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支书举报腐败被打重伤致死 公安局不予立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4日 转载)
    腾讯新闻:http://news.qq.com/a/20081204/000571.htm
老支书举报腐败被打重伤致死 公安局不予立案

     2008年12月04日05:04   中国青年报  滕兴才  (博讯 boxun.com)


郭成志死了。这位刚刚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一个月的七旬老人,11月6日在河北省邢台市第三医院含恨而去。他的死就像一块薄薄的瓦片削过水面,在300里外他的家乡——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苏曹乡河东村——激起三五个波纹。因为,他,这个村的老支书,死在了举报现任村支书经济犯罪的上访路上,

被举报人接走举报人,信访局长一旁目送。
    今年10月15日,老支书郭成志和李素英、杨凤仪、常香兰共4名村民乘火车赶到北京举报苏曹乡人大副主任、河东村现任村支书白虎林违法占用村里的土地、占用赔偿款数以亿计等经济犯罪问题。
    当天下午5点多,郭成志一行来到天安门广场观看降旗。值班民警检查时,发现他们的包里有举报材料,将他们送到北京大兴区马家楼派出所。随后,马家楼派出所通知邯郸市政府驻京办事处来接人。邯郸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当晚11点左右,将郭成志一行四人接到保定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后面的一排小房子里住下。
    据李素英、杨凤仪、常香兰回忆,10月16日凌晨5时,正在睡梦中的他们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只见门口站着丛台区信访局长江更友、苏曹乡党委书记代昌明、河东村支书白虎林等黑压压一片人。原来得知郭成志等人进京举报的消息后,丛台区委、政府领导派信访局、乡领导进京接访,被举报人白虎林随后也带着10人,乘坐村里的两辆面包车随同区、乡领导来到北京。事后经负责调查此案的邢台警方介绍,那10人大都有违法犯罪的前科,为白虎林雇用而来。
    “区领导说他们不是一起去的,但我觉得他们至少是互相招呼着前后脚到的。”杨凤仪回忆说,“反正我们从小屋子被叫出来的时候,他们在一起。”
    当着信访局长江更友、乡党委书记代昌明和被举报人白虎林的面,就有三个打手上来打了郭成志几个耳光后,一边打一边骂,要把他架上车。“郭成志冲着江更友大喊:‘江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江更友看见老郭被打,也肯定听见老郭喊他了,离得就两三米远,但他没有制止,反而在旁边冷笑。”李素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看见老郭被打,也朝着江更友问:‘江局长,怎么打人呢?’刚说完,就有两个打手上来打了我头一下,我就晕过去了。”
    另据常香兰回忆,当时在场的还有邯郸市驻京办的郭金选、邯郸市信访局驻京办一位姓靳的同志。“他们都看到了,可谁也没管,都在朝老郭笑。”她说。这一情况没有得到邯郸市信访局张社成副局长的证实,“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江更友、代昌明、白虎林都在现场,这一点得到了丛台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海臣等人的证实,“他们几个都去了,也都在现场”。

举报人惨遭毒打,老支书高位截瘫含恨而去.
    就这样,在至少两位国家公职人员的目送下,举报人郭成志等4人被塞进了被举报人派来的两辆面包车里。李素英和杨凤仪被塞进一辆车,郭成志和常香兰被塞进另一辆车。据常香兰回忆,两辆车都是河东村的面包车,车号分别为“冀DC7155”、“冀DF1397”,司机一个是村委会主任的儿子王某,另一个是张某,“一个村的,我们都认识”。但是除了认识这两个司机外,车上其他人李素英、杨凤仪、常香兰“一个也不认识”,而在面包车内殴打他们的正是这些陌生人。
    据常香兰回忆,上车后,她和郭成志就被要求跪下,然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车上的人用矿泉水往他们身上泼,往她脸上吐唾沫,稍一抬头就挨一肘子,几个人轮番猛打。很快,70岁的郭成志便昏死过去。当车行至京石高速保定望都县境内时,常香兰被这伙人扔下车,“车都没停,直接从车上把我扔了下来,就差不到一尺,我就被后面的车撞上了。”在另一辆车上,李素英、杨凤仪的遭遇与常香兰一样,在被殴打几个小时后,打手夺走他们随身带的手机、身份证、钱财首饰及举报材料后,分别将二人丢弃在京石高速保定清苑县段和107国道邯郸永年县境内。丢弃之前,车上的打手还放出狠话,“不准报警,报案打死你们!”
    10月16日上午8点多,郭成志被扔在邢台县107国道边,直到下午才被当地好心人发现打电话告知其家属。郭成志的三儿子郭聚红到邢台报案后将郭成志用120送往邢台市第三医院进行抢救。经检查,郭成志多处被打伤,颈椎第七节被打断,颈髓损伤,造成高位截瘫,危及生命
    邢台警方到达现场后,根据地域管辖,将此案移交邢台县公安局豫让桥派出所和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共同接管。但邢台县公安局以加害人、受害人和车辆都是邯郸市的为由迟迟未予立案,劝说受害人家属到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局立案。而受害人以对邯郸市公安机关不信任为由坚持要求邢台县公安局立案。
    邢台县公安局推托20天未予立案,11月6日早晨6时,郭成志老人在医院含恨而死

“从知道人死到成立专案组只用了8个小时”
    郭成志的死讯很快传到了邯郸市。
    邯郸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12月2日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邯郸市委书记崔江水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邯郸市委政法委书记周国江11月6日也迅速召集检察院、公安局、信访局等多个单位的负责人20多人召开了紧急会议。在听取郭成志家属的意见后,立即打电话协调邢台市警方当天将此案作为刑事案件成立专案组立案侦察,并指示邯郸市公安局配合邢台市警方的行动。
    郭成志的死讯也很快传到了丛台区。
    据丛台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海臣介绍,11月6日当天,4名殴打郭成志老人的犯罪嫌疑人被刑拘;河东村支书白虎林和一名副支书当晚也被丛台区纪委“双规”;白虎林和4名犯罪嫌疑人随后均由邯郸市公安局移交到了邢台市公安局;针对郭成志生前举报白虎林经济犯罪一事,丛台区纪委也快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调查。
    此前的10月26日,在郭成志被打10天后才得知此事的丛台区领导也雷厉风行,迅速召开紧急会议。据张海臣描述,“10月27日星期一一上班,就对白虎林和所有打手采取了控制措施,苏曹乡党委书记代唱明也因为工作失职被免除乡党委书记的职务。”
    12月1日,郭成志的长子郭聚民向记者讲述上述这些事情后感叹:“从知道人死到成立专案组只用了8个小时,可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河东村村民也向记者表示,“我们举报(白虎林经济犯罪)已经好几年了,上面也不来查,怎么老郭一死,查得这么快,人都抓起来了?”

信访局长“离岗”还是“失踪”?
    从邯郸市委、市政府到丛台区委、区政府,记者接触的多位机关干部、工作人员均表示知道“河东村的事儿”。因为关于刑事案件和白虎林经济犯罪的两个专案组已经成立了,所以不少人都认为“‘河东村的事儿’已经过去了”。但是,在郭成志的家属和其他三位举报人看来,丛台区前任信访局长江更友也应该为这件事负责,他甚至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不正常情况的重要责任人。
    据丛台区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海臣描述,丛台区区委书记杨晓和曾经当着自己的面质问江更友:“你去北京接访,把人接到哪里去了?”而江更友一言不发。据丛台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同志透露,江更友曾私下说,“当时苏曹乡党委书记代昌明也在现场,我当时是把人交给了乡里。”郭成志儿子郭聚才则告诉记者:“我曾问江更友:‘你在北京将我父亲交给谁了?’江说:‘交给村里了。’”
    而情况究竟是怎样的,记者拨打代昌明的手机显示关机,到其住所寻找也没有找到,而寻找江更友则更为艰难。
    记者从丛台区委宣传部和组织部了解到,江更友在“区里知道郭成志被打的10月26日前一周就办理了离岗手续,不再担任信访局长这个领导岗位”。
    据记者了解,作为邯郸市推行干部年轻化的举措之一,科级干部(男)年满55周岁一般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与江更友同批“离开领导岗位”的还有多人。但据记者了解,“离开领导岗位”的江更友还是区信访局的在职干部。然而,记者在邯郸的数日内,数十次拨打江更友的手机号码,均提示关机,拨打其家里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请江更友目前仍然供职的丛台区信访局郭红伟局长协助寻找,她表示:“关于这个事儿,你找区委宣传部吧,我刚上任,不清楚。”在区委宣传部,记者请常务副部长张海臣协助联系,他拨打了江更友的手机后,告诉记者“关机了,联系不了”。记者又请负责干部管理的丛台区委组织部帮助联系采访江更友,也被告知“组织部联系干部也是靠电话”,并告诉记者还是应该找江更友所在的丛台区信访局联系。
    最终,直到记者12月2日下午4时离开丛台区政府,也一直未能联系到江更友本人。但记者从邯郸市第一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处了解到,江更友11月曾在该院干部病房住院疗养,这期间丛台区多位领导干部曾到医院探望。丛台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海臣也间接证实了此事,“好像有人去(医院)看过(江更友),我没去。”
    至于信访局长江更友在郭成志被打致死一事中究竟是否负有责任,记者在邯郸也听到了不同的观点。邯郸市信访局副局长张社成12月2日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河东村的事儿’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是信访干部没有责任,去接访也没有责任。”李素英则说:“以前来接访,都是村里来一个人,把我们带到小旅馆住下,然后买票或者用车把我们拉回家,这次江局长怎么能把我们交给白虎林了呢?!”丛台区信访局现任局长郭红伟也坦言,信访干部将举报人接访给被举报人,“那是肯定不应该的”。
    郭成志死亡已近一个月了,而他死前见到的最后两位国家公职人员苏曹乡党委书记代昌明被免职后不知去向,丛台区信访局原局长江更友也似乎人间蒸发。而与郭成志一起惨遭被举报人打击的其他三位举报人,在被遗弃在高速公路上之后分别花了13个小时、6个小时和两天两夜才回到了村里,直到现在“想起被打的事情腿还发抖”,李素英的儿子从10月16日后就辞去了在邯郸的工作到外地打工,至今母子间没有任何联系。
    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有政府的人询问他们三人被打的经历,也没有人关心他们损失了多少财物,更没有人给他们做伤害鉴定,“如果老郭没死,大概也会跟我们一样。”
    中国青年报邯郸12月3日电
    转载者:陈玉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举报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巨大贪污腐败
  • 发妻举报落马 徐州一夫多妻区委书记受审
  • 辽沉船十余人死亡被瞒数月:举报者遭拘(图)
  • 河南登封一科长举报局长助理之女冒领工资遭殴
  • 山西稷山3名干部匿名举报县委书记获罪/乔理
  • 吉林退休人士实名举报被劳教
  • 举报西宁市公安干警王文艳违法违纪
  • 举报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勾结黑恶势力抢劫80多亿国有资产!
  • 红颜知己举报了于幼军(图)
  • 杭州塌地铁线路不经闹市通豪宅 早有贪污举报 (图)
  • 村主任设鸿门宴“招待”举报者 召人砍14刀
  • 人大主席将举报信给“被举报人” 6旬举报人遭群殴 (图)
  • 李劲松相关杨佳案的紧急报案举报控告专函
  • 林业园艺师举报:被无良记者欺骗的经历
  • 山西“封口费”媒体很多 传举报者敲诈10万 (图)
  • 陕西渭南反贪局长约见举报人时遇车祸殉职
  • 浙江最大民企广厦控股负债49亿遭举报
  • 邯郸市丛台区将举报人塞进车殴打并沿途丢弃
  • 新疆昌吉州奇台县影剧院经理杀害会计 因其问题被举报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一个无罪信访举报人在狱中的经历
  • 本溪市故意设置举报障碍,制造一起纪委失信案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山西“封口费”事件举报者称“几个月未领工资”
  • 举报:广东茂名电白县黑社会入屋开枪伤人案
  • “举报污染被拘”背后的“仲裁”错位
  • 高尔夫就是很好的举报信
  • 中国舆论监督网:杀掉聊城政协委员包养妻妹生子 原配多次举报无人过问
  • 渭南反贪局长约见举报人遇害偶然吗/肖隆平
  • 举报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区分局伪造证据/上海维权
  • 很受伤!我曾举报过万吨级“猪皮边角料精炼食用油”集团
  • 请求对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刘树琪迫害举报人的行为依法立案
  • 真联村第七次村委会换届选举检举报告
  • 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胡星斗
  • 举报:上虞有比三鹿奶粉更严重的污染事件!
  • 实名举报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孙春龙
  • MSN 网民举报三鹿砸300万元欲屏蔽网络负面消息
  • 关于依法追究上海市公安局警员滥用职权罪法律意见书(举报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