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省红河州公安武警混混组团抢劫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0日 转载)
      警察想出抓赌的生财绝技,以“警察抓赌”的方式黑吃黑,抢劫设在偏僻山区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官厅镇荒田村的一个地下赌场。案发在2007年10月28日,三名女当事人白丽芳、白丽芬、李云芬被绑架到密林,绑在树上,遭到恐吓、殴打,随身带的十万余元遭到抢劫……
      这是由云南省公安厅警官谢章溪(云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一处民警)、谢晓乐(云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内保处民警),提供作案工具、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和现役武警,纠合褚永华(云南蒙自人)、钱毅(昆明市人)、何斌(山东微山县人)、代江波(湖北天门人)、曹生权(四川自贡人)等人,拉凑乔宝、王先峰、张涛、杨飞、黄江、王帅6名现役武警,组成了这个武装抢劫团伙。
       在对抓来的三名女受害者进行殴打逼财时,使得女受害者起了怀疑,认为这是一伙冒充警察的武装抢劫者,在挣脱绑缚后坚决报了案。 (博讯 boxun.com)

      建水县公安局在案发的2007年10月28日当日立案。红河州、建水县公安局联合成立了“12·28”专案组。
      据调查,该案涉及武警某部现役士官和云南省公安厅在职民警。专案组向红河州公安局董局长汇报,又及时与部队通报,达成共识,一起到省公安厅作了汇报。
      云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孟苏铁、省公安厅先副厅长迅速作了指示,调集刑侦、行动技术总队指导破案工作。
      11月9日,专案组警员将涉案的乔宝、王先峰、张涛、杨飞、黄江、王帅等6名现役士官传唤进行审查,6人均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1月14日,专案组再对涉案的云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民警谢晓乐、省厅治安总队一处民警谢章溪进行了审查。谢晓乐主动并代了犯罪事实,谢章溪则拒不交代。
      云南省公安系统迅速破获这起有警方败类参与的罕见大案,还了社会清明、一肃警界风气。日前经建水县、红河州二级人民法院一审、二审判决,涉案人员各各领刑。
    
 串谋

    
      
      据案犯褚永华(绰号“滑头”)的交代,他平时好赌,和一个四川人经常在一起赌。有一天输了三千多元,就跟那个四川人和一个绰号“小四川”的人,以借一万元加300元利息,借得二人二万元,再赌时,结果全输完了。
      不久那个四川人说要回老家,褚想法还了借他的那一万元。还欠着“小四川”(即案犯曹生权)一万元。
      2007年10月中旬。“小四川”催褚还钱,褚还不出,小四川就问他哪里有好一点的赌场?有的话就去抢一回。褚就说建水县官厅镇荒田村有一家,每天都有二三十万赌资,有时过百万,说你不是认识部队上的人吗,问问有没有人敢干这事?
      小四川让褚去瞧瞧,摸清情况了好找人抢。褚说赌场人太多,“小四川”说不怕。
      某天“小四川”曹生权找到武警某部的王先锋(炊事班长、一级士官警衔),说有个赌场有一百多万,问他敢不敢做,王说得回去问问其他人。回来去问张涛(一级士官警衔),张涛说敢,王再去问乔宝(武警二级士官),乔也说敢。
      于是王先锋就跟曹生权回了话,说敢做。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小四川”让褚和人一起去了官厅荒田村的赌场摸底,结果褚在那输了一千多。回来把摸底的情况跟“小四川”说了。“小四川”即跟乔宝、王先锋等人联系,商定以警察抓赌方式非法获取赌资。
      10月20日,乔宝打电话给云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内保处的警察谢晓乐,说在建水一个赌场里输了很多钱,怀疑是老板出老千,能不能帮忙找几个警察去帮帮忙。谢晓乐说找警察不太可能,但可以帮忙找几个当过兵的帮一下。
      随后谢晓乐问同为省公安厅同事、治安总队一处的谢章溪,让他帮忙找人,说要听话的做事稳当的。
      谢章溪找了在部队时就常在一起玩的钱毅,和在小湾公安局任职时的联防队员代江波。第二天回说:“人找好了,找了二个当兵的。我们如果要去的话,要开支车的过路费”,索要经费。
      谢晓乐即打电话给乔宝,说了要经费一事。第二天乔宝回电说可以,给五千。谢晓乐跟谢章溪说了,谢章溪就发了一个信,把银行卡号发来,谢晓乐转发给了乔宝。后来再通了几次电话,主要是说打钱的事。
      
    
                       踩点
    
      二天后,谢章溪通知说定在星期五晚上去。
      乔宝要求要警用装备,10月26日开车到开远一车购买了两套警灯及报警器。谢章溪等人准备了两 车,三套警察作训服、二副军牌,并出钱让钱毅等四人在昆明买了手套、胶带、电筒等作案工具。
      下去作案前,谢章溪给了500元钱,购买了5个不同号码的新手机卡,作为下去作案联系用。作案用的二张汽车所用的二块军用车牌,是何斌向一个湖南人租来的。
      第二天“小四川”和乔宝去踩点,一个叫“老杜”的人开了一部QQ车,拉着去官厅镇荒田村的赌场看了看,发现很多人在那赌,钱很多。
      本报记者日前也驱车来到荒田村,探究这个深山赌场的踪迹。过了官厅镇,路边很打眼的乡村豪华别墅多起来,快到荒田村,这种暴发豪富的痕迹就越浓。转进一片峡谷时,看到荒田村时,记者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片峡谷是重要的铅锌矿产区,山民和前来挖矿的人发了大财,加上矿区治安混乱又僻处深山,因此兴旺了这个赌场。
     看完回来后,乔宝说手铐、枪、警棍他来准备。王先锋跟“小四川”要钱,说要买装备,准备车,曹就拿了5000元,后来王说不够,又凑了2000元。
      10月24日,王先锋来电话,让“小四川”叫褚再去踩点,褚就再下去赌。回报说没上次那么多钱了,王先锋说还是要干。
      10月27日下午,乔宝叫王先锋到东和宾馆,王先锋打电话让“小四川”曹生权到蒙自一家宾馆集合,然后王、曹、乔三人一起去接乔叫来参与抢劫的人。那些人开来了二张车,一辆是黑色现代一辆是银灰捷达,其中有三个穿着警察作训服的人。
      据张涛的供述,是年10月某天,王先锋打电话找到他,与王曹乔一起商定去抢赌场,乔在商量的时候说还有二个省公安厅的参加。10月28日凌晨3点王先锋接到他,在一个宾馆的房间里,说明天听那个“一杠三星的警察”指挥。
      据王先锋交代回忆:一个肩上是“一杠三星”,一个是“一杠二星”。然后开现代车的那个人和王先锋一起去接来同伙张涛和杨飞(一级士官警衔)、王帅(一级士官警衔)、黄江(三级士官警衔)。
      当时重要的是商量如何赌门的事,后来一个穿警服的人说,去到要将赌场前后门都锁起来。
      
劫赌

    
       凌晨6点,张涛和杨飞、曹生权坐胖警察开的车,乔宝和他的三个战友从白色的车,8个人一起一起前往赌场。
      车到去官厅的岔路口,停车待候赌场内线的消息。穿公安制服的一个人让人下车拿报纸把车牌遮起来。等到早上9时40分左右,“小四川”给内线褚永华打电话,知悉赌场里的情况后,让他不要动,说他们一会就到。
      过了一会,在赌场内的褚就听到赌场门口有人喊“警察,不准动”,抓赌博的车子直冲到荒田村河边张美燕的铺子前,赌场就设在铺的后面,门口有几个望风的女人,穿警服的对她们吼不准动,里面的人听到声音后就开始乱起来,都往外冲,下车的几个就去堵门,但是冲的人太多了,门没有赌住,人都跑出来了。
      褚和人流一起往外跑,跑了几米外蹲在地上,等人都走后和一起来的二个人坐车回了蒙自。
      人没堵住,抢赌场的人重点就放在抓门口望风的那几个女的身上。因为在路上时,赌场里的内线褚永华就打电话来专门交代了,说那几个望风的女的,是坐庄的和放水的(意即放高利贷的经营者),钱都是她们装着的。
      张涛堵到一个30多岁的女人,他们抓到三个女人,对其中一个反抗强烈的还上了铐子。胖警察叫带上白色的车,拿出警灯放在车顶,亮起警灯开走。走到往元阳的岔路口拐进约一公里,开进一片桉树林里,那个穿警服肩上有一杠三星的人说:“把她们绑在树上。”一众将三个女的用白色胶带绑在树上。
      三个穿警服的人开始翻那三个女人的包。从一个包里翻出九万元,另一个包里翻出一万元,总数约十万多元,据说抓赌时现场还遗失了赌客们丢在地上的十数万元,没有下落,至今没查出是谁拿了。
      有一个胖一点的女人叫得很凶,“一杠三星”就上去打她,那女的叫:“公安还打人啊?”“一杠三星”在包里翻出一小包粉状的东西,对那女的说:“这是K粉,凭这个都可以判几年刑。”
      确认绑好人后他们开车离开。一般这类事没人报案,属于黑吃黑。据他们的交代材料说,以前蒙自也发生过“几个武警”提枪冲进去抓赌的事,后来也是什么事都没有。
      抢劫者的车停在通海县武警某部的门口,就在在车上分钱。曹生权看到那三个着警服的人拿走了几万块,后来得知他们分掉了60%,据说这是找他们来做这单事事先说好的价码。王先锋分了9000元给曹。张涛分得3500元,褚永华分得3000元,其余的人一人分得2000元。抢三个女事主的手机,二个丢在了回通海的路上。相约谁也不许往外说这事,谁说整谁全家。                
领刑

    
      
      专案组查明:案发当日下午1时许,谢晓乐架车到蒙自某酒店接上谢章溪回了昆明。钱毅、代江波、何斌三人返回昆明后,将4万元交给了谢章溪谢分1万给钱毅,1万给何斌,7000元给代江波。第二天乔宝等人通过划账给了谢晓乐1万元。
      后经受害者辩认,着警服的是钱毅、代江波、何斌三人。再经多人供述相互印证,是由谢章溪指使钱毅、代江波、何斌冒充警察抓的事实。他们着的几杠几星服装,是乔宝开车到开远专门买来的。谢章溪和谢晓乐到了,没有随队前去参与抢劫,而是留在城里遥控指挥。
      在应对指控,钱毅供述说:我分得10000万,但只是帮朋友抓赌,三人女人是当兵的抓的捆的。
      何斌认为自己只是负责开车,早分得10000元,但定我为抢劫,而谢章溪定招摇撞骗是错误的。何斌的辩护人陆海波认为:抢劫的对象是赌资,不受法律保护,抢赌场是黑吃黑,非法对非法。何斌没有组织策划实施,暴力行为是当兵的实施的。
      代江波辩解:是谢章溪叫我来配合公安抓赌,我到了现场没做什么事,没有抓人,没有捆人,分我的7000元是奖金,我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
      而列为起诉书第一被告的曹生权辩解:我乘车到抢劫现场,没有下车,没有冒充警察,也没有与其他人预谋抢劫,起诉书将我排在第一被告人的位置是错误的。其辩护律师认为曹处于从属地位,准备作案工具曹没有参与,分得的赃款最少,仅2000元。本案中是由当兵的准备犯罪工具、并提供作案经费5000元给谢章溪,上下联系军警人员,起组织指挥作用,是主犯。
      帮谢章溪订房的证人杨洪英作证:曾听到谢在房间打电说“你们把车停远一些。赶街的人多,不要让人看见你们穿什么衣报”等等。
      建水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曹生权、褚永华、钱毅、何斌、代江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警察抓赌的过和中,采用暴力手段,劫取他人钱财,数额巨大,应以抢劫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谢章溪、谢晓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指使他人冒充警察,招摇撞骗,应以招摇撞骗追究刑事责任。
      因乔宝、王先锋、张涛、杨飞、黄江、王帅等人系现役军人,均已另案处理。建水县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谢章溪、谢晓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指使他人冒充警察招摇撞骗、以抓赌博的方式获取赌资,且造成了严重后果,情节严重,行为构成了招摇撞骗罪。
      建水县法院前判决钱毅、何斌、代江波以抢劫罪领刑13年,钱、何二人各罚款2万元,代罚1.5万元;曹生权以抢劫罪领刑12年,处罚金1万元;本案幕后使者谢章溪、谢晓乐和作内应的褚永华,均只认定“招遥撞骗”罪,各领8年、7年、6年期。
    
    出处:赵世龙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24c560100b7ha.html
    
    大陆羊城晚报11月3日有删节的卫生版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