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煤矿给记者发放“封口费”事件是怎么曝光的?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李剑平、张国/9月25日傍晚,网名为“天马行空”的戴骁军与网名为“直播山西”的同行驱车前往霍宝干河煤矿。 (博讯 boxun.com)

    
    眼前的一幕让在新闻行业干了20年的戴骁军叹为观止:十多间办公室,坐着一群群正在闲聊的“记者”,过道上挤满了排队的人。
    
    经现场观察,戴骁军发现,前面经过两道登记程序后,三楼办公室还有一群人围着一张办公桌再次登记,然后拿着纸条到另一间办公室“办事”。来访者依次履行这道程序。在另一间办公室,他见到了听闻已久的“封口费”发放现场,“众人排队,一人点钱”。
    
    这名新闻老兵在三层楼梯口把相机从包中取出,装上广角镜头与闪光灯,设置自动对焦档。18时48分,他来到一间六七人围着登记的办公室,“咔嚓咔嚓”连拍两张照片,就迅速退到过道,对着排队的人群又是咔嚓几声连拍三张。
    
    仅用一分钟时间,他就跑到办公楼大厅进门登记处,一只手抓到桌子上的“山西霍宝干河煤矿有限公司办公楼来客登记薄”猛翻,另一只手握住相机猛摁快门,还未等一旁的保安缓过神来,四张登记名册已然变成了图片证据。
    
    煤矿办公大楼前,泊满了各路“记者”的汽车。戴骁军先是叮嘱“直播山西”发动汽车,自己则在几十秒钟之内提着相机飞奔至停车位,对着几辆标志显著的汽车一阵狂拍,就那么一会儿,他又拍下了5张照片。
    
    此时,天空正下着小雨,戴骁军隐藏在暗处仔细观察,尽管天已黑,却仍不断有来访者在办公大楼的登记处登记上楼。19时02分,干河煤矿办公大楼前的照片被拍下。19时07分,戴骁军最后拍下霍宝干河煤矿有限公司外景,随即登车绝尘而去。
    
    上了公路后,他俩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先往南开,朝临汾方向跑了一段再拐进一个村庄,躲了一阵子,因为他们担心煤矿方面进行半路追车或拦截。紧接着,他俩绕道几十公里乡村道路后,上高速飞奔太原。此段行程共计3个多小时。
    
    返回省城,两人深怕夜长梦多,趁着情绪激动,赶紧整理文字稿件。
    
    在霍宝干河煤矿时,现场这么多“记者”,戴骁军一个都不认识。他仔细查看照片上的登记表,39家登记来访的媒体大部分是经济类、科技信息类报刊社,以及法律、安全、财富类周刊。其中山西某日报登记3人,某某消费导报两人、某财富杂志两人。还有一些闻所未闻的“经济电视台”、“社会报”、“科技报”、“网络报”,等等。此外,办公楼前还停有一辆北京牌照的某电视台“安全现场”栏目的越野车。
    
    戴骁军甚至在这里见到了一位西部时报的“同事”赵某,不过他说,该报驻山西记者站只有3个人,根本不知道此人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本报记者提供山西某日报的3个姓名时,一名在该报工作10余年的老记者说他从没听说过。这名记者说:“矿难发放‘封口费’在山西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出事矿主面对鱼目混珠的场面,不管是新闻出版总署颁证的真记者还是拿着媒体内部工作证的来访者,一律凭证登记”。
    
    在多家新闻单位的工作经历告诉戴骁军,此类新闻在传统的纸质媒体没有办法刊发。“封口费”尽管大家听说多年,偶尔有一些只言片语见于报端或网络,但一直没有“一图胜千言”的组合式报道。
    
    9月27日晚上,他在“直播客”网站实名注册,并在当晚23时59分把一张图片与一篇文字稿发至网络。起初波澜不惊,可后来随着转帖网站的增多,影响日益放大,“点击率达2000次,留言150多次。”
    
    国庆长假期间,这个实名发帖者不断被要求追加照片。他把图片缩小,并对照片上一些面孔以及相关签名字迹进行处理,只把登记的“找人信息”与进出企业时间公布于世。
    
    没过几天,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直播客”在未通知他的情况下,自行删除帖子。戴骁军说,这家网站甚至以作者版权的名义要求转载网站删稿。网站向网友解释是来自“上面”的压力。
    
    戴骁军回忆说,《霍州霍宝干河煤矿为瞒矿难狂发“封口费”》图文并茂地出现后,很多网友纷纷留言表达自己的看法。一个自称是某网站的女工作人员从北京来电与他沟通后,建议上传更多的资料,俨然十分支持。听从这名女士的安排后,戴骁军的博客文章与图片被网站放到了首页的曝光台,并与“直播山西”的作品《霍州霍宝干河煤矿,再为矿难瞒报当“楷模”》一起直播。不久,一位自称是某网总监的男士用手机联系,核实材料后称受到上面的压力,甚至网站有被停的风险。
    
    此后,转载这些作品的网站,打不开网页的越来越多,戴骁军意识到,作品被删除或屏蔽必有隐情。他不断地在网络上发言:“在矿难发生后,是抵挡不住利诱,违背良心去排队领取‘封口费’,还是继续深入调查取证,冒着生命危险将真相大白于天下?”
    
    每天下班一回家,他与“直播山西”就分工合作,分头在家中电脑前,不断注册新网名,在凤凰网、人民网、民生新闻网、网易新闻论坛、搜狐社区、西祠胡同等地传播信息。
    
    中国青年报记者曾致电首发戴骁军稿件的网站,被告知没有此人任何信息。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教育电视台就记者收取“封口费”一事发表声明
  • 揭“封口费”记者遭到恐吓
  • 山西矿难封口费事件六家收钱媒体被曝光
  • 山西“封口费”事件续 28人中只有2人有记者证 (图)
  • 记者曝光“封口费”事件内幕:我干了一件想干的事
  • 中国新闻界的耻辱:真假记者排队领取煤矿发放“封口费”
  • 真假记者排队领矿难封口费事件曝光始末
  • 3名媒体从业者以记者身份敲诈5万封口费
  • 30万封口费 河北高考丑闻被封杀
  • “史上最倒霉的贪官”:受贿30万倒贴40万封口费 (图)
  • 记者争领“封口费”背后的制度缺陷/徐林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