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钉子户用煤气罐抗拒拆迁换来高额拆迁补偿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7日 转载)
    http://news.qq.com/a/20081107/000321.htm
拆迁拆出“史上最牛煤气罐”------煤气罐风波

     由于沈一江的玩命相搏,当天他家没有被“协助搬迁”。坚守在家里的沈一江靠着邻居送来的饭菜坚持了近70个小时“现在,不管是原来就使用罐装煤气的,还是使用管道煤气的,几乎每家每户都备上了煤气罐。我们每次去动员拆迁,都要先检查,要看看有没有多余的煤气罐,要注意瓶瓶罐罐里有没有汽油,甚至看到谁家里有几块砖头我们都害怕。”此次拆迁补偿款除了5301元/平方米的基本补偿款外,双方协议价格高出这个价格的部分被称为“有情操作”补偿款。还有拆迁人要求被拆迁户对“有情操作”补偿款进行保密直至全部拆迁完毕而给出的“封口费”,约2~3万元不等. (博讯 boxun.com)


《中国青年报》记者 滕兴才
    “沈一江,好像来了!”
    2008年9月25日下午1时15分,正在街心花园下棋的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风雷新村57号楼502室住户周健只用了这几个字,就把正躺在家里看电视的邻居沈一江惊出一身冷汗。
    5分钟前,由崇安区城管大队队员、民工和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等近两百人组成的“协助搬迁”队伍浩浩荡荡开进了风雷新村,目标正是57号楼202室的沈一江家。
    风雷新村位于无锡市市区。因为国家重点项目沪宁城际铁路建设需要,目前正在进行拆迁。但由于住户对拆迁条件和拆迁过程有诸多不满,拆迁并不顺利。于是拆迁单位公告表示将“协助搬迁”,把难缠的一些住户先强行搬走,再谈拆迁补偿。因为57号楼内“钉子户”最多,沈一江便成为大家公认的可能被首先“协助搬迁”的对象。正是因为“害怕自己成为‘给猴看’的那只‘鸡’”,35岁的沈一江那几天一直请假在家看房子,这天果然让他“候个正着”。刚撂下周健的电话,沈一江就听见门外有叮叮当当的声音。打开门一看,四个民工正在用铁棍撬自己家的防盗门,门框已经快被撬掉了。沈一江下意识地迅速从厨房拿出煤气罐,“平时都不太拧得动的煤气罐,一下子就拧开了”。浓烈的煤气味在楼道里散开。正在撬门的民工和赶上来查看情况的城管队员看着还穿着短裤的沈一江,只得撤到楼下,拉起了警戒线。
    此时,楼下已经聚集了200多位闻讯赶来的风雷新村的住户。“败下阵来”的城管队员在围观群众的一片谴责声中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收起警戒线,留下几个保安后,大队人马转到其他住户家“协助搬迁”去了。据“一直观战”的刘霞称,所谓“协助搬迁”,就是先停水停电,把门撬开,把屋里的人控制住,然后把地板凿了,把窗户卸了,再把你家里的东西用床单裹着装进备好的货车里,拉到事先安排好的安置住房去。
    由于沈一江的玩命相搏,当天他家没有被“协助搬迁”。坚守在家里的沈一江靠着邻居送来的饭菜坚持了近70个小时,直到9月28日上午10点,沈一江的妻子葛小兰,无锡市锡山区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在所在学校校长、区教育局长、书记的轮番劝说下,同意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11月5日,坐在中国青年报记者对面的沈一江讲述了40天前发生的煤气罐风波,并戏言自己有一个“价值不菲的煤气罐”,因为这场风波,自己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得到了“超过基准价格不少”的补偿款。

先发拆迁许可,后成立拆迁单位?
    无锡市崇安区建设局局长、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主任李菊根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人就是为了多得一些赔偿款”。而数十位尚未搬迁的住户却表示,“当‘钉子户’是因为拆迁过程不公道。”
    “应该是拆迁人取得许可证,再拆迁吧?”113号楼的瞿江对记者说,“可我们这里是证都拿了,拆迁单位还没成立呢。”在风雷新村的拆迁中,拆迁人为无锡市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轨道办)。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无锡市建设局向轨道办颁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上看到,发证日期是2008年7月8日。
    但记者从无锡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查看到的轨道办的“组织机构代码信息表”上却显示,该机构是在7月14日注册成立的。也就是说,轨道办“出生”前6天就已经获得了建设局颁发的房屋拆迁许可证。
    对此,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拆管办)综合科胡科长11月6日对记者表示并不知情,“好像是有点奇怪,”她说,“但是我们拆管办只要看到资料,让我们办我们就办,我们怎么知道它有没有注册成立?”
    记者到无锡市建设局一问究竟,但该局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全都出去开会了,不能接受采访”。

“特殊项目”特事特办?
    拆迁实施单位在2008年7月18日向被拆迁人发出的《告住户书》中表明,房屋估价机构为无锡市齐典房地产中介估价有限公司,这也让住户们难以接受。“2004年1月1日起实施的原建设部《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第六条明确规定,拆迁估价机构的确定应当公开、透明,采取被拆迁人投票或拆迁当事人抽签等方式,”58号楼502室的巫建强对记者说,“无论是拆迁办还是轨道办,从未与我们协商过估价机构。”
    对此,拆管办综合科胡科长表示,按规定,拆迁单位公告估价机构的时候应该至少有一家做备选,一旦超过一定数量的被拆迁人提出反对意见,拆迁单位就要更换估价机构,“这些都要经过公证,”她说,“但是,城际铁路的拆迁比较特殊,我们没有公告,也没有公证,而是在拆迁许可证听证会上征询了群众代表的意见。”
    据拆管办听证咨询科陈科长介绍,在7月8日发出拆迁许可证前,由崇安区政府组织邀请了群众代表举行了听证会。据他介绍,这些群众代表主要是由居委会干部、居民小组长组成。“虽然听证会代表应该公开推选,但城际铁路是重大项目,特事特办。” 除了对拆迁工作程序有质疑外,9月初上演的拆迁行政裁决听证会闹剧,更是让住户们对拆迁的不信任感骤增。
    据听证会代表、57号楼301室的陈美称,为风雷新村的拆迁,无锡市建设局一共召开过两次听证会。第一次听证会9月2日下午两点半在街道办事处举行,“当时来旁听的住户人很多,不到3点钟,主持人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宣布,因为会场人太多坐不下,听证会中止,时间另行通知。”当天下午6点多钟,陈美就接到了下一次听证会的通知书,通知9月4日下午两点半在另一个街道办事处召开。可是当陈美他们两点赶到会场外时却傻了眼,数百名警察、城管和保安把会场包围得结结实实。“会1点半就开了。时间变化怎么也不通知代表呢?”陈美非常不解。”由于担心进去被强迫签字,再加上住户不许旁听,13名被拆迁人代表最后都决定拒绝入场参会。但事后得到的说法是,听证会很成功,程序已履行。
    此外,根据《行政许可法》规定,行政机关应当于举行听证的七日前将举行听证的时间、地点通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但这两次听证会都只是提前两天通知的。拆管办听证咨询科陈科长对上述这些并不否认,“但这些都是很小的事,”他对记者表示,“你要知道这可是国家重点项目,工期很紧的,2010年就要通车,邻近的苏州市都拆完了。”

“有情操作”只能做不能说?
    根据拆迁实施单位7月18日的《告住户书》,此次拆迁补偿方案中,根据2008年7月8日在无锡市房产交易中心登记的二手房交易记录,确定的拆迁补偿基准价格为人民币5301元/平方米。但住户们认为,该标准偏低,以补偿款很难在周边地区购买到同地区相应的住房。而他们最质疑的还不是补偿基准价格的高低,是此次拆迁补偿款的构成另有玄机。 记者走访多位已经达成拆迁协议的住户了解到,此次拆迁补偿款除了5301元/平方米的基本补偿款外,双方协议价格高出这个价格的部分被称为“有情操作”补偿款。此外,还有拆迁人要求被拆迁户对“有情操作”补偿款进行保密直至全部拆迁完毕而给出的“封口费”,约2~3万元不等。
    特别引起质疑的是,一些在政府机关或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住户,其拆迁补偿款还包括所在单位的补贴,这一部分被称为“保密赔偿”。“像我们这种在私营企业工作的人,就没有这部分‘保密赔偿’。”多位风雷新村的住户向记者表示,“所以如果我们不自己想办法,怎么会有公平呢?”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住户告诉记者,“有情操作”补偿款、“封口费”和“保密赔偿”这几个部分的款项不会马上发放,而是需要等到全部区域的拆迁工作都结束后才发放,所以被拆迁户都被要求严格保密,否则将可能因为违反协议而拿不到这些钱。
    崇安区拆迁办副主任杭进也承认有“有情操作”补偿款。据她介绍,这是政府为了照顾拆迁户中的低保户、残疾人、下岗工人、居住条件极差等人的额外补偿,总额不超过3万元。 李菊根也承认,“由于担心相互攀比,我们确实和拆迁户约定,对补偿方案要保密,但没有‘封口费’。至于各个单位是不是给‘保密赔偿’,不是我们拆迁办的事。”
    当记者提出来看一看“有情操作”的具体执行标准的文件时,杭进副主任告诉记者,“‘有情操作’没有文件的。”面对记者的质疑,她表示:“没有具体规定是怕住户造假,比如假的残疾证,我们拆迁办没法核实。”

李菊根主任更直接:“‘有情操作’只能做,不能说。”
    “如果公开来说什么条件可以享受‘有情操作’,那老百姓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不觉得是政府对他们的照顾了,工作就变复杂了。”李菊根一边弹掉中华香烟的烟灰,一边对记者表示,“所以,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对于没有明确标准的“有情操作”如何确保公平公正,李菊根和杭进均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而这正是风雷新村的被拆迁户最不满意的,“我们不是刁民。沪宁城际铁路是国家重点工程,补偿只要公正公开透明,我们肯定支持。但是,这么多违规操作、暗箱操作,让我们怎么能相信拆迁是公平的呢?”
    拆迁办风雷新村工作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本来是为国家的公益项目进行的动迁,怎么搞成这样。“现在,不管是原来就使用罐装煤气的,还是使用管道煤气的,几乎每家每户都备上了煤气罐。我们每次去动员拆迁,都要先检查,要看看有没有多余的煤气罐,要注意瓶瓶罐罐里有没有汽油,甚至看到谁家里有几块砖头我们都害怕。”
    本报无锡11月6日电
    
     (博讯记者:圣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房子被偷拆:法院不立案/无锡吴荷娣(图)
  • 无锡甲醛银鱼之后温州出现“甲醛蟹”
  • 太湖银鱼像“橡胶”:甲醛超标银鱼首次现身无锡
  • 昝爱宗:致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公开信
  • 无锡新华村民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之一 (图)
  • 无锡400名大学新生不满新校区简陋集体退学
  • 无锡丁仲初“妨碍公务案”开庭 拒绝公民旁听(图)
  • 无锡市如此定义“违法上访”--上访都违法?
  • 无锡市把上访、信访定为“违法”
  • 无锡最坚定的维权村
  • 奥运临近,无锡市出现《告知书》打压上访冤民(图)
  •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拆迁,公道在哪里?
  • 无锡又建最新太湖别墅,需抓人,强拆
  • 侨民三百万房产被损毁,无锡公安放纵罪犯/李卓芸
  • 公民监政:强烈谴责无锡红十字会克扣40%捐款!
  • “无锡马山的别墅”使胡温中央颜面尽失/老哈
  • 无锡拆迁户引爆炸弹警察死亡 居民联名澄清事实
  • 无锡城管强拆冲突 住户被从二楼扔下受伤
  • 江苏无锡北塘区政府派出100多名城管强拆民宅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无锡新华村民给湖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系列之二(图)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给无锡滨湖区长陆志建的一封信(图)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使胡温中央颜面尽失的“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睡梦中遭遇强拆 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三妹:上海民间人士自发组织起来,免费向无锡市运送桶装饮用水
  • [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破解无锡水危机之谜/Taodax
  • 江苏省无锡市钱龙尊邸(光隆大厦)的购房者的心声
  • 顺民意者得天下-致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