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贵州公民纪念人权公约签署十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转载)
    [日期:2008-11-12] 来源:参与 作者:陈西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1月7日,在多日阴雨绵绵持续了半月之久后,天终于放晴,久违的阳光,在蓝色的天空下一扫多日的阴冷天气,出迎着贵州的人权捍卫者。因为,今天下午,勇士们将聚集在贵阳市河滨公园,(她)他们要举行集会,以纪念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周年。这是贵州第四届人权活动的一部分。
    
    下午2:30分,与会者陆续到来。
    
    主持人申有连先生说道:
    
    今年是“世界人权年”,同时,也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周年,今天我们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活动的主题是“纪念中国政府签署该《公约》十周年”。下面由主讲人,陈西先生就主题开始演讲,然后是大家发表看法。
    
    陈西:我们先来领会《公约》的序言,然后,再来了解些相关的人权资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序言明确告诉我们这样重要的东西,我列举几个关键词:尊严、权利、免于恐惧和匮乏。
    
    这几个关键词令我们人类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什么才是最值得我们注意的?什么才是与每一个人有密切联系的?什么才是最值得我们每一个人为之奋斗的?
    
    可以说,过去的人类并不看重这几个词,过去的人类看重的是自己的地位、金钱、美色,物质上的享受,以及一些被包装了的地方主义、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等等意识形态,看重一些看似高尚,其实是很自利,很短暂的东西。因而,“尊严”、“权利”、“免于恐惧”有多少中国人重视过她?有多少中国人视她为生命须臾不可缺少的?
    
    我不得不说这样一句:愚不可及的中国人啊!你丢掉了多么珍贵的东西而不自知。
    
    今天,学习《公约》,表明了尊严、权利、免于恐惧,终于被人们从千万桩受关注的对象中挑选出来。
    
    人权,我们大家都渐渐知道,并明白她的可贵。正是这几个关键词告诉了我们人权的内涵,以及人权所指的什么东西。
    
    “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
    
    “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 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公民及政治自由和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 ┅┅
    
    多么精练、简洁、不拖泥带水、令人惊奇而易懂的话语啊!
    
    她解释了何为人权;
    她指出了人类应该关注的方向;
    她让人类知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她将带领人类走向文明和谐的远方。
    
    尊严,固有的尊严,谁不要?却要去争夺类比于兽类的地位。尊严不是地位,尊严叫人们超越地位的思想,尊严叫人们活出人的式样,告别兽类的地位。
    
    权利,每一个人平等的,不移的权利。没有权利,那么我与奴隶有什么两样?
    
    免于恐惧和匮乏,这让多少人视为美景啊!
    
    然而,在尊重人权的民主制国家,这已经成为现实。只有在我们这样的一党专制国家,她仍然属于中国人孜孜不倦企求的理想。
    
    13亿中国人生活在“专政”的恐惧之中。在中国大陆,只要有一点自己的真实想法和自我意识的人,无不笼罩在一党专制的恐惧感之中。
    
    “反革命罪”、“危安犯”,任何对领导,对政府提意见,或监督公权力的人都有可能被扔进共产党的牢笼。
    
    恐惧与匮乏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因恐惧而产生匮乏,因匮乏而生恐惧。
    
    为了免于恐惧和匮乏,我们唯有去争取人权!
    
    以上是我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序言的点滴解读。
    
    纪念《公约》十周年,不禁不让我们联想到11月4日之时新华社公布的一条消息:中国政府将制定建国59年以来第一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对未来两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作出规划。这个报道公之于人权公约签署十周年之际,不得不让人联想。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将通过全面系统地制定、落实促进和保障人权的工作目标及措施,进一步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全面推进中国人权事业发展。报道还说,该计划的内容将涉及完善政府职能,扩大民主,加强法治,改善民生,保护妇女、儿童、少数民族的特殊权利,提高全社会的人权意识等与人权相关的各个方面。
    
    公约与人权行动计划之间意味着什么?我们大家都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大家掌声┅┅)
    
    黄燕明:学习《人权公约》意义重大。我认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就在于这种一点一滴的去争取而实现的。没有我们民间数十年的抗争,中国政府就不会在十年前签署人权公约,没有我们民间维权人士以坐牢牺牲的精神抗争,就不会有这个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主动放弃他们的垄断权的。因此,我们要勇于去争取每一个人的应有权利。
    
    莫建刚:在这个时候政府出了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我认为,如同十年前一样,政府是在做秀。我们要警惕,十年前,当政府签署《人权公约》时,许多国人兴高采烈,认为中国的寒冬即将过去,春天来临了,各省的民主异议人士纷纷组党。结果,遭到中共凶狠野蛮的打击。十年后的今天,中共政府又出了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我认为,只要中共不放弃一党专制,什么《人权行动计划》都是空的,而且是宰杀民族精英的诱饵。
    
    曾宁:我认为,我们根据《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继续努力奋斗去争取我们的、大陆全中国人的人权。我们不用理会什么所谓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看到,十年前国家已经签署了人权公约,“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也已经入宪。但是,现实生活中呢,公民仍然没有享有自己的权利。所谓的人权、民主,和关于改革,反腐败,一切的一切都在政府操纵下之,都在政府独家经营之中。其他人,民间百姓一律不得过问。如果民间要过问人权、民主,或者参与反腐,就触犯了政府垄断的意志,就有坐牢的危险。这种不让民间参与,不承认公民权利的独裁霸主政治,实际上是对人权实施的中国国情况式曲扭,最终,由政府主导的人权行动计划没有实际意义。
    
    人权不是政府批准的,更不是由政府垄断的,而是人与生俱来的。我们反对由政府垄断,被政府操控,不许公民自发参与,不公开的做秀行动计划;反对对人权的权力变形。
    
    (大家的掌声┅┅)
    
    张明珍:在争取我们的人权活动中,在回顾《人权公约》被中国政府签署了十年然而中国人仍未有人权之时,4号出台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当时是让我高兴了一振。但是,冷静下来一想,我们绝不要全信中共政府。
    
    因为,在中共统治中国59年的日子里,我们看到共产党常常是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共产党最擅于搞欺骗,共产党的政治宣传是最虚伪的。我们在世界人权年之际,在国际人权日快要来临之时,我们的人权活动仍然受到官方的打压,我们绝不能被共产党的欺哄放慢争取人权的步伐。在国际人权日即将到来之时,能做什么的我们要加紧去做,早日让人权的温暖照耀在中国大地。
    
    周和富:今天能在这里学习到《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是我高兴的事。通过与人权捍卫者们的相认,通过对人权知识的加强,增加了我的人权意识。在中国,由于中共的专制统治,我们中国人未能享受到做人的权利,我们像牛马一样被中共驱使,被中共奴役。长期以来,被中共奴役的国人精神上都是空虚的,颓废的。
    
    当年,在国民党时期,中共以提倡民主、自由、人权来收买人心。当向往民主、自由、人权的百姓追随了中共,中共借用民心,民众的力量夺取政权后就翻脸不认人了。中共视“人”为工具,视“人”为牲口。就如同交通部派下来的林嘉祥书记对深圳人所说,“你们算个屁”┅┅
    
    (大家的掌声)
    
    经后,我要经常参加公民捍卫者的活动,参加民间维权的公益事业。与中国的官本位文化斗争。在合法、理性、和平的情况下争取我的人权,争取所有中国人的人权。
    
    吴玉琴:尽管我们掌握了人权知识。但是,我必须提醒大家,共产党是不可能放下他的屠刀让人民享有人权的。我们这次人权活动的主要联系人陈西、申有连、廖双元,他们可能会像往年开展的人权活动一样被软禁。我们大家怎么办?
    
    我认为,如果在人权年、国际人权日之时都不能去呼吁人权,那么,我们中国人就没有希望了!因此,我们大家应要有信心,不管政府采取什么措施,争取人权是我们的本份。我们是要以政府签署了的《人权公约》争取我们应有的权利,我们不是与政府对着干。
    
    杜和平:听了学习《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又听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消息,一时间很高兴。但是,大家一讨论,接合我们的国情,即一党专制,对我们人权捍卫者长期的打压。我又失去了刚才的兴奋,陷入冰冷的现实。
    
    政府说话算话吗?共产党真的放弃了专政了吗?一向欺骗愚昧民众的暴政政府真的要让民众知道真相?我真的有些不相信。我建议大家先把共产党政府的空话放到茅坑里去。我们该干啥就干啥,只要是有利于人权的事。
    
    全林志:我从另外一个视角上看,签署《人权公约》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可以释放这样的信息,那就是说,中共队伍里不是铁板一块。其中,里面有关注人权的人士,有要求改革的派别。因此,我们要与中共集团内的改革派一起,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推进中国的人权事业。
    
    徐国庆:我们的人权活动要遵循阳光的原则,我们的一切活动都可以依据《人权公约》努力地去践行。《人权公约》是我们明确的指南,以此,我们人权捍卫者要脚踏实地,不要存太多的幻想,在学习《人权公约》等有关知识中提高我们的理论水平,个人素质。以理性的、合法的方式促动人权在中国的实现。
    
    申有连:我们重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结合学习有关的人权知识。反思当年共产党在与国民党争夺权力时大打“民主牌”“人权牌”,最后,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反而是在中国大力侵犯中国人的人权,践踏民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民众长期处于被蹂躏,没有公民权利的悲惨处境。共产党的过去让我们不相信它会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尊严,共产党的过去让我们不相信它会放弃野蛮的专政统治。因此,我们只有继续不懈的去争取人权,依照联合国人权事理会开展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的建议,开展好各种各样的人权活动。
    
    陈德富:未来两年要启动所谓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我们民间一直在促动、呼吁人权,但是,一直在受到国家权力的威胁、阻拦和打压。共产党政府会突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表示怀疑。
    
    不信就看我们的这第四届人权活动。在我们纪念“国际人权日”以及“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 周年的活动中,我们的活动受不受到破坏,我们人权捍卫者受不受到公权的侵犯就是最好的检验。要听其言观其行。
    
    (大家的掌声——表示支持)
    
    
    记录者:李果
    
    整理成文:陈西
    
    于贵州贵阳
    
    
    2008-11-12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11/13) (Modified on 2008/11/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州瓮安县法院公开审理“6•28”事件刑事案件:一场中学生自发的反抗运动就这样被定性了(图)
  • 贵州毕节客车翻下深沟 11人死亡12人受伤
  • 贵州中型客车翻车已造成10人死亡 13人受伤
  • 贵州习水教会案办理经过
  • 贵州家庭教会投诉公安非法拘留
  • 中国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邀请函!
  • 贵州300学生上访,区教育局长彭健免职
  • 贵州一电视台女编导自杀身亡 丈夫失踪 (图)
  • 贵州赫章发生重大交通事故 7人死亡22人受伤
  • 贵州普定县翻船事故8名失踪者全部遇难
  • 贵州普定副县长因翻船事故被停职
  • 贵州茅台发公告澄清
  • 贵州仁怀30余涉黑人员监狱门口持械打砸公交车(图)
  • 中秋祝福: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
  • 《世界人权宣言》被贵州公安以“非法”没收
  • 贵州金元董事长被“双规”疑与国资流失有关(图)
  • 贵州最大网络赌博案开庭 涉案59.5亿(图)
  • 贵州安顺警方就罪犯专挖儿童内脏谣言辟谣(图)
  • 贵州最大发电集团董事长向德洪被“双规”(图)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贵州人权研讨会
  • 贵州来了个林树森——一个搬动西南格局的人/陈正祥
  •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 中国铝业贵州铝厂-----想说爱你不容易
  • 网民热议贵州遵义市委市政府豪华大楼/李鸣
  • 贵州省沿河县教育局暗箱操作克扣血汗钱
  • 陕西打虎、贵州烧衙、上海刺警三案的政治思考/孙寿慧 
  • 黄河清:贵州瓮安劫难记
  • 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牟传珩
  • 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
  • 给中共党魁胡锦涛及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的公开信/廖双元
  • “真相”重要吗?——记贵州瓮安6•28事件/韦登忠
  •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陈泱潮
  • 余杰: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 “六问”石书记(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孙金平
  • 由贵州省委书记三次道歉所产生的疑问/李梦杨
  • 向贵州瓮县人民致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