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出租车罢工维权到中国政改三步走设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4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陈子明/从十一月三日凌晨开始,重庆市主城区所有的出租车(计程车、的士、德士)停止运行,到十一月六日上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就在重庆市交通委员会四楼会议室与出租车驾驶员和市民代表进行座谈。媒体对此予以好评,并希望:「重庆市政府的柔性处理策略和灵活身段,以及参与罢运的大多数司机的相对理性克制,为今后人们处理类似群体性事件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鑑的正面样本。」 (博讯 boxun.com)

    
    但是历史经验告诉人们,随著各地出租车司机的连锁反应,也完全有可能导致新一轮的政治反动。一九七八年底,邓小平曾对北京的民主牆运动作出正面的评价,但是由于以上海为首的地方党政领导纷纷告急,很快就变了脸。当时,由于各地掌握政策不一致,北京的知识青年基本上已经返城,而上海还有大批知识青年滞留新疆、云南等地。
    
    于是,上海的民主牆运动很快演变成知识青年的维权运动,给党政领导机关带来很大的衝击。这说明长期以来,由于官僚的逆淘汰机制造成的政治惰性,中央和地方、地方和地方之间缺乏政令的统一,各级官员极度缺乏政治敏感性和主动行为能力。《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王克勤,几年前就发表过出租车业黑幕的深度调查报告,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路径。如果各地以重庆事件为样本,主动出击解决相关问题,就可能皆大欢喜;如果各地依然是懵懵懂懂,无所作为,势必会出现群体性事件的蔓延和治安部门的强烈反弹。
    
    薄熙来的所作所为,使人们想起了二十一年前的中共十三大,想起了赵紫阳的报告和大会批淮这一报告的决议。赵紫阳报告中专门有一节题为「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他说:「对全国性的、地方性的、基层单位内部的重大问题的协商对话,应分别在国家、地方和基层三个不同的层次上展开。……要通过各种现代化的新闻和宣传工具,增加对政务和党务活动的报道,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支援群众批评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反对官僚主义,同各种不正之风作斗争。」重庆的作法,可以说是贯彻十三大精神,进行「社会协商对话」的一次尝试。
    
    笔者是体制外的政治反对派,理所当然,有自主的政治发展战略和全盘的宪政改革纲领。但若换位思维,从体制内民主派的角度来思考,不妨把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分为三步走:第一步,回归十三大;第二步,回到「六四」前夕;第三步,进行「修宪」。
    
    在十三大报告中,除了建立对话制度,还指出:「今后,各级党委不再设立不在政府任职但又分管政府工作的专职书记、常委。党委办事机构要少而精,与政府机构重叠对口的部门应当撤销,它们现在管理的行政事务应转由政府有关部门管理。政府各部门现有的党组各自向批淮它成立的党委负责,不利于政府工作的统一和效能,要逐步撤销。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不处理法纪和政纪案件,应当集中力量管好党纪,协助党委管好党风。」
    
    现在则是:当时已撤销的中央政法委恢复了,公安部党组升格为党委,公检法司更加紧密地处于政法委的「一元化」领导下。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与监察部合併,冠冕堂皇地「处理法纪和政纪案件」了。政府各部门的党组不仅没有「逐步撤销」,反而再度凌驾于行政首长之上……显然,如果真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愿望,首先就要回到邓小平所谓「一个字都不能动」的十三大报告。
    
    中共十三大以后的一年半,对于政改还有一些新的探索和突破。比如说,邓小平于一九八九年一月二日批示,要组织一个有民主党派参加的专门小组,拟定民主党派参与和履行监督机制的方案,明年实行。根据邓的批示,成立有八部门参加的多党合作制研讨小组。中共元老宋平就此问题于一月十五日写了一封信,建议国务院成立「谘议委员会」。
    
    又比如说,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绩伟领导的起草小组,于一九八八年四月写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法(草案)》第三稿。草案第十二条规定:「报纸、期刊的创办可以由公民团体进行」,「也可由自然人进行」。同年三月,包括笔者在内的一批「政治异议人士」以「带资办报」方式接管《经济学週报》,当局「睁一隻眼,闭一隻眼」,没有加以取缔。
    
    八九民运高潮期间,赵紫阳在五月八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提议: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专门委员会对涉及高干及其家属的举报案件进行独立调查;公布副部长以上干部的经历和背景;公布高级干部的收入和福利待遇;取消八十岁(或七十五岁)以下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特供;制定新闻法和游行示威法;等等。以上各项内容可以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第二步的举措。
    
    如果顺利走出了前两步,对现行宪法进行彻底的审议,制定包括解决台湾问题在内的新宪法,就会提上议事日程了。当然,不论是体制内外,现在就应当为此预作准备。
    
    陈子明﹕一九五二年生于上海。「六四」事件后,被中共指控为八九民运幕后黑手,入狱多年。目前是「改造与建设」网站主持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