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执法者违法 狱中郭飞雄和家人处境更艰/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2日 转载)
    
    [日期:2008-12-02]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张敏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11,29)
    
    *张青:执法者违法,郭飞雄申诉无法启动,家人更陷经济困境*
    
     此前报道了狱中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要求启动申诉程序,但是会见律师的时候,监狱方违法,让他们隔着玻璃会见,并监听录音,致使申诉无法启动。
    
     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日前接受采访说,同样由于执法者违法和刁难,他家的经济状况陷入更严重的困境,有人上门向她索要长时间拖欠的住房管理费等,自己无力交纳。
    
     在广州家中的张青说:“我11日去见郭飞雄以后,14日他们来的。说‘你的管理费没有交’,让交管理费和水电费等。要说人家来收这个钱,也说得过去,这是我的欠帐,也是有蛮长时间没交。当然,我今天主要想说的是,因为去年别人把我的帐户封掉了。。。”
    
    
    *郭飞雄和郭案相关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等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郭飞雄和高智晟都当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共十四位中国大陆法律工作者当选选)。
    
     郭飞雄于2006年9月被拘捕,去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
    
     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的时候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郭飞雄案判决之后,当局有关方面提走了张青的存款,其中包括朋友们为帮助她和孩子生活的捐款,冻结了她的帐户。
    
    
    *张青:路途远,孩子小,探视难*
    
     谈到目前的经济困境,张青从最近一次探视郭飞雄谈起:“11月11日,我去梅州看望了郭飞雄。中间两个月没去,因为太远了,家里小孩没人管。”
    
    
    *张青:当局有意刁难,白跑空耗旅费,狱中情况有变,郭飞雄仍希望申诉*
    
     张青说:“见他的时候,是刚刚律师会见以后,他说‘这次律师来,用电话交谈,有录音监听,这是违背《律师法》的。会见没有达到预期目标,该谈的话都没有谈到’。说以后如果一直是这样的会见方式,相当于取消了他的申诉权利。
    
     他说,律师当时也跟他讲了‘来这里一趟,成本非常高,不仅是金钱成本,还有时间成本,是非常大的成本’。
    
     律师胡啸10月20日来办手续,待了一星期,在这里等(会见准许),没等到又回去,白跑了一趟。第二次来,星期天来,星期三才被允许会见,四天时间在这里等着。然后莫少平律师来,到梅州会见必须提前一天去,见面又非常不理想。
    
     我知道,律师是免费打官司,本来就已经很那个了。。。
    
     郭飞雄见我,问起经济状况怎么样,支付律师差旅费有压力没有,我说因为白跑了一趟,这次又等了这么多天,当局明摆着是有意刁难,所以估计数额跟实际数额相差很远。
    
     郭飞雄跟我讲,自从九月份说到要申诉以后,他那边的情况就跟平常不一样了,但是他并不放弃他的权利,还是希望能够申诉。”
    
    
    *张青:我看见“连环套”,不按法律做事,郭飞雄处境险 *
    
     就我来看,梅州监狱当时说,他们不懂律师法,整个事情就大包大揽,全部放在他们自己身上。
    
     今年2月12日,有人来见我时就直接讲‘底下的监狱他们根本不懂法,他们真正就是以很专业的方式,对人体造成很大伤害致残,你连检查都检查不出来’。
    
     郭飞雄现在处境非常危险,他是跟杀死自己父亲、杀死自己母亲的精神有问题的死刑犯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所有人都能说‘梅州监狱的人不懂法’,底下任何人做成一个事情,就把事情推到这么个人身上的话。。。这就。。。这个政权哪,有很多可乘之机。这种连在一起‘连环套’的方式,其实很危险。
    
     像这样的事,看在眼里,如果不把它说破的话,以后肯定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而且以前的死刑犯曾经要挖郭飞雄的眼睛。
    
     只要对中国的司法现状、中国的现状有一些了解,就应该知道,中国不是真正按照法律在做事。”
    
    
    *张青:郭飞雄案宣判一周年,再次有人来催债*
    
     11日探视郭飞雄,我们的电话交谈都是有录音的。14日,也就是2007年11月14日郭飞雄案宣判的一周年,我当时还想写一点文章纪念这一天。
    
     中午有个朋友来,她说郭飞雄所在监狱实在是太远了,你应该向他们提出要求,让郭飞雄换到广州的监狱,按道理讲,他应该是在广州的监狱关押,从广州到梅州,在火车上都要整整六个小时,加上到火车站和从火车站到梅州要七、八个小时。
    
     后来朋友还开了句玩笑,说‘哎呀,我今天住在你家里,晚上会不会有人来,不许我住在你这里呀’。基本上来过我家的朋友,都说我们家有窃听器。可能是因为出去以后,别人可以很原样地把我们在家里说的话拿出来说。
    
     晚上七点多,管理处的两个人就来敲门,说底下要装一个铁门,向每家收钱。之后说‘你的管理费没交’就让交管理费,我确实很长时间没交。当然我主要想说,因为去年有人把我帐户封掉了,提走接近四万块钱。我自己当时想,老杨在受酷刑,身体已经受到了伤残。今年我把这事提出来,事实上他们的作法是违反行为。
    
     去年追债,就是违法,追债前已经把我的钱取走了。”
    
    
    *胡啸律师:应通过法律程序把事情说清楚,罚款不应及于夫妻家庭*
    
     受郭飞雄委托的在北京的胡啸律师就此谈他的看法:“应该通过法律的方式和正当的程序,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弄清楚,弄明白。
    
     关于对杨茂东,也就是郭飞雄的罚金,属于刑罚的一种方式,是针对其个人的,它不及于夫妻,也不及于家庭。在帐户中的钱按照我国《婚姻法》来说,夫妻共同财产应该是每人一半,这是第一点,他们贸然去把它封了,是不合适。
    
     第二点,我国相关刑法规定也明确‘在处以罚金,发没单位财产和家庭财产的时候,都应该考虑必要的生产和生活资料,不能把罪犯罚到不能维持生活的程度’,规定‘必须留以基本的生活和生产资料’。
    
     所以从这两点来说,有关机构没有明确,应该罚你多少,已经罚了多少,你还剩多少。其中有部分不是杨茂东的,就应该返还。是杨茂东的,给你说出为什么是杨茂东的,予以扣押,上缴国库。。。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即使他们罚的数额和判决是相一致的,但是他们的程序都没有走得很清楚。”
    
    
    *胡啸律师:张青可以投诉或提起复议、诉讼*
    
     主持人:“您认为依照法律,张青现在可以做什么呢?”
    
     胡啸律师:“她可以向有关部门的直接执行这个财产刑的机构,例如执行厅去投诉,或向他们的上级机构要求监督、复议,同时还能提起直接的诉讼。”
    
    
    *胡啸律师:律师发出书面意见,等待有关部门依法回复*
    
     主持人:“对郭飞雄的申诉程序还有没有机会启动,您是怎么看?”
    
     胡啸律师:“我是有一定信心的,因为在见到杨茂东,就是郭飞雄之后,莫律师和我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效的书面意见,向有关部门去沟通,同时也在积极等他们答复,因为他们这是明确违反有关国际公约和我国《律师法》规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能够作出的合理的答复只能是限期去改变这种不合适的方式,而不应该继续维护这种不合理的方式。
    
     所以,在我积极和他们联系的时候,希望他们针对两件事情给我回复――
    
     第一,我已经得到身份确认之后,应该可以直接到梅州监狱会见,而不应该再到广州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先得到批准,再去会见,因为这样成本很高。
    
     第二,我和莫少平律师都希望能看见、没有任何打扰监听的情况下,跟当事人进行充分自由的沟通,这也是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
    
     针对这两点向他们提了一个建议书,期待他们的回复。”
    
    
     主持人:“寄出去多久了?”
    
     胡啸律师:“有二十天左右,我还会继续跟两个部门,一个是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狱政,一个是梅州市监狱管理局去直接沟通,让他们给我们一个电话的直接反馈。”
    
    
    *胡啸律师:希望关注受到不合法对待的维权者,帮助张青和孩子*
    
     主持人:“就郭飞雄申诉所遇到的困难和张青目前的经济困境,特别其中有的是因为执法者违法造成的,您还有什么特别要说的吗?”
    
     胡啸律师:“希望社会上关心维权者受到不合适、乃至于不合法对待的人,给予他们一定的关注和帮助,不管是言语上的,还是行动上的。而我呢,也会积极跟张青女士联系,看她是否需要我们提供法律上的援助,例如帐户问题。
    
     现在能帮助杨茂东,就是郭飞雄的,可能集中在媒体和律师这里。但能帮助张青的人,我想要多一些。希望尽可能帮助张青和两个孩子,孩子的学业和他们的生活。”
    
    
    *胡啸律师:中国一个典型问题――怎样保证律师合法会见当事人。。。*
    
     另外我也希望有些媒体能够和律师一起,把这个有关在中国一个典型的问题,就是律师会见,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会见?怎么去会见?会见能达到什么样的沟通程度?这个又敏感又典型的事情,进一步把它推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华盛顿作的采访报道。
    
    
     郭飞雄案宣判日是2007年11月14日星期三。此后,每逢星期三,张青绝食一天,以示为丈夫抗争鸣冤。
    
    
    以下是最近两周张青的绝食日记――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首发)
    
    张青绝食日记(34) 郭飞雄冤案宣判周年之日,遭遇上门追债事件
    
     2008年11月19日。星期三。我的第54个绝食抗议日。晴天。大风,气温骤降,现在,寒冷的风吹得天地萧索。现在,暮色苍茫。风一阵紧似一阵的打在窗户上。凄厉的风声,如狼嚎叫。这声音增加了天气的寒冷。在这个绝食的寒冷之夜,我要记录的是发生在11月14日的上门追债事件。
    
     在郭飞雄冤案宣判一周年的这一天,继去年法院上门追债之后,我又遭遇第二次上门追债事件。
     11月14日,这个日子,我是不会忘记的。11月14日,这天是星期五。去年11月14日,郭飞雄案宣判,他被构陷罪名,判刑五年。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原打算写点文字纪念它。
    
     下午有朋友来,于是停下。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是在刚刚过去的(11月7日至11月10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一些人权组织为郭飞雄遭受的非人道酷刑,向联合国酷刑委员会递交报告。郭飞雄受酷刑的案例被作为一个专门的案例,被联合国官员提问中国代表团成员。反酷刑委员会,在四年一次的会议上,对作为签署国的中国在执行反酷刑条约的情况提出质疑和监督。中国代表虽极力回避问题,甚至说是:无稽之谈。但,中国提交的报告因“严重缺失”受到批评。
     在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开会的时候,有朋友告诉我:反酷刑听证会议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官员就郭飞雄遭受酷刑向中国代表提问的事实。我非常感谢。在中国,酷刑是大量存在的不争的事实。任何致力于研究中国酷刑的组织和人士都知道这一实情。
     看到国际社会正义组织,为人类共同走向文明、抛弃法西斯酷刑所做的努力,对深受酷刑折磨的受害者家人来说:我看到了希望和慰籍。在黑暗深处的监牢中的身受酷刑的各位人士,知道了这样的声音,一定会感受到支持的力量。
    
     郭飞雄遭受酷刑,蒙冤入狱,我们还在申诉。我们还在伸冤。但是,为了掩盖真相,郭飞雄案的申诉受到重重阻力,至今无法启动。
    
     但是,任何阻扰都不能让我们放弃抗争。回避和掩盖,只能使中国的酷刑泛滥,只能毒化中国的法治进程,只会使更多的人受到酷刑的毒害,在中国,酷刑不是少数地方的行为,是广泛存在于中国监狱、看守所的恶性。受到酷刑威胁的也是广泛的人群,维护郭飞雄的人权,就是维护每一个中国人的人权,甚至是回答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提问时说酷刑是无稽之谈的这位官员的人权。
    
     在一个没有制度性反酷刑的国家,人人自危。推进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人人有责,刻不容缓。抗争是得到人权和尊严唯一出路。
     11月14日晚,不速之客来敲门。打开门看,是两个男子,他们是管理处的人员。其中当头的那个人,是2006年9月14日大抄家时,作为证人在抄家现场。
    
     他们自我介绍,说明来意是要收取一项费用。是追债上门的物业管理处的人。说要收取安装防保大门的专项款390元。同时催我缴交物业管理费和水电费等。看到他追债上门,我问他:你今天是专程为管理费的事来的吗?他说:“不是。但,我知道你很久没有交管理费”。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他负责管理这栋楼,所以知道。他说:你最好这个星期就去缴费。否则会收滞纳金。我说:我知道你们不能收取滞纳金。你们不能想额外收什么钱就收什么钱。收滞纳金要在双方签订合同之后,才可以收取的,不是谁单方面说收就收钱的,这要有依据才可以收取。他说:也不是一定要收取滞纳金。但是,我们现在管理上有些变化。你最好能够交上一部分,你接近两万块钱没有交。你怎么知道?他没回答。旁边的人说:我们负责管理这栋楼。他说:你先交一部分,这样我好对上面领导说明。你最好明天去交。明天交不了。我近期有困难。也许我可以在过年之前交上一部分。但明天不行。他说:不,不是说明天,我是说下个星期也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我会交上一部分。他说:可以,可以。他离开。
    
     我坐在沙发上,想起去年被追债一事。这是继去年12月21日天河区法院上门追债之后的第二次遭遇上面追债的事件。
    
     去年11月14日郭飞雄案宣判,这一天,我绝食抗议中国政府的这一用酷刑制造出来的政治迫害冤案,
    
     12月21日,天河区法院送来催缴冤案中罚款4万元。朋友们为我出主意说:这是郭飞雄名下的罚款,应该由他本人来负责,不应该由作为家人的你来交。再说,在历经几次的非法拘捕郭飞雄的过程中,家庭受到株连,家人工作被有关部门破坏,后来,一直处于失业状态,生活靠亲友资助,维持着最简单的生活。根本无力交付罚金。有朋友好心为孩子捐得一些钱,给孩子读书缴纳政府所要求缴纳的捐资助学费。
    
     就在律师和朋友们为我寻找应对之词的时候,我在事后的12月26日得知,天河区法院已经在上门追债之前的12月17日,从我的银行账户上,划走了上面几乎所有的金钱,我记得有一个账户上,法院只给我留下1·48元。
    
     12月18日,天河区法院冻结我的银行账户。(至今仍然冻结。)对于这样的强盗行为,我非常惊诧。我记得当时的情形,
     那段日子,灾难套叠着来袭,一波又一波。
    
     12月24日平安夜得知郭飞雄被送到广东省极其边远交通不便的深山区梅州监狱服刑。
    
     在12月25日与监狱的谈话中得知郭飞雄受到非人对待,正在绝食抗议。
    
     12月26日,去银行取款。准备给新到梅州监狱的郭飞雄送些钱,惊诧地发现钱被取走,最初的感觉还以为是遭遇传言中不用使用银行卡或存折就可以取走钱的高级小偷盗窃,因为我的存折一直在手边。后来到银行查证才知道“所谓高级小偷”原来是天河区法院。天河区法院,能够在无声无息中,先从我的账户上强行取走钱,去交付郭飞雄名下的罚款,取走钱之后,无声无息地冻结我的账户。他们真的是权力无边!没有什么是不能办到的。
     虽然都是上门追债,今年11月14日,物业管理处的追债,和上次天河区法院的大不相同,他们和法院不同的是他们没有权利用等同于抢夺的方式直接从我的账户上取款交郭飞雄名下的罚款,取款之后,还要冻结我的账户。这次虽说是我名下的欠费,但他们还得用比较合适可以商量的口气上门追债。
     11月11日,我去梅州监狱会见郭飞雄,他问我:支付律师差旅费是否有困难?我说:因为申诉的事一直都受到很大阻力,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受到阻扰,律师经常受到刁难,白跑路,做不了事情。的确是金钱花费不少,时间花费不少。以前案件在法院阶段,也有过这种事情,律师跟天河区法院法官说好了见面时间,等律师来到广州,住进酒店,法官临时变卦说不能会见,要等到下周。百忙之中的律师,只得双双离开广州,到下周再来广州会见。我们常常受到故意刁难,白白损失金钱。步步艰难。
     11月14日,物业管理处上门追债。雪上加霜。自去年被天河区法院强行从我的银行账户上取走金钱,冻结账户后,我们的生活更加艰难,就是有心人想资助孩子们上学的捐资助学费、学费等等,都变得很不容易。朋友建议我。只要能够借钱,就借钱,先渡过艰难再说。所以,可以拖欠的费用,我就拖欠。这比借钱更方便易行,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好在这里不会断电停水。
     在特殊时候,损失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记得在拘捕郭飞雄并实施大抄家的那天,警察要我配合他们,交出保险柜的密码,看到我不交出密码,警察说:没有密码我们就撬开保险柜。撬开柜子就坏了,保险柜坏了也是损失啊。我说:我不在乎损失。特殊时候,损失不是以金钱来计
    算的。
    
     在多重刁难和阻扰中,我们受到压力,损失了金钱,可是政府有关部门——法院非法从我的账户上划拨金钱,非法冻结我的账户;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梅州监狱等有关司法部门,处处违法违规。公安局、检察院甚至执法犯法,使用酷刑,伪证陷害,在这一系列的政府作为中,
    政府损失了什么呢?和我们损失的金钱相比,政府的损失真的巨大到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张青绝食日记(35)儿子写信郭飞雄:你快回家。
    
    
     2008年11月26日。星期三。我的第55个绝食抗议日。晴天。阳光很好,冬日里的阳光,悦人心目。明蓝的天空,纯净至极。
     今天,有郭飞雄的来信。他正在给女儿通信。已经收到三封信。他在信件中指导女儿的学习。孩子们的教育一直是他忧心的事。除了为女儿离家较远的学校上学、路途交通安全令他担忧外,作为父亲,他还担心学校的种种环境对孩子的影响。担忧之外能做的就是在书信中指导在广州的二流、三流学校上学的女儿的学习。为女儿编写学习辅导资料,有关科普和简易哲学内容。他说:教育不能延误、不能荒废、不能偏移。
    
     中午,我正在给郭飞雄写回信的时候,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她说是受朋友之托,特意打电话来,问了我的地址等等。稍后,我也收到郭飞雄姐姐的电话,她问我去看望他没有?又说她给他邮寄了一些书。说很多人关心着我们。这些关切让人愉快。
    
     我在接着给杨写信的时候,中午放学回家的儿子,突然问我他的一些信封和信纸在哪里?我告诉他,他很快找出来。这些信封和信纸是一个朋友在今年春节寄来给孩子们的礼物,上面是迪斯尼卡通片里面的人物形象。有狮子王里的小辛巴,小飞象,斑点狗,小飞侠等等,五颜六色的,非常好看。
    
     他找到后,对我说:我要给爸爸写信。我听到,很好奇。问他,你今天怎么想给爸爸写信呢?是不是看到爸爸给姐姐写信了,你也想让爸爸给你写信呀?他说:不是的。我不是要爸爸给我写信,我是要他回家。他很久没有回家了。我要他回家。我要他带我出去玩。我说:好,你给他写信吧,叫他回家。
     他写信,不时问我一些字怎么写。他的信这样写道:
     爸爸请你赶快回jia。我xiang你dai我去公园wan。你在美国dai了na me jiu,我xiang你回jia。
     杨天策
     11月26日。
    
    
     他说:爸爸真的在美国吗?那这信怎么能够送给爸爸呢?我说:是让中国邮政的人送去,就是邮递员,他们专管送信。那我这封信,还没有信封怎么行呢?我要写个信封。好的,下午放学后再写信封,现在,赶快去上学,快迟到了。
    
     下午放学后,他回家就说要写信封,他在信封中间的白色方块里,写下"杨茂东收"。把信放进信封。
    
     姐姐说:你那么想他,就让妈妈带你去见他呀。我赶紧说其他的事,岔开话题。看来,我要对西西说:对弟弟,就说爸爸在美国。要是他知道实情,他会怎么想呢?
    
     探视郭飞雄,我大部分时间都带上他去梅州,把他放在候见大厅,他看着我经过铁门,走上楼梯。我只对他说:我上去办事。让他坐着等我。他将来长大知道这些,会怎样?这些去去来来的过程,这些场景,又会给他留下什么印象?
    
     今天,我的第55个绝食抗议日,在一天即将过去,夜色深沉的此刻,写下今天的绝食日记。
    
     今天的阳光用它金黄色的明艳色彩,温暖了我的眼目。而晚上六点半左右,从我家房间的窗口,看到天河体育中心在燃放的焰火。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有什么特殊事情要放焰火来庆祝。放的时间不算短暂。在绚丽色彩和隆隆声响之后,似乎真的洋溢着喜乐。
     每一个日子都是如此,每天都发生着大大小小的事情。每个人都在命运的轨迹里滑行,每个人都不知道命运的轨迹究竟如何?满怀信心生活,
    
     满怀信心面对明天,人的生活,凭的就是信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袁伟静十三个月探夫受阻指违法没人道
  • RFA张敏:细谈滕彪律师护照被扣起诉边检案开庭
  • 专访张青:8.29探视狱中郭飞雄/RFA张敏
  • 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和家人现况/RFA张敏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被拘 警方施压诱村民说居诈骗
  • 奥运火炬拟过临沂 监控袁伟静者增至四十多/RFA张敏
  • 奥运近:陈光诚长兄被监控 看守袁伟静者增至二十多/RFA张敏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先生被刑事拘留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至十二)
  • 狱中郭飞雄儿女入学被拒 张青急请关注/RFA张敏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RFA张敏:郭飞雄狱中见家人 警觉身体异常状况
  • 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将上诉/RFA张敏
  • 袁伟静诉边检案拟5月5日开庭 袁赴京受阻纪实/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18日见家人谈近况/RFA张敏
  • 再拒律师会见,胡佳现状不明/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连续七个月受阻,问人权法制何在/RFA张敏
  •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RFA张敏
  • 陕西面临养老危机/张敏洁
  • 好汉郭飞雄,好妻子张青, 好律师胡啸,好记者张敏!/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