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封口费揭露者:就是这批人把记者的名声弄坏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对话动机
    
    
    
    9月25日,戴骁军拍下了真假记者在山西霍宝干河煤矿领封口费的一幕,并将这些图片发到了网上,引起媒体和政府的关注。
    
    戴骁军的行为动机是什么,面对网友对其的质疑,他又如何回应。在他看来,封口费被曝光会对矿难瞒报产生怎样的影响?
    
    11月3日,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戴骁军。
    
    
    
    事件时间表
    
    
    
    9月20日
    
    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一起死亡矿工1人的责任事故。
    
    9月25日
    
    在《西部时报》山西记者站从事报道工作的戴骁军,接到媒体朋友报料后,拍到山西霍宝干河煤矿矿难事故中记者领取“封口费”的画面,并随后在自己的“直播间”博客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发表了博文《霍州霍宝干河煤矿为瞒矿难狂发“封口费”》。后经媒体报道,引起关注。
    
    10月25日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先后派出调查人员对此进行调查。经初步核查,领取“封口费”人员中,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记者证”的有2人,其余多数则是假冒新闻单位的社会人员。
    
    因揭露山西矿难真假记者领取封口费事件,戴骁军就猛然名声大振了。不过,在他看来,真正的媒体是好的,而这一批假记者让记者行业蒙上了一层灰色。
    
    
    
    拍照前已商量好退出方案
    
    
    
    记者:当时你怎么知道有领封口费的事情?
    
    戴骁军(以下简称“戴”):当时是山西报业集团下面的一个资深记者,知道这个煤矿发生了矿难。他到了那边之后给我打电话,说有很多人在领封口费,大概有近百人。他当时没有带相机,让我拿相机赶过去。
    
    记者:你的意思是,当时的举报人是山西报业集团的一个记者?
    
    戴:对。他举报给我的,他不太想露面,希望我可以去做这个事情。
    
    记者:到了现场看到那么多人,是种什么感觉?
    
    戴:虽然以前看过相关报道,但是没想到看到真实的情景,会真的有那么多人。
    
    记者:拍照的时候害怕吗?
    
    戴:怎么不害怕?整个脊背都发凉。我当时就想到了兰成长,他可是活活被打死的。当时那种情景,不用矿主,那些假记者都会打我。
    
    我跟我的合作伙伴商量好了最好的退出方案。在楼下,他把车发动好,我一旦从楼上冲下来,就立刻开车。如果我在上车前被人抓到,就把相机扔到车上。合作伙伴拿相机先走,然后报警。当时我想的就是照片第一,如果我不这么想,只想到生命,这个事情就做不成。
    
    记者:他们当时发现你了吗?
    
    戴:我速度很快,拍名单只花了几秒钟,退到楼梯里又拍了几张。那些人还处于发蒙状态,我已经上车了。而且我们到了车上先是向相反的方向跑,怕有人跟踪,然后再折回去。
    
    
    
    “不能因为涉及我们报社就不公布”
    
    
    
    记者:把这些照片传到网上时,你想到过结果吗?
    
    戴:当然想到过。我记录下来公之于众,肯定会捅到某些人的痛处。但是也没有多想,既然要做,也就不想那么多。
    
    记者:可是,现在有人质疑你的身份,说你也是假记者。
    
    
    
    
    戴:首先我要说,我举报这个事情,是以个人的名义,不是以记者的身份。我作为一个公民,举报是我正当的权利。现在网上有很多人质疑我,是很正常的,因为我捅到了一些人的痛处。我不想针对这个事情说太多。
    
    记者:你有新闻出版总署发的证件吗?
    
    戴:没有。
    
    记者:那你的身份是西部时报的通讯员还是记者?
    
    戴:我承认我在山西记者站不是记者身份,而是通讯员。但我在《西部时报》一直发稿子,而且都是有关山西省委省政府的重要会议与活动,比如报道奥运火炬手。我在报纸上发表稿子,有时署名通讯员,有时署名记者,对此我也搞不明白。
    
    记者:这个事情之后报社领导找过你吗?
    
    戴:没有。
    
    记者:会不会觉得奇怪?这本来是为报社增光的事情,反而显得有点尴尬。
    
    戴:我是有点难受,但也没有主动找过报社。我想用一种平淡的处理方式来处理这个事情。
    
    记者:就你自己的想法来说,你们报社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戴:如果我个人猜测的话,也许是因为我拍的四张名单上有一个西部时报的赵某某。但是西部时报驻山西记者站一共就三个人,那个人我不认识,他并不是山西站的。而总部来山西的话,也会通知我们。所以这个赵某某应该不是我们的记者。
    
    我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了山西时报的名字,我不能因为涉及我们报社,就不公布。我记录就要真实地记录。
    
    
    
    几年前看过“封口费”相关报道深有感触
    
    
    
    记者:网上也有人说,你当时也想领封口费,结果没有领到,然后揭发?
    
    戴:这种说法我不会去理。如果这么说,那他们就拿出证据来。对于这些诬蔑,我会在适当的时候用法律来维护自己。到最后,调查结果出来,我相信社会会给一个公正的看法。
    
    他们那些人现在巴不得我回应他们,和他们斗来斗去。我不上这个当。
    
    记者:你在山西做了很多年的媒体工作吗?
    
    戴:在西部时报3年,在山西其他媒体也呆过,我还曾经开过摄影工作室。虽然我们现在文字和摄影不分,但我更多的还是一个摄影记录者。
    
    记者:特别想问的是,你把这个事件记录、公布出来的动力是什么?
    
    戴:几年前我看过一个报道。在河南的一个乡里发生了矿难,报纸上登了一张大楼的照片,下面有一行文字说明,说当地矿难没有上报,很多人在这座大楼里领封口费。
    
    这张照片给我的刺激很大,我就想为什么只能在外面拍个大楼,我的镜头能不能伸进大楼里,去拍更真实的情景,去拍领封口费的人。
    
    记者:是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
    
    戴:对。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有时候胆量也不够,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冒险。
    
    
    
    “就是这批人把记者的名声弄坏了”
    
    
    
    记者:就你所知,在山西矿难领封口费是一个常态吗?
    
    戴:我觉得大家现在有一个误区,总以为这个只存在于山西。其实不止山西,在全国各地都存在这种情况。只要有高危行业,这种现象就存在。这批人并不只在山西。
    
    记者:你说的这批人是指?
    
    戴:存在这样一批人。他们基本上是来自社会上的无业游民,移动性很强,互相之间基本上都是短信通知,哪里有事就到哪里,去索要封口费。
    
    记者:在这里面有真记者吗?
    
    戴:这次调查组公布的名单里,有两名记者有新闻出版总署发的证。但准确来说,只有一名,因为另一名是我提到的举报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