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转载者按语:这是在刘水先生博客刚看到的一篇文章,发在博客有些日子了。提到解开言论自由困境的说法,很新鲜。文中提到跟博讯有关,转贴在这里,未经他本人同意。想看链接的文章,去他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ushui1989
    
    原文和图片如下:
    
刘水:一自称“阎崇年”者声称将告笔者“诽谤罪”

    
    
    声明:本文在线撰写,首发本博,请转载者征得本人授权始能转载,否则引起的连带法律责任,本人概不负责。谢谢! 刘水
    
    10月13日,博讯网自动转到我的电子邮箱一封邮件,显示原邮箱为:[email protected],即用户名为“阎崇年”的拼音名字。有数家网站为作者建立文集,收录、编辑作者发表的文章,博讯网便是其一。
    信件所涉内容与我2008年10月8日19:19在本博在线撰写的《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点击蓝色字体可见内文,下同。)一文有关。
    该邮件内容完整复制如下,信件格式和错别字与原文一致,未作改动:
    
    刘水先生,我阎崇年素和你无怨无仇,你竟然以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章对我的遭遇幸灾乐祸,你的文章被不少网友转载到国内论坛,成为了他们攻击我的工具。你作为一个作家,做不到对我观点的尊重,如果不同意,你大可以拿出论据来反驳我,你对暴力的崇拜让我对你这样所谓的作家十分失望。你所列举的我的"罪证"全都是无中生有,根本不是我说说的,希望你在国内外媒体公开向我道歉,否则,我将告你诽谤我。祝好!
    
    阎崇年
    
    2008年10月13日于北京
    
    次日(14日),我回复邮件如下:
    
    来信的朋友:你好!
    
     收到如下转来的信件,署名"阎崇年",因常收到假冒骚扰信件,遗憾我不能确认你是否阎崇年先生本人。如方便,请留下你在北京寓所或单位电话,以便我确认。
     需要说明的是,原文最早发在我的新浪博客,在线撰写。经你提醒,我上网搜索,才得知某些海内外网站,未经我允许擅自转载并编辑加工。但我会为原作言责自负。
     我对每个个体报以足够的尊重,不做人格侮辱。
     其它待你身份确认之后,再做交流沟通。
     非常抱歉,暂时不能回应你的具体问题。
     谢谢!
    
     刘水
    
    截至今天(11月2日),19天过去了,笔者未收到自称“阎崇年”者的回信,因此无法确认来信者的真实身份。至于信件中提到的“你所列举的我的"罪证"全都是无中生有,根本不是我说说的,”笔者已在上述回信之后,继续搜集新证据,连同撰写原博文的证据素材,在本博再发一文《阎崇年语录部分证据及网络调查截屏》。笔者的观点及部分证据,可参见这两篇博文。
    阎崇年说谎证据还可参见掌掴者黄海清新浪博客《我为什么掌掴阎崇年》,相关驳斥阎崇年观点文章,可参见作家闫延文新浪博客两篇文章《质疑阎崇年先生“民族矛盾史观”,精神产品应如何问责?》和《阎崇年、于丹等“重兵护驾”的明星学者是否应下课?》,学者肖雪慧新浪博客系列文章《词语放大术和收缩术——被无限放大的耳光事件(一)》、《妙用“言论自由”和“异端”——被无限放大的耳光事件(二)》、《一巴掌打出的反省——被无限放大的巴掌事件(三)》。其他网友大量发掘的证据及驳斥文章,在此不一一详列。
    此阎崇年是否彼阎崇年,并不重要,但躲藏在这个名号后面的一定是一个动物实体,不是虚拟的人。对方未接招,我委实有些失落。在言论禁锢的国度,我非常希望籍此引发一次公共事件,我非常乐意以因言治罪者的身份再次坐在被告席上,在蛮荒的土地上为主流话语霸权下的言论自由辩护,揭穿奴才“学者”的画皮。
    “阎崇年该打,打人者该受轻微处罚。”这个观点笔者并未改变。打,是一种姿态,表明一种立场,并不是笔者赞赏或鼓动暴力。纷嚷的“打”或“不打”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并不能恰当突破被打者与打人者背后所代表的观念和立场,需要第三种途径才可能解开言论自由的困境——“阎崇年该打,打人者该受处罚。”笔者认为这具有当下意义。
    因撰写文章而被指称“诽谤罪”,于笔者已不是第一次。
    2006年5月29日,深圳警方指称笔者接受电话采访时“诽谤”深圳公安局而遭到行政传唤。当时笔者正与朋友在其住家的某小区茶艺馆喝茶。我拒绝在传唤书上签名,1,接受采访内容属实,并无编造虚构;2,个人对公安局不构成诽谤罪。在宝安区民治派出所盘问至深夜2时始获释,前后长达10个小时。同时深圳警方强制笔者书写保证书,必须在三天内离开工作生活将近10年的深圳,称“深圳不欢迎你!”、“你影响深圳形象和治安!”。在这三天内,深圳市公安局两名便衣特工贴身随行。警方传唤依据是此前笔者接受美国华人女诗人井蛙女士采访、其随后发表在人与人权的文章《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下,一万余字),内涉亲历深圳收容教育所黑幕。
    按照《刑法》246条规定,诽谤罪属民事纠纷,仅限于自然人之间,也即个人对法人、团体、组织不构成诽谤罪。当“百家讲坛”一手包装制造的闫学者、于学者,要在武警重兵保护下出席书展、讲座,不知道这是在暗示权力者的姿态,还是在展示主流学者的虚弱,甚或是在印证“歌功颂德”的回报。当一次所谓学术活动赤裸裸演化为一种准政府行为,“阎崇年们”太有权力告发笔者“诽谤”,我将尊重他的权利。深圳市警方以涉嫌诽谤深圳市公安局传唤,明显知法犯法,报复性执法,公权私用。两者本质上有区别吗?次日笔者提出要告发他们,市局警察竟然说:欢迎你告,想到哪告就去那告。绝望和无力感顷刻吞噬了我。这是在深圳10年,警方对笔者最为文雅的一次。两年后当杨佳矫健的身影出现在上海闸北公安分局,那一刻我完全理解了他。
    
    
    图片说明:这份传唤证见证了笔者遭遇的无数“合法性”伤害中的一次,相信在未来某一天,连同历次政治运动中千百万无名者的尸体一同会被摆放在中国人权博物馆。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掌掴阎崇年男子不服处罚 起诉公安局(图)
  • 满清狂热者阎崇年被打(图)
  • 昝爱宗:打阎崇年的是"以暴易暴"党校的学生
  • 我为什么掌掴阎崇年/大汉之风
  • 阎崇年挨打很难说活该,也很难说不活该/西风独自凉
  • 余秋雨缺点常识,阎崇年有点失常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 谁伪造了阎崇年的语录?/西风独自凉
  • 阎崇年被打,警告了谁?中央电视台?/柴之澄
  • 阎崇年诗作:八旗铁骥还激烈,满族雄心未动摇
  • 历史不能戏说——蒙古族同胞对阎崇年被打的看法
  • 趣论掌掴阎崇年/饕餮
  • 阎崇年挨打实在有些冤,最该挨打的该是CCTV (图)
  • 痛击阎崇年/曹野
  • 李新月:学术红人阎崇年被掴耳光,下一个会是谁?
  • “刺杀”阎崇年/白旭光
  • 阎崇年——被大陆官方捧红的一个现代纳粹分子
  • 叶匡政:打在阎崇年脸上,痛在中国学者心里
  • 乔志峰:我也产生过抽阎崇年的念头
  • 《百家讲坛》娱乐 阎崇年挨打/鲁国平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深刻的来了?《百家讲坛》阎崇年讲《康熙大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