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巨量圈钱害我倾家荡产暴力截访将人拘禁致残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转载)
    首发
    
     (2008-11-11)权利运动消息:由于上交所为首国泰君安等众多券商机构大量违规圈钱为目的的违规巨量凭空造假,美其名曰“创设”,本应与大盘走势背向的对冲工具南沽权证的股价,也随大盘下跌而人为暴跌,对大盘走势判断正确理应盈利的南航沽民,却绝大多数巨额亏损、辛苦血汗钱惨遭洗劫。 (博讯 boxun.com)

    
    2008年初开始,对南沽不轨圈钱行经不满的各地沽民陆续开始进京上访维权。3月,证监会迫于社会压力做出决定:终止一切券商的所谓“创设”举动,所有创设券商高价创设(三元左右开始)的南沽权证,与六月份南航公司规定的南沽最后交易日(南沽价格归零)之前,回购注销,做为对不法圈钱行经的折中处理办法。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上交所下属国泰君安等各券商,却明目张胆的动用各种恶劣手段,强行操纵打压南航认沽权证的股价,低价回购注销,南沽盘面走势明显的被人为控制,本应上涨的南沽的价格却几度被打压至0.3元左右,南沽价格的非正常暴跌,使部分沽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6月初,大量的受害南航沽民开始云集北京,到证监会信访处投诉(我也是其中一员),由于无法忍受证监会的接访态度,期间无数次到国务院信访局、中纪委、全国人大、政协、公安部等国家各最高权利部门上访,但始终处于踢球状态。证监会和上交所因利益所致,相互勾结,无视上访制度,无故扯皮拖延、答非所问、蛮横恐吓,导致沽民绝食、割腕、昏死等恶性事件持续发生。且屡屡动用警力,对合法上访的亏损沽民进行全方位打击。从3月至今的合法上访期间,沽民被恐吓、传讯、拘留查看、拘留的人次多达上百次,有几人被拘役长达数十日之多,法制何在?
    
    7月中旬,北京奥运清查前夕,证监会借机炮制一纸驴唇不对马嘴的所谓答复,拒绝所有正当索赔请求,又在法律边缘大打擦边球,迫使北京警方多次出动,将南沽合法上访群体强行分批遣返……。为了国家奥运大局,大伙都强忍满肚屈辱暂且回家。
    
    9月18日,北京朝鲁天成科技有限公司和我通话联系洽谈合作业务,需要长假之前进京详细面谈,我想顺便再看看北京其它商业连锁项目, 于23日(奥运残奥均已结束)抵达北京,当晚上网查询资料。
    
    9月24日晚上投宿西城区砖塔招待所,刚付过房费不久,就有丰盛路警察巡查,说是同房客人河南省张×曾上访过,要对其做简短询问并引导其遵守法规行事,与其他人无关。但是21:00左右,同房三人都被莫须有带到丰盛路派出所,莫须有的“看管”了两多个小时。在没有经过任何询问的情况下,23:30左右将我移交给据说是三门峡驻京办派来的杨学民三人,我被他们三人用车强行拉到马家堡路23号院1号楼聚源宾馆(河南省黑窝点四大“护法金刚”之一),将我非法暴力拘禁于车库暗室之内,我当晚残遭四人多次暴力攻击,失去人身自由(有几十名被拘者见证和其它许多有效证据),25日上午,我趁在小院放风逃跑,翻墙时被看守发现追堵,再次被抓回,发现右脚摔伤,不能行走。报警两次,没有见到警察到场,半小时之后,通讯网络就被长期干扰屏蔽,凶残之极的暴徒禁止我去医院检查治疗。26下午我单位派人接我出去,到友谊医院拍片检查后得知:右脚跟骨粉碎性骨折,已变短。27日上午,我单腿来到对口杨桥派出所(距离拘禁黑窝300米),我一再强烈要求迅速出警,才去了两名警察,命令黑窝老板娘将拘禁黑窝的小暗门打开,当场看到还有在拘人员几十名,仅将其中暴打我的两名歹徒带出。经派出所询问笔录后,叶警官出面和三门峡驻京办杨学民、黑窝老板及我们单位来人协商后,我折中同意接受由单位包治疗并赔付损失的方案,但是他们将我骗回家后,始终没有人出面联系住院手术问题。
    
    10月7日上午,我打电话催问单位负责人,回答说单位委屈,让我考虑走医保治疗,去办理医保手续和入院检查化验、等待安排手术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时间和精力,半月的手术接骨期限已错过,现两腿长短不一,后半生将成为残废。
    
    中午,单位人说杨学民上午来电要钱两千元:马家堡到丰盛路派出所20公理去车接人和拘禁两天的车库集体宿舍高低床地铺、大锅饭,即使它们拘禁合法,所有成本相加也不超过50元。(被押期间得知黑窝规矩:被押一天每人要付150元的高额费用,据说已成一种特殊的产业链。同等条件的北京招待所,住宿费一天不超过10元,大锅饭菜,好多人难以下咽,另掏腰包让看守出去捎饭,它们每天花在每人身上的成本远远低于15元)。
    
    他们利用工作之便,暴力、暴利敛财、中饱私囊、实施诈骗。以非法拘禁窝点为基础,形成一种扭曲的畸形暴利产业链,严重扰乱社会的正常秩序。
    
    我联系受理此案的杨桥派出所,回答管不了,万般无奈,拖着伤脚、柱着双拐,在爱人护理下乘坐火车于10月9日上午进京鸣冤。当天到了公安部信访信访接待处,负责接待的领导询问后,说这事不归公安部受理,给了国家信访局和最高检察院的信访地址纸条了事。下午我们又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处,接访公安说我们应该去法院寻求诉讼。第二天开始,我们陆续到了中央纪检委、国务院信访局、最高检察院、等部委的信访处和西城区丰盛路派出所,得到的答案均是不在他们所在部门的受理范围。
    
    政府工作人员知法犯法,罪证确凿,但无人过问、无人去管,难道国家法律是专为平民制定的?还让普通百姓怎么活,难道非要逼得受害百姓采用暴力手段、铤而走险、犯罪报复吗?
    
    苍天啊,和谐在哪里?公平在哪里?这是社会主义本质吗?
    
    我发誓:与邪恶不共戴天,不惜一切,定讨公道!
    
    4月以来南沽受害上访沽民数十人被多次强制“询问”,原野在上交所门口绝食,谭正标进京维权被拘留。6月,鞍山沽民马小飞被拘留,大洋被刑拘。部分沽民遭殴,河南沽民王×割腕自杀。某女沽民亏空,拣破烂维持上访。某男沽民绝食被遣,证监信访说他为私募代表乱事。王老头不满国泰君安野蛮限制合法买卖怒砸营业厅。
    
    7月中旬,南沽上访数十沽友被强行拘押遣返,日用生活物品被丢弃。山东沽民苗×、李×在证监会信访处割脖自杀割喉;大量沽民被监视,限制自由。
    
    9月24日,我被公安莫须有看管,后被驻京办人员非法暴力拘禁致残,拘禁中虽多次报警,未曾有公安出面救人。
    
    10月16日,山东沽民王×在证监会门外被保安暴打,绝望割喉被救。25日,被南沽搞得家破财空的浙江上访沽民吕×被驻京办非法拘禁、暴力致伤、双脚骨折,不堪驻京人员打击厌世绝食。30日我经医院医治无效,现右脚跟已成骨蜂窝状、足弓塌陷无法恢复、两腿粗细长短不一、两滞留钢钉外露、剧痛难忍、终生行走困难,原本富裕的守法公民被迫害成残废穷光蛋。
    
    11月3日,妮子、枯藤、三杯、蜀王、忘川、大洋的父亲及几位新来的沽友等多名在京志士挺身站出,替被非法暴力拘禁及因拘禁致残的沽友大声鸣冤,为维权行动再添浓浓一笔……,在京维权精英群体,时时刻刻都在马不停蹄的行动、奋进!
    
    如果得不到公正,我们能就此罢休、忍气吞声吗?用今生今世回答:绝对不能!得不到公正,最终会爆发……!
    
    (以上所说有大量证据,请有良知之士给予帮助、帮忙转发。)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email]
    
    13513884343河南省三门峡市义媒集团职工、无辜受害沽民:张 先生 2008年11月11日(张先生撰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