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网”就地方官员动用黑恶势力迫害维权人士发布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7日 转载)
    维权网声明
    
     2008年11月7日 (博讯 boxun.com)

    
    地方官员动用黑恶势力迫害维权人士必须受到刑事责任追究
    
    近日,“维权网”接连了解到多起地方官员公然指使或纵容社会黑恶势力打击报复维权人士、逃避责任的侵权事例,如湖南湘潭维权人士、人大代表罗文义深夜遭黑势力入室残害;湘潭金南村维权村民遭警察公然指使黑社会暴殴;江西铜鼓大塅镇维权村民夜晚遭黑恶势力入村砍杀;广东南海村民维权代表梁启棠在当地政府人员眼皮下遭黑社会绑架;武汉涵三宫拆迁户遭百余名不法分子暴力袭击;等等。对于这一系列针对依法维护自己或他人正当权利者的暴力打击报复事件,以及政府公务人员指使黑社会行暴以便逃避罪责的做法,我们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并呼吁国际人权机构给予密切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黑恶势力公然残害维权人士,打压维权运动的事件,在中国早有发生。早在2005年的浙江东阳画水村事件、广东佛山强制拆迁事件、河北定州绳油村事件、广东南海土地强征事件、四川温江强征土地事件、广东番禺太石村事件等等,就直接有黑恶势力的参与,并且许多情况下都是公然与当地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结伴为恶。
    
    中国这种持续已久的地方政府动用黑恶势力,打击报复维权人士、镇压维权活动的行径,严重侵害了公民的生命权与财产权,给社会制造恐惧气氛,导致社会稳定与民众安全受到极大威胁;同时与中国政府提倡的“构建和谐社会”的主张格格不入,更与保障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这种做法的要害在于国家执法人员和其他公务人员借机逃脱罪责、司法机关以此为借口不予立案调查追究刑事责任。
    
    从目前我们了解到的这些黑恶势力残害维权人士、打压维权活动的事件来看,它们具有如下的一些表现形式:
    
    1、党政机关公职人员直接指使黑恶势力残害维权民众
    
    在中国近年发生的一系列维权事件中,常常出现公检法与黑恶势力结伴前往镇压的情况。黑恶势力就直接在公权力的指挥下充当打手与屠夫。
    
    2008年4月4日下午3点多钟,湖南湘潭市岳塘区易家湾镇金南村,易家湾镇长罗战、党委书记白树根,派易家湾派出所所长王利军,带领警察和一批黑社会人员、吸毒人员70多人,头带钢盔手持凶器气势汹汹冲进村中,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暴力殴打村民,致使10多名村民被打得遍体鳞伤,头破血流,牙齿脱落,眼睛打瞎,其中一个还是抱在手中的小孩也被殴打致伤,被打得伤重的村民就有周海清、陈玉华、袁永兴、彭志文、袁海军、李立志、戴子龙、严昭玉(女)、陈灿(女)等等,而陈灿、周海清被当场打得昏死过去。
    
    导致这血腥事件的直接原因是2008年元月19日,湖南遭到百年不遇的冰灾,村民都上路清除冰冻,疏通道路时,湘潭市岳塘区的一批干部不仅不参与抗灾,还前往金南村村长家中吃狗肉,杀猪分肉,发红包,引起村民强烈不满后,村民自发围阻了干部们的小车,质问他们腐败渎职行为。干部当时溜走后,在3月31日将村中三名维权人士抓捕,4月4日又公然动用黑恶势力来血洗金南村。
    
    出现这种民众不满更深层的原因是金南村一千多亩土地被当地政府与村干部勾结强征了428亩,并且土地补偿款严重不到位,村民权利受到严重侵害,村民为此多方上访、上告均不能解决,村民维权抗争日益高涨,官民矛盾日益激化。最后当地政府居然以阻拦了他们的车而抓捕村民,并以扰乱交通秩序判处宋运秋、邱利成、冯湘伟一年至一年半的有期徒刑,还利用黑恶势力公然血洗金南村,导致十多名村民受伤住院,当地官员企图以此来震慑村民,阻止他们进一步维权。
    
    这是地方政府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打压维权民众的情况,在全国许多大型征地与拆迁行动中都普遍存在。
    
    2、暗中唆使或纵容黑恶势力出面来打击维权人士
    
    随着公权私有化的出现,官府成了与民争利的机构,于是侵害民众利益,抢夺百姓财富就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功能。在普遍造成权利灾难的情况下,民众自发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各地一批有正义感的人士也纷纷成为维权代表。面对这批成长起来的维权人士,政府常常理屈词穷,在公开打压找不到口实的情况下,于是各地常常出现让黑恶势力出面来打击迫害维权人士的情况。
    
    2008年10月3日凌晨一点多钟,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昭山乡(毛泽东的故乡)金屏村老屋组村组长、乡人大代表罗文义先生在自己家中,被忽然冲入的7、8名不明身份黑恶势力人员,在切断电源与砸坏手机等通讯工具情况下,用警棍殴打他致重伤昏迷,直到第二天有亲属前来家中,才发现他并送医院治疗,至今罗文义双腿仍然无法行走,他16岁的孩子同时也被打。其中一名行凶者还背着砍刀,欲砍罗文义,后被来人中一人制止,罗文义才幸免一死。
    
    罗文义在当地深得民心,故被村民推举为村民代表、村组长及乡人大代表,由于他不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出卖村中土地及截留村民款项,并且积极起来揭露村干部与地方政府勾结腐败侵权的情况,结果招致当地政府官员忌恨,曾经被警告不要上访、上告,否则将遭到不测。但罗文义坚决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为村民维权,结果在罗文义准备于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期间第三次前往北京前夕,深夜在家中被人殴打成重伤,被迫卧床一个多月,上访无法成行。
    
    这种地方维权代表影响到当地官员侵吞民财、考核政绩、提升高就而招致官员忌恨,最后官员在公开无法下手情况下,“碰巧”出现黑恶势力袭击殴打维权人士的情况,在中国时有发生。2006年6月8日三峡库区移民维权代表付先财,在被湖北省秭归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王先奎约谈无效后,返家途中被不明身份的黑恶势力殴打致残事件,也是典型的官权操纵黑恶势力残害维权人士的案件。
    
    这种案件虽然不能在现实条件下得到确切的证据,但从袭击者不为钱财,也非冤仇,并且往往在维权关键时刻的“碰巧”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某些公权力在其中作崇,以逃避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遣责与法律的追究!应该说这种黑恶势力“巧合”地打击迫害维权人士的情况,已经日益成为中国官黑勾结镇压维权的常规方式。
    
    3、行暴过程中报警无效,事后不予立案
    
    从赤裸裸公权指使黑恶势力打压迫害维权民众,到暗中操纵黑恶势力残害维权人士,我们除了从这种事件的“巧合”中可以窥见公权的影子外,还有从事件发生后警方消极对待案件的情况也可以得到证明。那些因为维权而“碰巧”被黑恶势力残害的事件,常常在发生时受害者报警后,警方总是迟迟不能赶到,最后到来时也常常是行凶者轻松逃离现场之后。而更让人气愤的是,警方赶来后草率地问几句,常常就不给立案,或者勉强立案后,就再也没有下文。这种警方在暴力事件发生不及时赶到,过后不立案,或立案后再无下文的情况,已经是目前中国维权人士被黑恶势力残害的普遍结局,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诠释出公权与黑恶势力为恶的关系。
    
    这种现象除了上面所讲的事件都是如此外,如2008年1月19日,江苏无锡因房屋被强制拆迁而上访的访民倪敏华,在北京被一个警察联合3名黑社会成员抓回无锡家中时被殴打,并被逼迫签订屈辱的协议,结果倪敏华前去报案时,派出所以不属于他们管辖为由,拒绝立案。2008年10月20日凌晨一时到四时,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孙家滩村民马述敏因拒绝拆迁房屋给公安盖宿舍楼而遭暴徒投掷鞭炮及石块,楼房亦被推土机破坏,在反复报警情况下,110迟迟不到,及至暴徒已经离开,警察才姗姗来迟。2008年10月24日晚上10点多钟,江西铜鼓大塅镇村民被黑恶势力三、四十人冲入村中,利用砍刀与猎枪疯狂砍杀村民,导致数十村民受伤,12名村民重伤入院。暴力发生时,村民就报警求救,然而平日仅仅半个多小时可以赶到的路程,居然在暴力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后,警察才迟迟前来,而此时行凶的黑恶势力已经安然离开。
    
    这些没有警察在场的黑恶势力行凶事件发生时,为什么警方总是接到报警后迟迟不能前来,而在血案已经过后,案件也常常毫无结果呢?这除了说明中国警方破案的无能外,是否还能看出有权力在背后作崇呢?就是不提权力的操纵,仅仅这种报案不及时出警,过后不予破案,这客观上也是一种纵容、默许黑恶势力为恶,因而政府公权力是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分析和建议
    
    地方政府官员动用黑恶势力迫害维权人士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中明示的“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条款。同时利用黑恶势力打击残害维权民众,也是违反国际人权公约中的禁止酷刑的有关规定的。根据中国际已经批准加入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所定义,“酷刑”系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被怀疑所作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又是在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同时在《禁止酷刑公约》的条款中,明确规定了缔约国的责任,如:第二条1、每一缔约国应采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防止在其管辖的任何领土内出现施行酷刑的行为;第 四 条1、每一缔约国应保证,凡一切酷刑行为均应定为触犯刑法罪。该项规定也应适用于有施行酷刑之意图以及任何人合谋或参与酷刑之行为。所以任何公权力人员唆使、同意或默许黑恶势力为达到恐吓或威胁而对公民的侵害都是属于被禁止的酷刑,是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而作为一个国家,对于在其管辖的范围内,有禁止出现酷刑的责任。中国作为禁止酷刑公约的签约国,应该遵守公约的有关条款。
    
    根据中国自身现行的法律,对这种黑恶势力残害公民的行为也是明文禁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 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最高人民检察院2006年7月公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 明文指出,涉嫌“纵容、授意、指使、强迫他人刑讯逼供,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应予追究刑事责任。(见新华社2006 年7月26日报道)
    
    可见中国普遍而持久地存在的黑恶势力侵害公民人身安全的情况是严重违反《世界人权宣言》精神,是违反《禁止酷刑公约》条款和中国《宪法》、《刑法》的规定的,也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因此必须制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与延续。
    
    当此《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之际,正值中国今年11月面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每四年一次的审查和明年2月面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查前夕,对于全国各地出现的地方政府动用黑恶势力使用暴力手段打压维权人士的行为,“维权网”强烈要求:
    
    1、中国政府应采取实际措施兑现《宪法》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依法制止地方政府动用黑恶势力使用暴力手段打压维权人士的现象;
    
    2、有关国家机关必须严肃调查并依法追究那些指使、默许或纵容黑恶势力使用暴力手段打压维权人士、侵犯人权的国家公职人员的刑事责任,以树立法治的权威,为后来者戒;
    
    3、有关国家机关必须认真受理惨遭打压的维权人士的申诉和控告,对受害者给予公正的国家赔偿。
    
    维权网
    2008年11月7日
    
    附:十个典型案例
    
    下面是近来发生的一系列黑恶势力残害维权民众的事件,我们从中可以窥见官商黑勾结侵害公民权利,打压维权人士,镇压公民维权的一斑。
    
    案例一
    
    江西铜鼓官黑勾结制造血案
    
    2008年10月24日晚上10点多钟,江西宜春市铜鼓县大塅镇一村发生当地一绿海木业公司雇佣黑恶势力入村袭击报复村民事件,造成12名居民重伤入院抢救,其中包括闻讯赶到的大塅镇镇长。
    
    导致这次血案的直接起因是绿海木业公司在当地县政府官员的支持下,利用林木流转,将大塅镇大面积产值达一千多元到三千元每亩不等的森林,以每亩四、五十元的低价买走,并且就是这么低的钱也没有付到当地村民手上,这引起村民的强烈不满。于是村民近日自发组织起来,在一些路口阻止绿海木业公司烂伐林木,结果在10月24日下午村民与绿海公司采伐队发生了冲突,当时因为村民很多,绿海木业公司采伐人员退回了。
    
    当天晚上10点多钟,在村民已经上床睡觉的情况下,忽然三四十名手持砍刀与猎枪的黑恶人员,冲入村中疯狂砍杀村民。由于村民事先没有准备,又加天黑,大家摸不清情况,因而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卫。许多村民只能关紧大门,不敢出来,而一些被冲进家门,或出来了解情况的村民被纷纷砍伤。造成数十人受伤,其中重伤入院抢救者就达12人。大塅镇镇长闻讯赶到村中,欲出面阻止,结果也被打得头破血流,入院抢救,据说目前已经转到南昌一家医院治疗。村中的村主任也被打伤。现在这些重伤者仍在铜鼓县医院治疗。
    
    值得注意的是,当晚村民发现有暴徒入村行凶后,立刻给110与当地公安局报警,大塅镇离县城约40公里,公路很好,通常情况半个小时车程完全可以赶到,然而村民在不断报警求救情况下,居然几个小时没有什么警力赶到,直到暴徒在村中狂妄行凶达四、五个小时,全部撤走时,当时天都快亮了,警察才徐徐赶来。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绿海木业公司之所以如此廉价地得到森林采伐权,是因为铜鼓县一批领导在绿海木业公司中参股了,为林木砍伐提供权力支持,因此绿海公司敢如此公然雇佣黑恶势力来对村民行凶,而当地警方却在长达四五小时的血案发生中,迟迟不予出警。
    
    案例二
    
    广东南海再次发生黑恶势力公然绑架村民强占土地事件
    
    2008年10月23日早上,广东佛山南海市贵城街道办区南村村民梁伟棠被当地街道办联合黑社会成员共30多人,从家中绑架走。随之,在这些政府、公安与黑社会保护下,出动拆迁人员对梁伟棠的饲养场进行强制拆毁,将场中各种物品用车拉走。
    
    梁伟棠是南村人,今年44岁,承包了6亩土地建起饲养场,有2亩多土地的鱼塘,总共8亩多土地。当地政府在没有征得他同意,也根本没有跟他商谈补偿事宜情况下,强行要抢占他的承包责任田,要将他的鱼塘填土。结果招致梁伟棠的坚决抵制。当地政府忽然出动警察与黑社会将梁伟棠抓走。将他老婆与孩子驱赶出屋外,强行拆毁了他的饲养建筑。后来梁伟棠侵绑架者不注意,挣脱后在遭到多名绑架者追打情况冒死逃出。之后报警也毫无结果。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南海农民18000多亩土地被当地政府在不给任何补偿情况下变相骗走,在遭到村民抵制后,于2005年当地政府曾出动武警、黑社会疯狂镇压村民,将一批村民判刑入狱,而梁启棠也因此被判刑一年。其中一些维权代表刑满出来后,至今仍然受到当地政府的严密监控。
    
    案例三
    
    烟台“钉子户”深夜遭暴徒袭击
    
    2008年10月20日凌晨一点至四点,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孙家滩村民马述敏家因拒绝拆迁而遭到暴徒袭击。暴徒先后向屋内掷入火炮,汽油弹,又掷大石,部份家俱如床铺椅子等被烧毁,窗门玻璃都被石打碎,周围满布碎片,其后门前一幅墙更被推土机推倒,使得全家一片混。
    
    案发时居民马述敏当时不停打110报警,但警察迟迟未到,当警察到场时,暴徒全都逃走了,警察简单询问情况后就离开,不予立案。户主指是市公安局领导借建公安宿舍为名,要强拆他们的房屋,在遭到马述敏拒绝后,指使暴徒袭击他们,欲霸占土地。
    
    案例四
    
    武汉涵三宫拆迁户遭百余名不法分子暴力袭击
    
    2008年10月12日武汉市武昌区粮道街涵三宫的几户"钉子户"遭到不法分子的暴力袭击,歹徒用棍棒等攻击居民,有居民被打成重伤住院。
    
    武汉沙湖地产集团下属企业"武汉新合创投资有限公司"买下了武昌区粮道街马家巷6号(原武汉二药厂)的一块地皮,该地皮相邻的涵三宫另有七八户临街的土地证、房产证齐全的合法私宅,这些地本不在拆迁范围之内,开发商在未办任何合法拆迁手续的情况下,就要求居民搬迁。由于村民拒绝接受拆迁协议,拒绝搬迁,开发商多次动用打、砸、断电,并动用黑社会人员攻击当地居民等手段,企图赶走居民。
    
    10月12日晚开发商派出十几人直接强行推门闯入武昌区涵三宫32#四楼住户家中;10月14日晚20:00左右开发商又派出暴徒到武昌区涵三宫32#三楼住户家中砸坏门锁和37#楼的桌子;10月16日20:00左右有十几名剪着平头、手持一米多长木棒、砍刀的暴徒在居民私房旁架梯公然截断电线,还气势汹汹地说谁敢来阻拦就打谁。晚12:00刚到门口的李姓居民和亲属等共四人遭到三十几名暴徒的群袭追打,其中两人被打成重伤,当时居民目击者很多,居民们还都听见三声土枪的闷响声。
    
    10月17日晚8时,十余辆面包车开来一百多名歹徒,歹徒们手腕统一扎白毛巾,手持棍棒来到涵三宫,把几幢未搬的房子的门窗、玻璃全部砸碎,居民停在门前的面包车也被砸得稀烂报废。
    
    10月18日中午开发商又派人用大型机械强拆居民的后院和附属物。
    
    在发生这些暴力事件后,居民报案也不见警方前来阻止。
    
    案例五
    
    人大代表罗文义为村民维权遭殴打致重伤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昭山乡(毛泽东的故乡)金屏村老屋组村组长、乡人大代表罗文义先生,为替村民维权,得罪当地村、乡两级干部,遭到不明身份者入室殴打,重伤后无钱医治,报案后当地警方至今没有下文。
    
    罗文义出生于1967年,现年41岁,为人正直,敢于替老百姓说话,在当地村中有极高的威信。2002年至今,他任老屋组组长,2007年10月当选为昭山乡第十二届乡人大代表,2008年5月当选为金屏村村代表。由于他揭露村中干部与乡政府领导勾结,转卖村中土地、森林等等资源,侵占农民土地款,不按照法定程序来管理处置村中财物。2006年6月,国家建武广客运专线,征收他们四个村民组的粮田土地(老屋组、新塘组、乌鸦组、摇钱组),2007年9月东风水库开发项目,征收他们组(横冲组、黄道组、摇钱组、东风组)的粮田土地,两次共计三百多亩。该全额支付的土地补偿费,被金屏村村支两委违法研究决定抽取50%,共计近百万元,非法使用。
    
    罗文义多次向市、区、乡有关部门反映,但均得不到地方政府的解决。无奈之下,罗文义只好于2007年10月与2008年3月先后两次前往北京信访,国家信访局均回信推给地方处理,最后又回到当地乡政府这制造事端的地方解决问题。在今年6月,一个跟政府关系较好,也认识罗文义的人曾跟罗说:“这个社会很黑暗,有些事是不好解决的,还是不要上访了,否则可能就有不测。”当时罗文义并没有在意。
    
    9月28日,有人曾问到罗文义先生准备什么时候还去北京,罗当时跟人说10月几号准备前往。
    
    结果在10月2日晚上,也就是10月3日的凌晨一点多钟,罗文义的家门忽然被砸开,冲进来7、8名成年男性,他们首先将罗文义家的电源切断,随之将罗文义的手机毁坏,使罗文义完全与外界中断联系。罗文义依稀记得来的人中有两人还手持着电警棍,一人带着砍刀。由于在深夜,没有电源,无法看清来人的脸部。
    
    罗文义已经离异多年,家中只有罗文义与16岁因无钱上学而失学在家的男孩。而罗文义的房屋是在村外,距离村中最近的居家也有一百多米远。这样就使村民很难及时听到罗文义家的异常情况。
    
    来人对罗文义进行了残酷的殴打,并且还殴打了罗文义16岁的男孩。后来在罗文义求他们别对自己孩子下手,有什么事针对自己,来人才没有继续殴打小孩。罗文义被来的人当时用警棍毒打双腿及全身,致使双腿积血成紫黑,肿胀无法下地。直到第二天天亮,罗文义才被前来他家中叫他去割禾的哥哥发现。由于没有钱,也不能到医院检查,就只好抬到村中诊所用中草药来治疗,现在过去二十多天了,罗文义双腿仍然不能下地行走,只能艰难地凭借双拐来移动。
    
    10月3日,当罗文义的哥哥发现罗文义被殴打致伤后就马上打了110,当天110警察过来做了笔录,过了两天当地派出所前来了解了一下情况,从此再没有任何案情进展消息。
    
    罗文义回想自己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当维权网义工电话联系到罗文义先生时,他说:“我没有跟什么人有私仇,村民更是对我很信赖。来的那些人也不会是针对财物,这显然是为了阻止我到北京上访。”
    
    当地村民也认为罗文义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社会上不可能得罪人,被打一事是因为告状与地方政府有关。
    
    案例六
    
    湖南湘潭村民维权遭血洗
    
    2008年4月4日下午3点,湖南湘潭岳塘区易家湾镇金南村村民,被易家湾镇长罗战、党委书记白树根,派易家湾派出所所长王利军带领警察和一批黑社会人员、吸毒人员70多人,头带钢盔手持凶器(见如下照片),气势汹汹冲进村中,对村民疯狂殴打,将十多名村民打得遍体粼伤,头破血流,牙齿脱落,眼睛打瞎,其中一个还是抱在手中的小孩也被打伤,伤势较重的有周海清、陈玉华、袁永兴、彭志文、袁海军、李立志、戴子龙、严昭玉(女)、陈灿(女)等等,而陈灿、周海清当场被打得昏死过去(有照片作证),从而制造了让人震惊的“金南村血案”。
    
    导致这血腥事件的直接原因是2008年元月19日,湖南遭到百年不遇的冰灾,村民都上路清除冰冻,疏通道路时,湘潭市岳塘区的一批干部不仅不参与抗灾,还前往金南村村长家中吃狗肉,杀猪分肉,发红包,这引起村民强烈不满后,村民自发围阻了干部们的小车,质问他们腐败渎职行为。干部当时溜走后,在3月31日将村中三名维权人士抓捕,4月4日又公然动用黑恶势力来血洗金南村。
    
    出现这种民众不满更深层的原因是金南村一千多亩土地被当地政府与村干部勾结强征了428亩,合计人民1830万余元,土地补偿款严重不到位,村民权利受到严重侵害,金南村村民要求地方政府与村干部出示土地补偿有关规定,但都得不到答复,村民为此多方上访、上告,在村民维权抗争日益高涨中,官民矛盾日益激化。最后当地政府居然以阻拦了他们的车而于今年3月31日抓捕村民,并在9月以扰乱交通秩序判处宋运秋、邱利成、冯湘伟一年至一年半的有期徒刑,还在4月4日利用黑恶势力公然血洗金南村,导致十多名村民受伤住院。
    
    案例七
    
    无钖当局雇用黑社会截访殴打上访人
    
    2008年1月19日, 江苏省无钖巿为房屋迁拆问题到北京上访的北塘区居民倪敏华,在被当地北塘区惠山派出所的民警截访时,被用面包车押返无钖,沿途一直被黑布蒙眼。倪敏华表示,她是被民警及3名自称黑社会人士押返无钖的石塘湾,抵达后,他们曾粗暴对待她,并打她的头部。民警及三名黑社会人士恐吓她,迫她签保证书,保证春节前后不再到北京上访。倪敏华说那些人一直打她,问她还上访不上访。她一看,对方说:“你看,今天要你看清楚,有多黑便多黑”。他们还问倪敏华:“那你吃敬酒还是吃罚酒”。倪敏华认为,整件事件是无钖巿黄巷街街道办事处主任及村委书记虞焕君制造的,他们用钱聘用黑社会人员到北京截访,威胁殴打自己。她事后打电话到惠山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以不在他们管辖范围而拒绝受理。
    
    案例八
    
    河南省淮滨县官黑勾结强抢民窑
    
    河南省淮滨县城关镇备战路中段的李玲,因自己在淮滨河滩建了一门砖窑,不在全县停产规定范围内,而招致当地官员与黑恶势力的抢夺。2008年1月3日,县国土局的纪委书记任方明指使采矿队长丁乐找砖厂合作方,说要将砖厂转让给他们的同伙“南霸天”任智叶、任刚叶。因考虑到对方权势与黑恶的危险,李玲他们只好同意转让。当全厂核算设备后,任方明、丁乐与“南霸天”一伙只出欠条,不付任何钱,提出赚了钱后再分批付转让费。这让砖厂合伙人根本不敢将200多万投资的砖厂给他们,因为他们最后肯定一分钱也不会付。在李玲他们拒绝后,以官权为背景的收购方就唆使当地黑社会前去破坏,几次强行拉电闸,先后导致四起工人伤害案件。
    
    2008年元月9日,任方明、丁乐同伙杨传锋、符运彬(是任刚叶妻弟)带领2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来李玲的砖厂故意砸毁2万多元电器及机械设备。3月14日,任方明指使杨燕等人到李玲厂阻止生产,造成全厂停工。3月16日,杨燕又到李玲厂故意陷害,制造断指流血事件。对于这些故意的破坏,李玲厂曾多次报警及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无人过问。
    
    2008年7月1日上午8时,任方明、丁乐说政府通知要扒李玲的窑,他们带着建设局、公安局、国税局、镇政府等单位,出动车辆10余辆,大型挖掘机两部和100多人员突然来到砖厂,不由分说,将李玲厂团团包围,四面封锁,强行拆毁窑厂,所有200多万的设备全部砸埋在厂中,而此前竟然没有给李玲他们出示任何关闭砖窑的通知。当李玲找负责指挥砸毁她厂的丁乐要有关关闭砖窑手续时,丁乐居然恶恨恨地说:“等我铲平你砖厂后,过几天再给你补发通知吧。”
    
    案例九
    
    宁夏中卫市因强拆将老人逼疯、将人打伤入院
    
     2008年11月1日,维权网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文昌镇居民南晓林致电投诉,称因为开发商和政府的强拆导致了他母亲从一个正常人成了一个神经错乱的病人,自己因为维权被黑恶势力殴打入院一个多月,而报案后警方却反而来指责自己。
    
    南晓林说:“2007年8月1日清晨,由市政府领导率队、由100多名警察和城管、400多名城建和规划部门组成的强拆大队围住我家,布置了警戒线,封锁了交通,将我们一家强行拉出去,把我84岁的老母亲强行按进救护车,将我们住了近半个世纪的老房用推土机等转瞬夷为平地。更卑鄙的是,市政府在中卫电视台新闻栏目做了故意歪曲事实的报道,污蔑我为‘钉子户’。我们被强拆后,没有任何部门安置我们,我们只好租了一间远离市区的破房。由于没有暖气,母亲差点被冻死。
    
    我们的原址上已经被盖上了高档小区,可没有一间是用来安置我们的。我们租房住,房东又怕我母亲死在他的房子里不吉利,不给我们租了。万般无奈下,我们一家于2007年11月2日强行住进一套无人入住的商品房。可开发商就在我们入住的当天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和吸毒人员对我大打出手,我头部多处骨折,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才好,但无人给我出医药费。我报警6次,文昌派出所的警察只来了3次。但来了后不是抓凶手而是指责我。最后还在我出院后,将我抓进中卫市看守所拘留了10天。在里面,我被迫和城建局干部、开发商签署了不平等的拆迁协议,要不我还出不来。
    
    我母亲身体本来一直很好,但就在强拆那天,我母亲因为惊吓过度,导致她神经错乱,失去了思维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样被毁了。做为人子,我真的很悲哀,但我无可奈何。现在,我母亲每天唯一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的家在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
    
    案例十
    
    四川自贡黑恶势力威胁村民、强行丈量土地
    
    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白果村8组因强烈反对政府非法征地,既不给土地补偿费,也不为失地农民办理养老保障和医疗保险,解决后顾之忧的做法,拒绝让政府来丈量自己的土地。2006年7月18日、19日、20日,由本村和外地涉黑人员数人,连续在该组进行威胁、恐吓质朴村民,扬言:“你们的土地青苗补偿费由我们发放,每平方米补偿3元人民币,谁阻拦我们丈量青苗就打谁,不打老人就打他的儿子、孙子,给他们打艾滋病毒针。”90岁的贺新华老人和80多岁的老伴及其他几位老年人,不怕黑帮暴打,极力阻止涉黑人员丈量土地,涉黑人员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只得悻悻离去。
    
    同年7月23日上午9点左右,一伙涉黑人员再次伙同被罢免村代表一起强行丈量农民土地,他们声称:凡不同意丈量青苗者,日后被推土机推了,一律不予补偿,谁敢阻止就整谁。他们首先从出卖村民利益,被政府官员收卖、同时又被村民罢免了村代表的土地开始丈量,然后当场发放补偿金,村民们一慑于黑社会报复,二怕自已辛苦种的庄稼被推了一分钱也拿不到。只好敢怒不敢言的违背自已意愿任由涉黑人员强行占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维权网”是民间非政治性维权志愿者的国际联网,旨在中国推动人权保护、协助民间维权,通过非暴力和法制的途径,监督政府落实其人权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维权网”提供热线咨询、信息发布、培训、小型资助、研究助理等服务项目。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恶势力介入“医疗事故” 暴力泛滥 最高索赔1500万
  • 一个被黑恶势力野蛮拆迁包围的城市 ———中国宜昌
  • 贵州瓮安警方称已有111名黑恶势力成员落网
  • 官官相护还是黑恶势力插手?瓮安“6-28”事件惊动高层
  • 贵州省委书记称瓮安事件被“黑恶势力插手”
  • 北京崇文警方动用黑恶势力恐吓华惠棋
  • 新疆地方黑恶势力猖獗,拒绝解决多年上访冤案
  • 陕西华阴市政府准备雇用黑恶势力镇压三门峡库区移民
  • 湖南宜章公安局爆炸:纪委书记庇护下的黑恶势力反扑 (图)
  • 吉林松江河黑恶势力强抢医院,受害人大白天被砍去手脚
  • 徐州风华园黑恶势力2008 年初猖狂到极点
  • 原中组部离休老干部宿舍被强拆,黑恶势力逼近中南海?
  • 黑龙江逊克县公安局软弱无能 黑恶势力猖獗无法遏制(图)
  • 河北人大代表:遭黑恶势力与公安机关迫害,离奇“自杀”
  • 鉴于官匪:重大黑恶势力头目实行跨省异地关押
  • 官员称中国处于黑恶势力犯罪高发期
  • 南宁政府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90多个失地农民被捕判刑/莫巨烽(图)
  • 中国深挖严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 河北保定市再次发生黑恶势力持枪拆迁!!(图)
  • 泣血控告温州黑恶势力老大虞世聪及其手下凶手戴瑞挺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宣汉县芭蕉镇退休干部评论黑恶势力龙强
  • 挖出黑恶势力保护伞离不开民主
  • 呼图壁民警郭振茂罪行(3):伙同地方黑恶势力公然向我行凶陷害/马兴龙
  • 徐州黑恶势力无法无天!!!/王培荣
  • 廖祖笙:黑恶势力=国家政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