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来稿)
    (编者按:结论一定会是没有盗卖,因为涉及北大副校长的老婆,“盗卖”太可耻,影响国家形象)
    
     2008年10月29日晚,张衡在中国青年报三楼会议室,向新华社记者唐师曾,《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主任吴湘韩、副主任刘万永,《北京青年报》记者赵卓、《南方日报》记者等人公布他的“举报材料”。 (博讯 boxun.com)

    
     张衡在新浪名为“近水居博客”的博文中称:“2007年4月底,我在北京金兆艺术品拍卖会发现季羡林先生所藏名人字画被公开拍卖。”根据常识和自己的鉴定能力,他认为这些拍卖品是真的,于是拍下了14件,成交价共6.1万元。此后,张衡陆续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几次小型拍卖会,又发现了10多件季羡林的藏品。出于多种原因,他又拍下了10件,成交价共计1万多元。据《中国青年报》10月30日的报道,张衡指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季羡林的藏品这样流散出来都是很不正常的。”张衡说,他很想向季羡林当面求证这批书画作品是不是季老授权拍卖的,但季老住在301医院,见面须经北大和301医院批准,以他的身份,见面非常困难。张衡认为,不管季羡林的藏品是否属于被偷卖,自己都应该和北大打招呼,提醒学校加强管理。张衡给北大校办通了电话(时间为2008年5月份)。“校办很客气,表示要通知有关方面,还留下了我的电话。”张衡说,10多天过去了,北大校办没有给他回话。但他却意外地接到了季羡林秘书杨锐的电话。张衡说:“她很不客气,质问我,你是山东大学的人,凭什么管我们北大的事?”张衡说:“我越来越感觉季羡林先生处境危险。”
    
     根据“近水居博客”10月31日的博文,张衡认为“情况显然十分紧急”,“10月24日,我(张衡)托人报告解放军总后有关领导,请他们采取紧急措施确保季老人身安全,同时到海淀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报了案。” 10月24日,正在哈尔滨的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收到一封邮件:“季羡林先生处在危险中,藏画被盗卖。”唐师曾与季羡林相识10多年,而且知道季羡林先生住在301医院。“季先生被称为国宝,国宝的宝竟然被偷着拍卖了!”唐师曾深感震惊。28日,唐师曾赶回北京,见到举报人张衡,张衡提供的情况再次让他震惊。张衡说,他已向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报案。
    
    “近水居博客”的文章显示,10月28日张唐两人会面。“10月28日晚18:00,我钻进朋友汽车的后排,身边坐着一个光脑袋的大块头。朋友说:这就是记者唐师曾先生。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两人在10月28日晚,设法在301医院见到了季羡林。唐师曾随身携带了DV摄像机。报道写道,录像中,唐师曾问:“您家里的藏画是怎么流出去的?”季羡林答:“过程不知道,但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问:“多长时间了?”季羡林答:“丢画两三年了。”问:“为什么不报案?”季羡林答:“小事一桩,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以为就是(别人)偷几幅画卖,看来(现在)认识是不够了。”采访中,季羡林还表示,他不缺钱,没必要去卖画,他也从来没有委托别人去卖画。10月20日,季羡林手书了一份证明:我从来没有委托任何人拍卖我收藏的字画和其他物品。因为我并不需要钱,上述流言,别有用心,请大家千万不要上当。采访临近结束时,季羡林多次表示,他不愿意住在301医院,住院的费用也由自己承担。他说:“我希望回北大去。”
    
    
     据相关报道,张衡是山东人,1981年从山东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曾先后在教育部和中国人民大学工作过一段时间。1996年辞职自己开了一家图书公司,也就是这一年,张衡因为请季羡林为自己的图书公司题字而结识季羡林。张衡回忆那时的季羡林已经85岁高龄,但精神状态很好。张衡说他和季羡林相谈甚欢,成了好朋友。《季羡林自传》342页上写着:“张衡,是我山东大学的小校友。对于我的事情,张衡无不努力去办。他哪能袖手旁观呢?”唐师曾是新华社著名记者。
    
    
     相关报道披露,季羡林原来的秘书叫李玉洁,跟随季老已53年,和张衡比较熟悉,两年前81岁的李玉洁突发脑溢血住院,主要工作就交给了现任秘书杨锐。据称,杨锐现为北京大学副书记,法学教授吴志攀之妻。《南方周末》的报道指出,10月30日事件曝光之后,杨锐曾发出5条短信,向季老弟子、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表明清白。“怎么肯定是季老家流出去的呢?我拿着他们散布的复印件,一张张念名字讲画面,季先生都否认了,还当场写了这些不是我的收藏郑重声明,还我清白。”这条很长的短信还包括这样的字句,“有些人搞阴谋,告诉先生我把画买了,没说什么画,骗得先生信任,按他们的意思写了些东西,让先生对我不信任,快得逞了。我非常伤心,这是我关了一天手机(记者扰)唯一写的一封短信。”短信中张衡被杨锐严重质疑,“有人(张衡)偷得我不在时装成修鱼缸,在先生面前谗言,让先生生气,而无中生有之词让先生困扰”。“张衡让先生授权他代理外部事务,你说他可信吗?”“连环举报,为了个人利益像文革一样整人”。
    
    
     据事件举报人张衡透露,杨锐竟然把餐馆打包拿回来的鸡骨头给季老“尝尝”。季老本是出了名的有涵养,可是这回也“养”不住了。他怒斥杨锐:“你这是喂狗呀?狗也不吃,为什么给我吃?”“这个女人太不要脸啦!”张衡的文章又透露,10月24日,气温骤降十多度。301医院。季老午睡中。杨锐悄悄打开门窗大通风。幸被护理人员及时发现:“你干什么?你想让先生感冒吗?快关上!”杨锐顺从地关上了门和窗。杨锐平日可不都是这么顺从别人的,尤其是对一般的小人物。(以上两处引文为张衡文章原文。)有关报道称,杨锐3日已到医院与季老新秘书做了交接工作,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落款为“张衡”的“近水居博客”的文章显示,张衡曾途给北京大学领导写过两封信。其中一封全文如下:
    
    
    北京大学党委闵维方书记:
     你好!我是季羡林先生的朋友张衡(参看《病榻杂记》P193)。2007年4月底,我在北京金兆艺术品拍卖会发现季羡林先生所藏名人字画被公开拍卖(见附件1)。为制止事态扩大,我于5月份电告北大校办。约10天后,季先生的秘书杨锐女士来电话斥责我“多管闲事”,使我深为惊讶。但是为了避免引起季先生情绪波动,一直没敢告诉他。一年多后的2008年9月底,季先生从其它渠道听说这件事,来电话要我到301医院向他报告。见面后我才知道,季先生这几年面对着很多诸如此类的困扰,其中有些跟杨锐秘书直接相关。当时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加速整理学术著作,季先生给温家宝总理写了信(附件2)。释读如下:
    温总理:
     我现在需要一位助手。山东大学***(蔡德贵。编者注)同志是我多年的老友,他最适合担任这个工作。
    敬礼!
     季羡林 08.10.1
     这封信是10月2日向总理转呈的。约在10月12日,北大告诉季先生要到301医院看他,但旋即通知“汽车坏了去不了。”10月17日,我到北大校办向督察室乔淑芝和文书组于先生报告有关情况,他们做了详细记录并说将立即报告学校领导。这几天里,季先生还给闵书记写了两封信(附件3、4),释读如下:
    闵书记:
     经过仔细的考虑,我认为,像我这样什么实际工作都没有的人,有一个所谓秘书是多此一举之事。建议取消。
     季羡林 08.10.16
     杨锐女士太辛苦。她有一个家庭要管理,还有自己的社会活动,我实不忍心看她每天还要到医院来。
     我们多年的合作还是顺利的。我永志不忘。 季羡林 08.10.16
     季羡林先生表示:他希望正面评价杨锐女士的多年工作,但已经不希望杨锐继续到301医院给他做秘书。为了便于与北大领导联系,季先生写了一份委托书(附件5),要我请示领导解决此事,以求息事宁人皆大欢喜。释读如下:
     现约请张衡同志协助我处理日常事务。 季羡林 08.10.16
    在此之前的9月30日,季先生为了保护朗润园家中资料物品的安全,曾给看门人方先生写了一封信(附件6)。释读如下:
    小方同志:
     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都不许进我的房间。
     季羡林 08.09.30
     季羡林先生已是98岁高龄的风烛之年。从他这些信中可以看出,他面临着很大的人为的困扰,他仍然抱着忠厚善良的愿望,显示了顾全大局的高尚品格。我真诚希望北京大学党政领导予以体谅,尽速作出两全其美的妥善处理。这是对季羡林先生的尊重,是对温总理的尊重,也是对有关同志的真正爱护。
    此致
    敬礼!
    
     山东大学北京校友会副秘书长 张衡
    
     2008年10月20日
    
    
    
    
     网络议论一时沸沸扬扬。
    
    
     10月31日,“水木清华论坛”出现一张《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的帖子,作者自称是季羡林的孙女季清。帖子原文如下:
    
    
     北大校长许智宏同志,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同志:
     你们好。我是季羡林先生的孙女,季清。今年七月回国探望了他老人家。首先,对你们对我爷爷的热心照顾与体贴,我在此表示感谢。
      我听说了有关国内人事(爷爷身边的)问题已有很久了。许多亲属与我联系,抱怨他们见爷爷的困难。起初,我对此抱不相信的态度,但这次回国,我的确领会到了。我给温总理写了信,要求他在百忙当中抽出时间来过问此事。我相信,就像爷爷及其他人等给温总理的信一样,由温总理批示到北大,就此石沉大海,音讯渺无。
      目前,又出现爷爷的收藏被盗卖的事件。这事我其实早已知悉,因信任北大的领导们会对这种不法行为进行迅速而有效的调查处理,也因不想给北大这至高之学府涂上黑斑,则没有追究。现在事情闹的愈演愈烈,国内外舆论像抄蹦豆似的越来越膨胀,我不得不插手此事,给你们两位领导写这封信。希望你们能迅速作出决定,而不要再拖拖拉拉。国内的官僚习气早有领略,不足为奇。但是作为北大的校、党领导也如此,则叫人费解。
      排斥季家亲属的探望权力是极不人道的,我们做小辈的无法在爷爷身边尽孝是天理不容的。我相信北大校、党领导及群众是不会容忍这种行为的继续存在。
      静候你们的回音!
      此致,
      敬礼
      季清
      2008.10.31
    
    
     唐师曾的博文显示,“10月30日下午,北大校长许智宏到301医院看望季老。”“许校长走后,季老晚饭。吃的是饺子、粥、青菜等。季老对友人说:‘老鸭(指唐师曾)这样的快马不用挥鞭也飞奔,要是挥了鞭,就能飞上天去!’”在11月1日的博客中,唐师曾写道:“今天收到季先生孙女季清,美国来信。”
    
    
     11月5日,北京大学在其新闻网页上发布《北京大学新闻中心声明》,全文如下:
    
    
     我校对有关季羡林先生私人藏品外流拍卖的消息高度重视,学校已成立工作小组展开调查,并按照季老的要求,对其收藏正在逐一进行清点登记,目前尚未发现季老藏品外流的情况。
     根据季老意见,目前某些人手中流传的上款为季羡林的当代字画,并非其真藏,我校工作小组正对此进行调查,我们希望有关部门给予积极配合。
     衷心感谢媒体和公众对季老的关心,我校将始终尊重季老意愿,妥善安排好医疗照顾和日常起居,为他舒心愉快地生活工作创造条件。我们也呼吁有关媒体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客观报道。特此声明。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2008年11月5日
    
    
     11月6日,季羡林弟子,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针对“北京大学声明”在其博客贴出《就北京大学新闻中心关于季羡林先生藏品通告答友人》的文章。文章称,“北大的通告的内容,有几点,我还不能真切理解”。 下面是作者罗列的五点内容原文:
    
     1,既然清点还在过程中,不妨等结果完全确定后再公布结果。时间确实是紧迫的,但是,程序、认真、责任更为重要。因为,这是引起了公众广泛关注的一件大事,并不是北大一家的事情。
    
     2,既然是清点,应该明确告诉大家清点的依据和前提。至少应该公布:藏品的数量,藏品的内容,藏品的交接过程和经手、证明人员。我想,高等学府北大的工作人员应该是具有这样的起码意识的吧?不然,这样的清点,对于公众有什么意义呢?请放心,公众会思考。
    
     3,就我所知道,季先生的藏品主要是两大部分。一大部分是先生原先收藏的藏品,就字画而论,先生收藏的底线是齐白石。但是,除此之外,至少还应该有一幅张大千的手卷,一幅姚茫父的手卷。这是当年“饶”(先生原话)给先生。先生自己都忘了,是我和已故李铮先生偶然发现的。这一批早就有详细目录,已经明确捐赠给北大了。这不应该有任何问题。另一部分则是先生近年来接受友人的馈赠,到底有没有目录?有没有数字?根据李玉洁女士的说法,是有一个数字的。那么,这也是她管理时的数字。她完成交接有不短的时间了,此后先生又收到过多少馈赠,是什么馈赠,有数字吗?有目录吗?这个数字和目录是怎么出来的呢?不把这些弄清楚,清点能有确实的意义吗?
    
     4,北大通告说,季先生认为此次事情中的那些藏品都不是他的藏品。这就很有意思了?首先,季先生没有和我说过类似的话,这有录象为证;其次,季先生亲眼看过这些字画吗?就我所知,没有!那么,这是什么意思?第三,我相信,北大通告总是有依据的。那么,这个依据能够公布吗?这个依据是在什么情况下取得的呢?
    
     5,现在看来,这批字画里肯定有伪作。但是,其中有没有真品?有的话,有多少?
    
     文章结尾呼吁北京大学要郑重对待季先生藏品外流事件。
    
     据《京华时报》11月9日的最新报道,北大称季羡林秘书杨锐保管的藏品未外流。报道全文如下:
    
    
     昨天晚上,北京大学新闻网就“季老藏品外流拍卖”一事公布目前调查结果,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称工作组没有找到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称,北大由纪委、党办校办、保卫部、图书馆、外国语学院以及熟悉季老的老领导、老同志联合组成了工作小组,受季老的委托,对季老在其家中保存的字画逐一进行清点登记。结果表明,季老秘书杨锐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
      根据季老意见,目前某些人手中流传的上款为季羡林的当代字画,并非其真藏。工作小组注意到,已经有媒体就某些人手中的字画进行了调查,并证明其中存在赝品。工作小组也接到有关人士的书面证言,证明某些字画系非常拙劣的伪作。工作小组还了解到,有关专家、季老的部分学生等人士也认为,这些字画无论从内容、题款细节还是作者与季老的交往情况等方面看,都完全经不起推敲。工作小组还将就此进一步展开调查。
      工作小组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寻求协助。现已查明,部分媒体所报道的曾于2007年拍卖“季老部分藏品”的“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16日,注册地址在北京市怀柔区庙城镇彩各庄村2号,法人代表马淑琴。
      工作小组前往怀柔区进行了调查。根据庙城镇彩各庄村村长介绍,该村根本没有“马淑琴”这个人。在庙城镇工商所的查询结果表明,该镇没有这个公司,工商所的工作人员也从未听说过“马淑琴”这个人。
      工作小组还根据网络查询的结果,前往该公司所公布的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41号”调查。该处系一居民小区。经向小区物业查询,曾有人在该小区租房做字画生意,但早已搬走。
    
    
     11月10日,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网页挂出一篇文章,题目为《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答新闻网记者问》。全文如下:
    
     近日,北京大学新闻网记者就部分媒体所报道的“季老藏品外流拍卖”一事,采访了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
    
    新闻发言人介绍了有关情况,他指出:季羡林先生是北大师生所共同尊敬的学术大师,北京大学将始终尊重季老意愿,妥善安排好医疗照顾和日常起居,为他舒心愉快地生活工作创造条件。
    
    我校对有关“季羡林先生私人藏品外流拍卖”的消息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工作小组展开调查。截至目前,工作小组主要开展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学校由纪委、党办校办、保卫部、图书馆、外国语学院以及熟悉季老的老领导、老同志联合组成了工作小组,受季老的委托,对季老在其家中保存的字画逐一进行清点登记。清点的结果表明,秘书杨锐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
    
    二、根据季老意见,目前某些人手中流传的上款为季羡林的当代字画,并非其真藏。工作小组注意到,已经有媒体就某些人手中的字画进行了调查,并证明其中存在赝品。工作小组也接到有关人士的书面证言,证明某些字画系非常拙劣的伪作。工作小组还了解到,有关专家、季老的部分学生等人士也认为,这些字画无论从内容、题款细节还是作者与季老的交往情况等方面看,都完全经不起推敲。
    
    本着实事求是、严肃认真的态度,工作小组还将就此进一步展开调查。由于这些字画并不由北京大学掌握,因此,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给予协助,深入调查。
    
    三、工作小组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寻求协助。现已查明,部分媒体所报道的曾于2007年拍卖“季老部分藏品”的“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16日,注册地址在北京市怀柔区庙城镇彩各庄村2号,法人代表马淑琴。
    
    工作小组前往怀柔区进行了调查。根据庙城镇彩各庄村村长介绍,该村根本没有“马淑琴”这个人。在庙城镇工商所的查询结果表明,该镇既没有这个公司,也从未听说过“马淑琴”这个人。
    
    工作小组还根据网络查询的结果,前往该公司所公布的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41号”调查。该处系一居民小区。经向小区物业查询,曾有人在该小区租房做字画生意,但早已搬走。
    
    我校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予协助,深入调查该公司的有关情况,查明事实真相。
    
    新闻发言人感谢媒体和公众对季老的关心。他再次呼吁,有关媒体应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客观报道。
    
     整理人:李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方开始引导:北大副书记之妻杨锐不会盗卖季羡林的藏品?(图)
  • 北大就“季羡林藏品事件”发声明 称暂未发现外流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 “国宝”季羡林藏画被盗卖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