁,她给我说一开始马磊第一次是在我找他帮忙办手续后,在他在我家做客后,又托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时我已经非常着急了,有一天下午马磊喝了酒醉意浓浓的开着警车停在我家门口,来到我家给我说中午和张相军在酒店一起吃饭喝酒来,给他说你这个旅馆手续的事情了,让他关照一下,说这时张 相军快回来了,让我出去看看他的车回来了吗(我家和张相军的旅馆挨着很近,那时我对待马磊很客气),我就还挺高兴的出去了,让他喝茶,可是没想到他把我骗出去后就趁我老婆不注意一下子在我老婆后面把她搂住了,说嫂子你真漂亮手续包在我身上,你得和我玩玩,不然可就不好办了,当时老婆就被吓坏了蒙了,用力挣扎开就跑了出去在大门口等我回来,我一会儿就回来了,由于老婆的害怕和不知所措和无知当时那次她没给我说,这时马磊就以去找张相军为由走了,现在我才知道马磊哪次不是去找我给我帮忙,而是去骗我出去对我老婆进行性骚扰。
    
    自从那次马磊走后又一直托(拖),而背后就经常给我老婆打电话骚扰说一些挑逗的话,并在一天下午他竟直接找到我老婆上班的商场去,以说旅馆手续的事为由把她叫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利用她的害怕和无知和办证的急切心,对她说嫂子证你放心很快就能办了,就搂住她没有放开,由于老婆的害怕和无知又是在商场就没敢呼叫推他又推不开,那次就被马磊得逞了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从那开始马磊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看没事就得寸进尺经常去商场找,偷偷去 我家里找,等等经常来往了。
    
    我的旅馆手续也于07年4月份才办下来,别看这个杂ZH马磊得到了我老婆,他知道我根本不可能知道,在办手续上一点也不手软照样没有让我省事省钱,中间那费的劲啊让我花的那钱送的那礼啊真是不下几千了,记的他让我给张相军副所长买一些贵重礼品送到他旅馆里去,给他道个欠,让我买一张一千元的银座购物卡和一张三百元的卡给他送去说是要给正所长王宪亮送的,我都一一办了,记的那时他让我给他送过去卡的时候,他让我送到一条路口,他正和几个民警开着巡逻警车等着我呢;以后的日子里他就偷偷地和我老婆来往着,什么时候想发泄就什么时候找她,中间和最后几次我老婆也曾想和他断绝关系拒绝来往,但都不行他都不放过她,打电话不出来就去单位找,家里找,再不出来就给我打电话从我口中骗知她在那里,还曾给她开过玩笑说你不出来我就去找你,给城哥(我)打电话,现在我都想起来了他曾给我以前打过好几次电话套我话问我老婆的事,现在我知道了也从老婆那儿得到了证实,他那都是为了找她,还有他曾在07年夏天两次给我打电话予(预)订一间电脑间,说是和几个朋友查点资料,并都是在他上班值勤的时候来的,我都给他准备好必恭必敬的伺候他给他买好饮料矿泉水等让他在房间里上网;就这样他糊弄着我老婆吓唬着她迫使她一次一次的顺从就犯;
    
    也就是在最后这一次07年11月24日晚他马磊又是通过我给我打电话说她老婆找我老婆帮忙买羽绒服为由把我老婆骗出去,在他的轿车上又发生了一次性关系,就是这次让我发觉了,告了他而后就是上面所写的内容了。
    
    全国的人民啊你们看看这就是一个济南市长清区的人民警察,一个无耻的人民警察的行为,一个头顶国徽身穿国家警服的应该保护国家保护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公务员国家警察,而他这是在保护我吗是在为人民服务吗是在构建和谐社会吗。
    
    就这样从结案后我在以后的日子里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服尤其是对马磊的处理和自己遭到的不公平对待,根据他们种种的迹象和行为我怀疑他们有故意包庇马磊的行为,徇私舞弊掩盖马磊的罪行,我知道他有上层的关系,这是在他从派出所调到交警大队时我请他吃饭的时候听他说的。就这样我一直不服,我就曾先向他们分局的纪委刘书记多次询问准备怎样处理马磊,他也说这只是一个道德行为,我们正近期暂停了马磊的职务每天让他写检查,我再问他就拖延时间了说具体的处理要等局领导全部到齐再开会研究,可是我等了2-3个月也没等到他们领导全部到齐,这时我就开始写了材料向上一级公安机关济南市局纪委举报反映,一开始市局纪委的人还说严肃对待这个问题,认真查清此事待做出相关的处理后将及时把处理结果通知你本人,可是又过了1-2个月也没有回复,我再打电话追问态度就变了,说是你去向长清分局问结果吧,你收的那15万元钱有点诈骗的行为我们正在研究,就挂了电话,我一看这公安机关是找不出好找来了,他们都是同行也可能马磊的那个关系大官都疏通好了,再找就有可能被他们抓起来,我就曾去市政俯去省政府市人大反映可 都被一一推了出去踢皮球踢到着踢到那,理由是公安系统的违法违纪行为你要去公安系统反映。这些过程下来我一看我一个小农民告一个国家公务员太难了,没有媒体的关注和全国人民的帮助以我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有结论的,可是这又是我一大的耻辱,我怎么向全国人民说啊,在我多次考虑,卖掉旅馆后,我才下定决心向媒体僻陋求助媒体求助全国人民,并向党中央和中央政府以及国家最高纪检监察机关检举控告。
    
    以上内容经过维权中国网编辑整理 张传城本人保证以上内容的真实!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