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地方官僚国家信访局门口滥施暴非法截访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5日 转载)
    
    [日期:2008-11-25] 来源:参与 作者:许建德、金荣山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地方官僚国家信访局门口滥施暴非法截访

维权代表河南固始县访民逞威武痛打匪徒
    

—固始县农民代表许建德 商城县农民代表金荣山
    
    
     2008年11月11日早晨5点刚过,我们(许建德、金荣山)和固始县草庙集乡沈塘村东庄村民组的曾维刚、孔祥明、熊发应、王心志、王秀玲(女)七人一行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走近国家信访局,离多远就看见一群如狼似虎的便衣推攘吆喝的拦截在信访局大门口,只见几个访民拿出身份证让他们查看之后,这些人高声的询问为什么要上访?我们在旁边稍站了一回,看见几个集体上访的访民身份证和材料被收去,其中一个名叫罗玉英的中年妇女(听说是四川人)被这群截访的便衣推拉扯拽的塞进了车里。另外三男一女的同伴上来与截访的人理论,遭到了拳打脚踢,二个男的胳膊被反背过去,按倒跪在地上,接着再塞进了车里。剩下的一男一女见事情不妙,逃走了。这是2008年我们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见到的第一幕!
    
     这群如狼似虎的四川截访人,开着那辆载着访民的大车,离开了国家信访局门口。
    
     保安这才从里面出来,我们七个人走上前,保安看过身份证后,让我们进去。我们俩(许建德、金荣山)是司法案件,要到人大这边上访。曾维刚他们五人反映的是征地案件,要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我们俩决定等曾维刚他们五人进入国家信访局之后,再去人大那边反映我们的问题。曾维刚他们五人已经排到上访队伍里面去了,我们俩站在旁边先看着。
    
     六点十分左右,八个便衣走到上访队伍前头,从前往后的查问访民,他们操着东北口音询问访民是那里的人,并威逼访民拿出身份证进行查看,不拿出身份证的都被他们拽了出来,有的还挨了打,出示身份证之后才允许重新排队。因为他们是东北人,查看到曾维刚等五人面前时,他们五个都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八个截访的看了一眼就过去了。
    
     一会儿,一个东北老汉(看面相都在60开外)和一个年幼的学生模样的孩子(看面相不超过十八岁),先后被拽出来,这一老一幼的高声反抗,但最终拗不过这群便衣。访民们一阵骚动,保安很快的过来维护“秩序”。
    
     这位老人向周边的访民说:他们的土地被强占了,儿子媳妇因为维护土地被公安局警察抓了起来,他和孙子才来北京上访。
    
     其中的一个截访的向周围的访民辩解说:“我们是把这位老人送往医院看病,这位孩子是不好好读书,从学校里逃出来的,我们要把他接回学校读书”。
    
     两个架着老人的便衣却低声威胁着说:再说话,我们就掐死你,被人拽着往外走的学生正想说话,一个便衣“啪”地一个耳光骂道:操你妈,再不走,老子活打死你。
    
     “一老一少”的东北访民在国家信访局院子里面众目暌睽之下,就这样被截走了。
    
     我们正恍惚在“一老一少”被截走的思绪中,看见两个人走到曾维刚他们面前叫道:老乡,我们是固始县信访局的,有什么事情回去说,方书记(固始县委书记方波)会亲自处理的。曾维刚他们没有理睬,这两人的态度马上就变了:怎么!没有听到吗?出来!出来!说着伸手就拽王秀玲、王心志,被曾维刚和熊发应挡开了,这两人又拉了几次,都被曾维刚、熊发应推开了。这两个人说:你们等着。
    
     周老师(周德才)正在北京办事,我们便拨通了周老师的电话,听说情况后,周老师(周德才)对我们说:让曾维刚他们镇定,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固始县信访局的人敢在国家信访局截访,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不要买他们的帐。我们问:他们可能去找人去了,前几天固始县陈集乡的李学良、丁士杰、李学思、吴运昌来国家信访局上访,就被截了回去,李学良还挨了打。他们人多,如果对我们动武怎么办?周老师说:第一,不要跟他们回去。第二,曾维刚和熊发应两个人小时候都习过武,但记住:千万不要先动手。如果固始县信访局的人胆敢胡来,曾维刚、熊发应可以“正当防卫”。周老师特别重复了一句:一定要“正当防卫”。
    
     曾维刚、熊发应二人疾恶如仇,多次勇斗过歹徒,就算十个、八个截访的也不在他们的话下,我们心里有数。
    
     固始县和商城县的农民曾经有过两次有名的集体“正当防卫”事件,击退了警匪联合的侵犯,还分别砸毁警车9辆(商城县伏山事件)和11辆(固始县南大桥事件)。既然周老师嘱咐我们要“正当防卫”,那我们就在国家信访局再进行一次“正当防卫”吧!
    
     二十分钟左右,刚才的那两个人带来了另外四个人(总共六个人),走到曾维刚他们面前。其中一人指着两个人介绍说:“这两位是信阳市信访局的领导”,接着又指着另外两个人说:“这两位是河南省信访局的领导,你们最好是识相点,否则自讨苦吃”。曾维刚等还是没看他们一眼,旁边一个保安帮腔说:上访主要是为了解决问题,跟地方领导回去,可以解决问题;如果和地方领导搞僵了,就是不给你们解决问题,国家信访局也没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曾维刚等就是不买帐,刚才动手的固始县信访局的人又要伸手拽王秀玲,还是被曾维刚伸手挡了回去,这个人眼一瞪,嘴里骂道:妈的×,找打!伸手就是一拳打向曾维刚,我们心里说:好!这是你们先动手打人的。只见曾维刚左手用劲一扣他的右手腕,右手一拳打他的左腮上,同时抬起右脚,踢到他的左腿上,这个家伙“哎哟”一声,曾维刚左手猛的往怀里一带,这个家伙“扑通”一下就跪到曾维刚的面前,周围的访民一齐喝彩: 打得好,打得好,另外五个人正要动手,被熊发应左右开弓,打得乱窜。访民们一齐高呼:打死他!打死他!这几个家伙仓皇逃走,两个保安这才走过来维护秩序,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周围的访民们议论纷纷——真是大快人心呀!
    
     按规定五人上访只能有二人代表谈话,曾维刚和熊发应进去了,王心志、王秀玲、孔祥明三人等候在外面院子里。
    
     曾维刚和熊发应从国家信访局里面出来时已经快11点了,我们俩(许建德和金荣山)只得下午再来,到人大那边上访。我们走出国家信访局大门口时,两个挨打的截访人等候在大门口,见我们出来,赔着笑脸拦着我们说:刚才的事情,实在对不起,我们已经在前面的酒店订好座位,大家一块吃个饭吧!
    
     被打的跪在地上的那个人还自我介绍说:我叫刘孝勇,请老乡们给个面子,一起吃个饭。我们连他们看都不看一眼径直的坐上一辆出租车,回到朋友那里去了。
    
     来国家信访局之前,曾维刚他们曾无数次的上访了固始县信访局;三次上访信阳市信访局;三次上访河南省信访局。历经了三年多的时间,问题一点儿没有解决,8个村干部强占东庄村民组的土地建私房:一不退地,二不给钱,还要继续强夺甲塘村民组村民孔祥明等人的土地进行倒卖。
    
     大家明知道到国家信访局上访不管用,大伙的目的就是一个:不让国家信访局和中央政府“美化”固始县地方政府的“形象”。
    
     2007年6月22日夜晚,固始县公安局警察,信阳市武警部队的部分武警突然袭击了方集镇独山社区的居民,见人就打,反抗就抓。地方政府滥用警力,帮助开发商强占老百姓的土地,在“6.22”方集镇独山事件中,抓捕11人,三个农民代表被判刑。
    
     2007年9月份,固始县国宾大酒店在建筑尾工中突然倒塌,几十名外地民工被砸压在里面,遇难的究竟多少人,到现在还不清楚。固始县电视台报道说仅砸死一人,真的吗?据方方面面透露出来的消息说砸死17人。
    
     当时的县委书记郭永昌与省委书记徐光春能量真的很大,这样的大事竟这样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2008年1月份,商城县农民代表金荣山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逮捕入狱。
    
     4月份,固始县武庙乡乡村干部与开发商勾结,把瓦房村近百亩的土地以每亩10元的价格强征过去,村民们一齐起来反抗,农民代表张家铎被开发商雇用的黑社会势力开车撞死。
    
     6月份,固始县赵岗乡农民卢道全因为土地被强占未给补偿,吊死在赵岗乡乡政府办公室。
    
     7月份,固始县杨集乡农民代表许建德组织农民上访被逮捕。
    
     商城县、固始县的广大农民一直在希望政府以法行政,合理公证的解决农民的问题,但却一直的失望,不得已我们只得寻求外界媒体给予帮助和配合。海外相关的媒体、网站对商城县、固始县的事件进行了跟踪报道。在内外夹击下,中央政府不得不作出相应的处理:林业局局长郑太荣被逮捕,原市委常委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被带到上海进行异地双规(后又转到合肥)。固始县卫生局局长夏广林、城建局长张士喜、土地局局长丁晓康、主管土地的副县长符孔道先后被双规和逮捕。(现在除了符孔道、丁晓康羁押在监狱里外,其它的几个贪官均释放)公安局局长杨久隆被降职为信阳市交警队队长。在全社会的压力下,固始县和商城县的地方政府不得不释放金荣山、许建德两位农民代表。王幼德、李之伦两位农民代表还羁押在监狱里。
    
     现在,中央政府以所谓的“无集体上访的先进县”标榜固始县,并让全国各县到固始县参观学习。还准备让现任县委书记方波11月底以“先进县的模范书记”出席“无集体上访”的经验报告会。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央政府明明知道固始县不仅不是什么“先进县”,而是个“丑恶县”。中央的目的是想以“无集体上访的先进县”殊荣淡化固始县海内外的丑恶形象。而作为固始县的农民,我们之所以搞“集体上访”就是不让中央淡化固始县的丑恶形象。不仅如此;我们还要进一步揭固始县的丑恶形象,让其成为全中国、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为以法打击和以法端掉一大批作恶多端的县、乡、村干部作好舆论准备。我们不仅要让老百姓说固始县地方政府坏,让海内外媒体说固始地方政府坏,还要让中央政府说固始县地方政府坏。至少不能让中央说固始县地方政府好。说固始县地方政府坏是实话实说(因为固始县地方官僚确实很坏),说固始县政府好则是歪曲掩盖事实。中央政府应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查处固始县问题,而不应该想方设法庇护地方政府胡作非为,庇护固始县地方政府就是助长中国的腐败。
    
     在国家信访局的院子里,每天都有很多地方截访人员进进出出,他们先以老乡的名义与访民搭讪、套近乎,引诱访民说话,从口音上辩别访民是哪里人。遇上有经验的访民不买账时,便以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的名义恫吓和恐吓,威逼访民出示自已的身份证。一旦发现是本地区的访民,便叫来同伙想方设法的把访民截回去。
    
     有的截访人员尚能以说教、劝导的方式善待访民,大多的截访人员则是用非法手段,强行拖拽访民,访民如果不从,便以拳脚相加。
    
     省级信访局,国家信访局的周边地区都潜伏着很多县、市级截访人员,国家信访局的周边地区除了有县市级的截访人员外,还潜伏着省级信访局的人员,他们与县市级的截访人员一道形成一个所谓的“XXX省驻京工作组”。
    
     这些人本来应该深入到人民中去调查了解人民反映的情况,处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但他们却不然,个个藏头露尾的伪装自己,跟踪访民,想方设法把访民骗回去,骗不回去就打回去,不许老百姓进京上访,老百姓都说,现在的信访局应该改成安全局,个个都比国民党时代的军统特务还黑。
    
     奥运会前夕,在河南省信访局周边地区及门口全是潜伏的各县、市截访的人员。搞的各县、市访民都不敢去郑州上访了,结果河南省信访局门口没有上访的,全是截访的。
    
     为什么会这样?中国的领导人知不知道这些情况!
    
     国家用于关注民声、体察民情的行政资源被用到跟踪访民、坑害老百姓的方面来了。
    
     老百姓也都非常清楚,就算问题反映到国家信访局也不管用,大多数人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了,不得不抱着碰碰运气的一线希望试一试,这些人大都是贫困的弱势群体,他们千里迢迢的来到北京,有很多人露宿野外,忍饥受冻,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付出了巨大的精神成本,奢望能够遇到“青天大老爷”,昭雪冤情,结果连碰碰运气的机会都没有了,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请你们把手放在自已的胸膊上想一想:作为政府怎么可以破灭老百姓的这一线希望呢?如果中国的老百姓连对政府一线希望也没有了,那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我们从国家信访局回来,到今天(2008年11月24号)县乡村干部及地方信访局没有一人找我们谈话(曾维刚他们也是)。可见,地方政府根本就不想解决问题。
    
     由于制度上的原因,中国的“上访”,使访民个人承受精神痛苦,造成经济损失,问题得到解决的不足百分之一,得不偿失。
    
     由于制度上的原因,中国的“上访”,使国家人民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圈养了一批不负责任的信访工作人员,如果长此以往的转化为“特务”,只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危害,适得其反。
    
     中国人民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转变中国政府执政思维和执政行为;否则中国就会大乱。
    
     各个地方的截访人员在国家信访局进进出出,公然地殴打访民,可以肯定中央是知道的,为什么不管?为什么允许地方信访机构的工作人员这么干?与其这样,信访制度还有什么意义?干脆取消了吧!
    
     不难看出,胡锦涛、温家宝是认真负责,对人民有关爱情怀的国家领导人,但是由于中国专制体制的同化作用,除了胡锦涛、温家宝等少数国家领导人之外,绝大多数的官僚们贪污腐败,他们根本不把老百姓当回事;有相当一部分的官僚危害国家和人民,已经走向人民的对立面,成为人民的敌人。
    
     11月17号,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市委上访,地方政府不解决具体问题,导致发生群体事件,砸烧房屋110间、车辆22辆。事件发生之后,公安局警察传唤讯问110人,已刑事拘留30人。但对负主要责任的地方政府的领导是怎么处理的呢?六月份的贵州省翁安事件,责任究竟应该有谁来负?老百姓的问题政府根本不把当回事。三鹿事件还没有发生之前,有一些消费者曾多次向中央政府部门举报了问题,没有引起注意,可以说是中央政府不把当回事,事情发生之后,在回答记者提问的记者招待会上,有些人却推卸责任,说不知道,中国政府就是这样:明显的问题就算看出来了也不给当回事,老百姓反映不理睬,只有事情闹大了政府才当作是一回事;不闹大就是不解决。真是岂有此理!
    
     2008年11月份,固始县、商城县已经进入到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期限,绝大部分乡(镇)村直接不搞选举了,和以往历届换届选举一样,继续连任(其实在固始县和商城县从来都没有搞过真正的选举。即便有时发几张选票,召开村民大会也只是搞个形式)。今年的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连个形式也不搞了,很多乡(镇)村连一张选票都未见到。公然的违反宪法。县乡(镇)村三级官僚们心里非常清楚,老百姓对他们已经恨之入骨了,只要真搞选举,肯定会全部选掉他们,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所以干脆取消选举。妄图永久性的占据农村的权力资源,继续侵害农民的利益,做梦!
    
     从现在开始(2008年11月份),我们固始县、商城县的农民要在两个县掀起一场选举运动,重新选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们的计划是首先邀请选举名人、专家学者,律师记者来河南省固始县、商城县广泛开展普法教育,诱发农民选举意识,强化农民竞选精神,引导农民选举行为。掀起选举热潮,同时;加大力度,组织农民以集体上访,集会抗议,游行示威,以法起诉等形式进一步追究县、乡(镇)、村群体官僚贪污腐败,强占土地,渎职枉法,蓄意陷害的各类侵权案子。
    
     一定把广大农民扶起来!
    
     一定要把群体官僚打下去!
    
     一定要把固始县、商城县建设成全国“民主、法制”的试点!
    
     希望广大的社会力量广泛的参与支持!
    
     固始县农民代表许建德(13703768560)
    
     商城县农民代表金荣山(15939762018)
    
     希望海内外媒体竟相报导;并请朋友们互相转发。希望海内外的基金会给予支持。有意者请联系金荣山。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固始县方集镇强行征地视频
  • 河南固始县农民再次因土地被占集体上访(图)
  • 问河南固始县委书记方波 许建德被刑拘的真正原因(图)
  • 固始县委书记方波接待日侧记/吴贤德
  • 河南固始县商城县农民在奥运前的呐喊
  • 河南固始县农民维权代表许建德被诬滥伐林木罪刑拘(图)
  • 河南固始县农民维权代表许建德被当地警方非法拘捕
  • 河南固始县农民圈地后人均不到三分地 无法生存(图)
  • 河南固始县方集镇: 名为建设新农村 实为强征牟暴利(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